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76耶律風求見  
   
176耶律風求見

尤其是在今日入宮後,淑妃如此對待慕容玥後,宸王更是沒有了信心!

慕容玥並非是一個依賴心重,虛榮心強的女子!

外人求之不得的王妃頭銜,在她來,非但不是那麼的光環耀眼,甚至卻是束縛了她自*的枷鎖.

慕容玥的性子極為淡然,如今能夠與之談笑風生的,只有自己與云逸二人.

而云逸對慕容玥的不同,更是被靈敏的宸王感覺到了,否則,他也不會在第一次見面,就將云霞紫晶送給了慕容玥.

云霞紫晶對云逸的特殊意義,以及其貴重程度,身為與云逸自幼一同長大的宸王,自然是再清楚不過了!

宸王承認,他方才的心緒,是在見到了云霞紫晶的那一刻,亂了!

而慕容玥在聽聞云逸將離開時的不舍,更是讓他妒忌!

相比云逸能夠給慕容玥的平靜安逸生活,他的世界,是如此的複雜而紛擾,云逸的世界,才是慕容玥心中所向往的!

而他的世界,他……

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在見到慕容玥將云霞紫晶掛在胸口,貼身收藏的時候,心中忐忑.

因此,他才會在慕容玥要下馬車的一刻,生出一股將之留下的沖動.

只是,他想到了將之留下,卻沒有想到,留下的方式,竟會是如此的甜蜜.

吻著面前比花香,比蜜甜的誘人唇,宸王原本忐忑的心,逐漸變得安甯下來,一種滲入骨髓的幸福感覺,讓他只覺得就算這般死去,他也今生無悔了!

"唔……"慕容玥終于回過神來,騰地了俏臉,雙手一推,直接將宸王推開,而後一頭鑽出馬車,頭也不敢回地沖進了宰相府.

但宮對後.星殤有些傻眼地看著慕容玥就這般逃一般的離開,而後有些摸不著頭腦地看了看馬車那依舊晃動著的簾子,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才能讓慕容玥怕成這樣!

不對!

慕容姐方才的模樣,並非是害怕,反而像是……害羞!

自家王爺究竟做了什麼,才會讓慕容姐害羞成這般.方才馬車內並沒有什麼聲音啊!

沒有聲音?!

莫非?

星殤似乎領悟到了什麼,冷酷的臉上揚起一抹促狹的笑容,看著馬車內,故意開口問道:"王爺!慕容姐怎麼了?"

馬車內的宸王並沒有回答星殤的問題,而是驀然射出一道風刃,直直襲向星殤的俊臉.

星殤見此,忙一個偏頭,避開了風刃,卻尤避之不及,被削去了幾根發絲.

"王爺!你偷襲!"星殤面帶笑容地吹了一口氣,好心地看著自己斷落的發絲在空中飄蕩,他家王爺惱羞成怒了呢!

不過,這怒,似乎並非真怒啊!否則自己可就不是斷幾根頭發這般簡單了!

"閉嘴!回府!"宸王的聲音冷冷地傳來.

"是!"星殤也不敢太過調侃自家王爺,聞忙坐正了身子,一揚馬鞭,趕著馬車朝宸王府行去.

馬車內,宸王靜靜地靠在軟墊上,有些癡癡地撫著自己的薄唇,有些回味地舔了舔雙唇,上頭似乎還殘留著慕容玥唇的香甜氣息,就仿佛佳人還在身旁,被自己擁入懷中憐惜.

想到慕容玥方才那滿面通的模樣,宸王不由輕笑出聲,淡淡的笑容,輕輕柔柔地暈開,傳入了外面趕車的星殤耳中.

星殤那冷酷的臉上,也不由地掛上了笑容,真是太感謝慕容姐了,自家王爺才會打開了心門,如此的開心!

笑聲片刻消失,星殤卻沒有看到,在這之後,他所效忠的宸王,臉上的喜悅之色盡數消失,遺下的,只有無盡的悲哀……

慕容玥一路低著頭直直沖進了攬月園,水菲菲與肖嬤嬤聽得腳步聲,急急迎出來,卻只看到慕容玥低垂腦袋的身影一閃,便沖入了房間中,關上了房門.

怎麼回事?

水菲菲與肖嬤嬤對視一眼,眸中皆是關切緊張之色.

"姐,姐,你怎麼了?"水菲菲忙沖到門前敲了敲門,開口問道.

由于今日是宸王要帶慕容玥去見他的母妃,且有宸王的關照,相信慕容玥定然無事,所以水菲菲與肖嬤嬤都沒有跟隨.

卻不想慕容玥去了一趟宮里,回來之後,便是如此模樣,怎能不讓水菲菲肖嬤嬤二人擔心?

慕容玥捂了捂發燙的俏臉,聽到水菲菲緊張的問話後,心知自己的模樣嚇到了她們,忙開口道:"我沒事,只是有些累了,你們下去吧!無需擔心!"

"姐!"水菲菲還想些什麼,卻被肖嬤嬤拉了拉衣,見她對自己搖了搖頭,眼中的緊張之色已褪去,便不再語.

肖嬤嬤是府里的老人了,自然能夠感覺出,自己家姐的聲音中並沒有委屈之意,而究竟今日反常的行為是因為什麼,此時並不是詢問的最好時機,因此,還是先聽姐的,讓她獨自一人休息才好.

"該死的北辰星!居然敢占本姐的便宜!"在聽到水菲菲和肖嬤嬤都走遠後,慕容玥才狠狠地抓過枕頭,粉拳一拳又一拳地錘著枕頭,惡狠狠地叫著.

"月兒,你要知道,表現的再紳士的男人,其骨子里,也是一頭餓狼的,所以,你要心喲!".

罵了幾句後,慕容玥的腦中再次閃過狐狸那張笑得邪氣的臉,而狐狸曾經告誡過自己的話,也再次在腦海中響起.

上一世,由于身份特殊,慕容玥從來不曾談過一次戀愛,只有狐狸,這個戰友,卻總是在自己最需要關懷的時候出現.

甚至,在最後,狐狸為了救自己,而付出了生命!

"狐狸!你,如今,怎麼樣了!我好想你!想再次和你一起喝酒,一起賭,博,甚至一起去夜店泡妞!"慕容玥喃喃地喚出了聲,此刻,宸王帶給自己的心跳耳赤之感,已然褪去,心中腦內,剩下的,只有狐狸那道瀟灑自如,邪氣凜然的身影.

那個組織中最散漫的成員,那個在自己上一世最為重要的人,是否已然轉世投胎,還是,也如自己一般,來到了這個世界!

懶懶地倒在了床上,慕容玥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腦中再次回放出一幕幕和狐狸一起逍遙快活,一起槍林彈雨中闖過來的日子.

失了心神的慕容玥,卻始終沒有發現,窗外的那刻大樹上,一抹青色的身影正倚樹相望.儼然是才分開的宸王.

宸王目光深沉地看著倒在床上,嘴里依舊止不住喚著"狐狸"二字的慕容玥.

原來,他想錯了,這狐狸,並非是一只動物,而是一個人!

是什麼人,能夠在心性淡然的慕容玥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在天機的報中,慕容玥自幼並未與什麼人接觸,而這個狐狸,又是什麼時候與慕容玥認識的呢?

最重要的是,此人,是男是女?

在慕容玥心中存在的位置,是什麼?

久久,見慕容玥似乎已經睡著了,眉頭卻依舊緊鎖,宸王輕輕飄入房內,默默地望了她片刻,見她似乎睡的不安甯,便伸出纖指,輕輕點了慕容玥的睡穴,將枕頭自她的手中抽出,墊回了她的頭下,再為她蓋上了錦被.

"我甯願你如最開始那般罵我混蛋,也不要你的口中叫著其他人的名字!"輕輕地,宸王開口道:"只是,若這樣的話,我是否太過自私了!明明心知自己不該……也不能……玥兒,我該拿你如何是好,得之,不能!放之,不舍!莫非,你便是我此生的劫,永生過不了的劫!"

語畢,宸王輕歎一聲,身形一動,便消失在房內,只余下淡淡的青竹清香,伴著慕容玥入眠.

被點了睡穴,而一夜好眠的慕容玥,並不知道,這夜,有人因她的話,而一夜無眠至天明.

在被肖嬤嬤的敲門聲吵醒後,她還來不及發現自己睡前與睡後之間枕頭與被子的變化,便被肖嬤嬤的話給轉移了注意力.

"姐,耶律公子求見!"肖嬤嬤其實萬分不願意來傳報的,只是奈何耶律風的態度非常堅決,而慕容宰相又出門了,府中實在無人能夠出面阻擋回絕耶律風,她才不得不過來向慕容玥彙報.

對于這個傷害姐至深,貪慕虛榮,攀龍附鳳.最終因要另取公主而對姐寫下休書的耶律風,肖嬤嬤可謂是恨之入骨,若非自己身份卑微,她早便拿著掃帚將耶律風掃地出門了!

這耶律風還真會計算,挑著老爺前腳出門,他後腳便跟著進來了!

居然還什麼有要事要見自家姐!

他耶律風如今是什麼身份,自家姐又是什麼身份,與他會有關聯?

定然是見自家姐恢複了神智,又擁有如此的傾國傾城,便生了心思,想要與姐和好了!

這耶律風也未免太過天真了吧!他已經和七公主定了親事,還來招惹姐做什麼?莫非還想在娶了公主之後,再讓自家姐下嫁給他做妾不成?

PS:感謝親MOTHERSUN打賞188的幣,安然抱抱!麼!

上篇:175馬車內初吻     下篇:177無恥耶律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