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67居然是她  
   
167居然是她

"是什麼人的?"皇上一聽下方的呈報,連忙問到.

那負責核對指紋的太監順子見皇上問的急,便一刻也不敢耽擱地道:"其中一個乃是慧妃娘娘流華宮內的宮女荷的指紋……"

"居然是這個賤婢盜了本宮的玉佩,來人,把荷給本宮押上來!"慧妃得知了自己宮中的殲細,當下一拍座椅扶手,怒聲叫到.

而後又朝那順子問到:"不是有兩個人的指印嗎?另外一人是誰?"

"另外一個……另外一個……"

那順子聽到慧妃的問話,卻是頓了一下,有些猶豫地看了眼德妃,似乎有些忌憚.

德妃見狀,遠山黛眉一凝,沖順子喝道:"你看著本宮做什麼?另外一個指印是誰的,快些回答!"

順子見德妃發怒,"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心中直歎自己倒黴,十幾個核對太監,偏生是自己核對出了這個指紋,不得不出來稟告.

順子不敢直視德妃凌厲的目光,口上卻忙回答道:"另外一枚指印,乃是,乃是七公主的貼身宮女常春所有!"

"什麼?"德妃聞,臉色一變,猛地站起身來,一雙美若秋水的眸子爆射出凌厲的目光,盯著下方的順子問道:"你可是核對清楚了?"

順子匍匐在地,聲音堅定地回答道:"奴才不敢馬虎,是與其他十多人一起核對過,都確認過沒有差別,才敢前來回報皇上與各位主子的,只要真如星月郡主所,世界上沒有相同指紋的人,那,便確是常春的指紋無誤!"

皇上聽得順子如此,見德妃臉色鐵青,身子顫抖,那深沉的目光微微閃動,面上卻看不出其緒,只是語調平緩地道:"李德全,將常春的掌印與玉佩呈上來給朕看看."

李德全聞忙應了聲是,而後便用托盤將常春與玉佩以及慕容玥用的夾子一起呈了上來,雙手捧著送到皇上面前.

慕容玥見狀不由地高看了李德全一眼,能夠成為皇上身邊的總管太監,果然不是泛泛之輩,就這份細心,便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的.

皇上照著慕容玥的樣子,拿起夾子,輕輕夾起玉佩,將上面的幾個指紋細細對比過,確定了其中一個與常春的指紋一摸一樣,便放下了玉佩,李德全捧著托盤退至皇上的身後,面上平靜無波,甚至連眼角的余光都不曾朝德妃那方掃上一眼,儼然是一個心無旁騖的模樣.

"朕看過了,這指紋的確是常春的無疑.德妃,若是真按照玥丫頭所的,沒有人有相同的指紋,那這件事,便真的與蘭兒有關了!"皇上的話中也有著些許唏噓,沒有想到,查到最後,居然會查到了自己最寵愛的女兒身上.

只是之前的太監已經稟報過,宮中並無有相同指紋之人,這件事,他便是想要從輕處理也不行了,更別,如今這慕容玥可是星兒心尖上的人,若是他真的徇私了,只怕星兒那可不好交待.

"皇上,或許,還有這事與蘭兒……"德妃有些無力地想要些什麼,但在望見了慕容玥那一雙純淨的眼眸時,口中的話卻再也不下去了,畢竟,北辰蘭對慕容玥的敵意,她是非常明白的.

若這次真的是北辰蘭在後面指使的,卻驚動了皇上和這幾個早就想要尋自己錯處的妃子,只怕是無法按照自己的心願收場了!

麗妃瞧得德妃為難的模樣,不由地嬌聲一笑,聲音清亮地道:"德妃姐姐還在等著什麼,既然查出來是七公主的貼身宮女所為,那便將其抓來一問便是,莫非,姐姐想要徇私不成.呵呵,這倒也不是不行,反正七公主陷害的,可是自己的親親表姐,只要星月郡主不追究,那本宮也就當作沒有發生便是!"

到這里,麗妃突然醒悟般驚聲叫到:"哦,本宮差點忘記了,這七公主偷的可是慧妃的玉佩,用的卻是淑妃宮里的名頭,這事想要罷了,還得問問兩位姐姐是否同意才是!就不知慧妃與淑妃意下如何?"

德妃被麗妃這故意做作的一番表演氣得黛眉一顰,卻著實無法反駁,若是此事沒有驚動皇上,那麼她倒是可以和慧妃與淑妃協商一番,只要自己付出一定的代價,壓下這件事也無不可,只是如今非但驚動了皇上,更因為收集掌印之事,搞的人盡皆知.

若是此時她再為蘭兒求,只怕便落下了口實,非但不能解決事,反而會將自己在宮中十幾年下來積累的威望盡數抹滅.

到時候,只怕這執掌後宮之權,便得交出去不,就連皇上,也會因此而對自己失望!

這麗妃的一番話,表面上是為自己著想,但實際是惡毒至極.

德妃雙眸深深地看了麗妃一眼,莫非這幾年來,她對這個麗妃真的是覷了,這個麗妃表面上張揚跋扈,易燥易怒,其中也是個心機手段極深之人.

麗妃瞧得德妃看來,只是驕橫地一揚鼻孔,那傲然的模樣,看入德妃的眼中,卻沒有生氣,而是換做了更深的探究.

"那便如妹妹所的,將那常春帶上來一問便是,此事既然有關于蘭兒,便將蘭兒也一並帶來吧!此刻皇上在此,定然會給幾位妹妹一個交待,又哪里是本宮能夠徇私的,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皇上,若是此事真是蘭兒所為,臣妾請求與蘭兒同罪!"德妃朝下方之人道,而後一轉頭,盈盈朝皇上跪了下去,語氣誠懇地到.

"德妃先起身再,此事還未查明,又何出此,若真是蘭兒所為,朕要怪罪,也只是她一人,又怎會因此而遷怒于你,那朕豈非成了昏庸之人?"皇上伸手將德妃扶起,語氣溫和地道.

宮一連聽.他就是喜歡德妃的心胸寬大,處事公平,更有著常人所沒有的聰慧靈敏,才會將執掌後宮的大權交予她.

即使此事是蘭兒所為,也不能因此而遷怒德妃,相反,他對方才麗妃的咄咄逼人而有了些許的不虞,德妃的包容與自行請罪,更讓他高看了德妃一眼.

"你們還沒有聽到皇上的話嗎?還不趕緊去請七公主和常春過來!"麗妃見到皇上對德妃的寵愛,心中更是不快,大聲呵斥著下方候著的太監.

只是,與德妃不同的是,麗妃此刻命令的,是乾清宮的太監,她可沒有忘記了,方才德妃的人去尋那宮女敏,卻只是傳來敏的死訊.

所以此事還是由皇上的人去辦理才妥當,誰知道那德妃會不會因為自己的女兒,而做出什麼動作.

在這宮里,要悄無聲息的弄死一個奴才,可是再容易不過的事了!

"是!"乾清宮的太監見得麗妃發怒,忙應了一聲,急急退了下去尋七公主.

德妃見此,盈盈秋眸中光芒一閃,卻也沒有語,只是一臉憂傷地坐于皇上的身旁,不勝嬌柔.

荷早已經被押于下方,只是方才德妃與皇上在話,下方之人不敢上前打斷,此刻見到皇上等人都停了話,李德全忙低頭朝皇上詢問道:"皇上,那荷已經押于外頭,是否先審問一番?"

皇上沉吟片刻,便道:"先把她帶上來!"

"是!"李德全領命,忙伸手揮了揮,便有人將那荷帶了上來.

"奴婢荷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幾位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荷是一個長相秀氣的宮女,看其模樣,不過十五六歲,卻生得一副好嗓子,出來的話,軟綿綿的,讓人聽了甚是舒服.

而當初慧妃也真是因為她的好嗓子,才將其留在了宮內侍候著,卻不想,竟是這樣一個秀氣的奴婢,會成了出賣自己的人!

"荷,今日未時,你人在何處?"慧妃冷冷地發聲問到,午時左右,這玉佩她還拿在手上把玩過,而後便丟進了盒中讓周嬤嬤收起來的.

而發現玉佩丟失,則是在申時.

按照時辰來算,這荷若是想要下手,就必須在未時.是以,慧妃便直接開口如此問到.

荷身子微微一顫,而後便回到:"回娘娘的話,奴婢未時,一直在宮里侍候著,並沒有去其他地方.".

慧妃眼眸一眯,而後朝周嬤嬤道:"周嬤嬤,去問問下頭,未時之後,可有人見過荷在宮里?"

聽得慧妃如此,荷忙低頭再次道:"娘娘,奴婢,奴婢那時候肚子有些不適,一直,一直在出恭,因此並沒有碰上其他人,所以……"

"放肆!"饒是慧妃如此好的性子,在聽得荷的話後,也不禁柳眉倒豎,當下沉聲喝到:"果真是個叼奴,看來你們是見本宮平時待你們溫和,都拿本宮好欺負了,今日若是不給你們長長眼,還真是欺到本宮頭上了,周嬤嬤,將這賤婢拖下去先打五十大板,再來問話!"

上篇:166核對指紋     下篇:168詢問北辰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