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31慕容雪的恐慌  
   
131慕容雪的恐慌

錦華到這里,幾行清淚順著姣好的臉頰往下流,渾身疼痛的直哆嗦,嘴唇蒼白,眼眸低垂,神淒涼,似有無盡悔意,淒淒然繼續道:"奴婢的賣身契還在大姐的手上,自是萬分恐懼,再聽聞大姐,云神醫只是醫術超群,卻是一個文質彬彬的瘦弱男子,只要奴婢依照她的吩咐辦事,就給奴婢五千兩白銀,讓奴婢今後衣食無憂.奴婢萬般無奈之下,只好依從了大姐的吩咐……老爺,宸王爺,奴婢真的是被逼的,求你們看在奴婢還有老娘親和弟弟妹妹要撫養的份上,就饒了奴婢這一次吧!"

慕容宰相聽了錦華的話,神猙獰地問到:"你是雪兒指使你的,你可有什麼證據?"

對于慕容雪這個女兒,慕容宰相還是有幾分疼愛的,畢竟她是自己的第一個女兒,總是格外疼惜一些.

如今卻聽聞這個大女兒,要對自己最疼愛的嫡女使壞,將為其診治的大夫殺死,絕了玥兒的康複之路,慕容宰相又怎能相信.

錦華一聽慕容宰相怒火沖天的話,生怕他再將自己丟進那老鼠池中,嚇得連連叩頭道:"奴婢不敢謊,奴婢的句句屬實,若是,若是老爺不相信,可以讓大姐來對峙!對了,奴婢的床頭下還有大姐給奴婢的五百兩銀票,是今日午時大姐給奴婢的,老爺可以讓人去取來,就知道奴婢的不是假話了!"

慕容宰相聽錦華如此,即使心中再不願意相信錦華的話,也不由地動搖了幾分,沉聲朝身後的張豹吩咐到:"你去讓人去錦華房中查看,另外,你去查查,這幾日,雪兒是不是去帳房支了銀兩,或者出府賣過首飾之類的."

"是!"張豹見到慕容宰相臉色陰沉,心中也不由地冷了幾分.

老爺如今就三個女兒,雖慕容雪和慕容霜只是庶女,卻也從不曾如何苛刻過她們,反而在吃穿用度上,都任由她們支取.

雖不如疼愛慕容玥一般,予取予求,但怎麼,都是自己的女兒.這一點,就從老爺處置了陳姨娘後,對慕容雪姐妹倆的待遇依舊不變,甚至還將陳姨娘的尸體帶回來厚葬,將其的罪行秘而不宣的行為就可以看出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看在陳姨娘為他生了兩個女兒的份上,才會做到這樣仁至義盡.

若此事真的是慕容雪所為,那麼,老爺該有多麼的傷心啊!

慕容宰相在張豹領命離開後,一雙虎目便陰沉地看著錦華,又似乎誰也沒有在看,就那般沉沉地不發一語.

宸王和云逸自然心知,此時,自己不好開口勸解,畢竟這慕容雪不同于陳姨娘,陳姨娘白了,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妾,一個擺放了十幾年,卻沒有一絲感的妾.婢行好清.

但慕容雪卻是慕容宰相的骨肉,虎毒尚且不食子,若錦華真的是慕容雪指使的,那麼最痛苦的人,無疑就是慕容宰相.

張豹很快就回來了,這個八尺男兒,手上抓著一個布包,恭敬地捧至慕容宰相的面前,輕聲道:"老爺,這是從錦華的枕頭下搜到的,里面有五百兩的銀票,屬下也查問過了,昨日,大姐的確出府,去了當鋪,將自己的首飾當了一些,當銀正好是五百兩……"

慕容宰相聞緩緩地閉上了眼,深深地歎了一口氣,緊握拳頭道:"你去把那孽障給老夫帶上來,老夫要問問她,究竟為什麼要這樣做!"

"是!"張豹忙退下,一刻不耽擱地朝印雪苑奔去,目中肅殺之氣沖天.對于這種不孝之女,連自己親生妹妹都下得了手的毒婦,張豹生平最是痛恨,更別,這慕容雪身為他最敬重的慕容宰相的女兒,卻做出這等傷慕容宰相心的事.

印雪苑內,慕容霜正手中捧著一碗珍貴的燕窩百合粥勸著神憔悴的慕容雪:"大姐,你就再吃點東西吧!這樣下去,你的身體可怎麼受得了啊!"

慕容雪躺在床上,淡淡地搖了搖頭,目光有些焦急地看著窗外的天色,似乎在等著什麼人,對慕容霜的勸慰只是敷衍地道:"你先放那里吧!我餓了,就自然會吃.若是沒有事的話,你先回去休息吧!"

慕容霜輕輕將手中的碗放在床頭的櫃子上,看著慕容雪的模樣,目中閃過一絲光芒,而後突地開口道:"大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慕容雪聞臉色一變,訝異地看了一眼慕容霜,而後心虛地避開了慕容霜不知何時變得銳利的目光,急忙道:"你胡些什麼,我哪里會有什麼事瞞著你呢?你別多想了!"

"真是嗎?"慕容霜目光仿佛能夠看透慕容雪的內心般,就這麼深深地看著她,臉上是平靜而親柔的笑容,"大姐,我們是親姐妹,娘走了,就剩下我們兩個相依為命了,你若有什麼事,別瞞著我,我已經長大了,可以為你分擔了,我不希望你把什麼事都放在心里,苦了自己,大姐,你已經夠苦了!"

慕容霜最後的一句話仿佛是一暖暖的溫泉淌過了慕容雪的內心,讓她滿心的苦楚就這般被沖刷,兩股熱流就這般盈上了眼眶.

心頭不由暖暖地道:是啊!娘走了,就剩我和霜兒了,我為什麼還要瞞著她呢?若是這件事成了,縱然我不可能獲得多大的利益,但至少霜兒會成為慕容府最尊容的宰相千金.她是我的妹妹,我這一切都是為了給娘報仇,和為她鋪路.自然無需瞞著她!

想到這里,慕容雪忍不住開口道:"霜兒,我的確有件事要和你,我今日讓……"

話還未完,突然聽見外頭候著的綠茵叫到:"張護衛,你怎麼來了?大姐和三姐在里面,我去通報下……啊,張護衛,你不能進這樣進去!張護衛!"

綠茵的話還未完,慕容雪兩人就聽見張豹站在房門外沉聲道:"大姐,老爺傳你去攬月園問話,還請大姐跟屬下走一趟."

張豹雖心中對慕容雪不滿至極,卻還不會冒然去闖一個女子的房間,只是在外面大聲叫到.

原本想要與慕容霜些什麼的慕容雪一聽張豹的話,臉色驀地變得煞白,毫無血色的嘴唇輕輕地哆嗦著,半晌無法出一個字來.

慕容霜見狀,心中亦是有些慌張地問道:"大姐,張護衛的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父親要喚你去攬月園問話?"

莫不是這慕容雪又做了什麼愚蠢之事吧!看況是十有**不會錯了!

這慕容雪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蠢貨,如今這府里的形,她還看不透嗎?按兵不動才是上計,有什麼事,都等以後風聲平息了再慢慢籌算都不急.

雖這慕容雪現在不堪大用,但留著對自己還是有一定好處的,至少以後有什麼事可以把她拿來掩人耳目,她慕容霜也能有一條退路.

就不知道這慕容雪如今做的是什麼蠢事,還能不能保下她,至少,這慕容雪要死,也得死的有點價值才行.

"我……我……妹,我昨日,不,我今天……"慕容雪雖沒有什麼城府,卻也不是一個傻子,哪里會不知道在這個時候,慕容宰相讓張豹叫自己去,是為了什麼事.只是這驚慌恐懼之下,哪里還能夠回答得了慕容霜的話.

"大姐,請你快些,老爺還在等著你!"張豹聽到里面的話聲,心中更是確定那指使錦華之人,就是慕容雪,更是不耐地催促起來.

若非這慕容雪是一個女子,只怕他早已經破門而入,將其直接抓走了,哪里還有耐心這般等待.

"妹,怎麼辦?我完了,我真的完了……妹,你救我,你一定有法子救我的,對不對?"慕容雪聽到張豹的催促聲,更是嚇得渾身哆嗦起來,緊緊地抓住慕容霜的手,如同溺水之人抓著救命稻草一般.

她的心里明白的很,若是那件事曝光了,她的下場一定會很淒慘的.這一點,從父親對待娘親的方式,就可以看出來.

"大姐,究竟是什麼事,你不告訴我,我怎麼能有辦法救你呢?你到底做了什麼事?"慕容霜的手被慕容雪抓的生疼,目中閃過一絲慍怒,卻按捺著心中的鄙夷,開口問著.

"我……"慕容雪想,卻想到張豹就在門外,這事一時也不清,急的眼淚直淌,又無法明.

"張護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姐身體還沒有恢複,老爺找她能有什麼事?"綠茵在門外亦是一頭霧水的問道.

"大姐,恕屬下無禮了!"張豹見自己催促了幾次後,慕容雪還一直沒有開門,也不再耽擱時間,一把推開擋在門前的綠茵,而後長腿一伸,踢開了房間門,朝躺在床上的慕容雪走去.

上篇:130錦華招供     下篇:132慕容霜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