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22彼此彼此  
   
122彼此彼此

這賽閻王可是宸王親自請來為慕容玥診治的神醫,宸王自然是極度終是他的安危.

首領相信此時,賽閻王在鷹嘴崖遭遇截殺的事,早已經傳入了宸王的耳里,而他面前這個蠢貨,居然還敢為了那幾個低賤的下手去找大夫.

難道他就沒有一點危機意識嗎?

就是用腳指頭,都能夠猜到,這毒藥,定然是賽閻王下的,為的就是能夠讓自己這邊露出馬腳來,方便他們查詢幕後之人.

可以,如今中了毒的那些人,就是一顆最危險的種子,必須扼殺在萌芽狀態.

想到這里,首領便再也沉不住氣,大聲道:"趕緊去把那些人都殺了,毀尸滅跡,不能留下一絲痕跡,趕緊去!"

下屬有些反應不過來,抬起頭來,愣到:"首領,你,你是,把他們都殺了?那,那可都是我們的精英手下啊!"

"屁個精英,本座讓你去把他們都殺了,不能走漏一絲風聲,你可明白,若是再不明白,我不介意換一個人去,順便把你也給清理了!"

最後一句話,首領甚至是咬著牙根出來的,若非是看在這個下屬已經跟隨了自己近十年的面上,他相信自己絕對會忍不住把他的脖子擰下來,一腳踢出去.

"是,是……屬下這就去……"下屬見到首領猙獰的模樣,心頭一顫,忙站起身來就要朝外走去.

"慢著!"首領似乎想到了什麼,又叫到:"將那些人全部殺了,然後一把火將那個據點燒毀,所有未沾染毒物的人,盡數沐浴更衣,扯出城去.不得有任何閃失延誤!"wagm.

"是!"下屬心知此事已經發展到非常嚴重的狀態,也不敢再多問,只是連忙點頭應到.

在下屬走後,那首領坐在原處思索了許久後,將自己方才的吩咐都細細考慮了一遍後,發現沒有破綻,才一排椅子右邊扶手上的一顆純銀裝飾按鈕,而後身子一倒,便消失在暗室內.

一個時辰後,城西的一處普通的四進院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沖天,將這個一帶的夜晚照耀得如同白晝一般.

火光沖天,馬蹄陣陣,城中的禁衛軍迅速趕到,驅散圍觀的百姓,安排人員救火,還崖度.

紛亂中,卻沒有人發現,幾道黑影如鬼魅般掠進了火場中,身手敏捷地避開了一處處倒塌的屋簷牆壁,搜查著一處處房間.

一盞茶時間後,幾道黑影掠出火場,遁入一旁的巷中,將所查得的一切朝侯著的星殤彙報.

星殤臉色難看地看著沖天的火光,低咒著對手的思維敏捷,而後看著從院子中收集出來的還未被燒毀的腰帶和武器,揮了揮手,示意一干人耐心等待.

不一會,一道漆黑巧的身影自空中掠過,星殤神色一動,心知是去偵查的靈寶回來了,便抬起手來,接住了對方,撫了撫手中的靈寶,問道:"靈寶,可還能聞到他們去了哪里?"

此刻為了遮掩身形而變得漆黑如墨的靈寶聞豎起身子,揮舞著兩只前爪吱吱叫著,搖了搖頭,做了一個搓身子的動作,而後又仰面一倒,四肢一伸,一動不動.

星殤見狀,明白了靈寶的意思,對方的人都洗了澡換了衣服離開了,而剩下的,只有死人.

暗暗在心中咒罵了一番對方的狡詐,星殤無奈地一揮手,帶著天機的人迅速離開,朝宰相府遁去.

宰相府內,攬月園中,云逸姿態優雅地用杯蓋撥弄了幾番杯中的天機茶,待得水溫不再燙口後,才湊如唇邊,輕輕一抿,而後眯上了眼睛,單手托腮,萬分愜意地感受著天機茶的清香.

而一旁的宸王則端著一盆極為罕見的紫竹細心地修剪著,將一盆珍貴的紫竹,修剪出一副賞心悅目的別致模樣.

而後端在手中滿意地欣賞一會,才開口道:"終于能夠看得過眼了,這竹中之皇者,怎能是方才那樣一副不堪入目的模樣,先前你是明珠暗投,如今總算得見天日了!"

云逸聞,紫眸微開,一掀唇,熏熏然道:"明珠暗投,還有重見天日的一天.若是顏錯嫁,只怕就要悔恨一生了!"

完這句話,云逸對著倚在美人榻上,觀察了自己許久的慕容玥道:"慕容姐可也是這般認為的?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特別是嫁給一只狐狸,可是頭疼一輩子的事啊!"

慕容玥柔柔一笑,道:"的確是如此,只是,這婚約,可是皇上做主給定下的,若是悔婚,只怕沒有那麼容易呢?再玥兒是一無顏之人,若是退了宸王,此生只怕再難尋得如意郎君了!"

宸王聽得此,不由挑眉朝云逸一笑,才欲些什麼,卻聞云逸道:"玥兒若是有此意,那云逸願意為玥兒去皇上面前明,退了此婚約,而如意郎君,更不用愁,若是玥兒覺得云逸尚可,不如考慮云逸是否能夠勝任?"

"不用考慮了,就你這牛鼻子道士,也想入得了我家玥兒的眼?"宸王在云逸話音才落的時候,就一個閃身,將慕容玥摟進了懷中,瞪著一雙璀璨星眸,冷聲道.

慕容玥冷不防被宸王這麼一抱,頓時臉上一熱,就要掙出宸王的懷抱,卻被他抱的緊緊的,心中一惱,就欲伸手去掐他.

云逸瞧得慕容玥的舉動,愜意地喝下一口溫度適中的茶水,吐出的話卻涼涼沁入了宸王的心:"我宸王爺,人家玥兒都還沒有發話,你急著幫人家做主做什麼?再了,我可不是什麼牛鼻子道士,只是一個修士而已,修士可並沒有限制不能成家哦!"

宸王一把捉住了慕容玥掐過來的纖纖玉指,勾了勾手指頭,撓了撓慕容玥白嫩的掌心,道:"本王可不管你是修士還是道士,反正玥兒是本王的王妃,你收起那付不可能的心思吧!"

"嘖嘖!"云逸搖了搖頭,目光深遠,神悲憫,帶著一種佛家大慈大悲的哀歎道:"這就是皇權的絕對優勢啊,看來,本神醫注定要是被壓迫的那一個了."

慕容玥見狀,不由神色一怔,目光有些訝異地看著云逸,面上滿是對云逸話語的贊同,的確,在二十一世紀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她,自然明白罪惡的皇權,有多麼的霸道.

宸王聽得云逸的話,不由地嗤笑一聲,道:"本王也不喜歡用皇權來壓迫人,但是對于你嘛,我還偏偏就喜歡了,有本事,你反抗啊!本王很樂意把某人的行蹤透露給……"

"停!停!"云逸不等宸王出來,便出打斷,收起了那副悲天憫人的模樣,一臉苦大仇深地看著宸王道:"不帶你這樣的,總是把人家的死穴拿出來威脅,話好歹我這次為了你媳婦,也算是出生入死了一次吧!你就這樣報答恩人的?"

宸王星眸一睇,妖嬈魅惑地笑道:"想要我不拿你的死穴威脅你,以後就別在我面前玩裝神弄鬼的那一套,特別是不准打我家玥兒的主意!"

對云逸不熟悉的人,都會被他那副悲天憫人,大慈大悲的神佛模樣給欺騙了,哪里會知道這樣一副模樣下,深藏的,卻是腹黑狡詐的靈魂.

不得不,他在外人面前的超然于世,淡然無爭的模樣,是受云逸的激發,才學會的.這一點上,他與云逸殊途同歸.

"彼此彼此!"云逸展顏一笑,那原本聖潔的臉上,卻是笑出了一股難以喻的邪魅,似佛似魔.

"玥兒,聽北辰星這家伙給了你一顆仙露玉髓丹,你可服下了?"在被宸王揭露了真是面孔後,云逸也就不再戴著那副聖潔的面具,而是眉目輕挑地問道.

"已經服下了!"慕容玥展顏一笑,心中那對云逸多了一分好感,將其歸入了可相交的朋友一類.心中暗暗揣摩著方才宸王威脅他的死穴是什麼,竟能讓這個魔魅的男子視若洪荒猛獸.

"看來,這次是沒有我什麼事了,只需要配合你演一場戲罷了了!"云逸舉了舉手中的茶水,道:"星,你的手下是越來越退步了,不但泡茶的功夫變差了,連追查個消息,都要用這麼久!"

宸王不忿道:"你為什麼不是你下毒的功夫變差了,才讓靈寶難帶路呢?"

慕容玥見狀一撫額頭,有些無奈地發現,這兩個家伙似乎天生就是對冤家,幾句話沒有,又開始對上了.

無奈的慕容玥卻沒有發現,宸王在與云逸對上的同時,嘴角卻是噙著得意的笑容,只因某人被吸引了注意力,卻沒有發現,從方才到現在,她一直都偎依在某人的懷中,讓得某人溫香軟玉再懷,不亦樂乎.

而狡詐如云逸,自然早已經明了了某人的心思,卻礙于方才被某人以死穴威脅,不敢"仗義出"提醒掉進了某人陷阱的溫香軟玉,只能無奈地配合著某人的行動.

ps:感冒似乎又嚴重了,今日去了趟醫院,順便做了個四維彩超,看見了寶寶的模樣,粉可愛啊!幸福ing!

上篇:121賽閻王云逸     下篇:123云逸送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