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41調戲慕容玥  
   
141調戲慕容玥

慕容玥輕輕一掙,稍稍逃離了宸王那滿是青竹之香的懷抱,微微一喘氣,卻發現,這片屬于他們的天地中,已經彌漫了屬于宸王專用的青竹清香,就如同他那溫暖的懷抱,如影隨形.

見宸王有著順勢靠下來的趨勢,慕容玥雙手一抵,便將宸王傾下來的身子給擋住,嬌瞥了他一眼,有意將他模糊兩可的話理解到窗戶上去,淡然道:"原來宸王爺對女子家的窗戶有獨鍾啊!改明兒我就讓菲菲把這窗戶給拆了,送到宸王府去!"

宸王卻不肯就這樣放過某個到這話題就退縮的鴕鳥丫頭,將俊臉靠向慕容玥,近到可以感覺到彼此的呼吸,一雙流光溢彩的星眸緊緊地捕捉著她的目光,不讓她避開,而後用著一種足以讓人靈魂都醉了的溫柔魅惑嗓音緩緩到:"那,如果我還看上了某只鴕鳥呢?"

"鴕鳥,我家有嗎?"被面前這張魅世妖顏和醉人嗓音迷得幾分醺醺然的慕容玥下意識地就回到.

"呵呵!"滿意地看著面前的丫頭被自己迷暈的模樣,宸王輕輕地笑出了聲.

感受到宸王因發笑而震動的胸膛,慕容玥才發現,這家伙居然對自己使了美男計,而且在自己不知不覺中,就已經貼上了自己的身子,將自己較的身子摟入了懷中.

"喂,不准靠我太近!"心知被戲弄了的慕容玥當下再也不客氣地一抬唯獨還自*的腳,就朝宸王踹去.

宸王單手一撐美人榻,身子就這麼臨空一避,避開了慕容玥的攻擊,而慕容玥卻得勢不饒人,雙手一得空,就變掌為拳襲象宸王不曾防守的胸膛.

宸王粉唇一揚,單手一用力,身子便一個後仰,姿態優美地在空中一旋身,優雅而高貴地落于慕容玥對面的椅子上端坐如斯,還不忘對慕容玥拋了個媚眼,神誘人地道:"玥兒對本王的長相可還滿意,是否,也如本王一般有獨鍾?"

"滿意,把你賣去當倌一定賺的盆滿缽滿!"慕容玥被宸王那絕代風華的媚眼電得渾身一個激靈,暗叫這北辰星果然是一個千年難得一遇的妖怪,這媚眼使得,絕對能夠讓人神魂顛倒,幸虧自己早已經看透了這美麗的皮囊下,是怎樣一個腹黑狡猾的靈魂,否則,早就不能自*了!

宸王聞換上了一副受傷的表悠悠然道:"玥兒可舍得本王去當倌,本王可還是白璧無瑕呢?可需要讓本王把這第一次,獻給玥兒?"

著,宸王居然站起身來,就要寬衣解帶,一副任君采擷的大無畏奉獻模樣!

慕容玥聞只感覺到耳邊轟隆一聲,天雷滾滾,果然,這宸王就不能用普通人的方式去想,無論怎麼樣斗嘴,自己終究是弱勢的一方.

見宸王已經將腰帶解開,就要伸手去解衣襟,立即就要"宿兄半露",慕容玥忙伸手做了個"停"的手勢,喊道:"停停停,我認輸,北辰星,繼續談正事,繼續談正事……"

宸王很是遺憾地輕歎了一口氣,問到:"真的不要本王的第一次?"語氣是幽怨而遺憾的,眼神是戲謔加趣味的,這丫頭此刻的表當真是可愛至極,讓他有些不舍得就這般放過她,難得有一次能夠將慕容玥這狐狸逼到這個地步啊!

"不要!不要!"慕容玥連擺雙手,而後趕緊轉移話題問道:"那慕容霜可是被擄出府了?"

宸王也不敢將這丫頭逼急了,聞緩緩扣上腰帶,優雅地走回了慕容霜的身邊,繼續挨著她坐下,滿意地看著這只調皮的貓將爪子收起,僅僅是往里頭縮了縮身子,便不再抵抗自己的靠近.

"已經出了府了,因為你不想插手這事,任由她自生自滅,所以我只是隨便安排了個人跟著,到時候回來報告結果即可!"

宸王對慕容霜的厭惡,甚至高于慕容雪,在他看來,慕容雪狠毒有余,但心機不足,而慕容霜,卻如同一只幽暗中游弋的孤狼,雖只是不遠不近地看著你,但你永遠不能預測,她會在什麼時候撲上來咬你一口,但卻可以預料到,只要你大意了,那一口,足以致命.

"你的人不會有危險吧?"慕容玥對宸王將慕容霜生死聽之任之的態度是贊同的,但納蘭夜派來的人也不能覷,萬一天機的人因此而有什麼危險,慕容玥可就心有不安了!

"放心,派去的都是善于跟蹤的好手,不會被發現的!"宸王拍了拍慕容玥的柔荑,心中因她的話而升起了一股暖意.

的確,天機的每一個人,對宸王來,都如兄弟一般,無論損失了誰,對他來,都是一種遺憾.

"主子!"門外突然響起了星火的聲音.

"進來!"宸王身形不動,無視慕容玥輕推他的舉動,僅是微微抬高了聲音叫到.

星火應聲而入,手上卻是拎著一個黑色的包袱,進門口目光掃過宸王與慕容玥之間親密的距離,眉眼之間波瀾不動,只是低了眼眸,明了自己來的原因:"屬下在慕容霜的房中發現了這個包袱,里面都是一些毒藥,還有一本冊子,風看過後,發現這本冊子,乃是毒經中的一部分."

"可曾查過這些東西慕容霜是怎麼得來的?"宸王冷聲問道.慕容霜在學習毒術,對他來,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因之前我們的人都在查陳姨娘的事,並沒有對慕容霜多加注意,所以,慕容霜是如何得來這些毒藥和毒經的,我們的人還無法得知."星火有些慚愧地低下了頭.

"罷了!此事也無法怪你們!"宸王擺了擺手,示意星火無需自責,畢竟這些日子以來,他們都在著手查慕容玥中毒之事,和調查陳姨娘與王浩,無法兼顧到每一個人,這慕容霜更是隱藏得極深,以她做事的謹慎,能夠做到神不知鬼不覺,並不奇怪.

"你們再安排個人跟上納蘭夜的人,若是慕容霜逃脫了,你們,就殺了她!"宸王目光一凝,聲音冰冷地道.

慕容霜會毒術,這點已經出乎了宸王的意外,更是讓他看到了慕容霜的危險之處,這一次,即使納蘭夜的人沒有殺她,他也留不得她了!

"是!"星火沉聲應到,而後立即退下去執行宸王的最新指令.

"父親那邊,到時候就由我來吧!"慕容玥心知宸王做這個決定都是為了自己,因為自己自幼就身中兩種毒,受盡了苦楚,對于這些,宸王雖然沒有過一句,但他的行動,卻無不表明了:他心疼自己!

所以,毒,是宸王的禁忌,任何有可能再度危害到自己的東西,他都要扼殺在萌芽狀態.

"玥兒,既然你的身體已經恢複了!等慕容霜的事解決之後,你就開始習武!"宸王伸手輕輕順著慕容玥的長發,聲音清冷地道.

"習武?"慕容玥一愣,而後很快地就明白了宸王的用意,便點了點頭,道:"好!"

她的身手在二十一世紀那個古武沒落的時代,算的上是翹楚,但在這個高手滿天飛的時代,卻不值一提,即使宸王不,她也明白,如今自己的身手,確實是一個硬傷.

宸王見到慕容玥認真嚴肅的模樣,目光如水,剪剪溫柔地笑彎了嘴角,如玉的手掌,輕輕地撫上了慕容玥巴掌大的絕色容顏……

慕容霜是被一個耳光給打醒了的,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身處于荒山野嶺之中,身下是紮人的碎石,而身旁,則是四個黑衣裹身黑巾蒙面的大汗.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抓我?"慕容霜捂著火辣辣的臉,滿眼驚懼地問道.

此時此刻,她多麼後悔自己把綠茵給支開了,才會這般輕易地就落入了這些人的手中.雖然綠茵在不一定能夠起到什麼作用,但無論如何,被抓的時候,有一個人陪在自己身邊,總是更好的,最起碼,能夠有人幫自己分擔著.

"別管我們是什麼人,我問你,仙露玉髓丹呢?"其中一個黑衣男子道,聲音中滿是壓抑著的怒火.

上次他就是負責來偷藥的人之一,而一同偷藥的兄弟們都死在了那場追殺之中,只有他活了下來.

卻不想,幾百個兄弟的命,換來的,卻是一瓶假的丹藥,更讓自己的主子成了一個笑柄,這讓他怎能不心生怒火,此時此刻,若不是為了逼問仙露玉髓丹的下落,只怕這個該死的女人,早就被他給掐死了!影逃滿離.

"什麼,什麼仙露玉髓丹?"慕容霜心頭一跳,結結巴巴地問到.莫非這些人也是來找仙露玉髓丹的,這消息也得的太遲了吧!

再他們要找仙露玉髓丹,也應該是去找慕容玥啊!為何會找到自己的身上來?莫非他們是找錯了人,自己竟是平白無故代慕容玥那個傻子受罪不成?

上篇:140慕容霜被擄     下篇:142慕容霜被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