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25純男生——宸王  
   
125純男生——宸王

轟動背後,暗潮洶湧.

一道道消息,通過各種各樣隱晦的手段傳遞入了宰相府,接收消息的人,亦是身份各異.

有端茶的厮,有采辦的媽子,有洗衣的嬤嬤,更有絲毫不露痕跡的婢女和管事.

對于府中這一切貌似天衣無縫的行為,慕容宰相和慕容玥似乎毫無察覺,甚至有一次,一個洗衣嬤嬤在與一名負責采辦的男人交頭接耳之時,慕容宰相無意中經過,竟是.絲毫沒有發覺"到自己右手旁有著這麼兩個原本風馬牛不相及的人物,破天荒地湊到了一起竊竊私語.

雖然此事將那嬤嬤和采辦嚇出了一身冷汗,但在見到慕容宰相如往日一般神經大條,卻是暗中慶幸不已.甚至愈發大膽起來.沒個來你.

畢竟是軍人出身啊,除了在戰場上一逞莽夫之能,但在府邸的管理上,卻是連一般的六七品芝麻官都不如.

傍晚時分,一輛送菜的馬車自宰相府後門駛出,速度不急不緩地朝著供應蔬菜的菜場走去.

在拐過了幾個彎後,一道灰色的身影自馬車中掠下,在左右看過,發現無人注意自己後,便展開身影朝著某個方向奔去.

.你是,賽閻王對將慕容玥治好,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一個陰沉的男聲問到.

.是的,人在偷聽賽閻王為慕容玥熬藥的時候,聽到賽閻王如此對慕容宰相的."一個略顯尖細的嗓音如是道.

陰沉男聲沉吟道…分明上午傳來的消息還是這賽閻王也無十足把握,將那慕容玥的癡傻給治好,讓其恢複神智.但私下里卻與慕容震天有著另一番法.莫非這其中,還有著什麼無法向外人道的內不成?"

尖細嗓音道…回主子的話,依人之愚見,莫非是那賽閻王在研究了半日慕容玥的病後,已經尋出了治療的方法,因此才在不久前有了這番定論?"

.不?"低沉男聲道.這賽閻王的醫術,可謂是世間翹楚,且擁有斷人生死之能力,絕然沒有可能在一日之內,給出不同診斷的道理.唯一的可能,就是這慕容玥癡傻的原因,事關重大,他才不會在大廳這個耳目眾多的地方出."

.主子高見?"尖細的嗓音忙奉上了一記馬匹,而後又道…只是那賽閻王終年不出世,卻對慕容玥的事如此心行事,莫非是宸王爺提點了他?"

陰沉男人話中帶上了幾許贊許…自然是如此,那宸王天資聰慧,智珠在握,總能洞徹先機,定然是他在賽閻王為慕容玥診斷前,就對他交代過慕容玥病背後有可能存在的陰謀.看來,他還真是對慕容玥上了心了……"

最後這一句話,男人本就陰沉的語氣,更是帶上了幾分殺氣,讓人不寒而栗.

.那主子的意思是?"尖細嗓音心翼翼地問道.看著面前表狠戾,目露殺機的男人,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慕容玥的藥,是要什麼時候服用的?"男人突然問道.嘴角噙起一抹冷笑.

尖細的嗓音忙回到…是在慕容玥入睡之前,聽賽閻王,這個藥,因為用的藥材都是五百年份以上的,所以要熬的時間比較長,因此,宸王爺還特地安排了他府中的侍衛來保護著熬藥的廚房.除了幾個負責看火的嬤嬤,其他人都不允許靠近一步."

.看火的老嬤嬤?那就行了,你想辦法去收買一個嬤嬤,讓他們把這份藥下進慕容玥喝的藥里去."男人丟出一個白色紙包,冷聲道.

尖細嗓音接過紙包,有些為難地道…主子,這,那幾個老嬤嬤,都是原本老夫人的人,對慕容宰相可謂是忠心耿耿,只怕不容易收買啊?"

男人冷哼一聲,聲音的寒度足以讓滴水成冰…我培養你這麼多年,連這點事都做不好嗎?沒有收買不了的人,只有不夠打動人心的代價?在生命和利益雙重選擇下,相信只要是個聰明人,都會選擇後者?你,對于否?"

.是?是?"尖細嗓音顫抖道,雖然心中不以為然,但卻不敢對自己主子的話有所質疑,只能應聲領命.

.既然知道了,還不快下去辦事,若是耽誤了要是,你,可就成了那後者了?"

.是?人這就去辦?"尖細嗓音完,一刻也不敢耽擱地退了下去.

.慕容玥,你已經傻了那麼多年,丑了那麼多年,就應該繼續下去,而不是恢複了來壞人好事?"寂靜的房間中,男人陰冷的話,緩緩響起,夕陽自精致雕花的窗欞出灑進來,落在男人的身上,分明是偉岸尊貴的身形,卻生生給人一種陰冷寒顫的感覺……

宰相府攬月園內,慕容玥有些無語地看著面前那一碗的中藥,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云逸問道…這,這就是你用那些至少三十種五百年份以上的藥,熬出來的?"

親,太不可置信了吧?

你有見過水色碧綠的中藥嗎?

你有見過水色碧綠香氣撲鼻的中藥嗎?

你有見過水色碧綠香氣撲鼻上面還飄著幾朵花朵點綴的中藥嗎?

而她面前的這碗水色碧綠香氣撲鼻的中藥,上面還飄著幾朵雪白中透著粉的花朵,煞是讓人食指大動,若非這碗中藥是云逸端來的,只怕她會認為,什麼時候府里又來了位廚藝高超的廚子了?

.喝下去?"云逸目光溫潤地看了慕容玥一眼,而後一把抓過在牆角處撲騰著一個線團玩的靈寶,緩緩地撫著它身上變回雪白顏色的毛發.

自從發現靈寶非但聽得懂人話,更能夠嗅出天才地寶後,云逸對它的興趣就分外濃厚起來,在府里的半天時間,都在抓著它交流感.

.快喝下去,涼了藥效就不好了?"宸王步至慕容玥身旁坐下,將藥端起來,送到慕容玥的嘴邊.

.我自己來."面對宸王體貼的動作,慕容玥臉色一,忙接過這碗誘人的中藥,咕嚕嚕地喝了個一干二淨,還意猶未盡地伸出粉色的舌頭舔了舔雙唇.

無怪她還想喝,概因這碗中藥太好喝了,不但有人參的香甜,更融合了雪蓮清新,以及其他各種不知名的絕美滋味,喝入口中口感溫潤,那種足以將靈魂都洗滌的清新感覺,讓人如夢如幻.

宸王見到慕容玥那調皮可愛的模樣,目光無意中朝那粉色的丁香舌,不由地臉上一熱,有些尷尬地避過臉,腦中卻不斷地浮現出方才慕容玥那誘惑姓十足的動作.

.咦?你怎麼了?"慕容玥顯然方才的思緒都一直注意到了湯藥上,沒有發覺自己剛才的動作對宸王的影響,此刻見到宸王滿面通的模樣,不由奇怪地問道,想也不想地就要伸手過去探宸王的額頭…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沒有,你別多想."宸王見到那如玉般的柔荑伸來,忙身子一避,不敢與慕容玥接觸,生怕她看出了什麼端倪.

.北辰星,你沒事吧?"慕容玥顯然被宸王突如其來的變化給弄得莫名其妙,見他一反常態地避開自己的接觸,更是迷糊,這家伙往日不是巴不得粘到自己身上來嗎,今天居然會避開自己了,真是奇怪了?

一旁逗著靈寶玩的,卻用眼角余光注意著這邊的云逸聽到慕容玥的話,好笑地看了宸王一眼,在見到宸王的模樣後,身為醫者,哪里會不明白此刻宸王的臉是因為什麼,不由戲謔地道…玥兒,你別擔心,這家伙是天干物燥,火氣上升,只需要去沖個冷水澡就可以了,沒事的?"Vequ.

完這番話後,云逸好笑地打量著宸王此刻狼狽的模樣,嘴角噙起一抹趣味的笑容,這宸王自幼便與自己相識,甚至在之後的日子里還共同生活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他卻從未見過宸王這般狼狽尷尬的時候.

即使再美豔的女子,想要通過各種手段獲得他的一絲垂愛,到最後,也只是落得個芳心破粹的下場.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自幼便不近女色的好友,到如今,居然會因為一個還沒有長成,更頂著一臉丑陋妝容的慕容玥,無意中一個舔嘴唇的動作,就弄得欲,火上升,手足無措.

看來,每一個男人的生命中,都會遭遇一個能夠掌控他一切思維行為的女人嗎?

這該是多麼恐怖的事?

云逸的話讓得慕容玥為之一愣,但她畢竟不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女孩,而是有著二十幾歲成熟靈魂的女子,稍許一想,便明白了云逸的意思,當下便刷地了臉,又好氣又好笑地瞪了宸王一眼.

卻見宸王在被自己瞪了一眼後,更是不自在地別過了頭,不敢正視自己,那純潔無辜的模樣,哪里還有往日智珠在握,運籌千里的翩翩風度,儼然就是一個竇初開的純男生.

好一個可愛的北辰星?慕容玥不由地.噗哧"一聲笑出了聲.

上篇:124消息     下篇:126婦唱夫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