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30錦華招供  
   
130錦華招供

慕容玥沉默地看著慕容宰相審問,雖然慕容宰相的審問手段簡單,但卻最為有效.

在切王順的第一根指頭的時候,用的是攻其不備的心理戰術,而後的那一些恐怖的刑罰,為的是打亂其思緒.而在快速問過第一個問題後,又切下對方的無名指,是將王順的心理擊潰的最後一根稻草.因為人的十根手指頭,無名指受傷是最為痛苦的.

王順本就心神已亂,在猛然承受這般的劇痛後,自然無心抵抗,下意識地就回答了慕容宰相的問話.

而在最關鍵的一個問題被問出後,王順再隱瞞其他的問題,已經沒有了意義,還不如老實回答,少受些皮肉之苦要實在的多!

"太子北辰昊真是太過惡毒了!"慕容宰相氣得臉色黑紫.在細細問過王順一些問題後,慕容宰相已經可以確定了王順並沒有謊.

"只是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讓玥兒一輩子癡傻,對他有什麼好處?還是,他的目的所在,是我?"云逸將手上的藥罐遞回給星殤,紫眸微閃地道.

"你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宸王突然開口道.星眸中浮光閃耀,深幽難測,頓了頓,卻不再繼續其他的原因,而是朝星火吩咐到:"先把王順關押起來,派人嚴加看管."

"是!"星火應聲領命,而後大掌一伸,便將王順提起,退了下去.既然該問的都問清楚了,這王順繼續留在這里也沒有用處了,帶下去關押起來,今後若是需要用到的時候,再讓他出現,若是不需要,差別也只是死的時間早晚而已.

星火退下,星木上前一步,將錦華往地上一丟,而後腳尖在其胸口一點,那塞在錦華口中不短時間的茶杯便自她的口中疾射而出,"啪"地一聲落在地上,砸得粉碎.

"咳咳咳!咳咳咳!"堵住喉嚨不短時間的茶杯終于吐出,錦華口中一松,便急劇地咳嗽起來,眼淚和鼻涕流作一團,哪里還有往日溫婉大方的模樣.

"賤婢!"慕容宰相目光冰冷如霜地看著錦華,寒聲道:"是誰指使你刺殺云神醫的?"

錦華緩緩地自地上爬起,之前云逸的那一擊,已經傷了她的內髒,如今的她,每動彈一下,胸口都如疼痛難忍,聽了慕容宰相的問話後,她面色蒼白,目光茫然地道:"奴婢只是氣惱陳姨娘因二姐而死,一心為主報仇,才一時糊塗,求老爺饒命!"

不得不,這錦華比那王順要狡猾世故的多了,在慕容宰相問話後,為避免受皮肉之苦,又不願出真話,便想了個這樣的理由.

居然還想博得一個義奴之名,玩心理戰術.

"一派胡,那陳倩乃是自尋死路,老夫念及一人做事一人當,而你從未沾染此事,才不曾罪及你身,你卻不思感恩,還起了謀害主子之心.如今失手被捕,居然還滿口胡,看來不對你用刑,是無法讓你實話了!張豹!"

慕容宰相雖是武將出身,卻心細如發,雖這錦華無論在表和目光上,都掩飾的非常好,但慕容宰相卻在她回答自己話的時候,發現了她眼底的一絲波動.

既然這個錦華不識好歹,也就別怪他心狠手辣.

"在!"張豹聞應聲而出,如標槍一般直立在慕容宰相的面前,渾身一股沖天的血腥殺氣,儼然是一個從戰場上退下來的殺敵過千的老將.

"將她帶下去,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撬開她的嘴巴!"慕容宰相一會大手,示意張豹將錦華帶下去.

錦華是一個女人,對付一個女人,有很多法子.

慕容宰相並非一個迂腐的正人君子,相反,他是一個對付敵人,從不講究手段的人,但是如今他的女兒就在這屋里,所以有些方面,他不願讓女兒看到,才會讓張豹將錦華帶下去.

張豹自然明白慕容宰相的意思,緊走幾步,將錦華提起,朝外走去.

"老爺,老爺,奴婢的都是真的,奴婢只是一時糊塗,才做下了這等錯事,求老爺大發慈悲,就對奴婢網開一面吧!"那著然宰.

錦華雖不知道張豹將要把自己帶去哪里,但不用多想也知道,自己一旦去了,就絕沒有好果子吃,錦華是一個聰明人,自然能夠想得通透,轉而又朝慕容玥叫到:"姐,二姐,您就幫奴婢求求吧!奴婢這次是犯了糊塗,以前從沒有對你做過什麼不敬之事啊,您就幫奴婢求求吧!"

慕容玥冷然看著錦華,不發一語,如今還是不是暴露自己神智已好的時候,所以今日的審問,她只是靜靜地做一個觀眾.

這個錦華的確是隱藏的非常深,就連自己還是傻子的時候,她也不曾在自己面前露過一絲痕跡,平日里見到了自己,都是謹守著自己奴婢的本份,行禮請安,一絲不漏.

雖在陳姨娘的身邊侍候著,卻在府中有著良好的口碑.

誰能想到,這樣的一個女人,居然是一個深藏不露的殺手,今日若非云逸,換了一個不懂武功之人,只怕已經找了她的道了.

若這個錦華這次刺殺云逸並非一時起意,或被人收買,而是早就被人布在慕容府的棋子,那麼,這個背後之人,很有可能就是那對自己下"腐心蝕神散"的人.

想到這里,慕容玥心中不由地激動起來,只要將這個人查出是誰,那麼今後的自己,就能夠更加放心地生活了.

任誰無時不刻地提防著暗處有人在害自己,日子都不會過的舒心的.

錦華被帶下去後,宸王揮了揮手,示意星木上茶,一行人圍著圓桌坐下,享受著珍貴的天機茶.

因為心知錦華帶走的時間並不會很長,加上王順所招的口供里,有很多地方需要再做追查,因此大家都默契地沒有提起關于太子命王順來下毒的事.

只是靜靜地享受這天機茶給自己帶來的極品享受,在茶香中放松著自己的緒.

很快地,錦華就被帶了回來,只是除了一張臉還和之前一樣外,渾身上下,都沒有一處好肉,有些傷口甚至還在往外面滲著鮮血,看上去慘不忍睹.被張豹如拎一只牲口般拎在手上.

若非此刻,那錦華淚流滿面,不停地哽咽著,只怕眾人都會以為,那已經是死人一個了.

"跪下!"

張豹毫無憐香惜玉之心地將錦華往地上一丟,而後又如標兵一般,直立于慕容宰相的身後,不再語.

既然他已經將錦華帶了回來,那就明了一切,沒有必要再多什麼.

此時該話的人,是錦華,他無需耽擱眾人的時間.

"老爺,奴婢,奴婢什麼都……"

錦華被摔在地上,渾身的傷口被這麼一撞,更是疼痛難挨,卻不敢呻,吟一聲,就趕緊開口,生怕自己慢了,又被丟入那個人間地獄去.

誰能知道,在外人面前,粗枝大葉,軟弱可欺的慕容宰相,府中居然有著那樣的一個地方.

那個地下牢房最里處的房間中,並不是別家的刑房,或者防守森嚴的重犯牢房,而是各種各樣匪夷所思的刑具.

偌大的房間,一半擺滿了刑具,另一半卻是挖了一個大池,池中養著各種各樣的毒物.蠍子,毒蛇,老鼠,甚至還有黃豆大的螞蟻,以及各種各樣可怕的活物……

而錦華,方才就是被丟進了老鼠池中,那些老鼠不知道被餓了多久,有身手的錦華被丟進去了,只反抗了幾下,就被眾多的老鼠給吞沒了,那些老鼠一口又一口地咬著錦華身上的肉,而她只堪堪能夠捂住自己的臉.

若非張豹還要留著她的性命,只讓一部分老鼠上來,只怕不出一炷香的時間,她身上的肉就會被那些老鼠吞噬一空.

在身上的力氣隨著鮮血的流失,就要倒下,被那些老鼠爬到脖子上時,錦華終于抗不住大叫著要見宰相大人,要招供拉籃,張豹才把她從鼠池中拉上來,帶她過來.

才從那恐怖的人間地獄出來的錦華,哪里還需要慕容宰相問話,急急開口繼續道:"奴婢本見陳姨娘死了,在這府中再無出頭之日,便去求大姐,想謀得一條出路,或者將奴婢的賣身契贖回,出府另謀出路.卻不料大姐因陳姨娘之死,性大變,將一切的罪名,都歸到了二姐的身上.奴婢在陳姨娘身邊侍候多年,大姐知道奴婢身手不錯,見奴婢想出府,就讓奴婢為她辦一件事,事成之後,非但將奴婢的賣身契歸還,更給奴婢一大筆銀子,讓奴婢可以回鄉做些生意."

"奴婢聞,自然是心中大喜,便急問是什麼事.而大姐告訴奴婢,讓奴婢刺殺云神醫的時候,奴婢自然是不願意的,但大姐話已出,自然不肯放奴婢離開,更威脅奴婢,若是奴婢不同意,就將奴婢的賣進青樓中去."

上篇:129是太子殿下     下篇:131慕容雪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