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33慕容雪的不滿  
   
133慕容雪的不滿

"是的,父親,我再也不敢了,我只是一時糊塗,才會,才會聽信了那錦華的慫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父親,玥兒,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們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慕容雪早已被目前的形嚇壞了,半晌沒有回過神來,此刻聽到慕容霜為自己求,哪里還會傻傻地愣著,趕緊學著慕容霜的樣子,"咚咚咚!"地嗑起響頭來.

"你身為庶姐,卻謀害嫡妹,我如何能夠饒你?"慕容宰相目光沉痛卻堅定異常,人有其母必有其女,已有陳姨娘的例子在前,今天又出了這慕容雪的事在後.饒是他多年馳騁戰場,見怪了生死,到現在也依舊心中狂跳不已.

那可是靈兒留給自己的唯一的血脈啊!若是玥兒出了什麼事,他即使萬死也難辭其咎.雪兒也是他的女兒不錯,但是若雪兒的存在會威脅到玥兒的生命,那即使心中再痛,他也要將雪兒問罪.

"父親!"慕容雪聞驀然提起頭來,雙目悲憤地看著慕容宰相,聲淚俱下地大聲道:"您一口一個玥兒,一口一個嫡庶!不錯,我的確是一個庶女,可是如果可以讓我選擇的話,我也想選擇做月靈母親的女兒.只因為我是一個姨娘生的,所以我們要一口一個父親的稱呼您,而慕容玥卻能夠親密地喚您爹爹.只因為我是一個姨娘生的,所以我們即使再恭敬,再卑微,也換不來您一個和藹的笑容,一個鼓勵的眼神,而慕容玥即使從到大,帶給您的只有恥辱與麻煩,你卻將她視為手心的珍寶."

"父親,我們也是你的骨肉啊!我們身為庶女又何曾有過過錯,從在娘肚子里就要承受不公平的對待?即使我們再努力,再拼命,也無法抹去生母給自己帶來的卑賤血脈.父親,若今日您真的要取女兒的性命,女兒也只好認了!可是,女兒現在只想問您一句,若如果我是月靈母親所生的嫡女,而玥兒卻是陳姨娘生的庶女,我今日所犯下的錯,是否也一樣要用性命來贖罪?"

慕容雪憋一口氣完這些話,通的眼眸中有著一種瘋狂,亦有著一絲釋然.

自幼,慕容宰相就是她心中的天,是她世界中的神,從到大,雖然她有著陳姨娘絕對的寵愛,但卻依舊扼制不了心中對慕容宰相那父親的渴望.

沒有父愛的童年,就如同沒有陽光的世界,如何能夠開心的起來?

多少次,她躲在某個角落里,偷偷地看著慕容玥依偎在父親的懷中,把玩著父親的發絲,調皮地扯亂了父親的官袍,而往日在自己面前無限威嚴,不苟笑的父親,非但沒有對慕容玥發火反而無盡寵溺地親吻著慕容玥的臉蛋,甚至為了逗慕容玥開心,高高地將慕容玥舉起,那驕傲的神,仿佛舉起了整個世界.

那時候,滿懷希望和憧憬的她,在第二天碰到父親下朝回府的時候,大著膽子學慕容玥的模樣,撒嬌要父親抱自己,而令她喜出望外的是,那天父親的心應該不錯,依了自己的要求,將自己抱著,而那時候的自己被心中喜悅淹沒了,居然學著慕容玥的模樣,去扯父親的發絲,想讓父親如同舉著慕容玥那般,將自己高高的舉起.

卻不想,父親當時便被自己的舉動惹惱了,沉著臉將自己放下,便不發一語地離去.徒留被嚇得含著眼淚,不敢哭出聲的自己,畏懼地看著父親的背影,就這般一步步地離去……

那時候的她,不知道為何同為慕容宰相的女兒,自己卻這般不受寵,為此還去問過陳姨娘,卻換來陳姨娘的以淚洗面默不回答,有一次被自己逼問急了,一向寵愛自己的姨娘,竟給了自己一個耳光,大聲呵斥她以後不准問這個問題.嚇不糊敢.

那時候的慕容雪,只有七歲,可是七歲的她,從此以後便深深地明白了一個殘忍的事實,那就是父親愛的女兒只有一個,就是那個慕容玥,而不是她這個長女慕容雪.

即使慕容玥後來成了一個滿臉惡瘡的丑八怪,成了一個傻乎乎的白癡.而她慕容雪卻花容月貌,甚至琴棋書畫,無所不精,成為貴族圈子中有名的才女.也依舊改變不了事實.

那慕容玥只不過是投胎了個好母親,就以無顏癡傻之身,占據了父親所有的愛!這一切的一切,讓她怎能不嫉恨慕容玥,怎能不尋到機會,就欺負慕容玥.

這般不公平的事實,讓她怎能接受?

所以,在錦華找上門來,毛遂自薦,她要為陳姨娘報仇,准備把給慕容玥治病的云逸除去,讓慕容玥一輩子就這樣癡傻無顏的時候.

慕容雪不可自抑的心動了.不管怎麼樣,陳姨娘的死,都是因為那慕容玥,而自己的一身傷和永遠洗不去的恥辱,也是因為慕容玥才落下的.

既然陳姨娘死了,自己也肥了,那慕容玥憑什麼還能得到上天的眷顧,恢複容貌與神智?

慕容府只需要一個代的千金就足夠了!

以前是自己,而以後,也只能是慕容霜!

至于慕容玥,無顏癡傻了這麼多年,就應該本本分分地繼續無顏癡傻下去.

所以在錦華提出要刺殺云逸後,慕容雪便想也不想地同意了,至于她要求的事成之後,要讓慕容雪還她賣身契和給她大筆銀子走路,在慕容雪想來,是理所當然的事,自然是毫不猶豫地同意了!

只是天意弄人,讓錦華行刺失敗了,更拉上了自己償命.

這讓慕容雪怎能甘心,就算要死,她也要將心中多年的怨氣吐出,問出藏在心底多年的話.

慕容雪就這般憑著心中那一股瘋狂的執念,定定地直視著慕容宰相,狠狠地咬著唇,等待著慕容宰相的回答.

慕容宰相看著面前的長女,生平第一次,有些不敢直視地別開了虎目.

他無法給慕容雪的問題答案,因為他的心中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他偏心也好,他狠心也罷.

慕容玥是靈兒拼著性命給他生下的骨肉,是他心尖上最珍貴的瑰寶,他不容慕容玥受到任何的傷害.

過去的十幾年,他眼睜睜看著慕容玥癡傻無顏,受盡凌,辱,卻咬緊了牙根,狠心做一個旁觀者.只為了前任賽閻王的推算預,求得一線轉機.

如今慕容玥終于恢複了,他終于能夠大刀闊斧,將敢于傷害慕容玥的人清干除盡.

"玥兒不會做出這等事!"慕容宰相沉聲道.轉頭對上了慕容玥那雙清透秋湖般的雙眸,心中一松,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是的,他的玥兒不會是這種人,所以才在恢複了之後,並沒有立即去報複那些嘲笑凌,辱過她的人,而是有選擇性地將那些謀害她性命的揪出清除.

既然他的玥兒不會是那種人,他又何必糾結這個不可能的"如果".

"父親!"慕容雪渾身的氣力都如同被一瞬間抽干了般,軟軟地癱倒在地上,就這樣雙目茫然地看著對方.

似在看面前的慕容宰相,又似乎誰也不曾在看.在她想來,看與不看,結果都不會改變了!

來生,甯為窮家嫡女,莫做富家庶出千金!

"雪兒,雖然我承認,對于你們三個女兒,我卻是過于偏愛了玥兒,但身為父親該盡的責任,我卻不曾少過一分,雖然我甚少關心疼愛過你,但你卻以庶女之身,享受著玥兒嫡女的尊榮,衣食住行,樣樣都是按照嫡女的規格來的,甚至比朝中任何一家千金都要好上許多.這一切,雖然我沒有過問,卻是我默許了的,否則,你真以為,僅僅是陳姨娘的吩咐,下人就敢光明正大的照辦?你享受著最尊榮的生活,最耀眼的光彩,甚至在外人看來,你就是這慕容府的嫡女千金,可你呢?卻對一個癡傻無顏的妹妹心懷嫉恨,你可曾想過,若是玥兒不曾患病,你,又該是如何的處境?到如今,你不思感恩,如今居然還想謀害玥兒,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來人……"慕容宰相輕聲開口,聲音有些沙啞,卻強行別過了頭,准備讓人將慕容雪拉下去.

卻在這時,聽得慕容玥開口叫到:"爹爹!"

慕容玥的聲音並不大,但在這空氣都仿佛凝固了的房間內,顯得分外清晰悅耳,仿佛一襲溫泉,流淌過這凝固的空氣,讓人不由地放松了眉頭.

"玥兒,你想什麼?"慕容宰相轉頭看向慕容玥,目中有著濃濃的愧疚,本以為除了一個陳姨娘,就能夠讓府中暫時平靜,卻不想,這慕容雪,居然也生了害玥兒的心.讓他怎生有臉面對玥兒啊!

"爹爹,還請饒了大姐一命吧!"慕容玥本來不想插手這件事的,即使慕容雪就這樣為自己做下的錯事付出了性命的代價,慕容玥也不會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上篇:132慕容霜求     下篇:134恢複容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