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65提取指紋  
   
165提取指紋

一國之君的豪氣,在此刻表露無遺,皇上大掌一揮,朝著身後的李德全道:"李德全,立即傳朕旨意,按照玥丫頭的,讓宮中所有的人,都將掌印印在白紙之上,呈交上來,命人一一對照!"

"是!"李德全低頭領命,迅速地退了下去.

安靜立于一旁的張云澈,此時才明白,為何慕容玥讓他細心看護好玉佩,不讓其他人接觸玉佩.

原來這星月郡主,居然能夠從玉佩上殘留的指紋,查出是誰接觸過玉佩,斷出是何人在誣陷她!

世界上竟有如此天資過人的女子,而這個女子,還將看護玉佩如此重要的事交給了自己.

這是不是明了,她對自己是信任的?

想到這里,張云澈不禁微抬起頭,雙目火熱地看著那道風華絕代的背影,目中有著虔誠的仰慕!

一時間,張云澈只感覺到手中捧著的食盒,比世間最珍稀的瑰寶,都要來的珍貴.

若是可以,他多麼希望,時間就停留在此刻,不要再走下去,這樣,他與郡主之間的關聯,便不會被切斷.

心神向往之間,張云澈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上一涼,一種心悸的感覺讓得他的神智一驚,從美好的想念中清醒過來.

順著讓他心悸的感覺望去,張云澈望進了一雙深若幽潭的星眸中,那雙星眸無喜無怒,卻生生讓得他的渾身出了一身冷汗.

宸王看著下方的張云澈,嘴角噙著淡淡的笑痕,白希的玉指輕輕地敲在座椅的扶手上,雖不曾發出聲音,卻仿佛巨鼓一般,敲擊進了張云澈的心底深處,讓得他不由自主地底下了頭,不敢再直視宸王,更不敢在心中對慕容玥再有半分想念.

宸王見此,目光一閃,淡淡的嘲諷閃過,卻也不再理會張云澈,而是將目光轉回了慕容玥的身上,嘲諷不再,只余溫與些許惱怒,這個丫頭,還沒有及笄呢,就桃花遍地開了,不但有之前那個有眼無珠如今心懷不軌的耶律風,現在又多了張云澈這麼一個滿心仰慕的爛桃花.

看來,讓這丫頭以真實的容貌出現在外人面前,還真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早知如此,就該讓星木做一個普通姿色的面具讓丫頭帶上才對.

對于一直投于自己身上那股之前帶著怒氣的目光,突然化作了幾許哀怨,慕容玥有些納悶地眨了眨眼,不待她細思北辰星這只腹黑狐狸又在腹誹些什麼,便聽得皇上問道:"玥丫頭,這人手掌上的指紋好印,可是這玉佩之上的指紋,又如何能夠看得到呢?"

慕容玥笑意淺淺地道:"還請皇上讓人到禦廚房內取些鹽,一把圓潤的夾子,然後再拿一個可以燃炭的爐子給臣女!"

"朕對玥丫頭的法子真是越來越期待了!"皇上點了點頭,一旁立即有人退了下去取慕容玥所要之物.不久食鹽與炭爐便由一個太監送了上來.

慕容玥讓人將炭爐點著,而後便耐心地等著宮中之人的掌紋送來.

皇宮之內的辦事效率自然是非常高的,不出多久,李全德便帶著幾個手捧印滿了掌紋的白紙的太監進來.

帶著欽佩驚奇的目光看了一眼慕容玥,李全德便朝皇上稟報道:"皇上,奴才已經令人將宮內所有人的掌紋都收集了上,如今,只差……只差這廳內之人的了!"

"嗯!既然大家的掌紋都印下了,你等也將掌紋印下吧!"皇上很是配合慕容玥的道,而後又問向李全德:"可有人的掌紋相似的?"

"回皇上的話!"李全德面上也是一副驚歎的模樣,再次欽佩地看了慕容玥一眼道:"奴才已經令人細細對照,沒有任何人的指紋會相同,這星月郡主所,果然沒有錯!"

"當真?"饒是皇上之前對慕容玥的話已經信了幾分,此刻也不禁激動地站起身來.

能夠掌管一個國家,他自然不是愚昧之人,立即從這個消息中敏感地發現了其中的價值,若是慕容玥真的能夠從人們接觸過的物品中提取出指紋,那麼,今後查破案件,就會容易了許多!

此刻,廳內之人也已經將自己的掌紋都印在了白紙之上,交給一旁候著的太監.而後亦是目光複雜地看著慕容玥.呈在遺此.

慕容玥若是真能夠提取掌握,那麼,今後,她們再想要通過一些不光明的手段來獲寵,只怕更要心些花心思了!

任何事都是這樣,對一些人有利,自然也會弊端于另外一些人.

幾位太監恭謹地接過,而後提筆在白紙空白之處記下了掌紋所屬之人.

宸王的面色一直淡然無波,只是一雙星眸愈加璀璨流溢地看著慕容玥,直至此刻,他才將一顆心放入了肚子里.

雖然心知慕容玥不會讓自己失望,但關心著她的心卻怎麼也放不下,此刻答案已出,他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更是自豪萬分.

這就是他的玥兒,他的丫頭,相對于她的智慧,那絕世傾城的容貌,已經顯得沒有那麼重要.

天知道她剛才那種自信的神采與睿智的模樣,是多麼得讓人著迷!剛才的那一刻,他是多麼想要將慕容玥擁入懷中,不讓他人看到她的風采.

似乎感覺到身旁的宸王有些亂了的心神,皇上滿目寵溺地看了眼自己的兒子,緩緩坐回椅子上,輕輕拍了拍宸王的手,滿意地看到宸王絕色的容顏上染上幾許熏,趣味地一笑,而後將同樣寵溺的目光放在了慕容玥的身上,聲音親切地道:"玥丫頭!如今宮中所有人的掌紋都在此了,就差朕與星兒的了!是不是也需要讓朕和星兒也給你印上一份?"

聽得皇上玩笑般的話,眾人皆是倒吸了一口氣,概因這蓋上掌紋,是因為要查出偷竊玉佩之人,只要是被查過的人,都是因為有著嫌疑.

若是皇上也印上了一份,豈不是明了,皇上也有嫌疑?

普天之下,誰敢有膽子去懷疑皇上!

慕容玥清然一笑,有些嗔意地到:"皇上是故意拿臣女開玩笑吧!臣女哪里敢要皇上的掌印!至于宸王爺,臣女相信,以宸王爺對臣女的維護,自然不會是那陷害臣女之人!"

宸王聽得慕容玥的話,滿意地勾起一抹魅惑無雙的笑容,顯然對慕容玥話中的維護與信任很是受用.

不錯,雖然這丫頭爛桃花到處開,但至少知道自己才是真心疼她的,這些日子的苦心沒有白費.只是,還得讓這丫頭加深這個意識才是,否則又像之前那般,一有風險之事,便把自己排除在外,可就不行了!

"嗯,這便好,那你且開始讓玉佩只上的指紋顯露出來,讓朕看看!"皇上對慕容玥話語中的嗔意自然聽了出來,見得慕容玥流露出丫頭性子,不由朗聲一笑,開口道.

"是,臣女遵旨!"慕容玥回道,而後走至一旁的桌子上取過一只乾淨的茶壺,將食鹽放入茶壺中,而後將茶壺放在燒熱了的炭爐上.

做完這一切後,才來到張云澈的面前,輕聲道:"多謝張侍衛長助我看護玉佩了!"

張云澈聽到慕容玥與自己話,身子微微一顫,才想抬起頭來看向慕容玥,卻又似想到了什麼,強自壓下了抬頭的**,恭謹地低著頭,將食盒雙手捧至慕容玥的面前道:"郡主之令,屬下幸不辱命,萬萬當不得郡主感謝!"

慕容玥有些奇怪看著突然變得恭敬拘謹了許多的張云澈,心中只道是皇上的威壓太重,才會讓得這個侍衛長由之前的不卑不亢,變作了如今的心謹慎.

接過了張云澈手中的食盒,慕容玥轉身朝皇上道:"這個食盒自那宮女敏交給送臣女出宮的畫眉手中後,臣女與畫眉都不曾打開看過,直至碰上了周嬤嬤和張侍衛長.而周嬤嬤和張侍衛長在打開食盒後,也只是看了眼玉佩,並沒有伸手觸摸過玉佩."

皇上聽聞後,看了眼張云澈與周嬤嬤,二人立即躬身道:"郡主所沒錯!奴才(奴婢)只是看了眼玉佩,並沒有伸手摸過!"

皇上見此,點了點頭,道:"玥丫頭,快些讓那些指紋顯現出來!"

饒是以皇上這般見過大場面的人,此刻也不禁有些急切地期待著慕容玥接下來的舉動,畢竟,讓人接觸過的東西,顯露出指紋痕跡,在他想來,不亦是一件玄乎其玄的事.

"臣女這就開始!"慕容玥回道,而後也不再耽擱時間,當著大家的面,將食盒打開,而後用夾子輕輕地夾起那塊玉佩,放在已經化開的鹽水上方,輕輕地翻動著,讓鹽水上方含碘的蒸汽熏著玉佩.

此時,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塊玉佩之上,目光一眨不眨,此刻慕容玥的舉動,對于他們來,每錯過一個鏡頭,都是一種莫大損失.

在眾人的期待之下,玉佩上漸漸地顯露出一淡淡的紋路來.

上篇:164准備婚禮     下篇:166核對指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