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32慕容霜求  
   
132慕容霜求

慕容雪見張豹破門而入,嚇得用被子裹緊了自己,朝著床里頭縮去,嘴里神經質地大聲叫到:"張豹,你別過來,我不去,你不能抓我,我乃慕容府大姐,你只是一個奴才,你沒有權利抓我!"

張豹面無表地一腳榻上了慕容雪的床,大掌一抓,便連著被子將慕容雪抓起,提到地上,冷聲道:"大姐,還請自重,你是准備就讓我這樣提著你過去,還是准備自己走過去?"

慕容雪身子依舊簌簌發抖著,卻也明白,若是讓張豹就這樣提著自己走過去,只怕不出一個時辰流蜚語就會傳遍了整個京城了.

不管怎麼樣,到了這個時候,她還是冷靜下來比較好,到了父親面前,不管錦華些什麼,自己來個抵死不認賬便是了!

自己畢竟也是父親的女兒,他也不會真的就拿自己怎麼樣,不是嗎?

心里這般自我安慰了一番,慕容雪強行平靜地道:"張護衛,你把我放下,我自己走過去."

慕容雪由于剛才一直在等人,身上並不是只穿了一件里衣,在外面還套了一件舒適的外袍,就這樣過去,也並無不適,在完這句話後,便強作冷靜地朝外面走去.

張豹見狀,也就不再些什麼,而是亦步亦隨地跟著慕容雪,朝攬月園走去.

慕容霜見狀,目光閃了幾閃,沉默了片刻後,亦是跟了過去.

不管怎麼,先弄清楚慕容雪到底做了什麼後,再做打算.

這張豹將慕容雪帶走的時候,自己這個做妹妹的可是在現場的,若是不前去關心一番,今後傳到別人的耳里,總是有不好的影響.

即使慕容雪心里再怎麼自我安慰,在走進攬月園房門的那一刻,依舊被面前的陣容給嚇得一個釀蹌,差點摔倒在地.

慕容宰相那威嚴肅殺的目光冷冷地落在慕容雪的身上,暴喝一聲:"跪下!"

堪堪穩住身形的慕容雪,在慕容宰相的話音才落時,"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怯怯地叫了聲:"父親!"

"住口!"慕容宰相喝到,而後目光一凝,朝錦華道:"把你方才的話再一遍,如今大姐就在這里,你若是有半句虛,下場,只會比之前更慘!"

他慕容震天不會冤枉自己的女兒,卻也不會因為慕容雪是自己的女兒而當作這件事沒有發生.

如今慕容雪已經來了,讓她直接與錦華當面對質,若是錦華謊了,慕容雪自然可以為自己洗脫冤屈.

對慕容宰相的命令,錦華自然不敢有一絲耽擱,急忙領命,將方才的供詞又了一遍.

慕容雪聽完後,淚流滿面地道:"父親,女兒冤枉啊,女兒絕對沒有做過這種事,都是這個賤婢在冤枉女兒,父親可要為女兒做主啊!"

慕容宰相面無表地將桌子上的包袱丟到了慕容雪的面前,沉聲道:"既然你你冤枉,那你看看這個包袱里的銀票,你可認識?"

慕容雪看了眼打開包袱里的銀票,暗暗一咬銀牙,道:"女兒不認識!"

慕容宰相目光一沉,聲音驟冷道:"既然你不認識這銀票,那為何錦華這個銀票是你給的,你昨日為何偷偷去當鋪當了首飾?那當銀又去哪里了?這每一章銀票可都是經過官府編號的,可要我去將那當鋪的掌櫃傳來和你對峙?"

慕容雪被慕容宰相問的一怔,囁嚅著不出來,半晌才道:"女兒,女兒的當銀一只放在房里,或許,或許是錦華偷了女兒的銀票,再來冤枉女兒的……"

慕容雪的聲音越來越,逐漸消失在慕容宰相酷冷如冰的目光中.

"大姐,你可不能這般冤枉奴婢啊!奴婢可是受你的命令,才去行刺云神醫的,這五百兩銀票也是你親手交給奴婢的,如今怎麼能反口來冤枉是奴婢偷的呢?"原本低頭跪在一旁的錦華在聽到慕容雪的話後,有些不忿地轉頭朝慕容雪道.

"若不是你拿奴婢的賣身契來威脅奴婢,奴婢又怎麼會有這般大的膽子去行刺云神醫?所幸大錯未鑄成,如今云神醫安然無恙,大姐,你是老爺的親生女兒,老爺一定會原諒你的,你就替奴婢求求吧!奴婢還年輕,還不想死啊!"錦華著,便朝慕容雪嗑起頭來.

慕容雪聽到錦華的話後,更是嚇得渾身哆嗦,看著慕容宰相似乎能夠殺人的目光,急急推開靠近自己的錦華道:"閉嘴,這事都是你自作主張的,我哪里逼你了,你別亂話!".

錦華被慕容雪一推,更是著急:"姐,明明是你只要奴婢能夠殺了云神醫,就還奴婢賣身契,給奴婢一筆銀子,讓奴婢回鄉下的啊,雖然奴婢失手了,但奴婢對你可是忠心不二的啊!大姐,你就救救奴婢吧!"

"夠了!"慕容宰相看到面前的這一切,哪里還會不明白慕容雪的確就是那指使錦華的人,如今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更是痛恨不已,當下大掌一揮,道:"將錦華帶下去,杖斃!"

"是!"門外守著的兩個護衛應聲上前,一人抓起錦華的一只胳膊,就這般將錦華朝外拖去.

"啊!不!老爺,老爺,您就饒了奴婢這條賤命吧!大姐,大姐,奴婢可都是聽你的命令行事啊,你就救救奴婢吧!大姐,你就為奴婢求求吧!"錦華被兩個護衛抓住了胳膊,無法掙開,只是瘋狂地大叫著,身體瘋狂地扭動著,想要撲到慕容雪的身上,向她求救.

慕容雪聽著這一切,只是哆嗦著身子,不敢發出一,此時的她,連自己將會受到怎樣的處置都不知道,哪里還有勇氣和心思為錦華求.

"把她的嘴堵住!"慕容宰相此刻聽到錦華的話,心中更生氣惱.對于錦華,他可以簡單的一句"杖斃",將她處死.

但是慕容雪卻是自己的親生骨肉,饒是此刻氣急的他,也無法決定該如何處置她.

抓著錦華的護衛聞,隨手一扯錦華的衣,扯下一塊布,將其的嘴巴堵住,不讓她發出一點聲音.

錦華嘴巴被堵,無法再出聲,只能低頭任由著兩個護衛將自己拖去牢房,執行刑罰.

只是,低下頭的她,那無法能看到的臉上,卻泛起一絲瘋狂而病態的笑容,目中有些淒涼和悲哀.

不管怎麼樣,雖然沒有完成主子吩咐的任務,但卻也沒有將主子暴露出來.為了保住主子,她賠上了自己一條命.希望主子在知道結果後,能夠善待自己的家人吧!

想到主子一貫的手段,錦華的心中就更加悲涼,早在知道自己要進入慕容府後,她就知道了會有這麼一天.

只是,為主子效勞的時間越長,錦華就越了解主子的狠毒手段.這也就是她一開始故意出自己是因為要為陳姨娘報仇而刺殺云逸這番容易被識破的謊,換來一身傷痕後,再將慕容雪這個一開始就設好的局,布好的退路抖出來.

只有在讓自己吃夠足夠的苦後,再"招供"才能夠取得慕容宰相的相信.

怪就怪那慕容雪太過愚蠢,在被自己煽動幾句後,就信以為真地掏出一大筆銀兩,來買通自己為她殺云逸.

想到這里,錦華轉頭瞥了慕容霜一眼,對上了她那雙陰柔的眼眸,而後麻木地收回了目光.一門被而.

若是這慕容霜,只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上當吧!真不明白,這兩個親生姐妹,為何性子的區別就會這麼大.

一個魯莽易怒,一個城府深沉.

只不知這個城府深沉的三姐,來到了門外,卻又不進去,心中想的是什麼,若是那慕容宰相要殺了慕容雪,這慕容霜,是否會出頭為她求呢?

慕容霜冷冷地看著錦華被兩個護衛帶走,心中對這錦華痛恨不已,明明看起來挺懂事的一個人,為什麼就會聽了那慕容雪的擺布呢?

自己送命了不,還拖累了慕容雪!

不管怎樣,總不能看著慕容雪就這樣送命!

這個時候,里頭慕容宰相那怒極的聲音再次傳來:"來人,把這慕容雪帶下去……"

慕容霜一跺腳,不再耽擱,便朝攬月園內沖去,進了房間就跪在了地上,朝慕容宰相哭道:"父親,姐姐雖然犯了打錯,但請父親看在姐姐年紀還的份上,就饒了姐姐一命吧!"

慕容宰相被慕容霜打斷了話,不由惱怒地道:"霜兒,此事與你無關,你且退到一旁去!無論如何,今日我要給云神醫和玥兒一個交待!這孽畜既然敢殺人,就要有抵命的覺悟!"

慕容霜聞,轉身朝云逸跪下,"咚!咚!咚!"地嗑了三個響頭,將嬌嫩的額頭嗑得流出一絲殷的血液,才柔柔開口道:"求云神醫看在大姐年幼無知,被親娘離世之痛蒙蔽了雙眼,一時糊塗的份上,饒過大姐一命吧!"

上篇:131慕容雪的恐慌     下篇:133慕容雪的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