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23云逸送禮  
   
123云逸送禮

就在宸王一邊享受著美人再懷,一邊與許久不見的摯友斗嘴嬉鬧時,一道黑色的白光閃過,赫然是出去探尋敵跡的靈寶回來了.

慕容玥見到靈寶,連忙站起身來,接過它飛奔而來的身子.那緊張的模樣,完全將宸王和云逸兩個絕世美男子給拋到了腦後.

宸王有些很是受傷地看了眼保持著摟抱姿勢,卻已經空空如也的手臂,無奈地收回手,摸了摸的鼻梁,而後很是妒忌地瞪了眼賴在慕容玥懷抱中磨蹭著的靈寶,很有一種將其揪下來,丟出窗口的沖動.

幸而,還沒有被嫉妒沖昏了頭的宸王心知這樣做的後果,定然是被某人以同樣的方式丟出窗外,只得按捺下這股沖動,轉頭朝窗外叫到:"進來吧!"

星殤應聲進入房間,將手上的包袱丟在地上,打開來,露出里面的腰帶和武器,低著頭道:"王爺,云大夫,屬下感到城西那處四進院的時候,發現里面的人已經撤離了,屋子也被一場大火包,圍,我們的人進去後,發現里面留下了五十八具尸體,眾人四處收集,也就從尸體上找到了這些腰帶和武器."

云逸細細看了眼腰帶和武器,輕輕搖了搖頭道:"對方很警覺,這些腰帶都是很平常的款式,京城中至少有十家店鋪在出售,而這些武器,雖不常見,卻也不能代表什麼!"

與有著絕對潔癖的云逸不同,宸王蹲下了身子,謹慎地抽出腰間的軟劍,撥弄著面前的一堆東西,細細看過每一件物體,而後目光落在一柄外觀並不怎麼出眾的匕首上,用手中的劍,將其劍身上的灰塵刮淨了,露出一枚的印記,顰起眉頭思考了一會,才到:"星殤,把這把匕首拿去給星土看看,另外,讓人去福林街上一家叫做陳氏利器的武器店查查,五年前,是否有人到他們那里定過一把這樣的匕首,若本王沒有記錯,當年這種匕首,因為極難鍛造,且成本極高,他們店里總共才出了二十把,後來就因為那鍛造的師傅病倒了,便沒有生產同樣的匕首了,若是順著這點去查,相信很快就能夠查出來這匕首的主人.畢竟,能夠花得起大價錢來買這樣一把匕首的人,定然不是普通的死士."

"是!"星殤忙點頭應到,總算這一夜的功夫沒有白費,事有了點眉目可尋.

"靈寶,今天你可算是立了大功了,想要點什麼獎賞?"宸王掏出一方潔淨的絲帕,將軟件上的灰塵拭淨,重新別回腰上,含笑望著賴在慕容玥懷中的靈寶,很是好心地開口問道.weaz.

"吱吱!"靈寶得意地笑了笑,而後做出了掏東西吃的模樣,示意著自己的要求.

"丹藥就吃完了,看來你個頭不大,胃口還不啊!"宸王著,又從懷中掏出一瓶丹藥,遞給了靈寶.

靈寶見到瓶子,目光一亮,忙伸出爪子報過,又縮回了慕容玥的懷中,幸福地哼了哼,繼續趴著.

"若是我的預感沒有錯的話,這次的行動,只怕與宮里脫不了干系."從星殤那里了解到他們趕往四進院時發生的一切後,慕容玥緩緩開口道,秋眸中閃過了一絲陰霾.

"為何如此?"云逸有些疑惑地問道.

雖請自己來給慕容玥診治的人是宸王,但終究接受治療的人卻是慕容玥,可以完全不會影響到宮中和朝中之人的利益,為何宮中的人會出手呢?

慕容玥看了看宸王,見他並沒有露出什麼不贊同的神色,才繼續開口道:"星殤方才了,他們到的時候,大火已經蔓延了整座四進院,里面的東西都燒得差不多了,連尸體都被燒得面目全非,這時候,禁衛軍才趕到.你們不覺得這點很值得懷疑嗎?"

宸王聞,點了點頭,道:"的確如此,京城中的安防,可以是非常嚴密的,若是按照正常來算,早在四進院著火不到一炷香的時間,禁衛軍就會趕到了,絕對沒有等到大火將一切事物都毀滅了之後,禁衛軍才趕到的道理."

云逸聞亦是明白了慕容玥和宸王能夠發現不對勁的原因,畢竟他並沒有生活在京城,所以對京城的地理路況並不了解,如今兩人這麼一,自然明了:"若是如此,星,你讓人去查查今夜禁衛軍是誰在當班,背後都有什麼人,畢竟這事牽扯到宮里,就不能輕易打草驚蛇了.而玥兒,也要盡快恢複了才是,這樣才能夠更好地幫助星,雖你如今偽裝成傻子,能夠麻木敵人的視線,但行動也被限制了許多.若是一個不心暴露了,反而得不償失."

宸王對云逸的話,自然是十分的贊同,聞便接著道:"即是如此,那麼,明日你便到慕容府來為玥兒治病,但不用馬上讓其恢複'正常’,嗯,時間嘛,就定位三天吧!自是這樣一來,我必須得在你們的身旁多加些人手才是了!"

云逸無謂地擺了擺手,道:"我這邊倒無需多少人手,有個洗衣打雜的就可了,至于玥兒,還是多安排些人手比較穩妥."

頓了頓,云逸又自懷中掏出一枚紫水晶項鏈和一個錦囊遞給慕容玥,道:"玥兒將這項鏈和錦囊帶上,若是緊急況,便將這錦囊中的藥粉灑出即可."

燈光映照下,那銀色鏈條上掛著的紫水晶內的光彩,猶如有著生命一般游動著,泛出一道道夢幻般的琉璃紫,那抹紫色倒映在云逸完美如蓮般的手掌上,襯出了一種神跡般的絕美.

宸王見到云逸手上的紫水晶後,向來超然無波的神色一變,驚聲道:"云霞紫晶?云逸,這可是……"

云逸微微一笑,打斷了宸王未出口的話:"這可是我為玥兒精心准備的禮物,玥兒可不能將它丟棄了."

見到這般神跡般奇幻的紫水晶,以及宸王那咋變的臉色,慕容玥哪里還會不知道云逸手上紫色水晶的貴重,自然是不能冒然接受,于是美眸一轉,盈盈笑道:"雖然這紫水晶很美,可是我卻覺得並不適合我呢?畢竟,可不是誰能夠擁有這樣一雙和它相配的漂亮紫眸啊!"

云逸聞一怔,目光溢彩流轉,嘴角的笑容在凝了轉瞬的時間後,逐漸變得深刻而生動,雙眸水色瀲灩地看著慕容玥:"玥兒莫非是在嫌棄這和我眼眸有著同樣顏色的水晶,別忘了,如今我可是你的大夫,必須要為自己病人的安危負責,所以,為了給我省點麻煩,你還是先把這水晶攜帶著,至于以後,想怎麼處理,就由得你了!"

完,云逸隨手將紫水晶與錦囊放在一旁的桌上,優雅地打了個呵欠,道:"夜深了,我這個長途跋涉的人可熬不得夜,星,你不會大老遠的把我叫來,連個睡覺的地方都沒有給我安排吧!"

宸王目光自那串紫水晶上收回,神色再次恢複了往常的淡然,笑道:"放心,就算本王府里再擠,打地鋪的位置還是有的,走吧!"

"喂,我才送了你媳婦禮物呢,轉眼就淪落到打地鋪的地步了,要麼我和玥兒打個商量,就在她這里將就一個晚上好了,看那美人榻不錯,睡著肯定舒服!"

"滾!"宸王一把抓過云逸的胳膊,就這般踏空而去.

星殤有些愣神地看著面前嘻哈打鬧的宸王和云逸,這兩個在他看來,就如同謫仙神祗般不食人間煙火的人物,居然如同最普通的兩個未成年大男孩般,互相嬉鬧著.

飛敵出是.這,這還是那個超然于世,淡然如風的宸王爺嗎?

這還是那個神悲憫,大慈大悲的云神醫嗎?

一定是我眼花了!

甩了甩頭,星殤身形一閃,便跟了上去……

慕容玥目送著幾人離開,而後緩步走到圓桌前坐下,拿起了水晶細細查看,迎面撲來一陣好聞的龍涎香,讓得慕容玥原本疲憊的身子立即舒緩了不少.

紫水晶並不如想象中那般清涼,反而觸手生溫,手指拂過,仿佛撫在嬰兒幼嫩的肌膚上一般,觸感極佳.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枚紫水晶,即使在二十一世紀見多了奇珍異寶的慕容玥,也無法看出其獨特的材質來.

這水晶身上帶著的龍涎香,方才在云逸的身上也嗅到過,想必這水晶是云逸貼身攜帶的寶物吧!

記得方才宸王喚出的名字是云霞紫晶,且看其神,這枚水晶即使是對云逸來,也是萬分珍貴的寶物.

可是自己和云逸也才是第一次見面,為何他就這般輕描淡寫地將這珍貴的水晶送給了自己?

真是令人費解!

百思不得其解的慕容玥,無奈地搖了搖頭,望了望窗外的夜色,也就不再費心思去無謂的猜測,起身脫去了外衣,准備就寢.

在上床之前,猶豫了片刻,終是將水晶項鏈戴到了脖子上,才躺到了床上.

上篇:122彼此彼此     下篇:124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