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66核對指紋  
   
166核對指紋

這驚奇的一幕,落在在場人的眼中,讓得眾人都贊歎不已.

"真的能把指紋顯露出來,太神奇了!"慧妃輕聲輕歎到,目光緊緊地盯著慕容玥的動作,若此刻誰的心中最開心,必然是她了,因為指紋顯露出來,找出幕後之人,對她的好處,可是不而喻的.誰都不願意做一個被傻乎乎被人當槍使的人.

相對于慧妃的開心,麗妃則是一臉妒忌地看著慕容玥,不僅妒忌她那絕世出塵之姿,更妒忌她能夠簡簡單單就獲得皇上的寵愛,如今更展露出這驚世才華!

麗妃越想心中的妒火便燒得越旺.如刀鋒般的目光,恨不得將慕容玥那張絕色的容顏刻畫的支離破碎.

相對于慧妃與麗妃兩人的喜怒形于色,淑妃卻是要內斂平穩了許多,那雙沉靜看不出絲毫波動的眸子,只是那般靜靜地看著慕容玥的動作,即使在指紋顯露了之後,也只是微微一凝,而後便繼續恢複了平靜.

德妃不由再次高看了淑妃一眼,的確,相對于擁有一個皇子而地位牢固的慧妃,一個擁有絕對年齡頗受皇上寵愛的麗妃,德妃最為忌憚的,卻是這個平時作風低調的淑妃.

這並不僅僅是因為淑妃擁有一個最受皇上寵愛的兒子.

宸王再受寵愛,也終究活不過二十歲,若是母憑子貴,也只是再貴上三年而已.

德妃真正忌憚的,卻是淑妃的那份深沉,淑妃的低調,並非是因為知道自己的地位終究會因為宸王的離世而終結.

而是一種,仿佛已然身處高位,不屑于與自己等人計較比拼的傲然.

究竟是有著什麼樣絕對性的優勢,才能夠讓淑妃如此的自信與傲然呢?

心中暗忖,德妃卻只是淡淡地掃過淑妃等人,而後輕語嬌柔地在皇上的耳邊道:"皇上,你看,玥兒果真能夠讓那指紋顯露出來呢!如今看來,查出那幕後之人,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皇上此刻的心自然是十分開心的,聞的德妃的話,不由開心地將德妃的柔荑一把握在手中,輕輕地揉捏著,朗聲道:"不錯!這玥丫頭,果真是有幾分本事,不亦是上天賜給真的瑰寶!哈哈,星兒,看來你以後有對手了,這玥丫頭的才華,可不在你之下哦!"

宸王微微一笑,笑靨如曼珠沙華般魅惑人心,星眸淡淡一瞟皇上,道:"父皇,你別忘記了,這玥兒可是兒臣的未婚妻,她再有才華,也只會成為兒臣的助力,又怎麼會成為兒臣的對手呢!"

皇上聞仰頭一笑:"對對,朕可是老糊塗了,有了玥丫頭這個助力,星兒以後就不用那麼辛苦了!可以多些時間靜心養身子才是!"

宸王聽見皇上飽含關切的話,面容微微一動,而後又恢複了清逸淡然,不再語,只是用一雙熠熠生輝的星眸,溫地看著立于大廳之中,周身光華四射的慕容玥.

四周的驚歎聲,議論聲,聽入慕容玥的耳中,卻是無法讓她清雅如風的神有絲毫的變動.

看著玉佩之上顯露的指紋,慕容玥秋眸之中閃過一絲釋然.

果然不出她所料,慧妃愛惜這塊玉佩定然會經常擦拭,所以玉佩上的指紋並不雜亂,只是寥寥一個,且非常清晰,只要那偷盜玉佩之人還在皇宮之中,並且印下了指引,定然會被查出來!

對于提取指紋的成功,她心中早已明了,前世身為國際特工,這點事對于她來,不亦如吃飯喝水般簡單.

今日若非是為了借助皇上的手將幕後之人查出,她也不會做出這等出風頭之事.

既然做了,就無需後悔!

慕容玥低垂的眼眸閃過一抹肆意,前世的自己,為了國家,為了組織,將一生都奉獻了出去,從不曾為自己活過一天,何為自*,何為自在,何為自我,從來都不知.

既然老天讓自己再活了一次,為何不活出個逍遙自在,肆意快活呢!

相通了一切,慕容玥嘴角勾起一抹風華絕代的笑容,將手中的玉佩輕輕舉起,抬頭看向皇上,話語晏然道:"皇上,指紋已經提取出來了,只要將這玉佩之上的指紋與眾人的指紋一比對,便可知道什麼人都接觸過玉佩,相信以皇上的英明,當然能夠給臣女一個公道!"

皇上聞揮手示意候在一旁的幾個畫師道:"你等速速將玉佩上的指紋畫出,而後細細比對,朕今日一定要給玥丫頭一個交待,否則可就愧對了玥丫頭給朕的英明二字之稱贊了!哈哈!"

慕容玥唇一抿,盈盈一禮道:"臣女不敢!"

皇上若有所值地看著慕容玥道:"只怕這世上還沒有什麼事,是讓玥丫頭你真正不敢的吧!你做了這麼多事,想必已經累了,且坐下來喝杯茶,休息一會,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完,皇上再次意味深長地端看了慕容玥一番,這樣傲骨天成的丫頭,必然不是池中之物,幸而自己前些日子已經將其指婚給了星兒,這樣一來,即使她再世滿腹才華,將來也必為皇家所用.若是三年之後,星兒他真的……或許這慕容玥,便是北辰皇朝的一張王牌了!

慕容玥被皇上犀利的目光看得心中一緊,神色不變,輕然行了一禮,便退至一旁太監准備好的位置坐下,端起才泡上的清茶,輕輕刮著水面上噶沉的茶葉,淺淺一抿,而後半眯起美眸,卻不知心中在想些什麼!

"父皇,莫要嚇著玥兒!"宸王見慕容玥的臉上似有倦意浮現,心中一疼,便有些不滿地對皇上道.

皇上看著宸王目中的維護之色,有些吃味地道:"星兒,朕可是你的父皇!"這家伙,明顯是有了媳婦忘了爹嘛!他還沒有怎麼那玥丫頭呢,這就不滿地怪上門來了!

一時之間,饒是以他一國之君的胸懷,也有些不快了!

"玥兒可是兒臣的王妃!唯一的!除了玥兒,便再沒有其他女子能夠不計較兒臣這幅破敗身子,真心對兒臣了!"宸王目光一閃,臉上又再次流露出悲哀的神來.

這種悲哀的神,掛在那張絕世魅惑的容顏上,端的是讓世間再鐵石心腸的人,也會為止心疼.更何況是最疼愛他的皇上了!

無奈地,皇上再次敗下陣來,有些無奈地撫額道:"罷了,朕以後一疼不再嚇玥丫頭了,總行了吧!哪里有你這般疼王妃不敬父皇的人,朕怎麼就沒有發現你竟是這般護短,便是護短,卻不曾見你這般維護過朕呢!"

宸王聽得皇上這般酸溜溜的話,不由展顏一笑,一把抱過皇上的胳膊,笑意怡然地道:"兒臣已經維護過父皇十七年了,現在有了王妃,自然要維護王妃些才是,否則兒臣的王妃跑了,可去哪里找回來!再了,父皇可有著眾多妃嬪來心疼呢,怎麼也輪不到兒臣來心疼吧!"

皇上被宸王這般難得撒嬌的一抱手臂,心中縱是有再多的不郁也煙消云散,再聽得宸王這般亂七八糟的歪理一道,終是忍不住笑道:"就你歪理最多,難不成,你這顆心就只能心疼一人不成,疼著王妃,就不能心疼朕了?"

宸王卻很是嚴肅地回答到:"所以父皇也要心疼玥兒啊,否則兒臣可就為難不知道是該心疼王妃還是心疼父皇了!你心疼著玥兒,不嚇著玥兒,兒臣才能兩人一起心疼哪!"

父皇哪里不知道宸王故意在自己面前此話的用意,聞深深看了一眼宸王,沒好氣地道:"你且放心便是,既然你喜歡,朕自然也就喜歡,以後朕也多多為你心疼這玥丫頭便是,明日進宮陪朕下棋,莫要忘記帶上那兩個泡茶的家伙!"

"兒臣遵旨!"宸王聽到皇上的保證,咧嘴一笑,魅惑無雙的臉上,竟笑出了摯子的純真,讓得皇上也是心懷打開.

宸王與皇上兩人之間的談話聲極為輕微,只是落入了皇上右手邊的德妃耳中.

德妃聽著宸王與皇上的對話,心中更是驚歎于皇上對宸王的寵愛,饒是太子在皇上的面前,也不敢如此的放肆,卻不想,宸王竟能夠在皇上的面前任性威脅.此在得場.

之前她便知皇上寵愛宸王,卻不知竟是寵到了這般的程度.幸而,玥兒已經與宸王訂婚,更獲得了宸王的重視,這宸王算起來,也該是自己人了,倒不用擔心他會與自己為難.

改日,找時機與玥兒,讓她將宸王帶到自己宮里坐一坐,順便將蘭兒也帶上,讓他們兄妹多多親近一番才是!

時間在大家的低聲交談中悄然過去,手印和核對出來一大半,慧妃的指紋已經被核對出來,剩下的兩枚還在核對之中.

期間慕容玥並沒有睜開雙眼,只是漠然將眾人的議論聲聽入耳中.

"皇上,剩下的兩枚指紋已經查出來是誰的了!"

上篇:165提取指紋     下篇:167居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