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38自食惡果  
   
138自食惡果

聽到慕容玥的話,宸王與云逸都是一怔.不同的是,宸王隨之沉思片刻,似乎在思考慕容玥話中的可能性.而云逸則是神悲憫地閉上了眼,完全無法猜透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麼!

"我明天去見見柳姨娘,看看是否能問出那天陳姨娘都和她了些什麼!"心知在這里猜測,也猜不出個絕對答案,慕容玥便打破了沉靜.

不知為何,對于那個渾身是迷的柳姨娘,慕容玥竟生不起為難于她的念頭,或許是她的氣質太過甯靜與世無爭,或許,是她那悲慘的遭遇讓她太過同.

"若是真有慕容霜的嫌疑,那麼,這個人絕對不能留著,將來,必成大患!"冷然的聲音響起,卻是云逸,此刻,他的臉上早已沒有方才的悲憫,而是一種果決的殺伐之氣,令他原本如佛般慈悲的氣質一掃而空,卻多了種阿波羅的剛陽殺氣.

"即使沒有,想那慕容霜未來的一段日子,也不會過的舒心了!"宸王魅惑一笑,神中有種不屑之意.

"喂,北辰星,你這老狐狸又有什麼壞主意了?"慕容玥一睇宸王,目光中滿是懷疑之色,這個家伙表面仁慈,卻是一肚子鬼主意,還真得防著他一點.

宸王被慕容玥的眼神逗的面露無奈之色,寵溺地一點慕容玥的俏鼻,道:"在你心里,我就是滿肚子壞主意的人嗎?這次還真不是我做的,可以,這次完全是慕容霜她自食惡果!"

自食惡果?

慕容玥聽了一愣,而後很快地反應過來,開口道:"你是,納蘭夜?"

"聰明!"宸王誇獎一聲,伸手在慕容玥的頭上摸了摸,感受了一番那頭秀發的柔軟和順滑,雖然很快就被某個妮子一掌拍落了他的祿山之爪,卻也滿足地一笑:"據風傳來的消息,納蘭夜的人已經到了京城,只怕就是這兩天動手了!所以你這段時間要注意些,盡量別出門!"

慕容玥心知宸王擔心自己的安危,不由柔聲道:"想必納蘭夜應該不會懷疑到我的身上,畢竟當初慕容霜從我房里偷藥出去,可是被納蘭夜的人看個明明白白的,若是懷疑,也只會懷疑那藥,是慕容霜給掉包了的.想必納蘭夜此刻該是恨不得把慕容霜給千刀萬剮了吧!"

道這里,慕容玥還真是同了納蘭夜一把,損失了那麼多精英人員,卻只換來一瓶毫無作用的假藥.真不知道當他吃下那瓶藥後,發現被騙了,是怎樣的一副神.

想必這次若是慕容霜落入了納蘭夜的手中,只怕有死無生了,區別的就是,會是怎樣的一番死法!

"玥兒,聽你們的話,似乎那慕容霜還曾打過你那仙露玉髓丹的主意?"云逸一揚好看的眉峰,心中愈加對慕容霜不恥.

"她想偷我送給玥兒的仙露玉髓丹,結果才偷了瓶假藥出去,就碰上了納蘭夜的人馬,只是,這個狡猾的女人居然早早就防著陳姨娘,懷中亦是備了瓶假藥.就順勢將她備的假藥給了納蘭夜的人了!"

宸王簡單地將當初慕容霜偷藥的事和云逸出,雖然這事已經發生了有不短的時間了,但此刻想起來,宸王依舊對這對極品母女的各懷鬼胎鄙夷不已.

"想必當時的形很精彩!"云逸聽了後,心中也是對慕容霜的心機以及臨危不亂的勇氣高看了一眼.

就在此刻,星火在外面求見.

宸王將之招來一問,才知道納蘭夜的人已經潛進了慕容府,正准備對慕容霜下手.

星火話時,完全沒有避開一旁的慕容玥和云逸.

因此,在星火完後,宸王看了眼慕容玥,等著她的回答,畢竟,這事是發生在慕容府的,總該征求下慕容玥的意見.

慕容玥見宸王和云逸的目光看來,涼涼一笑,道:"我很好奇慕容霜在見到那些人後,會是怎樣的表."

對于慕容霜這個心懷鬼胎的同父異母的妹妹,甚至有可能毫無血緣關系的,間接害過自己幾次的人.心宸是王.

她能夠做到不主動出手報複,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想讓她去救對方,她慕容玥自認還不是那種濫好人.

宸王聞自然明白了慕容玥的意思,便朝候在一旁等待命令的星火道:"靜觀其變,只要來人不傷害慕容府內的其他人和物,就隨他去."

"是!"對于慕容霜的為人,星火自然也知道,如今不要他們去保護這個讓人厭惡的女人,他自然是萬分願意.立即領了命令下去傳達.

"我先去柳姨娘那邊一趟!"慕容玥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道.

宸王輕笑了一聲,站起身來道:"我陪你去!"聰明如他,哪里會不明白慕容玥心中的想法.

納蘭夜的人才潛進來,自然不可能如此快動手.而這個心軟的丫頭,自然是想要趁這段時間,去柳姨娘那邊問問,看看能否得出什麼消息,判斷一番這慕容霜究竟是誰的血脈,以完全確定是否該冷眼看著慕容霜就此送命.

云逸看著慕容玥故作冷清的模樣,眸中閃過一絲光芒,快得讓人無法捕捉,而後恢複了甯靜無波的平和模樣,站起身來,不語地跟上了宸王和慕容玥.

柳姨娘的翠柳居在慕容府的最西邊,雖荒涼,卻不失安靜,徑的兩旁,不再是富貴之氣的常青樹,而是落葉紛飛的垂柳.

可以想象,若此時是晚春盛夏,又該是別有一番美感的景色.

慕容玥幾人卻無心欣賞這種帶著些許淒涼之色的秋景,徑自走到了翠柳居的門口,隨行而來的水菲菲上前敲了敲翠柳居的院門.

雖這遠門只是一道木柵,輕輕一推就可以直接進入,但柳姨娘畢竟還是一個長輩,該有的尊重,慕容玥絕對不會不給.

"吱呀!"一聲,院子內的屋房門被人打開了,一身清甯氣息身著樸素舊衣的柳姨娘出現在眾人面前.

"奴婢見過柳姨娘,這是我家姐與宸王,云神醫!"水菲菲開口為柳姨娘介紹到.

只因慕容玥才恢複了容顏,柳姨娘還不曾見過,而宸王和云逸更是柳姨娘不曾見過面的,所以水菲菲才會主動開口為柳姨娘做了一番介紹.

見到來人是慕容玥幾人,柳姨娘愣了愣,目光在慕容玥的臉上停留了不短的時間,眸光在見到她那與當年的夫人酷似的容顏時,竟是閃過了幾分水澤,久久才回過神來,低頭掩去了自己的失態,順勢躬身行禮道:"賤妾見過宸王爺,二姐,云神醫!"

水菲菲此時已為慕容玥幾人打開了院門.

慕容玥幾人進門道:"柳姨娘無需多禮,玥兒今日過來,是有些話想問問柳姨娘,才不請自來,過來叨擾柳姨娘了!"

"賤妾不敢當,不知二姐今日過來想要問的是何事?"柳姨娘依舊不卑不亢地道,雖然心中對慕容玥今日的來意猜到了幾分,但慕容玥不,她也不主動開口.

見慕容玥幾人直接進了屋子,柳姨娘也跟上,目光掃過一身白衣的云逸,心中對云逸的醫術驚歎不已.

沒有想到賽閻王居然是這樣一個年輕的男子,一身醫術更是如此高超,這才幾日,便將慕容玥的癡傻和惡瘡給治好了!

若是這云神醫能夠早來些年,該有多好!

"柳姨娘,玥兒也就不與你繞彎子了,今日過來,只是想問問,那ri你去宗人府大牢探視陳姨娘是為了什麼?你們有了些什麼?還希望柳姨娘能夠告訴玥兒!"

方才柳姨娘看自己的神,慕容玥完全看入了眼底,柳姨娘眼中的親近與懷念,甚至差點壓制不住的激動,是做不了假的.加上上次自己還是以"傻子"的身份來的時候,柳姨娘雖然淡然,卻不帶一絲鄙夷輕視的表現.慕容玥對這柳姨娘的印象可謂是非常好.

所以今日來,她也不想為難柳姨娘,干脆明明白白地將自己的來意出,希望柳姨娘能夠告訴自己.

柳姨娘聽了慕容玥的問話後,神色漸漸地平靜下來,端起桌上的茶壺,為慕容玥三人各倒了杯水後,又為自己也倒上一杯,才在慕容玥的身旁坐下來,緩緩開口道:"若是我告訴二姐,那日我去宗人府探視陳倩,並無其他想法,只是為了一圓當年一同照顧老夫人的時候結下的姐妹之.二姐可相信?"

柳姨娘當年和陳姨娘都是自己奶奶身邊的貼身婢女,這件事肖嬤嬤早已經告訴過自己,所以慕容玥在聽陳姨娘如此,一點也不意外,而是輕輕地點頭應到:"我相信,但是我還是想聽聽,那ri你都與陳姨娘了些什麼?這並不是因為我懷疑柳姨娘你什麼,而是我知道這些,對我要查的事很重要!"

"不知道二姐想要知道些什麼?"柳姨娘皺了皺眉頭問道.

上篇:137懷疑慕容霜身世     下篇:139確定慕容霜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