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61淑妃否認  
   
161淑妃否認

"即是奴婢不懂事,打發了便是,麗妃娘娘又何必為此生氣,氣壞了身子,皇上可是會心疼的!"

淑妃雍容華貴地由孫嬤嬤挽著走了進來,一雙美目輕輕瞟過在座的幾人,目光在見到緊挨著慕容玥坐著的宸王時,微微一閃,而後溫柔笑道:"星兒也在,本宮還以為你已經出宮回府了?可是為慕容姐的事而來的?"

宸王見到淑妃,也不起身,而是懶懶地坐在椅子上,星眸幽深,話語清然地道:"本王在宮門口等了玥兒許久,不見她來,自然找來了,是本王帶進宮的人,便要由著本王帶回去!"

"那是自然!"淑妃點了點頭,笑容溫和地看了眼坐于宸王身旁,卻沒有出聲的慕容玥,而後在宸王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既然淑妃姐姐也來了,那妹妹便陪姐姐坐一會吧!妹妹也好久沒有和姐姐一起坐坐了!"麗妃眸子一轉,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盈盈一笑,也不急著走了,而是轉回身,挨著淑妃坐了下來.

德妃冷冷地睇了麗妃一眼,對她的心思也猜到了幾分,卻未曾理會,而是在畫眉的侍候下,坐到了慕容玥的身旁,伸手安撫地拍了拍慕容玥的柔荑,凝眉看著慕容玥,目中有著歉然,似乎對自己沒有保護好她而自責.

周嬤嬤見狀,不等慧妃再次吩咐,便眼明手快地為幾人上了茶.而後帶著幾位宮女退到了一邊,靜心侍候著.

慕容玥轉頭對上德妃護犢子般的關切表,嫣然一笑,示意自己並沒有事,無需擔憂.

宸王見到慕容玥絢麗的笑容,星眸輕輕一抬,看了一眼互動的兩人,而後繼續無地眯起了眼睛,是不是咳嗽一聲,仿佛已疲倦至極.

慕容玥無奈地在心中翻了翻白眼,對這個在外面時刻偽裝著自己的腹黑狐狸報以鄙視加同.

鄙視他精湛的演技,同他必須時刻帶著面具,就連在自己的親生母親都必須隱瞞著.

想到這里,慕容玥美眸又轉回了淑妃的身上,卻發現淑妃在聽到宸王咳嗽時,表竟是已經習以為常的淡然.

慕容玥心中微微一疼,身為一個母親,竟會對自己兒子的體弱多病已經麻木了嗎?淑妃,對北辰星,究竟是因為已經接受了他活不過二十歲的"現實",還是因為性子本就淡然所至.

愣神間,慕容玥仿佛聽到了宸王的冷笑,回頭一看,卻發現宸王依舊在閉目假寐,有的,只是一陣陣沒有規律的咳嗽.

或許是自己錯覺了吧!宸王,又怎麼會突然冷笑呢?

淑妃端起茶杯,淺淺地抿了一口,而後不急不緩地開口道:"慧妃差人急匆匆地到本宮的宮里,要找個根本不存在本宮宮中的宮女,這事,可是把本宮弄迷糊了,本宮左右無事,便過來弄弄清楚.不知道慧妃所為何事?"

"哦?"慧妃聽得淑妃如此,笑意一斂,揚眉問向一旁的劉嬤嬤:"劉嬤嬤,本宮明明是吩咐你過去淑妃娘娘那邊走一趟,請示一下淑妃娘娘,你怎的惹了淑妃娘娘生氣了!"

慧妃娘娘的語氣明明是溫和淡然的,表雖是平和,但長年身居高位的威壓卻是無形地壓了過來,劉嬤嬤聞忙跪下身道:"娘娘贖罪,奴婢辦事不力,請娘娘懲罰!"

慧妃任劉嬤嬤跪在地上,也不理會,而是直接轉頭看向淑妃,表歉意地道:"淑妃莫要見怪,都是妹妹管教不力,才會讓這奴婢自作主張,惹惱了姐姐,若是姐姐氣不過,妹妹便將這奴婢交給你,任你處置,姐姐可千萬別和妹妹見外!"

淑妃輕輕擺了擺手,無謂地到:"妹妹這是哪里話,姐姐今日過來,並無他意,只是聽妹妹丟了皇上欽賜的玉佩,心中為妹妹著急,便過來看看是否有幫得上忙的,這玉佩事,皇上的心意,可不容有失啊!"

著,淑妃示意身後的孫嬤嬤將劉嬤嬤扶了起來,安撫道:"這劉嬤嬤可是妹妹身邊侍候的老人了,若是責罰了,豈不是寒了奴才們的心,姐姐又怎麼忍心做那傷了分的事!對了!那玉佩可找著了?"

淑妃的語氣真摯,臉上滿是為慧妃的玉佩所擔憂之色.慧妃見著,美眸掃了慕容玥一眼,再看了眼坐在一旁默不出聲的宸王,心中斟酌了一番,卻不得不據實道:"原本這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玉佩也找回來了.只是,蹊蹺的是這玉佩竟是在星月郡主的食盒之中發現的,而這食盒,據星月郡主所,是一個自稱在姐姐宮中服侍的宮女交給郡主,由姐姐親手所做,讓郡主帶給宸王爺的.此事事關姐姐的聲譽,所以妹妹才會讓劉嬤嬤到姐姐宮中詢問一番,是否確有此事!"

"竟有此事?"淑妃聞訝異地看了慕容玥一眼,目光帶上了一絲審視.而慕容玥任由著淑妃的目光在自己的臉上徘徊,神依舊淡然自若,似乎淑妃那犀利如刀鋒的眼神並不存在,而是自若地抿著面前的云霧茶.雖不如天機茶香味天成,但也屬于極品好茶不是.

淑妃似乎沒有想到慕容玥竟能在自己的威壓審視下面不改色,目中閃過一絲贊歎,但很快地消失不見,轉而換上了幾分凝重,斟酌了片刻,看向慧妃,而後終是搖了搖頭,道:"本宮並沒有派人給星兒帶糕點,這宮女,並非本宮的人."

劉嬤嬤聞也在一旁道:"娘娘,的確如此,奴婢和畫眉到了淑妃娘娘的怡和宮中,並沒有見到那個宮女."

德妃聞轉頭看向畫眉,畫眉點了點頭,道:"娘娘,的確是如此,奴婢之前也從未見過那個宮女,那個宮女,甚是面生."

德妃點了點頭,輕顰秀眉,面帶清愁道:"若真是有人想要陷害玥兒,自然不會安排能夠讓人認出來的老人,只是不知何人想要陷害玥兒!"

麗妃聞冷哼一聲,神嘲諷地道:"德妃娘娘可是掌管後宮之人,必須要做到公平公證才是,怎能沒有任何憑據的,就斷定這是有人陷害你的外甥女呢?不定……"

麗妃還想要些什麼,卻在見到一旁閉目養神的宸王後,沒有完,只是其中的意思,不而喻.

德妃聞神色一冷,眯起眼睛掃視了麗妃一眼.而麗妃見狀,傲然一轉頭,根本不與其對視,對于德妃,只要她沒有把柄落在對方手上,讓對方的權利又施展之處,就根本無需害怕對方.

而麗妃所忌憚的,也不過就是一旁的宸王而已.若非如此,她只怕不僅僅是這麼一句話了!

德妃見麗妃不再語,便收回了目光,轉而開口吩咐畫眉道:"去將宮中畫師傳來,將那宮女的畫像畫下,交與張侍衛長,讓宮中侍衛下去搜尋."

話,德妃又看向張云澈,問道:"張侍衛長,可有交待宮門處的人留意出宮之人?"

張云澈恭謹回到:"屬下在問過星月郡主食盒中玉佩之事後,便已經交待了侍衛,緊守宮門,若遇上宮女需要出宮,必須有各宮主子的手令,並通知過屬下才可,如今沒有人來通知,想必那宮女定然還在宮中,只要有畫像搜查,就一定能找到.".

德妃聞,贊許地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張云澈後,道:"你做的很好,本宮回頭自會稟告皇上,讓皇上嘉獎與你."

後宮中的獎賞,只是一些金銀細軟之物,而真正加官晉封,只有皇上才能做到,德妃如此一,當是對張云澈最大的獎勵了.

而張云澈聞,只是行禮道:"這些都是屬下職責所在,不敢請求賞賜."

德妃擺了擺手,道:"本宮心中自有定數."

而後轉頭看向一旁的淑妃和慧妃,問道:"淑妃與慧妃對本宮的安排可有意見?"瞟打娘發.

慧妃笑道:"妹妹能尋回玉佩便已經心滿意足了,至于是誰從妹妹身邊拿走的,妹妹並非一定要弄個明白,一切就由德妃姐姐做主便是!"

淑妃亦是一笑,不置可否地道:"有德妃徹查此事,本宮相信,以德妃的能力,一定會還本宮一個清白!"

德妃見兩個當事人都沒有意見,便沖身後的畫眉擺了擺手,畫眉一點頭,便迅速退了下去.

除了慕容玥,她是唯一一個見過那個宮女的人,去與畫師溝通描述的人,自然是她了!

廳內再次沉靜下來,只聽得幾人飲茶的細微聲音以及宸王的咳嗽聲,宸王期間睜開眼打量了緊抱著食盒的張云澈一眼,而後又再次閉上了眼睛.

就在劉嬤嬤第三次為眾人續茶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陣急急的跑步聲,卻是畫眉回來了,只是,此事的畫眉臉色非常的不好.

PS:今日的狀態不錯,晚上還有一更,應該是在九點之前,若是沒有早睡的親們可以看到!麼麼諸位,謝謝大家的支持!

上篇:160宸王的懲罰     下篇:162似是而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