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51淑妃有請  
   
151淑妃有請

慕容玥一番鞭法揮完,轉過頭來,才想對星電些什麼,卻望進了宸王那雙魅惑的星眸中!

見慕容玥望來,宸王傾顏暖笑,幾步上前,來到她的面前,自一旁的水菲菲手中接過濕巾,溫柔地為慕容玥擦去額頭的汗水.

慕容玥含笑仰頭,以便宸王更好為自己擦臉,而後問道:"你來了多久了?".

"沒有多長時間!"宸王將濕巾遞給水菲菲,而後拉過慕容玥,朝屋內走去,"累不累?你似乎對用鞭子很熟悉!"

慕容玥點了點頭,道:"不累,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的確,慕容玥並不是在謊,這種突破極限的訓練生活,讓她再一次回味了那段在歐洲訓練營的日子.這種充實的日子,正是目前的她,最需要的.

宸王聽了慕容玥的話,一怔,而後勾唇輕笑,轉而道:"你爹昨日找了我談話."

慕容玥眸光一閃,問道:"是為了慕容霜的事?"

宸王對慕容玥的靈敏贊許地點了點頭,應到:"是,但不完全是因為這個,他在我給了解釋後,就釋懷了許多,主要的一點,是他不舍得你這麼辛苦的訓練,另外,他讓我帶一句話給你.不管你想要做什麼,他都無條件支持,而你不想做什麼,也完全不用勉強自己,他是你永遠的後盾!"

"我明白!"慕容玥眼中水色瀲灩,話語輕柔:"我一直都明白,其實,這些年來,最苦的,便是他了!"

這兩天,慕容宰相沒有來見自己,慕容玥便已經猜到了他已經知道了慕容霜的事,正是因為心中愧疚,慕容宰相才一直對自己避而不見.

但她相信,昨天自己的瘋狂訓練,也一定落入了慕容宰相的眼中,所以,他才會有這些話.

"看看這套衣服怎麼樣?"宸王揮了揮手,便見水菲菲捧著一套翠煙水色的繡裙走來,到她的面前站定,舒展開來.

只見那水色的繡裙上面,用著金色絲線,穿插著粉色繡線,繡出了大朵大朵極為淡雅的荷花.

最為迷人的是,裙擺尾處,更是用著最高超染工,染出了美麗的水藍色.

可以想象,這樣美麗的繡裙,穿在人的身上,走動搖擺之間,就是一副最美的荷塘月嗇徒.

"好美!"慕容玥不禁輕歎出聲,是怎樣的蕙質蘭心,才會想到用金色的絲線,來為粉荷披上了月光的光輝,又是怎樣的能工巧匠,才能同時在一塊布料上染出水色與藍色完美結合,多一分則豔麗,少一分則黯淡的湖光瀲灩圖.

"讓菲菲給你換上吧!"宸王見到慕容玥驚歎的模樣,不由寵溺地伸出手在她的頭上撫了撫.

"不要,我還要練功呢,先收起來,以後再穿."心中喜歡歸喜歡,但慕容玥卻沒有忘記自己如今最重要的事.

"傻丫頭,今天母妃設宴邀請你入宮呢,回來之後,再繼續練功吧!"宸王對慕容玥的執著即好笑,又無奈,更多的是滿心的歡喜.

"啊!淑妃娘娘要設宴邀請我?你怎麼才啊!什麼時候的事?"慕容玥聞心中一顫,忙急聲問道,此刻已經接近午時,若是淑妃娘娘設的是午宴,豈不是要讓淑妃娘娘等著自己,身為晚輩的自己,如此作態,豈不是讓人詬病.

宸王看著慕容玥著急的模樣,星眸閃過一絲暖意,卻並沒有因她的話而出催促,而是繼續不溫不火地道:"不急,你換好衣服,好生梳洗一番,我們再出門便是."

"哪有你這般做兒子的?"慕容玥愛嬌地白了宸王一眼,便拉著水菲菲朝里間走去.長輩設宴,哪里有晚輩遲到的,這個北辰星,果真是一個被寵壞了的王爺.

"菲菲,你看我梳個什麼發髻配這件衣服才好?"原本就覺得繡裙夠美了,如今將它穿上,慕容玥才驚覺,自己給的評價還是不夠高.

這繡裙之上的金線,在對著少許光線之時,便泛著點點金光,金光襯著粉荷,藍波,搖擺之間,就仿佛水在蕩漾,荷在搖曳,將慕容玥本就天仙般的容顏,襯得仙姿飄逸.

也正是因為這裙子太美,才讓慕容玥苦惱著該配上如何一個發髻,才能不糟蹋了這般完美的繡裙.

"王爺早就叮囑了,給你梳一個飛燕髻,姐,你看!"著,水菲菲仿佛變魔法一般,將一支白玉無暇的荷花簪遞到了慕容玥的面前.

"漂亮吧!聽星風,這可是王爺親自雕刻的哦,為的就是姐你穿這套衣服時,能有個相配的發簪."水菲菲見到慕容玥眼中喜愛之色後,便將自己從星風那里挖來的秘密道.

慕容玥滿心歡喜地摸著這支質地上好的白玉荷花簪,嘴角彎起了一抹開心的笑容.

這北辰星的審美觀果真是讓人不得不佩服,的確,若是這樣飄然出塵的荷花裙,配上了珠光寶氣金光四射的發飾,那才叫可惜.

而僅是配上這樣一支別致高雅的白玉荷花簪,才如畫龍點睛一般,讓人眼前一亮.

只是,慕容玥心中卻是有些奇怪,從北辰星准備衣服收拾來看,他似乎對這次淑妃的宴席,很是重視.但為何如今時辰已經接近午時了,他卻毫無心急之態.

真是個奇怪的人,讓人無法摸透.

思及這里,慕容玥不由抬眼看向梳妝鏡前擺著的那個白玉瓷瓶,在見到瓷瓶上那四只神態逼真的狗時,嘴角的笑容愈加擴大.

不得不,這北辰星還真是手巧啊!即使沒有身為一個王爺,想必靠這點手藝,也能糊口過日子了!

"姐,梳好了!"水菲菲出將慕容玥自猜忖中喚醒,而後拿過她手上的簪子,為她插上,這才出問到:"姐,需要給你上點胭脂水粉嗎?"

因慕容玥從來不用這些胭脂水粉,而今日卻是要入宮出席宴席,所以水菲菲才會有此一問.

"不用了,就這樣吧!"慕容玥擺了擺手,便站起身來,朝外走去.不管宸王是怎麼想的,但慕容玥卻不願意失了禮數,如今這時間,趕趕應該還趕得上.

宸王安逸地坐在榻上,姿態優雅地喝著星火泡的天機茶,聽得開門聲,抬頭望去,星眸一凝,目中除了那個絕美的人兒,便再也容不下別的事物.

慕容玥娉婷走來,步步蓮開,陽光照射下,那翠煙水色之間,金光隱現,荷花搖曳,水光瀲灩.

恍惚間,宸王仿佛嗅到了荷香,聽到了水聲,沐浴著月色,看著佳人踏月而來,如九天玄女降臨凡塵,來到了自己的身旁.

慕容玥的美,宸王從來都很清楚.

他見過慕容玥靈犀一笑時的狡黠之美.菲揮才完.

見過慕容玥算計布局時的果決之美.

見過慕容玥瘋狂練功時的颯爽之美

卻從未見過慕容玥如此刻這般,溫柔靜怡,飄然出塵的仙姿之美.

慕容玥看著宸王端著茶杯,神驚豔,一動不動地看著自己,不由著臉推了他一把,嗔道:"還等什麼,快些了,再遲就真的趕不上了!"

宸王被慕容玥一推,臉上暈上幾許緋,倉促地低頭喝了幾口茶水,以掩自己的窘態,等到臉上的熱氣消散後,才將茶杯放下,開口到:"走吧!看時辰,也差不多了!"

差不多?

慕容玥抬頭看了眼高掛天空的太陽,不由深度懷疑著宸王的時間觀念,莫非他真以為赴宴,就是踩著飯點到別人家里吃餐飯這般簡單?

不過想象也是,上次德妃娘娘辦的賞花宴,這家伙也是踩著點去的.不得不,這身為北辰皇朝最尊貴的宸王,行事作風,就是拽,夠囂張!

"喂!北辰星!"上了馬車後,慕容玥伸手戳了戳宸王的肩膀,開口叫到.

"嗯?"宸王聲調慵懶地應了聲,眼也不張一下,仿佛在閉目養神.

"你,淑妃娘娘喜歡什麼?我是不是該准備下禮物才是?"慕容玥見到宸王那副半死不活,偏偏又迷人的要死的模樣,恨的牙癢癢,偏生卻不得不耐下性子問到.

"玥兒無需操心這麼?她設宴邀請,你便赴宴即可!不用擔心其他,有我在,她不會為難你的!"宸王似乎很是疲倦的模樣,睜眼應了一聲後,便繼續閉上了眼睛.

慕容玥聞一愣,卻是想不明白宸王的意思,什麼叫"有我在,她不會為難你的"?莫非他不在,淑妃就會為難自己不成?

可是淑妃娘娘雖然不受寵愛,但畢竟母憑子貴,憑著宸王的尊貴,她在朝中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並且在朝中有著極好的風評.

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地為難自己!

慕容玥還想要問些什麼,卻在見到宸王滿臉的疲憊之態,有些蒼白的臉色後,心下一軟,便不再開口擾了宸王的休息……

PS:感謝親ywp0626的打賞,麼麼親,謝謝親到群里來給安然的鼓勵,安然一定會努力碼字更新的,抱……

上篇:150悲催的星木     下篇:152淑妃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