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24消息  
   
124消息

一覺醒來,慕容玥只覺得身上仿佛有著使不完的勁一般,不僅神清氣爽,更感覺到渾身上下都暖洋洋的,仿佛沐浴在溫泉中一般.病來宰.

訝異中,慕容玥響起,昨夜一夜到天亮,胸口掛著云霞紫晶的地方,一直有一股暖洋洋的氣息透過胸口,擴散至四肢百骸中.

驚疑地將掛在胸口的云霞紫晶掏出,看著紫晶上不斷游動著的異光,感受著那透過手心,還不斷往體內輸送著的暖意.

慕容玥再次被云霞紫晶的神奇驚得贊歎不已.

不管怎麼樣,這次事之後,必須得想個法子把這塊紫晶還給云逸,這樣貴重的禮物,她真的無法就這樣憑白承受下來.Vequ.

"叩叩叩?"水菲菲謹慎地在門外敲了敲門,聽到慕容玥的回應後,才推門進入房內,這個習慣,是在上次無意中發現宸王一大早出現在慕容玥房間內後,就保留下來的.

"姐,王爺和云神醫到了,正在大廳候著,老爺讓我過來通知你一聲?"水菲菲進門後,一雙美目有些好奇地停留在慕容玥的身上,總感覺今天的姐,看起來似乎有些什麼不同的,但究竟什麼地方不同,她又不上來.

"好的,我馬上就過去?"慕容玥走到銅鏡前,准備梳洗一番,卻發現步伐走動間,要比昨天來得更加輕盈了些.

慕容玥心中奇怪,匆匆梳洗一番,便跟著水菲菲朝前廳走去.

遠遠地,就望見了一干婢女打扮得花枝招展,邁著娉婷的碎步在大廳外來回走動.不時借由著端茶送糕點,在大廳頻繁進出.

慕容玥見狀一愣,而後好笑地勾起了唇角,心道,定然是因為大廳里那兩個禍水妖孽級別的美男子惹來的.

示意水菲菲去將那些動蕩的婢女驅逐,慕容玥才邁著懶懶的步子進入大廳.

只見云逸一身白衣,神態平和,目光悲憫,一派仙風道骨的模樣,端坐于椅子上,面帶淺笑地聽著自己的父親與其著什麼.

同樣,昨夜還與其打鬧嬉戲的宸王,亦是一身青衣,超然如風,尊貴天成地靠在椅背上,舉止優雅地端著一杯茶,愜意地品嘗著.

不愧是感深厚的好友,都是如此的腹黑狡詐,將氣質修煉的爐火純青,一派高人貴人作風.

難怪會將往日心謹慎的婢女們引誘得大膽起來,這兩個男人,一個高貴如神,一個魅惑如妖,無論哪個出現,都能引起轟動,更不用如今兩人一同出現.

那殺傷力可不是簡單的一加一等于二這般計算,看來,容顏太過絕美,也是一種麻煩啊?

自己的容顏亦是這般美得不染一絲塵埃,若是出現在世人面前,又該引起怎樣的麻煩呢?

"玥兒,你來了,快見過云神醫,能的賽閻王出手,你的病,定然能夠好的?"慕容宰相見到慕容玥,開心地大聲喊到.

他何嘗不知道今日的一切,都只是一場戲而已,但自己的女兒以後不用再偽裝成讓人鄙夷嘲笑的傻子,更能夠用驚世的美貌,將那些嘲笑過她的人狠狠地打擊一番,回他們一個漂亮的耳光,只要想到這點,慕容宰相就激動得不能自已.

只是府中耳目眾多,誰也無法斷定,哪個下人,是宮中之人安排過來的,哪個下人又是哪個朝中之人安排過來的.

這些事,在朝中,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甚至有時候,即使明知道某個人是龍椅之上的人的耳目,作為被監視的人,也不得不裝作不知道,任由對方繼續監視下去.

帝王之心,誰能摸得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莫有些大臣府中的下人是宮中的人,就連自己的結發妻子,都或許是某人安排的眼線,還不是和和睦睦地過了一輩子.

這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悲哀,卻也只能遵從著這種無法明的規則,求得安生一世.

"云神醫?"慕容玥依溫順地朝云逸盈盈一禮,而宸王的目光,在見到慕容玥准備福下身子後,犀利如閃電般破空朝云逸刺來.

云逸目光帶著一絲戲謔,對宸王的氣護短有些好笑,卻也不刺激他,而是揮手虛扶一把,口中道:"慕容姐莫要多禮了,云逸可承受不起姐如此大禮,濟世救人,乃是醫者本份,姐請坐,容云逸先為你診個脈."

慕容玥依端坐于一旁的椅子上,云逸自一旁的藥箱中拿出一個潔白的脈枕,水菲菲上前接過,放到慕容玥的手下,扶過慕容的手玥輕輕擱在脈枕上,再拿過一番絲巾附上.

云逸看著水菲菲一絲不苟的模樣,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瞟了一眼滿面淡然,一雙星眸余光卻一直關注著這邊的宸王,卻也不做聲,而是伸出三只手指頭,靜靜為慕容玥把脈片刻.

而後收了手,緩聲道:"慕容姐臉上的惡瘡,乃是因為自幼就有人下毒,才會形成的,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居然如此歹毒,對一個孩子也能夠做得了如此狠毒的事."

"云神醫的是,老夫真是羞愧,這孩子身上的毒,是老夫身邊一個毒婦所下的,如今那毒婦已經自食惡果了,只是苦了我這個孩子,只不知云神醫可有法子為女治療."

云逸目光憐憫,神慈悲地道:"既然云逸已經查出了病因,自然是能夠為慕容姐治療的,而慕容姐這神智的問題,云逸卻是無法查出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畢竟慕容姐自幼就被人下毒,體內的毒素已經積累過多,脈象早已經斑駁不清."

慕容宰相聞,神緊張地問道:"那云神醫可有法子讓女恢複神智?"

云逸沉吟了一番,道:"若要恢複神智,必須在為慕容姐清除了體內的毒素後才能精確查出其原因.只怕會多費些功夫."

"那就有勞云神醫的,需要什麼東西,請盡管吩咐?"慕容宰相看著面前一派道骨仙風的云逸,心中亦是非常佩服,不別的,單云逸能夠配合著自己演戲還能演的如此不露一絲痕跡,這份定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云逸拿起面前的紙筆,迅速地在紙上寫下一堆藥材名字與分量,交給慕容宰相,道:"有勞宰相大人先將這些藥材買來,三碗水熬作一碗,晚上入睡前服下,我明日再來為慕容姐複診."

完,云逸就准備告辭離開.

慕容宰相見狀,忙出挽留:"云神醫還請就在慕容府住下,畢竟這藥材買回來,還需麻煩神醫過目,況且老夫早已經吩咐大廚房准備今日的午膳,還請云神醫賞光."

云逸聞一怔,轉頭看向宸王,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見.

宸王掃了一眼滿面淡然的慕容玥,想到可以和佳人共進午餐,心中自然歡喜留下的,哪里還會不同意,不等慕容宰相相勸,就道:"既然宰相大人如此盛,就留下吧?況且玥兒的藥,還需你多加用心,你就依照宰相大人所,這兩天就住在慕容府,專心為玥兒治病吧?"

"既然宸王爺如此,那云逸就留在慕容府,待得為慕容姐治好病,再離開吧?"云逸聞,也就淡然應承,不再提離開之事.

慕容宰相見狀,忙高興地吩咐下去,讓大廚房開始准備午膳,又親自下去讓人收拾好客房,不容有一絲差錯,以免怠慢了云神醫.

賽閻王云逸斷可以醫治好慕容玥的病,不僅能夠讓其恢複容貌,更能讓其恢複神智.

並在宰相府住下,一心為慕容玥治病的消息如一陣風一般傳遍了京城的大街巷.

那些往日仗著慕容玥無顏癡傻的千金姐,紈绔子弟,在聽聞消息後,皆是開始夾著尾巴做人,收斂了許多.

誰知道這慕容玥在恢複了神智後,是否還記得自己欺凌過她的事.若是到時候還記得,朝慕容宰相告狀,讓得慕容宰相到自己父親爺爺的面前道.

只怕到時候自己可就有苦頭吃了.

想來,現在開始收斂些做人,到時候父親爺爺責問起來,自己還能博個"以前不懂事,現在已經改過了"的好形象,不得還能逃過一劫.

當然,不少別有用心的人,在聽聞這個消息後,心中忿忿著慕容玥的好命.癡傻無顏了這麼年,慕容宰相還沒有放棄,更得了宸王這麼個貼心的未婚夫,花大代價為其請來賽閻王給其治病.

也有一些紈绔子弟心中後悔不已,沒有抓住時機,趁耶律風退婚後,就到宰相府求親.攀得一個宰相府的親事.

更有著心思靈活家中有病患的朝中大臣,動起了心思,想要到宸王府拜訪一番,或者到宰相府走動走動,看看能不能求得賽閻王出手,為自己的家人治病.

于是乎,慕容玥就要恢複的消息,轟轟烈烈地傳播開來,引起了一時轟動.

上篇:123云逸送禮     下篇:125純男生——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