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69峰回路轉  
   
169峰回路轉

北辰蘭看著笑意微斂的皇上,心中滑過一絲不好的感覺,但剛才的話已經出口,此刻再想改口,只怕對自己的勢更加不妙.

只是她今天做的事已經很隱蔽了,加上陷害的,也只是慕容玥那麼一個無足輕重的人,一向最疼愛她的父皇,應該不會因此而責備自己吧!

想到這里,北辰蘭不由堵起了唇,帶著幾分撒嬌的意味道:"父皇,你怎麼會這樣問蘭兒呢,常春今日是一直陪著蘭兒啊,她……"

"放肆!"皇上終于沉下臉來,冷聲喝道,眾目睽睽之下,他已經再三給了北辰蘭機會,只是這個女兒看來真的是被自己寵壞了,竟開始不知天高地厚的來欺騙于自己.

這讓身為一國之君的北辰皇深切地感覺到自己的威嚴被藐視了!

德妃驀然睜開眼睛,神色複雜地看著自己唯一的女兒,這個女兒看來的確是不能再這般寵溺下去了,身在皇宮之中,連這點眼色和心機都沒有,對她來,並不是一件好事!

"父皇……蘭兒……"北辰蘭被皇上突如其來的怒火嚇了一跳,有些手足無措地看著一臉憤怒的皇上.

"給朕跪下!"皇上一拍茶案,怒聲喝到,他可以容忍女兒性子跋扈,可以容忍女兒做錯事,但卻不能容忍女兒來欺騙自己.

越是身處高位的人,便越是不能容忍欺騙.而偏偏,北辰蘭就碰觸了這點逆鱗.

被眾星捧月習慣了的北辰蘭何曾見過皇上如此模樣,當下嚇得"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花容失色地叫到:"父皇,你為何這般對蘭兒?蘭兒做錯了什麼?"

"你做錯了什麼還需要朕來問你嗎?你常春午時之後,一直都呆在你的身邊,那麼朕問你,為何這玉佩之上會有常春的指紋?"皇上發怒後,整個流華宮的大廳都靜了下來,眾人皆是屏息看著面前的一幕.

只是臉上的表各有不同,心思各異.

"這,蘭兒……"北辰蘭這才知道皇上今日下午收取眾人掌印的原因.

一整個下午,她都在纏著耶律風陪自己玩鬧,即使有太監傳皇上的旨意要收取掌紋,也只是匆匆印了掌紋後,便繼續玩鬧,哪里會想到,這收取掌紋,乃是慕容玥要為自己澄清的舉動.

"蘭兒不知……或許,這是別人的指紋呢?父皇,一個指紋並不能明什麼的!蘭兒深得父皇母妃寵愛,宮中珍寶無數,又為何要窺覷這麼一枚不起眼的玉佩!"北辰蘭心中一咬牙,既然此事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那麼她再承認,已經挽回不了什麼,不如否認到底,或許還會對自己更有利一些.

那常春可是自己的貼身宮女,自幼便跟隨在自己的身邊,這些年來可為自己辦了不少事,用起來頗為順手,若是少了她,以後再想要一個如此順心之人且深意重的宮女,可是難得了!

最重要的是,此刻父皇的其他妃子都在這里,她們可是早就想抓自己的把柄了,若是此刻承認了,定會然她們有機可趁,落井下石.

"德妃,這就是你給朕教導出來的好女兒!"皇上怒極反笑,一雙犀利的眼眸看向荷,道:"既然如此,荷,把你方才的話,再和七公主一遍!"

"是!"那荷匍匐在地,將之前的話再重複了一遍,更將常春收買自己的銀兩數目與對話都清清楚楚地了出來.

常春渾身簌簌發抖地跪在地上,心知到了如今的地步,七公主是無法保住自己了,還不如趁早承認了,將所有的罪行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這樣七公主還會看在自己以往為她做下的汗馬功勞與現在的忠誠,在自己受到處罰後,會善待自己與自己的家人.

"父皇,這荷……"

事微中斂.北辰蘭回頭狠狠地瞪了荷一眼,還想要些什麼,卻聽得常春打斷她的話,語氣顫抖地道:"奴婢有罪,皇上,這一切都是奴婢自作主張,才會去收買荷,陷害星月郡主的,公主並不知道這一切,奴婢知罪,求皇上饒命!"

德妃聽得常春如此,目光一閃,便開口問道:"你是你一人所為,那你是為何要陷害本宮的外甥女,快從實招來,若是半句虛,本宮定不輕饒!"

"奴婢……"常春看著德妃如水般輕柔的目光,身子輕輕顫抖著,腦中快速地轉動著,而後目光一閃,開口道:"奴婢之前見星月郡主在怡和宮前惹怒了公主,心中為公主抱不平,而後便自作主張尋了荷,讓她盜出慧妃娘娘的玉佩,陷害星月郡主,奴婢所做下的這一切,都與公主無關.請皇上和德妃娘娘明察!"

麗妃見事居然會峰回路轉,哪里願意看著北辰蘭就此脫身,打擊了北辰蘭,便是打擊了德妃,她好不容易有這麼一個好機會,自然是不會輕易放過,當下不等德妃再開口,便大聲問道:"你這一切都與公主無關,但本宮方才可是聽得清清楚楚,公主你今日一刻都不曾離開過她的身邊,那你的指紋又為何會出現在慧妃娘娘的玉佩之上呢?再你一個的宮女,哪里來的那麼多銀兩買通荷!你可知道,這欺君之罪,可是要株連九族的!"

常春被麗妃最後一句冰冷的話得身子一顫,險些癱倒在地,但還是咬了咬牙,堅定地回答到:"奴婢所句句屬實,這盜取玉佩之事,都是奴婢對公主謊稱肚子不適,借由出恭的時間盜取的,因此公主並不知道奴婢今日所為,方才也不是誠心欺瞞皇上的,至于那些收買荷的銀兩,都是公主疼愛奴婢,平日里賞賜給奴婢的,奴婢深受公主恩寵,才會因星月郡主惹怒了公主,便尋機報複郡主,做下這等罪行.一切罪行,都是奴婢一人所為,望皇上寬恕公主!"

罷,常春恭敬地跪倒在地,連連磕著響頭,任憑自己雪白的額頭一次次撞擊在冰冷的地面上,變得腫,直至濺出嫣的血花.

麗妃見所有的破綻,都被常春應付過去,語一滯,卻是無話可,畢竟這個常春已經將性命都霍了出去,麗妃再是不甘,也只能作罷.

慕容玥目光流溢地看著常春,對于常春的話,她自然是不信的,但此時見到常春對北辰蘭的忠誠,心中也不由多了分敬意.

畢竟今日此事已經鬧到了皇上的面前,認下了這罪行,便要做好赴死的准備,這種勇氣和奉獻的精神,可不是人人都能夠具有的.雖然將北辰蘭拉下水對她並沒有任何好處,但人在臨死之前,還能有著這份心,想著將別人給撇出去,一人承擔一切,便已經是非常難能可貴了!

這北辰蘭為人囂張跋扈,卻有著這麼一個忠心的婢女,不得不她真是夠幸運了!今日這一劫,北辰蘭是逃過了.只是不知道經過今日之事,北辰蘭今後的性子是否會收斂些.

"常春!"北辰蘭看著這個自幼便跟隨著自己的宮女,哪里會不知道常春為何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她都是為了保全自己啊!

"公主,奴婢今後不能再服侍你了,你可千萬要保重自己啊!"常春淚眼朦朧地看著北辰蘭心痛的表,臉上揚起一抹破碎的笑容,雖然公主平時性格刁蠻,時常發脾氣,也偶爾拿自己撒氣.

但不可否認,所有的宮女之中,北辰蘭可謂是對自己最好的,除了偶爾會受罰之外,她的一切待遇,都在所有宮女之上,不比一般的官家姐差.就連自己的父母弟妹們,都因此自己的得寵,而謀了好差事,聽弟弟還因為自己是公主面前人的原因,而了一門好親事.

這一切都是因為公主而得到的,所以,自己可以死,但公主絕對不能倒下,況且今日之事,即使將公主拉下了水,自己也是躲不過去的,還不如將所有的事都承擔下來,用自己的性命,為家人鋪路.

"常春,雖然你是一心為了蘭兒,但也不能便因此就謀害本宮的外甥女啊!她們姐妹之間拌嘴斗氣什麼的,都不過是在耍性子罷了!今日斗斗嘴,明日便忘了.本宮知道你自幼與蘭兒一同長大,意深重,但你也不能你因為心疼蘭兒,便做下了這等蠢事!如此一來,本宮可是不能讓留你在蘭兒身邊了……"德妃長歎一聲,絕美的容顏上,有著悲憫的不忍,似乎因為常春的護主而感動,又因為常春的犯錯而心痛.

"常春,你,你怎麼這麼傻……"北辰蘭不是傻子,如今常春已經將所有的事一力承當,她已經逃過一劫了,自然不會再傻乎乎地承認下一切.

只是此刻北辰蘭還抱著一線希望看向皇上與德妃,希望皇上能夠饒過常春這一次!

PS:感謝親ywp0626的188打賞,感謝一切關心著安然,鼓勵著安然的親們!

上篇:168詢問北辰蘭     下篇:170杖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