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26婦唱夫隨  
   
126婦唱夫隨

慕容玥這一聲清脆悅耳的笑聲,落入宸王的耳中,仿佛一道仙音天籟般,使得他原本尷尬的表變得柔和起來.

不管怎麼樣,反正宸王對自己在慕容玥面前毫無定力的事實已經認了.但又如何,這是自己認定的丫頭,剛才的一切反應,皆出于自己的愛慕之心,能夠博得佳人一笑,自己又何須如此顧慮形象.

在自己愛的人面前,只需還原真實的自我就好了,不是嗎?

"喂,喂,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拿這種目光看著我?這樣很讓人毛骨悚然你們懂不懂?"兩雙熠熠生輝,流光璀璨的眸子仿佛十萬伏燈泡一般盯著自己,上下掃描,這種不寒而栗的感覺,饒是賽閻王也承受不了,不由地縮了縮身子,開口叫到.

云逸有些懶懶地往椅背上靠去,嘴角揚起了一貫悲天憫人的慈悲笑容,道:"我們已經給了他們足夠充裕的時間下毒了,更為他們安排了足足五個收買來下毒的對象,若是他們還無法成功把毒下進湯藥里,那麼我就真的懷疑對方的能力了?"

身為云逸的好友,對方有多麼討厭女人的接觸,他自然是了然于心.

幸好自己有足以和其匹敵的絕世容貌,否則還不是只能干坐一旁瞪眼了?

只是便宜了云逸這家伙了,方才玥兒那誘人的姿態,都落入了他的眼中.

"玥兒,你該不會是要我出賣色相吧?"云逸算是明白了,這慕容玥儼然是一個護短的妮子,自己方才不過打趣了一番宸王,這一回頭,她就幫宸王報仇來了.

"不用你做什麼,只需要你這個長途奔波,深感勞累的神醫,現在早早回房去休息罷了?"慕容玥笑得如一只偷腥的貓一般眯起了眼,伸出纖纖素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哈哈哈?"慕容玥在見到云逸不甘心離去的模樣,終于忍不住大笑出聲.

云逸不由地鄙視了宸王那得瑟的模樣一番,不就是找了一個護著自己的媳婦嗎?有必要這麼張揚嗎?欺負他孤家寡人不成?

更在慕容玥開玩笑的一通話後,就同意了去冷翠園休息,引蛇出洞.

"廚房那,有星殤他們在暗中看著,相信不會有問題."慕容玥對星殤他們的能力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如今自然是信心十足,一雙美目戲謔地上下打量了云逸一番,而後道:"如今呢,就要看云逸你這個賽閻王的表現了?"

慕容玥點頭贊同云逸的法,雖然外人看來,這次他們對熬藥的廚房已經盡了全力來防護了,但由于慕容宰相介于上屆賽閻王的預,為了真正保護自己,對慕容府里的人員選擇了放羊式管理.給予了外人"慕容宰相管理不嚴,很好下手"的印象.

"玥兒,你,該怎麼懲罰不聽話的魚餌呢?"想到方才慕容玥目光中那刹那的迷離,宸王就滿心海泛酸泡泡地摟過慕容玥,讓自己風萬千的妖媚容顏正對著她,目中滿是委屈,想他北辰星的容貌可謂是魅惑絕世,偏偏他的未婚妻卻從來沒有這樣看過自己,莫非他家玥兒不喜歡自己這樣妖媚風的男人,反而就喜歡像云逸這般裝作聖潔如佛的男人不成?

慕容玥如數家珍地一一來,邊邊用那雙流光璀璨的眸子瞟著云逸,滿意地看著云逸隨著自己話語,再也保持不了翩翩風度的模樣.

而如今熬藥廚房也的確出于外緊內松的現象,想必只要幕後之人有心,就一定會選擇今天下手.

這種夫唱,婦隨的感覺真好.

想到這里,宸王沒好氣地瞪了云逸一眼,見對方一雙泛著紫色光澤的眼眸仿佛能夠看透自己心一般看著自己,宸王那張妖媚風的臉上不由地又染上了幾分霞,忙開口叉開話題道:"云逸,玥兒,你們,對方會選擇在何時下手?"

"不不不?哪里會呢?就是,想借你當一回魚餌罷了?"慕容玥輕聲笑道.

"停?停停?"不等慕容玥完,云逸就再也保持不了冷靜,叫到:"算我怕了你了?你吧?要我做什麼?"

"不能?不要?"慕容玥和宸王異口同聲地道,話音落後,宸王心中一動,暖暖地看了和自己心有靈犀的慕容玥一眼,眼中滿是幸福之色.

若非如此,宸王也不會在請求云逸來幫慕容玥治療的時候,特地明了對方是自己的未婚妻.

"算你狠?"云逸臉色變了幾變,在卻慕容玥和宸王這對無良夫婦威脅的目光下,開門由水菲菲帶著朝慕容玥為自己准備好的冷翠園走去.

只云才這.慕容玥目光一眩,忙定了定那顆被云逸刻意散發出誘人魅力的模樣勾引得狂跳的"純潔"的心靈,不得不,這云逸平日里裝作不食人間煙火的神祗模樣,雖然魅力十足,卻能夠讓人提不起一絲旖旎染指邪念之心,甚至會讓人自慚形穢不敢直視.U6Y9.

"哦?玥兒可是想到了什麼好主意?"宸王聞立馬來了興致,方才云逸白看了自己一場好戲,他正准備想法子找回場子呢,如今慕容玥這麼一,他頓時不懷好意地學著她的模樣,上下打量著云逸,仿佛云逸此刻是一件待價而沽的商品,或者馬上就要上屠宰場宰殺了稱斤論兩賣的牲口一般.

"對于不聽話的魚餌嘛,我們可以選擇不再管束府里的婢女,鼓勵婢女接近他,甚至可以廣邀朝中有待字閨中的千金前來慕容府賞花觀魚,更能由你這個最了解他的好友,將他的容顏畫下,記錄他生活習慣,喜歡厭惡,編印生書,贈送給那些仰慕賽閻王的……"

慕容玥站起身來,懶懶地圍著云逸轉了一圈,而後至美人榻處坐下,招了招手,將靈寶喚回自己的懷里,撫著靈寶那順滑的毛發,而後才在云逸被看得快要崩潰的況下開口道:"不愧是賽閻王,真長了一副讓人牡丹花下死,見閻王也的俊俏模樣啊?難怪能夠將我府里的婢女嬤嬤們迷得三魂丟了七魄?你,如果晚上是不是該給你安排個偏僻點的院子,讓你擁有個足夠的空間才好呢?"

"好一個婦唱夫隨?北辰星,你這可是見色忘友,有異姓沒有人姓啊?"云逸鬧了,不由地坐直了身子,凝眸看向慕容玥,道:"好吧?有什麼事,玥兒你就直好了?"

只是,宸王卻沒有想到,云逸非但不反感與慕容玥相處,反而將自己最重視的云霞紫晶送給了慕容玥.

"哈哈哈?不錯?不錯?玥兒,你還別,只要我不出現,這云逸還真能夠的上是絕世美男子啊?"此刻見到云逸吃癟,宸王哪里還會有不"伸伸援手,搬塊石頭當井蓋"的道理,不愧是他家玥兒,居然能夠把這堂堂的賽閻王給的面耳赤,一句話都不出來.

可如此這一抱胸,一翹腿,勾唇一笑,魔魅橫生,帶著些許"想撲倒我嗎?那就來吧?"的模樣,足以讓人鼻血狂噴,血脈噴張?

云逸因幼時一些不好的回憶,所以極其討厭女姓的碰觸,甚至對稍微接近一點的女人,都十分反感.

慕容玥沖云逸做了個你果然聰明的眼神,道:"當然,等下如果有什麼貌美如花的婢女,或者年老色衰的嬤嬤去給你端茶送水的話,就請你多多配合一下了?"

"魚餌再迷人,還是魚餌,當魚餌不一定會有好處,但是不當魚餌嘛……"宸王淡淡開口,走到美人榻前貼著慕容玥坐下,不滿地瞪著云逸,該死的,居然敢當著他的面,來勾引他家玥兒.

"哦?"云逸聞松了一口氣,雙臂抱胸,二郎腿一翹,嘴角噙著一抹魔魅的笑容,猶如勾人心魄的撒旦般問道:"有我這麼迷人的魚餌嗎?再了,當魚餌又有什麼好處呢?"

"就這麼簡單?"云逸自然是不相信這個狡猾如狐狸的妮子,在了那麼一堆威脅的話後,就為了這麼個簡單的事.

"丫頭,你果然狠?"宸王見狀,忙穩住慕容玥因大笑而俯下的身子,贊許地道,"本來我還准備犧牲一些府里的珍藏,讓云逸同意配合我們的計劃的,沒有想到,被你這個鬼精靈一通脅迫,他就乖乖就范了?"

"我只是笑他方才的表,呵呵,沒有想到,云逸居然和你一樣,這麼純……咳咳……"慕容玥一時沒有注意,出這樣一句話後,想要止住,卻收口不及,被嗆了氣.

"玥兒?"宸王不由臉色一,道,"我和云逸都是在雪山上長大的,一直一來,就很少和女子接觸,所以……"

"我能理解?"慕容玥恍然點了點頭,難怪宸王身為一個王爺,出身皇宮這樣一個大染缸,也能夠保持這樣純潔的天姓,而云逸,應該是因為甚少接觸外界的原因吧?慕容玥心中暗道.

上篇:125純男生——宸王     下篇:127云逸遇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