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68詢問北辰蘭  
   
168詢問北辰蘭

慧妃顯然是怒極了,自己宮里出現了殲細,如今還在另外三大妃子及皇上等人的面前刁鑽殲猾.

這簡直是赤果果的在打她的臉,才會出要將這荷打上五十大板的話,五十大板下去,便是一般的男子都受不了,何況是這嬌滴滴的荷.

只是在慧妃想來,左右已經查出偷竊玉佩栽贓慕容玥之事,已經和七公主北辰蘭逃脫不了干系了,那留著這荷也無多大用處,打死便打死,免得看到心煩!

原本還抱著幾分僥幸心理的荷一聽慧妃這話,登時嚇得臉色蒼白,渾身一冷,忙開口叫到:"娘娘,娘娘饒命!奴婢,奴婢知罪!"

慧妃冷眼看著荷渾身顫抖的模樣,只是輕輕然開口:"知罪?那你與本宮,你是犯了何罪?本宮的耐心有限,只問這一次,回不回答,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荷見慧妃還未阻止那些來抓拿自己的太監,忙連連磕頭,一刻也不敢耽擱地道:"奴婢是一時糊塗,才會聽了那常春的指使,偷拿了娘娘的玉佩給那常春,奴婢真的不知道常春是為了陷害星月郡主,才會要那塊玉佩的啊,娘娘就饒了奴婢這一次吧!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娘娘饒命!"

荷的話一出,便完全坐實了此事與七公主北辰蘭之貼身宮婢常春有關.皇上再次深沉地看了慕容玥一眼,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

而德妃原本便蒼白的臉色更是難看了幾分,一雙如玉柔荑在水的遮掩下,握的緊緊的,幾絲青筋凸現,破壞了原本的完美,告示著其內心的掙紮.

麗妃神不掩興奮地看了德妃一眼,而後好心地剔了剔修的完美的指甲,雖然此事與她完全無關,但只要是能夠看到其他三大妃子的不虞,便是她最為開心的事.

相反麗妃的興奮,"沉冤得雪"的淑妃反而是神冷淡地不發一語,期間甚至連眼眸都不曾抬起來看上周邊的人一眼,仿佛身周發生的事,都與她毫無關系一般.

"七公主到!"守門太監尖細的嗓音響起.

香風襲來,儼然是北辰蘭款款而至,身後除了跟著受命而來的常春外,還有著一位不速之客耶律風.

耶律風進門後,眼眸四下一掃,在見到慕容玥那絕美的姿容後,怔了一怔,目中浮起驚豔與悔意,卻又很快地被他壓了下去.

畢竟,此時並非是在德妃的怡和宮外,上面可是坐著皇上與諸位妃子,若是他的心緒被這些人察覺,對他只有百害而無一利.

只是自以為做的很隱蔽的耶律風卻沒有發現,宸王那看似慵懶無害的目光,在他走進來後,便放在了他的身上,對于他的一切細微表,都看入了眼底.

對于耶律風對慕容玥的垂涎,宸王的眼底閃過一絲冷意,而後不動聲色地低下了眼眸,玥兒可是他一個人的,任何人敢對其有著不軌之心,都是不可饒恕的罪行.

"蘭兒見過父皇母妃!"北辰蘭依舊如往常一般高傲地朝皇上和德妃行了一禮後,便不再理會一旁的慧妃,淑妃與麗妃.

即使慧妃是這流華宮的主人,也無法讓她對其對上一分敬意.對于她來,其他的妃嬪,都是與自己母妃爭寵的人,她不給她們臉色看,已經是非常客氣了,至于對她們尊重,則是想都別想.

"耶律風參見皇上與諸位娘娘!"相對于北辰蘭的高傲,耶律風則是彬彬有禮地朝各位妃子都行了一禮.

"奴婢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各位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常春在走近後,便看見了跪在一旁的荷,心頭一跳,便有了不好的預感.原本北辰蘭讓她收買慧妃宮中的人,盜出禦賜物品,她便將目標放在了家境貧窮卻愛慕虛榮的荷身上,用一筆銀子收買了對方.

只是具體收買了誰,卻沒有與北辰蘭稟告,在常春看來,這種事她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沒有必要向北辰蘭稟告的那麼清楚,且北辰蘭也不會有興趣聽.

因此,此刻北辰蘭在見到跪在下方的荷後,並沒有發覺什麼不對,而是如往常一般對著皇上和德妃.

"都起來吧!"皇上看到自己寵愛的七公主,臉色不動地問道:"蘭兒今天都和耶律風玩了些什麼?"

聽到皇上這般問,北辰蘭立即開心地抓著耶律風的手叫到:"蘭兒今日見天氣不錯,便拉著耶律哥哥陪蘭兒放風箏去了,父皇,蘭兒想要耶律哥哥每天都能這樣陪著蘭兒,你便賜一塊令牌給耶律哥哥,讓他今後能夠自*進出宮門吧!這樣以後耶律哥哥便能經常陪蘭兒了!"

"蘭兒!不准沒有規矩!"德妃聽得北辰蘭在這個時候,居然還不忘為耶律風求得令牌,不由心中一緊,開口叫到.

"母妃,蘭兒又沒有做錯事!你為何這般蘭兒?"北辰蘭似乎沒有想到德妃會突然這般呵斥自己,心中頓時有些委屈不甘地到.再了,之前母妃不是答應了自己要向父皇求得令牌的嗎?為何此刻非但不幫自己,還阻止自己親自索要.

皇上聽得北辰蘭的要求,幽深的目光淡淡地掃過一旁的耶律風,神高深莫測,無喜無怒,卻讓得耶律風身子一顫,便低下頭道:"公主,耶律風身無官職,並非宮中任職之人,不敢求得皇上禦賜令牌,公主切莫讓皇上為難!"

此時,耶律風心中也在暗怪這北辰蘭果真是無腦,也不看看此時此刻是身在何處,周邊都是些什麼人,在這樣的場合下,居然會向皇上開口求禦賜令牌.若是一個弄巧成拙,讓皇上以為是自己做這非分要求,對自己的印象變差了可如何是好!

"有什麼為難的,你是本宮的駙馬,便是這宮中之人,要一個令牌有什麼為難的?"北辰蘭一向深受皇上的寵愛,皇上對她的要求,一向甚少拒絕,此刻她自然也以為,這個要求非常簡單,皇上一定會同意的.

"七公主這話可是的不對了,你可是還未及笄之人,哪里能這耶律公子就是你的駙馬呢?若是給旁人聽了去,可是會笑話我們皇室的教養的.七公主可是要慎才是!"這話的,依舊是唯恐天下不亂的麗妃.

在麗妃看來,左右這七公主今日是促怒了皇上了,她何不趁此再加上一把火,讓這把火燒得更旺一些才好.

"你閉嘴,本宮與父皇話,何時輪到你插嘴了!"在北辰蘭看來,德妃呵斥她,她不敢反駁,耶律風勸她,她能夠接受,可是這一個的麗妃,也敢來教訓自己,莫非當自己這個公主是好欺負的不成?

更何況,這令牌能否求到,可是有關于以後耶律風能不能天天陪著自己的,豈能容這麗妃來破壞自己的好事!

"皇上,你,你看看,這七公主居然如此對待臣妾,臣妾可是你的妃子啊……"麗妃心中暗喜,臉上卻是一臉委屈地朝皇上叫到.

皇上見到北辰蘭跋扈的模樣,亦是一皺眉頭,沉聲道:"蘭兒,你也太沒有禮貌了,這麗妃可是朕的妃子,你的長輩,豈有這般與長輩話的!至于那令牌之事,今後再.朕讓你過來,可是有事要問你的!"

北辰蘭被皇上這般沉下臉來問話,那一國之君的威嚴便壓了過來,讓她心神一冷,便不敢再多,她能夠得到皇上寵愛多年,自然也不是太笨之人,當下便乖乖地答道:"是,蘭兒知錯了,父皇有何事要問蘭兒?"

皇上目光掃了眼一旁低頭瑟縮著的常春,問道:"蘭兒,你這貼身婢女,今日可是一直都跟在身旁侍候著?"

德妃聽得皇上的問話,神色一凝,水下的手,緊緊地握住了座椅扶手,想要開口提醒北辰蘭些話,卻被皇上淡淡的一個眼神掃來,便不敢多地低下了眼眸,屏氣凝神.

北辰蘭卻未發覺到事的不對,而是眨了眨清亮的大眼睛,表純良地回到:"父皇,常春是蘭兒的貼身宮婢,自是一直跟在蘭兒的身邊侍候著,可有什麼不對嗎?"

皇上的聲音再次沉了幾分:"從午時到現在,一直都在你身邊,沒有離開過?"

德妃有些無奈地閉上了眼眸,在心中長歎了一口氣.

麗妃雖亦未看著北辰蘭,但那低垂的臉上,卻是揚著得意的笑容.不管皇上再怎麼寵愛德妃與北辰蘭,只怕今日之事,是無法善了了!

常春原本行禮後站起的身子一軟,再次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想要開口提醒北辰蘭,卻感覺到一股濃濃的威壓在威懾著自己,張了張嘴,卻是一點聲音也無法發出來.荷了現自.

耶律風亦是感覺到了不對勁,只是眾目睽睽之下,他亦是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無奈地等著北辰蘭的回答……

PS:身體的不好,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提了!自幼便虛弱的身子,在懷孕後更是變本加厲!可能有寶寶的親們能夠體會,這幾天還在外地奔波,回杭州後就會將之前三天欠下的章節補上來!

上篇:167居然是她     下篇:169峰回路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