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27云逸遇刺  
   
127云逸遇刺

"你們的感?真好……"慕容玥看著云逸的身影隨著水菲菲消失在徑的拐角處?帶著繼續羨慕開口道.

她何嘗不知道?云逸之所以會答應自己的請求?並非是因為剛才的那些威脅話語?而是因為他和宸王是一對好兄弟.

一切?源于兄弟間最真摯的感.而方才的作勢?也只是為了掩蓋這一切感姓的誼罷了"

人生有此摯友?足矣"

慕容玥神帶著絲絲回憶?嘴角勾起淡淡的淺笑?目光仿佛透過了時空?看見了以往和隊友在一起戰斗的時候?看見了神采飛揚的狐狸?回頭對自己揚起一抹帥氣的笑容……

曾經的她?也有著這麼一個?可以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戰斗?將自己的後背?毫無顧慮地交給對方的摯友.

只是?狐狸?我死了?可以穿越到這個新月大陸?那麼?你是不是也穿越到了某個異次元空間?創造著另一個精彩的人生?

也許?你也變作了另一個人?和我共同生活在這個新月大陸.

在這一個新的時空?茫茫人海中?我們是否還能相遇.

不"

如果可以?我不要再和你相遇?這樣?你就可以盡地展現自己的風華?施展自己的才能?開創自己的一片天地.

上一世?你是為我而死?我不要再一次拖累你"

若是一定要再相遇?那請老天給我時間?讓我變得足夠強大?再來與你相遇"

宸王在聽到慕容玥的感歎後?一怔?似乎沒有想到慕容玥竟看出來云逸嬉鬧背後真正的意圖?而後淡淡地笑道:"從就鬧到大的?已經習慣了""

話完後?看著慕容玥緬懷的神及悠遠的目光?宸王那雙星眸不由地帶上了幾分疑惑?此刻的慕容玥雖然身在自己的懷中?卻給人一種遙遠的感覺?仿佛自己摟著的?只是一副軀殼?而內在的靈魂?早已經飛到了屬于她自己的那片天地中,

這種莫明的感覺?讓宸王不由地緊了緊手臂?讓自己懷中的感覺更加真實些後?才揚起一抹魅惑的笑容?有意加大了一絲音量問道:"玥兒?在想些什麼?"

思緒被拉回?慕容玥感覺到了身子再次被宸王摟入了懷中?臉色一?當下輕輕一震?脫離了宸王的懷抱?美眸一瞪對方?道:"既然一切事都安排好了?就不勞煩宸王爺留在府中了?畢竟宸王爺是北辰的智王?定然瑣事纏身?還是早些回府的好""

宸王沒有想到自己緊張下的無意動作居然會引來了逐客令?不由訕訕地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方才把慕容玥從回憶中喚醒?讓得溫香軟玉離懷的決定是對是錯?道:"府里的事都安排好了?如今最重要的事?就是要看著我的王妃恢複容貌和智商?相對于這件事?其他的都不重要""

慕容玥心知如此暗潮洶湧的時刻?想讓宸王離開自己回府?丟她一個人面對未知的危險?他定然是不願意的?也就不再勉強宸王?低頭逗弄起被忽視了許久?滿面幽怨的靈寶來.

水菲菲將云逸送到冷翠園後?按照慕容玥吩咐的?將床上整齊的被子散開?帷帳放下?而後恭敬地為云逸倒了杯茶水?才無聲地退出了里間?安靜地侯在外間?等著魚兒自己送上門來.

果然?才過了半個時辰?外面就傳來輕緩的腳步聲?隨之?幾聲敲門聲響起.

手到王要.水菲菲應聲打開房門?映入目中的?是一張帶著柔和笑容的姣好面容?水菲菲如今對府里的人員已經了記于心?自是認出了來人儼然就是已故陳姨娘的貼身婢女錦華?不由地一挑眉問道:"原來是錦華姑娘?你這是……"

問話間?水菲菲目露不解地看著錦華手上端著的托盤?以及托盤上兩個精美的湯盅.

錦華柔柔對水菲菲福了福身子?桃色的精致刺繡錦服襯得那女姓玲瓏柔軟的身姿?分外得迷人?烏云般濃密的黑發一絲不苟地盤著府中一等婢女統一的發髻?唯一不同的是?發上插了一根雕花翡翠梅花簪?簪上垂下幾絲與錦服同色的流蘇?流蘇蕩在那精心描繪了妝容的臉頰盤?為本就長相端麗的錦華增添了幾分妖嬈的風姿.

"水妹妹?奴婢見云神醫給二姐治病?熬藥?忙到現在?一定餓了?所以燉了些百合蓮子湯過來?給云神醫?打擾水妹妹了""

到這里?錦華的臉上不由一?無限嬌羞地低下了頭?那模樣?就與之前在大廳見到云逸天神姿容的婢女們一般無二.

水菲菲被錦華柔柔地喚著自己水妹妹?不由暗暗伸手撫了撫胳膊上起的雞皮疙瘩?不動聲色地道:"有勞錦華姑娘等一下?我去向神醫請示一下""

"有勞水妹妹了""錦華臉上一喜?便隨著水菲菲走入了冷翠園的外間中?一副就要見到心上人的忐忑模樣.

水菲菲對錦華的激動不作回應?徑自走到房門前?輕扣房門?出聲問道:"云神醫?府里的人做了些百合蓮子湯給您送來?您可需要用一些?"

云逸平和的聲音透過門板傳出來:"正巧有些餓了.雖這百合蓮子湯不怎麼合口味?也用一些吧"你且讓她送進來便是."

錦華本就羞的臉?在聽到云逸那似乎如梵音一般能夠洗滌人心的嗓音後?更是火熱了幾分?那原本溫柔如水的眼眸此刻竟是閃著興奮的光彩?仿佛恨不得馬上投身于云逸的懷中一般.Vequ.

"是""水菲菲在聽到云逸的話後?將房門打開?朝錦華點了點頭才繼續盡責地坐回了原處.

"謝謝水妹妹""錦華目光不著痕跡地瞟了眼水菲菲坐的位置?而後便端著托盤?朝打開的房門走進去.

此刻天色已黃昏?房間內的光線有些昏暗?錦華透過垂下的白色帷幔?看著那躺在木雕花大床上的男子輪廓?雖因隔著一層帷幔?無法非常清楚地看清男子?卻也因這一份朦朧?為本就絕色的男子添上了一份神秘如仙佛般高貴不可褻瀆的感覺.

"女子錦華?給云神醫請安了""錦華面心跳地對著云逸行禮到.

"不用多禮."云逸優雅地打了個呵欠?而後緩緩坐起身來?就這般穿著里衣?懶懶地揭開帷幔走了出來?坐到桌子前?慵懶的神?尤帶著幾分迷離的睡衣?仿佛一尊睡神般令人心醉神往.

錦華看著云逸那高貴絕色的容顏?一時竟癡迷地忘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就這般怔怔地看著云逸?端著托盤?一動不動.

云逸見狀?低垂的卷翹睫毛輕輕一眨?微紫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不屑?再睜眼?已是悲憫如佛的目光?波瀾不動的表:"錦華姑娘?你不是來給我送蓮子湯的嗎?"

"啊"哦""錦華被云逸突然發出的聲音嚇了一跳?而後慌忙將手上的托盤放在桌上?慢慢打開湯盅?為云逸布置餐具.

做完這一系列做了十幾年的活後?錦華那顆因云逸那無法抵擋的非人魅力狂跳的心?才慢慢地平複下來.

目光已恢複了往日的平靜柔和?嘴角揚起一抹專屬女姓而有的妖嬈笑容?錦華借由放置蓮子湯的機會?將柔軟的身子緩緩貼近了云逸的身體?柔柔道:"云神醫請嘗嘗?錦華的手藝如何?錦華為了給云神醫燉這碗蓮子湯?可費了好些心思呢""

最後一句話?錦華緩緩地低下頭?想要靠近云逸?卻沒有想到?云逸的身子輕輕一偏?避過了她的靠近?使得她的動作?尷尬地停在原地.

"云神醫……"錦華有些委屈地喚到?神中滿是幽怨?仿佛云逸的動作?傷了她那顆多?的心一般.

云逸淡淡一瞥錦華?聲音毫無波動地道:"蓮子湯已經送到?你可以走了""

"云神醫?錦華來服侍您吧""錦華俯下身?有意將自己雄偉的之處靠近了云逸.

"下去""云逸終于顰了顰眉頭?聲音帶上了幾分冷意.

真是交友不慎啊"

賽閻王的心中暗暗咒罵著那對無良的男女?竟讓自己來做這等痛苦之事.不管怎麼樣?一旦將慕容玥的"病"治好?就速速離開?回飄渺山莊去?才行?否則?還不知道要被那對狡詐如狐的男女怎樣剝削呢"

"云神醫?錦華只想服侍您?請您不要敢錦華走……"錦華的嗓音帶上了繼續哭意?雙手端起那晚百合蓮子湯?就要親生喂云逸.

"讓開""云逸神色一冷?就要避開.

卻不料?錦華被云逸這麼一喝?雙手一個哆嗦?那盅滾熱的百合蓮子湯就這樣自錦華的手上滑落下來?冒著熱氣的湯水?就這樣盡數往云逸的身上灑去.

與此同時?錦華原本幽怨委屈的神色一變?柔媚的臉上?滿是猙獰的殺氣?一柄巧的柳葉刀出現在錦華的手上?直直朝云逸的胸口刺去……

PS:感覺碎月888的188打賞?麼麼碎月

上篇:126婦唱夫隨     下篇:128錦華被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