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63解除婚約  
   
163解除婚約

並非是皇上不器重宸王,而是宸王自幼體弱,甚少出席各類場所,而在才華驚現後,又被上一代賽閻王斷無法活過二十歲.

看著才華樣貌,皆是人間絕品的兒子,才飽受了十幾年病痛折磨後,又要承受活不過二十歲的打擊.

饒是皇上這麼一個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人,也無法忍心再給宸王這樣病弱的身子加上重擔.

只有在碰上無法解決的事後,才會讓人請宸王到禦書房商討.

這也是北辰皇與其他國家皇帝的不同之處,畢竟北辰皇不是一個自幼生長在帝王家,接受帝王心術教育長大的皇帝.

否則,擁有著眾多子女的皇帝,對于一個注定早夭且一身才華的宸王,首先想到的,則會是如此將未來幾年的生命,發揮出最大的作用.

宸王將身子大多的重量交付給皇上,輕輕地依著皇上,輕展笑容,笑靨如盛開的曼陀羅般令人心神向往,話語輕然道::"父皇今日只怕是無法和兒臣下棋品茶了,咳咳,請父皇過來的人,沒有告訴父皇,這里發生了何事嗎?"

"哦?朕只是聽星兒在流華宮,便過來尋你了!"皇上聞臉色不變,目光淡淡地朝四妃中一掃,那身居高位,不怒而威的目光,頓時帶給人一種絕對性的威壓.

麗妃嬌軀輕輕一顫,,當下花容失色,不再嬌笑嫣然,而是怯怯地低下了頭,不敢直視皇上的目光.

"即是如此,那星兒便跟朕,今日這流華宮,可是出了什麼事?"皇上只是輕掃了麗妃一眼,便不再理會對方,而是回頭和顏悅色地對宸王道.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可能有人對星兒這般體弱多病的病秧子,能夠與玥兒這般天仙似的人兒定親,心有不忿,所以便用那下作手段,誣陷玥兒偷盜了父皇賜給慧妃娘娘的玉佩.想借此來陷害玥兒."宸王語氣無波地道,這些話的時候,宸王一直是低著頭的,因此無人能夠看清他的表.

只是聽得宸王這樣麻木地著自己是一個體弱多病的病秧子,皇上頓時臉色一變,憤怒異常地道:"是誰敢這樣亂嚼舌根子,朕的星兒乃是天資過人,才華樣貌,皆為人間奇才的宸王,世間哪里有你配不上的女子!"

道這里,皇上目光便朝慕容玥看去,目光犀利如刀刃,仿佛要將慕容玥那一張絕色的容顏割得支離破碎.間重體宸.

心中則暗忖,是否是這慕容玥不識好歹,在恢複了容貌和神智後,便對這樁婚事不滿,給了星兒委屈受.

若是如此,今日即使這偷盜禦賜玉佩之事即使是有人誣陷,他也會將這罪名坐實,讓這慕容玥知道,即使她身為當朝宰相的女兒,這皇家中人,也不是她能夠覷的.就算星兒是體弱多病,注定早夭,能夠與其婚配,也是她慕容玥的福氣!

慕容玥對上皇上利刃般的目光,眸中波瀾不動,氣質高貴雍容,娉婷立于原地,微風吹起她荷塘月色的裙擺,發絲輕舞,赫然如落入凡間的神祗,不容褻瀆.

"父皇,玥兒對星兒很好!"宸王抬起頭來,目光純良地看著皇上滿是憤怒的臉,嘴角勾起一絲微笑:"這段時間,星兒身體……咳咳,有恙之時,都是玥兒在照顧星兒,她,一點也不嫌棄星兒這破敗的身子.只是,或許,那些人的對,星兒都是一個快要死的人了,何必再拖累了玥兒這麼一個天人般的女子,她這麼好,咳咳咳,就因為星兒,便要受那殲人陷害,這對她何其不公.父皇,兒臣就厚顏向你請一個旨意,將兒臣與玥兒的婚事給解除了吧!免得平白委屈了玥兒!"

宸王在這些話的時候,止不住地咳嗽著,絕世的容顏愈加蒼白透明,仿佛世間最為剔透的水晶,那雙璀璨的星眸中,水光流溢,仿佛盛入了世間最濃的悲傷,不僅如此,那被皇上攙著的玉掌,也冰涼得沒有一絲溫度.

皇上看著自己這個最疼愛的兒子,感受到他身上濃的化不開的悲哀,那種悲哀,仿佛嵌入了骨髓,溶進了血液,即使他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將這種悲哀從自己兒子的身上剝離.

他賜給了北辰星舉國最尊容的"宸"字為封號又如何,他給了北辰星最自在的生活又如何,到頭來,他的兒子始終也不過是一個體弱多病,注定早夭的可憐人罷了!

即使如今,他緊緊地握著兒子的手,卻根本無法感覺到自己已經抓住了北辰星,北辰星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卻仿佛隨時都會隨風而去一般.

他是皇帝啊!他擁有一個國家,擁有了世間人人羨慕渴望的高位,卻治不好自己兒子的病,挽回不了兒子早夭的事實!甚至在終于能夠讓兒子松口訂婚後,還要承受未婚妻因自己而被人陷害的事實!

這讓他如何不怒火中燒,如何不痛心疾首!

"星兒,你別難過!"皇上冷冷地到,語氣中有著壓抑不住的殺氣,周身彌漫著恐怖的威壓."玥兒如此全心待你,你怎麼能輕易開口解除婚約呢?下次可不能再這種孩子氣的話了,若是讓人家聽到,還以為你嫌棄玥兒,這才是真正的委屈了玥兒啊!"

完,皇上又抬眼看了眼慕容玥,見其端莊大方地站于原地,並沒有其他女子在聽到要被退婚時候的失態,而是微垂雙眸氣質如華.心下更是滿意萬分.

誰能想到,這個當初名揚京城的無顏傻子,如今竟會出落得如此端莊如華,不那絕世無雙的容顏,但是這分遇事冷靜,雍容尊貴天成的氣質,就足以匹配自己這個同樣出色的兒子了!

"玥兒,過來與朕,究竟是發生了何事,只要有朕在,就絕對不容許你受到半分委屈,若是讓朕查出這背後是何人在陷害于你,定然會給你一個交待."皇上親切地對慕容玥招了招手,而後便挽著宸王朝流華宮內走去.

"臣女多謝皇上!"慕容玥微微一笑,對周邊投過來的羨慕目光無動于衷,她心知,皇上如此善待自己,並非是因為自己,而是因為北辰星的原因.

看來這皇上真是非常疼愛北辰星的,只是不知為何北辰星會在皇上面前表現出體弱多病的模樣.

這其中,究竟有什麼她所不知道的秘密.

一干人等回到流華宮內一一落座,只不過這次不同的是,坐于首位的,是皇上,而他的一左一右,分別是宸王與德妃.

而慧妃,淑妃和麗妃,只能在下方落座.

慕容玥話語清然地將今日發生的事細細與皇上了一遍,而後神色平和地立于原地,靜候著皇上的回話.

"德妃,你覺得此事是何人所為?"皇上聽到那唯一知道真相的宮女敏已死于冷宮水井內後,亦是皺起了眉頭,輕聲問向身旁的德妃.

"皇上恕罪,臣妾愚昧,卻是想不出是何人想要害玥兒!"德妃也無奈地搖了搖頭,而後目光在見到下方的慧妃與淑妃之後,頓了頓,道:"皇上,依臣妾愚見,這幕後之人,只怕不僅僅是想要陷害玥兒,更是別有心機地將眾人的視線都轉移到了淑妃妹妹的身上,臣妾認為,這人,是否也是想挑起淑妃妹妹和慧妃妹妹之間的不和,當然,這玥兒是臣妾的外甥女,臣妾自然也該負上部分責任……"

"德妃所確是有些道理!"皇上聞緩緩地點了點頭,而後高深莫測的目光,又落于麗妃的身上.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這後宮中,目前就只有四大妃子,若是慧妃,淑妃與德妃都因為這玉佩之事,相互之間起了嫌隙,那麼,得利的人,不而喻,便是這麗妃了!

只是,這麗妃雖然刁蠻驕橫,但三年相處下來,皇上卻覺得,她並不是一個心機深沉之人.所以對她有時候的無理取鬧,皇上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不是鬧的太過分,也便放任其去.

莫非,她這些年的刁蠻驕橫,都是偽裝的不成?

"麗妃可否告訴朕,事發之時,你都在做什麼?"皇上沉聲問道,如今一切只是揣測,並無實質的證據,皇上也不想因此而傷了麗妃的心,所以口氣並沒有不善.

只是,這種顯然是別有他意的問話,卻讓麗妃臉色一變,雙目圓瞪,不敢置信地看向皇上,顫聲問道:"皇上,你,你這是在懷疑臣妾嗎?臣妾為何要這般做,臣妾並沒有理由陷害星月郡主啊?"

聽得麗妃這般不識分寸的問話,皇上眉頭一皺,才要些什麼,卻聽德妃淡淡的嗓音響起:"麗妃妹妹似乎忘記了,方才本宮才到流華宮時,你可是在故意刁難本宮的外甥女,更是指使你的宮女將玥兒按倒在地上罰跪吧!若是妹妹對玥兒毫無敵意,又為何會故意刁難玥兒呢?"

上篇:162似是而非     下篇:164准備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