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79被投懷送抱  
   
179被投懷送抱

宸王看著慕容玥如明珠般璀璨的秋眸,不由地輕笑出聲,而後伸手將她的面紗輕輕解下,看著她氣得微嘟的唇,目中閃過一絲光彩,快得一瞬即逝,而後面帶關心地魅然開口道:"怎麼了,我才准備下車去接你,你便一頭撞上來了,是否撞疼了哪里?"

"呃……"原來人家根本沒有那個意思,全然是自己多想了!

只是,心中才釋然了一些,慕容玥又想到昨天這個家伙的腹黑行為,面色不由稍顯冷淡地別過一旁,語氣淡然地道:"沒有什麼,只是不習慣你靠得這般近!"

聽得慕容玥故作冷淡的話,宸王並不以為意,而是非常順從地讓開了身子,在離慕容玥最遠的地方坐下,指了指桌上幾碟精致的糕點道:"餓了吧,先吃些糕點墊墊肚子!"

昨夜用的晚飯,在陪皇上下了幾個時辰的棋子後,早就消化一空.而今日一早上醒來,連早飯都還沒有吃,便要應付耶律風那個家伙,一番折騰下來,慕容玥還真是有些餓了,聽了宸王的話,慕容玥也不顧自己還在生宸王的悶氣,便伸手抓起桌上的糕點吃起來.

宸王目光如水地看著慕容玥絲毫不客氣地吃著自己為她准備的糕點,那不算優雅的動作,在宸王看來,竟是如此的賞心悅目.

能夠這般靜靜地看著她用餐,也算是一種幸福吧!

當然,更近一些,會更好!

思及此處,宸王慵懶地伸了伸懶腰,拂了拂長,不見如何,駛的平穩的馬車便突然顛簸了一下.

正巧將一塊芙蓉鮮酥糕放入口中的慕容玥措不及防,便被噎了個不上不下的.

"咳咳……呃……"才想弄杯茶水喝下軟化糕點,目光搜過桌,卻發現,原本每每都有泡著茶水的馬車內,竟不見了那套紫砂壺茶具.

宸王見著慕容玥憋得通的臉與瞪得老大的秋眸,很是不解地問道:"怎麼了,玥兒?有什麼事嗎?"

宸王的語氣很是關心,表很是誠摯,但身形而巍然不動,與慕容玥保持著在馬車內能夠做到的最大距離.

該死的,你的眼睛難道看不到嗎?

慕容玥瞪著圓溜溜的眼睛控訴地看著宸王,奈何喉嚨被噎住不出話來.只能雙手不住地拍著胸口,饒是她的身手再敏捷,也無法將手繞到後背去為自己拍背.

"你是要我幫你拍背嗎?"宸王似乎被慕容玥瞪得有些無辜,表很委屈地問道.

"嗯……"慕容玥忙點了點頭.這家伙平時看著不是挺精明的嗎,今天怎麼這麼遲鈍了?

"那我過來了!"宸王似乎還對方才慕容玥冷淡的態度有些顧忌.

"呃……"許久不能喘氣的慕容玥心中一惱,便徑自伸手拽過宸王.

宸王見得慕容玥伸手過來,很是配合地不讓她再花費一分力氣,便來到了慕容玥的身旁,聚氣于掌,輕柔地在慕容玥的背上拍了幾拍,揉了揉,那折騰了慕容玥半晌的糕點,便聽話地落入了慕容玥的腹中.

喉嚨終于通暢的慕容玥身子一軟,便癱倒在宸王早已准備好的懷中,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

看來最近她真是諸事不順,去一趟皇宮被人栽贓,從皇宮回來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初吻丟了,今天早上又被一個渣男給糾纏惡心了許久.

如今吃個糕點,居然也會被噎住!

心中碎碎念的慕容玥,卻沒有發現,自己正親密地偎依在前一刻還口口聲聲要求對方與自己保持距離的宸王懷中,而宸王這只腹黑狐狸,正滿臉的享受之態,一臉溫柔,默默含地看著自己.

待得胸口之中好受了些,才反應過來自己與宸王之間的姿態太過曖昧,正要起身時,慕容玥卻發現一條有力的胳膊環住了自己,而宸王那魅惑好聽的嗓音則溫柔響起:"心些,可好受了些了?"

"好些了,你……"畢竟是自己拽他過來的,此刻慕容玥雖發現彼此的姿勢有些太過親密了,卻也無法開口指責對方有占便宜之嫌,只能斟酌著開口想讓對方離開自己,又不會太過失禮.

"星火,送杯茶過來!"宸王對慕容玥示意自己放開她的目光視而不見,而後徑自吩咐了一句.

才吩咐完,便聽得外頭傳來星火的聲音:"王爺,茶已泡好!"

"送進來!"宸王保持著擁抱慕容玥的姿勢不變,似乎他理所當然應該如此抱著慕容玥一般.

得了宸王的命令,星殤便將車簾一掀,讓得捧著茶具的星火而已送茶水進去.

而慕容玥被宸王抱在懷中的模樣,便落入了星火,星殤,以及坐于星殤身旁的水菲菲眼中.

宸王不動聲色地接過星火送來的茶水,體貼地端到慕容玥的唇邊,柔聲道:"來,喝杯水潤潤喉嚨."

三人見此,目中皆是閃過一絲喜悅之意,看來,准王妃與宸王之間的感,還是發展的挺快的嘛!

星火此刻也終于了然,為什麼早上來慕容府時,自己和星木要給馬車准備茶水,被宸王給拒絕了!原來王爺還留了這一招啊!看看,宸王此刻給准王妃端茶倒水的模樣多麼的溫柔多,啊!

慕容玥剛剛被嗆,喉嚨早就不舒服了,聽得宸王的話,也不委屈自己拒絕這杯能夠讓自己舒服許多的茶,卻也沒有就著宸王的手這般喝,而是接過茶水,輕道一聲:"謝謝!"便自行喝著茶水,對外面那三雙探究的目光視而不見.逝如的明.

一杯茶眼見就要見底,宸王不等慕容玥開口,便對星火道:"把茶水留下便可!你先下去吧!"

"是!"星火自然也不願做一個電燈泡來阻礙自家王爺與慕容玥的感發展,聞忙將手上捧著的茶具留下,便如來時一般,消失的悄無聲息.

慕容玥一杯茶下肚,思緒也恢複了些許清明,目光掃過平坦的大路,染上了一絲疑慮,這條道路可是朝中大臣居住的集聚地,每日上朝的必經之地,每日都有人維護清潔,可謂算是京城中最為平坦的大道了,剛剛馬車為何會顛簸了一下?

心中起疑,邊聽宸王沉聲問著正在駕駛馬車的星殤:"星殤,你是怎麼趕車的?為何剛剛突然會顛簸?".

星殤面色不變,恭敬地回答到:"王爺,剛剛一個孩童頑皮,將一塊石頭丟到了車輪下,所以才會……"做王爺的車夫可是真不容易啊!要會駕車平穩,要能護衛主子安全,還要會配合主子演戲,更要能夠隨時揣摩主子心意!他該考慮考慮是不是該把星風,星木,星火等其中一人調來和自己對換個位置了!

當然,那個人最好是星風,至于理由嘛!當然是自己身旁坐著的水菲菲了……

宸王目光閃過一絲了然以及贊賞,無謂地揮了揮手:"即是如此,也怪不得你,下次心點!"不愧是自幼跟在自己身旁的星殤,最是懂他的心思,配合的天衣無縫!

星殤心地應了聲是,便放下了車簾,再次駕起馬車來.

水菲菲則有些鄙夷地看著面前一臉冷酷的星殤,果真是長著一張騙死人不償命的酷臉,誰能想到,這樣的一個冷酷帥哥,在撒起謊來,竟是連草稿都不用打的.

感受到水菲菲鄙視的目光,星殤不由地抽了抽臉,心中再次動起了將星風調過來接收自己馬車職責的念頭.

畢竟這水菲菲,可是只有星風才能忍受得了她的冷淡,這可是天機里大家都公認的一個道理.

馬車內再次恢複了昏暗,但卻絲毫不會影響到宸王的視線,見得慕容玥將一杯茶喝完,深知過猶不及道理的宸王,便溫柔地將慕容玥扶起,抽出一個靠墊墊在她的身後,而後再為其續上一杯茶水,便就著慕容玥身旁的位置坐了下來,自馬車內的暗格內取出一本書,就這般悠閑地看起書來.

感受到那股清香好聞的青竹氣息再次將自己緩緩地包,圍,慕容玥微微顰了顰眉,目光掃過身旁似乎已經將思緒沉入書本中的宸王,動了動唇,卻終究不再出讓對方離自己遠點的話,而後認命地在狠狠灌下一口茶水後,便靠著柔軟的靠墊,眯眼歇起來.

嗅著好聞的青竹香,慕容玥那顆煩躁的心,竟莫明地漸漸安定下來,呼吸也由之前的紊亂而變得悠長甯和.雖不曾睡著,思緒卻變得分外的空明,仿佛置身與大自然之中,不願張開眼破壞心中這份安甯.

宸王在聽得身旁人兒悠長的呼吸聲後,心甚好地轉過頭,看著身旁的可人兒,星眸在昏暗的馬車內熠熠生輝.

他承認自己黑心,才會故意在慕容玥吃糕點的時候將馬車弄得顛簸一下,使得她被糕點噎著,只為自己能夠再次靠近她.

PS:今日見新聞上四川雅安發生了7.0級地震,心中悲痛不已,希望天佑四川的同胞們,讓他們安全渡過這次的天災!

上篇:178人約黃昏後     下篇:180宸王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