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80宸王暴怒  
   
180宸王暴怒

"王爺,到了!"星殤的聲音透過厚厚的車簾傳來.

慕容玥聞睜開眼睛,入目的是宸王正緩緩地將書本收入暗格之中,姿態優雅而雍容.

雖然心急于下馬車與云逸告別,但有了昨日的前車之鑒,慕容玥卻是耐心地等著坐于外頭的宸王將書收起,這才起身下馬車.于聲簾音.

宸王好笑地看著慕容玥一副對自己避之不及的模樣,也不去招惹她,而後任由水菲菲扶著慕容玥下馬車,自己則安靜地立于一旁,不給自己碰一鼻子灰的機會.

慕容玥優雅地走下馬車,舉目看向前方昂然而立的白衣男子.

男子仿若一顆靜立于雪山之巔的雪蓮,清晨的初陽光輝灑落,為男子的周身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光暈中,那張絕色的容顏正輕揚著平和悲憫的微笑,聖潔的仿若凡間謫仙.

"昨日的事我都聽了."見得慕容玥緩步走來,云逸的紫眸愈加清碧透徹,純淨的不帶一絲雜質.

慕容玥望著那雙堪比云霞紫晶還要迷人的紫眸,有些不舍地道:"欺負我的人還有那麼多,你卻不留下來陪我!"雖然與云逸相處的日子並不長,但云逸周身那種仿佛能夠洗滌人心的乾淨氣息,卻早已經讓慕容玥接受了他,相處起來,竟比與宸王更加的親近.

云逸見得慕容玥嬌憨的模樣,不由輕笑地摸了摸她的頭,道:"我也不想離開的,不過我走了,不是還有星那只狐狸嗎?有他在,你吃虧不了!"他又何嘗想離開,但,若是不走,又能如何?

"他啊!"提到宸王,慕容玥明媚的大眼不由地瞟了靜靜立于身後不遠的某人,話中帶著幾許不滿,無論是昨日的親吻,還是之前的擁抱,都讓對宸王提不起好氣來!

"他不惹我生氣就好了!"慕容玥有些恨恨地到,目光在觸及宸王那雙似笑非笑的眸子時,有些閃爍地躲避開來,仿佛自己的心被對方窺探了一般.

"玥兒這般聰慧,怎會被星欺負呢?"云逸見到兩人之間的互動,眼眸微微低斂,如往常一般溫潤地笑道.

"哼!"慕容玥輕輕哼了一聲,卻又如想到了什麼一般,雙手伸向自己的脖子,將那塊迷人珍貴的云霞紫晶掏出來,解下遞到云逸面前道:"這塊云霞紫晶你還是收回去吧!它如此珍貴,對你來,肯定也有不凡的意義.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把它送給我,但一定是為了我的安全,如今慕容府的危機已經過去了,它也沒有必要再留給我,是該物歸原主的時候了!"

云逸見到慕容玥滿懷真摯的眸子,不由無奈地笑著搖了搖頭,取過慕容玥手中的云霞紫晶,卻不是收入懷中,而是細心地再次為她掛回了脖子上,淡然的嗓音輕輕響徹在慕容玥的耳邊:"既然你知道它對我來,意義非凡,那你便更要幫我照看好它.雖然慕容府的危機已經解除了,但誰也不能預料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答應我,一定要貼身帶好它."

首次,云逸如此鄭重地與慕容玥話,在見到慕容玥應允地點頭後,云逸臉上的神色才和緩下來.

"我該走了!"云逸開口道,而後朝立于一旁的宸王點了點頭,目光中有著兩人才能讀懂的感概之色.

"你什麼時候才會再來?"慕容玥抬頭看著云逸問到.這樣仙人一樣高貴,鄰家大哥一般親切,藍顏知己一般的男子,任世間哪個女子在接觸後,都無法相忘.只是飄渺山莊路遙千里,古代的交通工具又是如此不便,今日一別,又要何時才能相見?

"不會很久的!"云逸抬了抬頭,看向天際飄浮的白云,云卷云舒,花開花落,終有再見之時的,或許,到那個時候……

裝載著那個仿若不屬于人間該有的絕色男子的馬車漸行漸遠,慕容玥的眸中暈上了幾分水霧,是她太過貪心了嗎?竟一味得想要霸占這個男子溫柔的眷顧?

"傻丫頭,有什麼不舍得的?想讓這個庸醫早日回來,我們便早些成親不就可以見到他了,相信這庸醫知道我們成親,便是再忙也要抽時間來參加我們的婚禮的!"一旁的宸王見到慕容玥不舍難受的模樣,白希得透明的臉上泛著淡淡的心疼,卻語氣調侃地道.

慕容玥一聽宸王如此,當下頭一昂,想也不想地就反駁到:"誰要嫁給你了,你可別自以為是,想都別想!"

早點成婚,虧這北辰星的出口!她現在的身體才十三歲呢!上一世的女人,什麼也要二十五歲左右才談婚論嫁!要兩相悅,要一生一世一雙人,還要男人跪地求婚什麼之類的!他憑什麼就認定自己要嫁給他了!

聽得慕容玥的話,宸王輕笑出聲,眸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話語卻不以為然地道:"父皇可是把旨意都下了,讓禮部准備我們的婚禮,想必此時未來岳父也已經得了消息了吧!你,未來岳父此刻是不是已經開心的合不攏嘴了呢?"

慕容玥臉色一變,轉身便朝馬車走去,一跳躍上馬車,便沖星殤叫到:"快送我回慕容府!"

不管怎麼樣,她必須得先把父親那邊的思想工作做好,否則,到時候自己稀里糊塗地就嫁了人,哭都來不及!

宸王見得一向淡然的慕容玥終于有了慌亂的神色,不由大笑地跟著上了馬車,笑聲中有些止不住的愉悅之色,雖然慕容玥如今對兩人的婚事依舊反感,但從方才她與云逸之間的相處來看,像兄妹更勝于像戀人.

反觀與自己相處,那份別扭與敏感,卻多了幾分曖昧之,這怎能不讓他感到開心.

星殤見宸王上了馬車後,一甩馬鞭,便熟練地駕著馬車朝慕容府駛去.

"准備好怎麼對付耶律風了?"馬車平穩地行駛著,宸王卻不再看書,而是轉頭溫潤如水地看著一旁准備繼續以閉目養神面對自己的慕容玥.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容,星眸在昏暗的馬車內絲毫不減其魅人之色,反而增添了幾分蠱惑人心的星輝.

慕容玥秋眸一睜,對上了宸王那雙仿佛洞徹了人心的眸子,目光在掃視到他薄唇勾著的笑容後,微微一凝,這家伙長了雙X光眼睛嗎?什麼事都瞞不過他?

准備對付耶律風之事,可是在不久前才和肖嬤嬤過的,連水菲菲都一頭霧水,這家伙居然也能夠猜到,不得不再次懷疑面前這個十七歲的少年,是否是千年狐狸成精化作了人形的.

"果然是一肚子黑水,黑心黑肺之人!"慕容玥輕聲嘟囔著,而後瞟了眼宸王笑得愈加得意的眉眼,道:"莫非你有什麼好主意?"這家伙一肚子壞水,害人的主意定然不會少.

"果然是我家准王妃,對本王就是夠了解,只是你漏了,本王不僅黑心黑肺,更黑肝黑腸,不過人常道,物以類聚,你身為本王的王妃,想必這心,也不會是色的吧!"

宸王將慕容玥的話徑自當作了誇獎,享受地半眯起眼,如同一只饜足了的狐狸,讓得慕容玥恨得牙齒癢癢.卻莫可奈何,畢竟,自己也的確亦是長了一顆不算善良的心.而馬上要做的事,更是符合了宸王對自己的評價.

"我可不是你的王妃,莫要亂叫!"慕容玥握了握拳頭,仿佛聽見了拳頭關節因為攥的太緊而發出的脆響.恨不得掄拳將宸王那張笑臉打個支離破碎.

"本王知道你身為女子,定然會害羞,不承認沒有關系,是事實就可以了!"宸王很善解人意地道.

"訂了親就一定會成親嗎?那本姑娘還和耶律風定了親呢!莫非人人都要喚我一聲耶律夫人不成?"慕容玥挑釁地瞪著宸王道.

聽得慕容玥這句話,宸王臉上一直掛著的魅人笑容瞬間凝住,眸中閃過一絲暗芒,周身的氣息變得危險萬分,馬車內的溫度仿佛瞬間下降了十幾度,讓得處在宸王正對面的慕容玥秋眸下意識瑟縮了一下.

並非是慕容玥膽禁不起驚嚇,上一世身為特工之時,便是再大的危險,她都經曆過.只是這些日子與宸王相處以來,她早已經習慣了淡然魅惑,輕佻無賴的宸王,一時竟無法將眼前這個仿佛地獄修羅般的男子與印象中的宸王結合在一起.

而此刻,仿佛被觸了逆鱗,而變換了一個人般的宸王則冷眯著雙眼,帶著無盡的威壓看著慕容玥,低下頭,將自己聚集了冰霜的雙目對上了慕容玥的眸子,一字一頓緩緩地道:"丫頭,下次不許再這種話,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會是耶律夫人,耶律風那子不配,連你的一根頭發絲都不配!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都絕無可能!"

PS:感謝親MOTHERSUN接連兩次打賞的188幣,親自從安然開文以來,便一路支持,給了安然不少動力!安然感激不盡!

上篇:179被投懷送抱     下篇:181意外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