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75馬車內初吻  
   
175馬車內初吻

宸王已然眯起的眼睛,在聽到皇上的話後,再次張開,原本淡然的目光,在見到皇上手中的金牌後,微微一凝,而後嘴角揚起一抹笑痕,不語地靜看著身旁的慕容玥.

原本便對自己來宮中後,面對各個品階的妃嬪都要行禮,且處處受人牽制極為不滿的慕容玥,在聽到皇上的話後,自然不會拒絕皇上的這面令牌.

當下便伸手接過,心大好地笑道:"多謝皇上!"

皇上擺了擺手,道:"你不用謝朕,朕給你這塊令牌可是有要求的,就是以後多多進來陪朕下棋聊天,莫要忘記了!"

他好不容易找到除了宸王這個臭子之後,另一個敢在棋桌上與自己叫板的人,怎能這般輕易放過.

人在高位坐久了,想要再找回普通人的樂趣,實在是太難太難了!因此,皇上對于一個敢于用平常心來對待自己的慕容玥,並不再僅僅是因為宸王而愛屋及烏的喜愛了!

否則,也不會賜下這麼一塊,意義重大的金牌!

"臣女遵命!"感受到皇上對自己態度的轉變,以慕容玥的那顆七巧玲瓏心,又怎麼不會明白這其中的原因,當下俏皮地回到.

"好啦!天色也不早了,你們早點回去吧!朕也要休息了!"皇上有些疲勞地按了按眉心.

"兒臣告退!"宸王見狀站起身來,牽過慕容玥朝皇上行了一禮,便退出了帝寢殿.

皇上慈愛的目光看著這對璧人漸行漸遠,身子緩緩地靠在了身後柔軟的靠墊上,就這麼對著虛空問到:"你看出了什麼?"

一個飄渺虛幻的影子出現在牆角,出聲回到:"慕容姐的棋風詭異而刁鑽,每走一步都是暗藏殺機,卻隱于無形,讓人防不勝防."

皇上點了點頭:"不錯,朕幾次都吃了她的暗虧,即便是在後來改變了對策,卻依舊幾次著了道,玥丫頭的棋風,真不似一個女子所擁有,反而像……"

皇上斟酌了一下遣詞用句,再繼續道:"反而像是一個常年油走在生死邊緣,慣于偽裝,伺機而動的幽靈殺手一般!"

那黑影聞,飄渺的身形一頓,而後才緩緩道:"只是屬下聽聞這慕容姐乃是一個癡傻了十數年的閨中女子,不知為何會在恢複了神智之後,變得如此聰睿?"

皇上聽得黑影如此,深沉的眼眸閃過一絲暗芒,久久,才開口道:"此事你無需過問,她如今是星兒的未婚妻,與星兒彼此心悅,便是我北辰皇朝之人,自然不會做出對皇室有害之事,聰睿一些,也好!"

"是!屬下多慮了!"那黑影低頭道,而後見皇上不曾再有其他吩咐,掠身一閃,便消失與帝寢殿內,如來時一般,無跡可尋.

皇上沉默著在軟塌上倚了許久,才緩緩站起身來,朝著那張明黃色的龍床上行去,偌大的龍床,在空蕩的帝寢殿內顯得是如此的刺目.

想到方才相攜而去的金童玉女,皇上心中突然泛起一股難的寂寞,目光孤寂而蒼涼,他木然走到床前坐下,輕浮著尊貴龍床上那只明顯已經舊了的鴛鴦繡枕頭,輕輕開口,聲音溫柔而多,:"云惜,云惜,十七年了,你走了十七年了,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低低的嗓音飄蕩在空蕩的帝寢殿內,卻無人能夠給此刻滿心寂寞的一國之君回答,只有窗外柔柔吹過的秋風,無聲飄落的黃葉,仿佛在無聲地告訴著這位寂寞的男子,她心愛的女子,早已如這枯葉一般,逝去……

慕容玥與宸王才出了帝寢殿不遠,便見星殤已經趕了馬車候在不遠處.

見到宸王走來,星殤忙掀開了馬車上的簾子,伸手扶著宸王上了馬車,慕容玥等得宸王上了馬車後,便輕輕一躍,跟了上去,往宸王對面一坐,拎著手上的令牌問道:"北辰星,這就是那傳中的免死金牌嗎?"

"是的!"宸王笑看著慕容玥將手上的金牌拋起來玩耍,回到.

"那以後我犯了死罪的話,是不是就可以靠著這塊金牌逃過一死?"慕容玥想到電視上演的那些狗血節,有些好奇地問道.

宸王聞眼眸一暗,道:"沒有人能夠取你的性命!"他的丫頭,就算沒有這塊金牌,也不可能會讓人威脅她的性命.

慕容玥聽得宸王突然變得深沉的嗓音,有些訝異地看了他一眼,而後又問道:"那這塊金牌可以給別人用嗎?"

宸王微微眯起眼,恢複了淡然的口氣回到:"可以,只要你願意,可以為他人免死,只是其他的權力,則只有你一個人能夠用."

"嗯!果真是個好東西!"想到皇上方才的那些特權,慕容玥心中便輕松了許多,畢竟在二十一世紀生活了二十多年,突然來到一個見人就要跪拜的地方,她早已經倍感壓抑,如今有了這個金牌,的確會活得痛快許多!

金牌很是巧,隨身攜帶也非常方便,慕容玥當著宸王的面,便將金牌放入了懷中.

衣襟因放入金牌而稍稍開了些許,露出了些許白希嬌嫩的肌膚,讓人宸王微微熏了臉,才要別過臉,目光卻落到慕容玥脖子上掛著的云霞紫晶,雙眸一凝,宸王輕咳了一聲,而後開口到:"云逸明日便要回飄渺山莊了!"

"這麼快?"慕容玥聞抬起頭來,看向宸王:"他不是才來了沒有幾日嗎?為何急急就要走了!"

"過些日子,便是云逸師傅的忌日,所以他要回去拜祭前一代的賽閻王!"宸王見到慕容玥臉上的神時,目光變得愈加幽深.

"哦!那明日我去送送他吧!"云逸可是為她解了體內之毒的大恩人,如今要回去了,自己自然是要去送他一程的.

宸王聽了慕容玥的話後,粉唇微微一抿,道:"好!明日我來接你!"

完,宸王便閉上了雙目,不再語.

慕容玥見宸王似乎很是疲憊,便也不再話,而是靜靜地靠在身後的靠墊上,細細回憶著今日在宮中發生的一切.

一時間,馬車內只余下兩人淺淺的呼吸,女子身上青蓮馥香與男子身上的青竹淡香纏繞在一起,混合成了一種讓人聞之欲醉的迷人氣息.

"王爺,宰相府到了!"馬車停下,星殤低沉的聲音傳來.

只是宸王仿佛已經入睡,並沒有任何動作.慕容玥看了他一眼,輕聲回到:"我就下來!"

著,慕容玥就要起身撩起簾子下馬車,卻不想,才起身,對面的宸王突然抓過她的手臂,將她朝懷中一拉.

慕容玥身形一個不穩,便落入了宸王的懷中,心中一驚,便抬起頭來,想要看向宸王.

宸王低下頭,才要對懷中的少女些什麼,卻不期然撞向了少女迎上來的唇.

兩唇驀然在空中交彙,就這樣緊緊地碰觸到了一起.

一種妙不可的感覺,自雙唇交接之處,傳入了宸王的四肢百骸,讓得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

"你……"慕容玥開口想些什麼,卻忘記了自己的雙唇正被宸王以口相封,這一開口,雙唇便無法避免的摩擦了一下.

宸王本就是靠著極大的毅力來克制住自己不再做出任何冒犯面前少女的事,如今被慕容玥這麼一動,生平最引以為豪的意志力頓時化為煙消云散.當下雙臂一展,便將慕容玥擁入懷中,薄唇在慕容玥的雙唇之上輾轉反側,細細地品味著面前的絕世佳肴.

"唔!"慕容玥哪里想到往日淡然如風的宸王,居然會突然變得如此熱萬丈,一時間竟驚得呆在了原處,傻傻地任由著宸王在自己的唇上肆虐.

宸王從來不知道,一個人的雙唇,竟會有著如此美好的滋味,讓人欲罷不能,怎麼品嘗都品嘗不夠,恨不得讓時間就停在原地,讓他永遠永遠地親吻到時間的盡頭.

懷中的身子是如此的較,卻與自己的身體是如此的契合,仿佛兩人的身體,是上天早就為了彼此相融而造就的.

他北辰星身為北辰皇朝最尊貴的王爺,坐擁榮華富貴,見過天下無數美人,卻對所有的女子都避之不及,不讓任何女子近身.

只有面前的丫頭,在那日樹頭一見,便刻畫入了心,動了.玥眼上睛.

寡之人,一旦動,則是一發不可收拾!

幸而,上天眷顧,緣分相牽,那日德妃的觀花宴,機緣巧合讓皇上將慕容玥指婚給了他,給了他光明正大站在慕容玥身邊的理由.

慕容玥對自己的感覺只是比普通人更好一些而已,這點宸王是能夠感受到的,所以他對自己能否在承諾期限內,得到慕容玥的心,竟是沒有十足的把握.

PS:感謝123mutourenV,fayefwang打賞的188幣,麼麼!

補更安然每天寫一點,多寫一點,集到夠一章後就發上來.肚子有七個多月了,而安然160的身高,卻只有51公斤的體重,過于偏瘦.所以總是坐不住,容易腰酸背痛!請大家包涵.安然懷孕卻一直堅持下來碼字更新,都是為了多給寶寶賺點尿片奶粉錢.感謝大家對安然的訂閱打賞支持!感激不盡!

上篇:174宸王護短     下篇:176耶律風求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