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39確定慕容霜身世  
   
139確定慕容霜身世

柳姨娘心中微微一緊,她和陳姨娘在宗人府大牢內的話,自然是不能讓慕容玥知道的.畢竟這事是有關于對慕容玥母親,是否有可能涉及殺害自己兒子的嫌疑,若是讓慕容玥知道了,只怕會掀起另一波的風波.

當然,柳姨娘心中對夫人月靈是信任的,但對方既然是冒充夫人來害自己兒子的,必然有其原因,甚至,很大的可能,那個人,就是慕容玥的親生姨——高高在上的德妃.

慕容玥畢竟還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女孩,若是讓她知道自己對德妃有所懷疑,只怕會無法接受,若是傳入了德妃的耳朵里,自己非但查不出殺自己兒子的真凶,反而會因此而丟了性命.

慕容玥自然不知道柳姨娘此刻心中的想法,見到柳姨娘面露為難之色,雖不知道是何原因,心思一轉,便放松了語氣,開口道:"這並非是玥兒的意思,而是因為宸王當初是這件案子的陪審,對陳姨娘的突然自盡,心有疑問,所以才讓玥兒過來問一問."

"原來是這樣!"柳姨娘聽了慕容玥的解釋,心中也稍稍放下了些,至少,不是因為自己那天與陳姨娘的談話泄露了,而是為陳姨娘的那宗案子而來的.

心思及此,柳姨娘便柔聲道:"那日我聽聞陳姨娘犯了事,本著多年的姐妹之,便去探視了一番,與陳姨娘所談的,也只是當年與她一同服侍老夫人的往事,和為她送送行.至于其他有關案件的事,我一個婦道人家,自是沒有提."

宸王與慕容玥,云逸三人聽到後面這句話,皆是暗暗點頭,陳姨娘所犯的事,是通,殲之罪,柳姨娘身為一介婦人,自然是不好提的.

而她所的,去敘舊和送行,也比較符合事實,從她的神態來看,也應該是實話.只是,其中究竟有沒有隱瞞些什麼沒有的事,對方不願意,他們自然也不好用強硬的手段逼問,畢竟,柳姨娘並沒有犯什麼錯.

似乎也感覺到柳姨娘對陳姨娘還保留著幾分姐妹之,慕容玥心知若是直接問慕容霜是否是陳姨娘和王浩的孩子,柳姨娘肯定會因此而對自己心生嫌隙,以為自己是容不得人的性子.

畢竟,自己前日才恢複神智,今日就逼走了慕容雪,現在又來查慕容霜血脈之事.

這事放在任何人的眼里,都會認為她慕容玥是心胸狹隘,甚至可以是心腸狠毒之輩,容不得庶出姐妹,用盡手段逼走慕容雪慕容霜二人!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柳姨娘雖然不受寵,但終究還是自己父親的妾侍,若讓她知道自己父親有可能為他人養了十幾年的孩子,父親的臉上也無光彩.

"王爺,看來今日我們來柳姨娘這里,是無法得到什麼線索了,只可惜,這陳姨娘主動是要冤死了!"慕容玥輕歎了一口氣,對一旁的宸王道,而後便站起身來,准備就此離開.

而宸王也十分配合地站起身來,就要離開,一旁的云逸目光了然地看著這對腹黑夫妻,心知他們只是做做樣子,便配合地放下手中的水杯,也作勢要站起來.

"二姐,王爺請留步!"柳姨娘聞心中一緊,便開口叫住了慕容玥和宸王,而後忙開口問道:"二姐剛剛的是,陳姨娘她並非是自盡的,而是,有人陷害?"

雖陳姨娘與她結了十多年的怨,但那也只是因為當年的誤會,或者,都是為了一個不愛自己二人的男人.

可自從幾天前在宗人府大牢內真心交談了之後,彼此都解開了心結,甚至陳姨娘還真心實意地為自己的安危著想,勸自己一定要心行事,不能被德妃發現自己的意圖.

那時候的陳姨娘,仿佛又回到了十幾年前,兩人姐妹二人心無嫌隙的時候.

可以,陳姨娘是自己這一輩子唯一交心過的好姐妹,如今聽慕容玥所,她似乎是被人害死的,她怎能不心急?

"我們也只是有所懷疑,所以這次才過來找柳姨娘問問,想要得到些線索!"這次話的是宸王,他順勢拉著慕容玥坐下來,冷聲道:"原本這陳姨娘是陷害玥兒的人,即使不被人害死,本王也會判她死罪的,只是此事關系到案卷,所以本王才讓玥兒帶本王過來問問,以便結案."

"宸王爺請問!"聽聞宸王這樣,原本還對慕容玥所之話有些疑問的柳姨娘便再也沒有懷疑,忙開口道.

兒緊人她.宸王見柳姨娘已經完全相信了自己,便拍了拍慕容玥的手,示意她來發問,慕容玥點了點頭,朝柳姨娘問道:"我們懷疑陳姨娘這十多年來,都是被人脅迫的,甚至與那王浩……也是被人逼迫.今日我問過云神醫,聽聞有些人,是用下慢性毒藥來控制人的.只是因為時間過去了太久,府里的老人大多都離開了,算來,對陳姨娘比較了解的人,也只有柳姨娘了!還請柳姨娘費心想一想,十三年前,陳姨娘可曾有過什麼奇怪的舉動,或者突然身體虛弱的表現?"

云逸將慕容玥的話聽入耳中,忙低頭喝水,掩去了自己哭笑不得的表.已經記不得這是多少次了,自己堂堂一個神醫,被這對無良的家伙拿來當幌子忽悠人.

只不過,即便如此,云逸還是對慕容玥的冰雪聰明贊同不已,這慕容玥心知無法直接問出陳姨娘受孕的日子,便轉而將其受孕的表現出了中毒的症狀,以套出柳姨娘的話,還不讓人心生一絲疑惑,更避免了自己將來被人詬病.

"奇怪的舉動?身體虛弱的表現?"柳姨娘聽了慕容玥的話後,重複著呢喃了一遍,便陷入了沉思.

慕容玥三人見狀,也不催促她,畢竟事已經過去了十三年之久,任誰,都無法立即想起來,否則反而不正常了.

三人默契地喝著水,不發出一絲聲音,以免打斷了柳姨娘的思緒.

知道慕容玥喝到第五杯水,心想是否該下次再過來要答案的時候,柳姨娘終于開口叫到:"我想起來了,十三年前,你母親進府的前一個多月,陳姨娘她突然變得非常奇怪,不但無端將自己房中的一個婢女責罰了,更將其賣給了人伢子,還讓那人伢子將那婢女賣得越遠越好,更在那之後的一個多月,迅速地消瘦下去.偶然有一次,我更聽聞了大廚房的人她茶飯不思,整日將自己關在房中,不見任何人.莫非,就是那段時間,她被人下了毒的?"

"哦!柳姨娘確定那是我母親嫁入府中的前一個多月?柳姨娘可能確定這個時間不會錯?"慕容玥聽了柳姨娘的話後,雖然心中驚喜不已,卻還是心地求證到,畢竟,這柳姨娘也將時間的太准了,不得不讓人心生奇怪.

"我能確定時間不會錯,因為你母親進府的前五十天,就是我娘的生辰,而陳姨娘,偏偏是在我母親生辰的那天,將她房中的婢女給賣了人伢子的!我還一直以為,她是在針對我……"

柳姨娘到這里,臉上不由地閃過一絲後悔的神色,那時候的她,還一直以為,陳姨娘是故意給自己下馬威的,才在自己母親的生辰,故意給自己難堪的.卻不曾想到,原來,那段時間,陳姨娘是真的出了事,才會心不好的.

"既然如此,那本王便心中明白了,定會從這方面著手查探.時辰不早了,本王也該走了!"

宸王對柳姨娘和陳姨娘之間的恩怨也有所耳聞,心知她此刻的心不平靜,而想知道的,都已經問出來了,便不再多留,直接帶著慕容玥和云逸離開了翠柳院.

出了翠柳院,慕容玥神複雜地歎了口氣,悠悠道:"真沒有想到,慕容霜真的不是我爹的孩子……"

可憐自己的父親,不但有陳姨娘這樣一個與人私通的妾,更為他人養了十幾年的孩子.這件事,無論如何不能讓父親知道,否則,還不知道會對他產生怎樣的打擊.

"其實反過來想想,這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你可以不用再對慕容霜手下留了!"宸王眸光一閃,嘴角掛著一絲淡然的笑容.在他想來,慕容霜和慕容玥沒有血緣關系反而更好,少了一絲關系,便少了牽扯和不忍.

"哪里需要我手下留,你忘了,不用我出手,這兩天納蘭夜便會幫我解決慕容霜這個心頭之患了!"慕容玥嫣然一笑,心頭一松,有納蘭夜出手,免去了自己不知道如何對慕容宰相解釋的難題.

到時候,慕容霜事發,慕容宰相得知慕容霜出事的同時,也會知道了慕容霜當初盜藥的事,這樣兩件事一起發生.反而能夠抵消了慕容宰相失去女兒的悲傷.

相信時間一長,慕容宰相心中的悲傷也會逐漸消散……

上篇:138自食惡果     下篇:140慕容霜被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