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20祭天  
   
120祭天

"陳姨娘的口供,的確是有問題."慕容玥想到之前看到的陳姨娘的口供,點點頭,定聲道.

宸王心知慕容玥定是覺察了些什麼,不由地挑眉道:"你發現了什麼?"

對于慕容玥的智慧,宸王一向不懷疑,而且他也不是那種剛愎自用的人,對于自己無法理解的事,總能夠不恥下問,集思廣益,這也是他身邊許多有大才能一身傲骨的下屬,能夠對他臣服的原因.wv7a.

"陳姨娘,她之前被王浩使用卑鄙的手段玷汙了,而王浩還想再次染指她,卻被她以死相逼,才沒有得逞."慕容玥回憶著之前看到的口供,徐徐道,一雙秋眸熠熠生輝.

"只是,這樣一個剛烈的女人,為何會在我父親持續一貫的冷落後,突然心生背叛之意.雖然按照她的,因為照顧我的時候,一個疏忽,被責備了幾句後,才對我父親心生恨意,為報複而和王浩走到了一起.可是這種法,完全不過去,畢竟這中間相隔了三年的時間,一個女人,對用卑鄙手段得到自己的男人,只會愈加憎恨,即使因為對夫君不滿,也會找自己看得順眼,有魅力征服自己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找一個這樣的卑鄙人呢?所以,這三年時間內,一定發生了什麼讓陳姨娘無法抗拒的事,才會讓她倒向王浩的懷抱!"

宸王靜靜地聽著慕容玥的分析,專注地看著面前的丫頭,認真思索的模樣,經由他的多次要求後,丫頭在與自己獨處的時候,已經不再戴著面紗,雖然臉上還是有著偽裝,卻依舊遮掩不了其過人的魅力.

特別是那雙散發著迷人光彩的眼眸,就連春雨過後的湖光水色,也不及其萬中之一的風光.

"但是,陳姨娘當初既然能夠用死亡來逼王浩退步,這後來,又是為了什麼而對王浩投懷呢?"慕容玥半眯著眼,帶著初長成的風,瞟向了宸王,有意留下未盡的話,給宸王來分析.

之前了那麼多,是因為慕容玥了解,宸王雖然聰明睿智,但畢竟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對女性的心理和性格並不能非常透徹的了解.

因此雖然能夠覺察出陳姨娘的話里有漏洞,卻無法精准地分析出,究竟什麼地方有問題.如今,她已經把女性的心思分析給了宸王聽,自然想再看看,宸王能夠給自己什麼答案了.

對于慕容玥的心思,宸王豁然一笑,學著慕容玥的模樣半眯了眼,輕聲道:"我曾聽人過,女人的心,有著兩處最柔軟的地方."

"哦?"慕容玥有些吃味地瞪著宸王,她半眯著眼,透出的是女子的嬌俏,而這宸王學她這般,卻有著千年狐精般的天生魅惑與萬千風,果真不是常人能夠比擬的.

"一處,是自己的心上人,另一處,就是母親的天性了!"宸王好笑地看著慕容玥瞪著自己的模樣,這丫頭不知道,自己的容顏,注定了無論做出什麼模樣,都具有妖嬈的風.但慕容玥自己卻也好不輸陣,雖如今她的容顏被刻意丑化偽裝了,但那青澀中帶著點點誘惑的模樣,卻如同一朵雪山上半開的雪蓮,清純而絢麗的美好,早已經刻畫進了自己的心.愎了是題.

慕容玥接著宸王的話道:"那時候,陳姨娘的心里只有這我父親一個男人,所以第一點可以排除了,那麼剩下的,就是第二點了."

"陳姨娘生有兩個女兒,第一個是慕容雪,而若是王浩想要用慕容雪來威脅她,只怕陳姨娘是沒有機會在一開始就逼得王浩退步的,那麼,剩下的,只有慕容霜了!"宸王目光愈加火熱地看著慕容玥,很是享受這種和慕容玥一同討論問題的過程.

只是遺憾的是,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了慕容宰相的呼喚聲,儼然是宰相府已經到了.

兩人不由相視一笑,慕容玥娉婷起身,取過一旁的紗巾,將臉圍起,而宸王則快他一步,走下馬車,伸過手,為她打起車簾,方便她下車.

"賽閻王明日就到!"在慕容玥與自己錯身而過的時候,宸王出聲道.

由于兩人此時是交叉而過,距離隔的極近,宸王這話的時候,口中呼出的氣,正好呼到了慕容玥的耳中.

那帶著青竹清香的氣息,濕濕熱熱地透入了慕容玥的神經,讓她的肌膚,敏感地繃緊,而耳廓旁的稚嫩膚色,更是倏然變得通,襯得那通得耳朵,顯得可愛至極.

"呵呵……"看著慕容玥這可愛的反應,宸王輕笑出聲,顯然,方才的那一下,他是故意的.

此刻,慕容宰相就站在身旁不遠,因而,對于宸王的有意捉弄,慕容玥只能報以含羞帶怒的一瞪,卻不能多語.

"肖嬤嬤,快去讓大廚房重新准備一桌酒菜,老夫要與宸王好好地喝上幾杯!"方才才開桌,宗人府的人就來的,因此大家還沒有吃上幾口飯菜,就匆匆趕去.

這般來回一折騰,大家都有些餓了.

"爹,宸王爺剛才和女兒了,他府里還有些事要處理,就不在我們府里多加逗留了."

慕容玥淡淡一笑,摟過慕容宰相的胳膊,輕聲道,而後示,威地朝宸王一挑眉頭.

宸王一愣,而後有些哭笑不得,這丫頭,果真是不肯吃半點虧,自己辛辛苦苦地為她跑前跑後,只是方才不自禁地挑逗了她一下,這麼快就報複回來了.

"這樣啊!"慕容宰相被慕容玥擋住了視線,雖沒有注意到宸王的表,但也心知,定然是自己的女兒和宸王之間有了什麼"共識",聞只能道:"既然宸王爺有事,那老夫就不多加挽留了,事要緊."

"宰相大人,真是不巧,本王剛好碰到了人作祟,無法與宰相大人盡興,下次定然將一切事處理好了,再來和宰相大人盡興一聚."宸王道人作祟時候,目光戲謔地看著慕容玥,對其示,威的目光視而不見,而是朝慕容宰相點了點頭後,才轉身回到馬車上,空著肚子,朝自己的宸王府走去.

"星風,有什麼事?"

在馬車離宰相府有一段距離後,宸王突然開口問道.

此番就這般離開,並非是因為慕容玥的原因,而是方才在下車的時候,星風隱在暗處,隱秘地朝自己做了個手勢,示意有重要事商議,所以宸王才故意順了慕容玥的意.

"王爺,根據探子的回報,最近納蘭皇朝那邊有消息過來,納蘭太子突然派遣了數十名暗衛,潛入了京城!"隨著宸王的問話,星風的身形毫無痕跡地出現在馬車中,輕聲答道.

"終于讓他發現了!"宸王輕聲笑道,這假的仙露玉髓丹,被納蘭夜盜去也有不少時候了,算算日子,也該是被發現的時候了.

"屬下擔心這些暗衛會對准王妃不利,所以才急急來報."星風道,畢竟這仙露玉髓丹是流星送給慕容玥的,納蘭夜發現被騙,自然不會放過慕容玥.

"讓天機中再抽幾個人隨身保護玥兒,還有,分兩個人,注意慕容霜那邊,納蘭夜是從慕容霜的手上拿去假的丹藥,若要報複,想必少不了慕容霜那一邊."宸王聞後,如是道.

"王爺安排人到慕容霜身邊的意思是?"風聞一愣,追問了一句,畢竟這慕容霜不是什麼好東西,大家都知道的,宸王安排人到她的身邊,自然不會是保護她,所以才有此一問.

宸王笑道:"你想的沒有錯,安排人去,自然不是要保護她,而是在發現納蘭夜的人出現的時候,將對方捉住,死活不論,包括慕容霜!"

這慕容霜暗中對慕容玥做的事,宸王自然不會不知道,之所以沒有動手,一是因為這些明爭暗斗,藏汙納穢的事,每一個大家族中,都有.他一個堂堂男子,總不能參與到女人家的斗爭中去.

還有一個原因,自然是因為,他的玥兒,也不是事事都需要自己保護的女子,在慕容雪**,陳姨娘自盡後,這慕容霜若是從此知道收斂,也就罷了,若是還不知進退,相信玥兒會讓她知道自食惡果是什麼滋味的.

"是!"星風聞一樂,放下了心,若是宸王真讓他安排天機的人去保護慕容霜,只怕他要被天機的人給噴死,幸而宸王的命令是,從慕容霜的身上揪出納蘭夜的人手便可,無需去在意慕容霜的死活.

這慕容霜既然有膽子偷准王妃的藥,就要有本事承擔後果,相信,她很快就知道了!

"納蘭夜本人可有來?"宸王繼續問道.

"納蘭皇帝近期要祭天,所以納蘭夜這次沒有過來."星風根據探子傳來的消息回答到.

"祭天?往年並沒有聽過納蘭皇朝有這個習俗啊!"宸王聞,在腦中回憶了一番道.

上篇:119陳姨娘之死     下篇:121賽閻王云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