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84娘親畫像  
   
184娘親畫像

肖嬤嬤自然心知慕容玥即使要成親,也要等到及笄之後,但慕容玥嫁的人可是當朝最尊貴的宸王爺,這婚事的場面自然是不會的,而越早操辦,自然是越隆重,這對慕容玥來,可是風光無限,榮華一身的事!

"應該是吧!"慕容玥有些無奈地道,相對于肖嬤嬤的喜形于色,慕容玥心中卻是有些莫可奈何的感覺.

"那太好了,即是這樣,那老奴也要准備一番便是,回頭老奴便去將京城最好的繡娘找來,為姐縫制嫁衣,哦,還有,這出嫁戴的首飾,喜娘還有……"肖嬤嬤聽得慕容玥確定的話,更是激動難耐,當下便忙不迭地計算著慕容玥成親之日要用的食物,仿佛這成親之日,並非是一年後,而是就在明天一般.

"嬤嬤!"慕容玥見到肖嬤嬤這般,有些好笑地搖了搖頭,心中有些後悔不該如此早就告訴肖嬤嬤這件事,見肖嬤嬤還在嘀咕著嫁妝,成親之日的用品時,明眸一轉,可憐兮兮地道:"嬤嬤,我肚子餓了,今日早膳還沒有用呢!"

絮絮叨叨的肖嬤嬤一聽慕容玥還不曾吃早飯,立即不再語,而後關切地了一句:"怎麼還沒有吃早飯,菲菲這丫頭,怎麼也不看著你點,姐快先吃兩塊糕點墊墊肚子,老奴這就去給你把午膳端上來.吃過之後,別忘了去書房見老爺哦,婚姻大事,可不能馬虎了!"

著,肖嬤嬤便利索地退了下去.

慕容玥目代濡慕地看著肖嬤嬤遠去的背影,心知這肖嬤嬤是真心疼愛自己的,才會這般叨嘮著自己,因此心中非但不反感,反而有著幾分享受,享受著這種類似母愛的關懷.

"吱吱吱!"白光一閃,赫然是靈寶跳如了慕容玥的懷中,有些不滿地在她的懷中扒拉著她的衣服.

慕容玥心知這定是靈寶在控訴自己這段時間都沒有陪它,冷落了它,便溫柔地捧起靈寶道:"乖靈寶,別生氣了,我知道你悶壞了,這樣吧,我晚上就帶你出去玩,可好?"

"吱吱吱?"靈寶目帶疑惑地看著慕容玥,為何要晚上出去,晚上不是應該休息嗎?

看著靈寶目中的懷疑,慕容玥不由伸出纖指點了點靈寶那可愛的鼻子,道:"晚上出去,可是有好戲看的,我帶你去捉弄一個人,你定然會喜歡的!"

左右是要去懲治耶律風,或許帶上靈寶,還能發揮點作用.

"吱吱吱!"一聽要捉弄人,靈寶便連連點頭,開心地叫著.有人給自己當玩具玩,豈不是更有趣.對容親玥.

"姐,先淨手用膳吧!"肖嬤嬤手腳麻利地將幾碟精致的菜與一盅燕窩湯和一碗米飯布到了桌上.

水菲菲則端來一盆溫水,為慕容玥淨手.

慕容玥放下懷中的靈寶,示意它自己去玩,自己則在肖嬤嬤與水菲菲的服侍下,用過了午膳後,來到了慕容宰相的書房前.

慕容宰相的貼身護衛劉輝在見到慕容玥到來時,朝她行了一禮,道:"二姐,相爺吩咐了,你來了直接進書房便可!"

"有勞劉護衛了!"慕容玥朝劉輝溫和一笑,便徑自朝書房內走了去.

水菲菲與肖嬤嬤則盡職地在書房外候著.劉輝被慕容玥在見到慕容玥那絕美的一笑後,臉色微微泛,忙低下了頭,不敢直視慕容玥那張天仙般的容顏,深怕自己褻瀆了主子.直至慕容玥進了書房後,才敢重新抬起頭來.

"玥兒來了!"

慕容玥才推開書房的門,便聽見慕容宰相低沉的嗓音,便脆聲應到:"是玥兒,爹爹喚玥兒過來所為何事?"

慕容玥隨手關上房門,轉過玄關隔斷,便見到慕容宰相背對著房門,抬頭看著牆上掛著的一副畫.

她凝眸望去,便見那畫上竟是一個獨坐在石桌前,舉頭望著明月的女子,僅僅是一個側臉,便可以得見女子那天人之姿.

"這便是你的娘親!"慕容宰相包含思念的聲音略帶著滄桑之感.

"娘親……"慕容玥看著畫上側身而對,滿臉哀傷思念之色的女子,心中莫明地泛起一絲酸澀之色.

這樣一個絕色出塵的女子,誰人能夠忍心讓其哀傷思念,為何她的臉上,滿是滄桑憂愁.

而畫這幅畫之人,顯然亦是傾注了所有的感,才會連她娘親眼眸深處的那抹思念,眉眼之間的哀愁,都不曾遺漏.

"爹,這幅畫……"慕容玥心中揣測道.

"這幅畫,是你娘進府兩個月後的一個月圓之夜,我所畫下的."慕容宰相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仿佛被女兒偷窺了心事一般.

"爹對娘可真是深意重."看這畫上的每一筆每一劃,都飽含了深,若不是深意重,又怎會如此傾注了感,作下這樣的一副畫.

只是,慕容玥的心中卻是閃過一絲疑惑,若是自己記的沒有錯,肖嬤嬤曾經過,娘親進府之後,便懷上了自己.

而懷孕的女子,有著即將為人母的自豪滿足,有著丈夫的全心寵愛,應該是幸福快樂的才對,為何娘親的臉上,卻是思念與哀愁.並且看這幅畫,該是父親在娘親並沒有發現自己的時候,觀察所得.

以父親對娘親的一片深,又為何會在發現娘親心有所思,滿懷傷感之際,不上前寬慰,反而躲在一旁,不曾現身呢?

這其中的內幕,不得不讓人疑惑.

慕容宰相見自己女兒的一雙水眸就那麼瀲灩清澈地看著自己,竟是有種能夠看透人心的通透,不由輕咳一聲,微微別過臉,輕聲道:"這是你長大後,第一次見到你娘,便對她嗑三個頭吧!"

"是!"慕容玥聞,溫順地跪倒在地,就這般柔順而虔誠地對著娘親的畫像,畢恭畢敬地嗑了三個頭,才緩緩起身.

"靈兒,玥兒已經長大了,也恢複了神智與容貌,你在天有靈,也可以放心了!"慕容宰相看著慕容玥懂事的樣子,欣慰地點了點頭,這才對著畫像道.

"娘請放心,玥兒如今已經長大了,可以照顧自己了,今後也一定會照顧好父親,不會再讓父親為玥兒擔憂."慕容玥看著畫上的娘親,開口道.

既然自己的靈魂已經進入了這具軀體,那就一定會為這具軀體盡孝,慕容宰相如此關愛自己,自己定然不能做一個忘恩負義之人.

"玥兒,來,這邊坐."聽得慕容玥的話,慕容宰相眼中閃過了一絲喜悅的淚光,忙掩飾地轉身來到書桌前坐下,並伸手示意慕容玥在自己對面坐下.

"是!"慕容玥心知慕容宰相該是要和自己談婚事的事了,也不矯,便在慕容宰相對面坐了下來.

慕容宰相目光溫柔地看著慕容玥那張絕美的容顏,心中再是不舍,也不得不開口道:"今日皇上在朝上與為父提及了你的婚事,禮部已經挑選好了日子,准備讓你在及笄之後的正月初九與宸王成婚."

正月初九,那便是還有一年五個月不到,那時候的自己,也不過才十五虛歲,這年齡,在二十一世紀,也不過還在上中學,怎的到了古代,便要嫁人了!

慕容玥有些掙紮地道:"爹,能不能和皇上商量一下,把婚期推後一些日子,女兒,還不想那麼早嫁人,想多陪陪爹爹."

慕容宰相已經了解到宸王並不如表面看來的那般荏弱,且對慕容玥可謂是體貼入微,愛護有加,看慕容玥的表現,似乎也對宸王頗有好感.

此刻見著慕容玥這般模樣,只當她是女兒家的害羞之,當下開口笑道:"已經是推遲了,你及笄可是在明年的中秋節,皇上體貼為父如今只有你一個女兒伴身,已經特許多留你些日子,這才將婚期定在了正月初九,況且宸王爺已經和為父再次承諾了,在你們成婚之後,准備把宸王府也遷到慕容府的隔壁,甚至打通兩個府邸,你嫁于未嫁,生活並不會改變太多,一樣能夠陪在為父身旁."

該死的北辰星,果然擅長收買人心!

慕容玥暗暗咬牙切齒,腹誹著某只狐狸的狡詐,口中卻撒嬌道:"反而女兒不想那麼早嫁人,爹爹不同意,女兒明日便進宮去與皇上,讓他把婚期退後些,女兒才不想那麼早便被束縛住,還想多享受幾年自*自在的日子!"

慕容宰相第一次見著慕容玥這般撒嬌任性的模樣,心中非但不氣惱,反而多了幾次憐愛地道:"玥兒,皇上可是金口玉,你怎能去讓皇上收回旨意呢?況且正月初九可是禮部的人看過黃曆,挑選的上好日子,怎能輕易改就改!你且別任選了,宸王爺並非那種迂腐之人,以他對你的寵愛,即使是你們成婚之後,他也不會對你多有限制的."

慕容玥心知慕容宰相這邊是認定了要將自己在後年的正月初九嫁給北辰星了,也就不再多,只是在心中打著主意,反而北辰星與自己還有約定,若是自己到時候真心不想成親,便用這個約定來讓他主動開口推遲婚事也未嘗不可.

主意打定,慕容玥也便不再勸慕容宰相,而是靜下心來陪慕容宰相聊著天,對他極盡兒女姿態,時不時逗得慕容宰相哈哈大笑,之間很快地就在兩父女的閑聊之中渡過.

直至肖嬤嬤來提醒,這才發覺已經到了晚膳時間.

由于心中牽掛著晚上與耶律風的約定,慕容玥在陪慕容宰相用過晚膳後,這才起身回到攬月園.

才進攬月園,便看見星火與星木兩人已經候在那里,當然,屋里的人,並不僅僅只有這兩人,至少,那個不速之客宸王,正好整以暇地坐在桌前,愜意地享受著清香四溢的天機茶,侍候在一旁的還有許久不見的星風與星電.

慕容玥挑了挑眉,目光在觸及宸王薄唇處那已經上了藥,已經不是非常明顯傷口時,臉色不由一,而後沒好氣地瞟了他一眼,道:"宸王殿下就這麼閑嗎?整天就圍著女子身邊打轉?"

宸王見得慕容玥瞟眼的嬌媚姿態,目光一熱,起身將慕容玥擁入懷中,帶至桌前坐下,並親手為其添上一杯茶水,這才開口道:"本王如今可是奉旨追妻,當然需要整體圍繞著本王的未婚妻打轉了!否則若是在後年的正月初九不能讓你心甘願上本王的花轎,做本王的王妃,豈不是會讓天下恥笑了!"

聽著宸王滿臉認真,卻不正經仿似無奈而為之的話,四周還站著水菲菲,肖嬤嬤等六人,慕容玥不由地雙頰一燙,抬腳便朝宸王踢去:"什麼奉旨追妻,你可以去請求皇上收回旨意啊!皇上這般疼愛你,定然不會駁了你的請求."

見得慕容玥羞赧,不用宸王吩咐,水菲菲與星風等人便自覺地退出了房間,將空間留給這兩個打罵俏的男女.

對水菲菲等人的識趣,宸王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再次對自己今日懲罰了星殤的決定感覺到無比的正確.

沒有了礙眼的人,宸王自然不會任由慕容玥避開自己,當下一把摟過慕容玥,滿臉哀怨地道:"本王可不舍得將這般如花似玉的妻子給拒絕了,再了,本王可是壓也被你壓了,親也被你親了,看看,證據還在這里呢,莫非慕容姐便想不認賬不成?若是這般,本王便去找那慕容宰相,讓他來評評理,看看他女兒這始亂終棄的作為……"

著,宸王便站起身來,朝門外走去,看其架勢,仿佛真要去把慕容宰相給請來一般.

慕容玥見狀忙收回了准備踢宸王的腳,轉為一把拉回對方.

宸王被慕容玥這麼一拉,自然是順勢撲進了慕容玥的懷中,再次將慕容玥那散發著怡人馥香的嬌軀抱了個結結實實.

"無恥!"慕容玥發現自己再次低估了宸王的腹黑不要臉,想要反抗,卻發現宸王瘦弱的臂膀竟比鋼鐵還要堅固,無奈之下,只得任對方將自己抱到了他的腿上,毫無行動自*.

"無齒?玥兒弄錯了吧!本王的牙齒一個不少,而且很白很整齊!怎麼會無齒呢?"宸王沖慕容玥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將一口"一個不少,而且很白很整齊"的牙齒近距離湊到了慕容玥的面前,讓他欣賞.

"別笑,笑的真難看!"慕容玥頭一仰,避開了某人明顯有偷香之嫌的舉動,目光恨恨地看著宸王唇上那才半天,便恢複得差不多的傷口,有心想要再讓其受傷,卻在顧忌到那種方式終歸是自己吃虧後放棄了!只得在心中腹誹著不知道這家伙府里究竟藏了多少仙丹妙藥,改日該去宸王府"逛"一圈才是.

"難看?"宸王一笑,笑容變得愈加魅惑誘人,魅力萬千,目光柔似水,璀璨流溢地看著慕容玥:"玥兒,你是在懷疑本王的魅力嗎?"

面對本就風華萬千的宸王,加上對方刻意散發出男性的魅力.饒是以慕容玥的定力,也不由地感覺到一陣口干舌燥,只得偏了偏頭,盡量讓自己不被對方所勾引,故意轉移話題道:"宮里的事你可安排好了?"

如今這北辰蘭可是被禁閉在太後的慈甯宮內,想要把消息傳遞進入,可是不太容易吧!而想要讓她得以溜出皇宮趕到觀園"捉殲",更是難上加難!

這一切,也只有北辰星這個深不可測的男人,才能辦到吧!

"王妃吩咐,在下自然竭盡全力辦到!只不知,王妃會給在下什麼獎勵呢?"宸王輕伏在慕容玥那巧剔透的耳朵旁輕聲問道,不僅如此,還刻意在慕容玥的耳旁呼了一口熱氣,滿意地看著慕容玥的耳朵由白希變為了粉色,分外誘人.

"宸王殿下身份尊貴,府中珍寶無數,還需要女子給獎勵嗎?"被宸王的挑,逗惹得渾身燥熱的慕容玥睇了宸王一眼,想要避開身子,卻無奈被某人圈禁在懷中,只得一偏螓首,避開了宸王近在寸許的薄唇.

"本王的便是王妃的,王妃若是喜歡,盡數拿去便是.只是,作為回報,王妃的,也應該是本王的才是!即使這般,那本王便先收點利息吧!"宸王哪里會容許慕容玥就此逃開,手一緊,便將慕容玥連身體帶腦袋都禁錮住,薄唇就這般吻上了慕容玥那粉的耳朵,輕輕啃噬著.

感受到耳朵上傳來的酥麻感覺,慕容玥身體不由地一陣顫栗,有心想要呵斥宸王,但出口的聲音,卻破碎得猶如人的呢喃,動的申銀.

"別……"想要推開宸王,卻不想雙臂才觸及宸王那勁瘦卻線條分明的胸口時,化作了柔軟無力的撫觸……

"玥兒,喜歡嗎?"宸王輕輕地在慕容玥的耳邊吹了一口氣,雙唇隨即跟上,在慕容玥的耳邊緩緩游弋,最終來到了那張發出破碎呢喃的唇旁,在聽得慕容玥無意識地發出"嗯……"的聲音時,將那尾聲連同唇一同含入了自己的薄唇中.

如蓮的馥香再次充斥了自己的口,宸王星眸閃過一絲滿足之感,半眯的眼,看著慕容玥首次溫順地閉上了眼,任由著自己的肆意.

眸中閃過憐惜與幸福,宸王微微緊了緊雙手,用著不會弄痛慕容玥的最大力氣抱著她,仿佛要將她揉入自己的懷中,與自己合二為一,再也不分彼此一般.

直至將慕容玥的口內每一處都細細品味了一番後,宸王才放過了那張被自己吻得腫的雙唇,滿足地看著慕容玥臉上未褪的潮,伸手輕輕地順著慕容玥如絲的長發,感受著那比上等錦緞還要柔滑的發絲自指縫中滑過的美好觸感.

慕容玥溫順地依偎在宸王滿是青竹清香的懷中,如一只乖巧的貓咪一般,閉著眼,聽著宸王胸膛內那打鼓一般的心跳,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也許,這樣,也挺好!雖然婚期並不是自己計劃內的,但至少還有一年多的時間,讓自己好好地享受一番被人寵愛的感覺,了解一下北辰星是否是自己的良人.

兩人在靜怡中享受著彼此的氣息,輕聲討論著晚上的行動,卻絲毫沒有發現,外面的星風等四人卻快要為誰來敲門提醒自己時間該出門了而打了起來.

水菲菲和肖嬤嬤則一臉帶笑地看著為此而爭論不休的四人,左右是王爺不放人,總不關她們的事,再則水菲菲冷然的性子早已經被四人所知,而肖嬤嬤乃是長輩,四人也開不了口,這叫人的事,只能由他們之間產生了!

只不過,這叫人可不是個輕松活啊!不定,就會惹惱了自家王爺,看看星殤的下場就知道了,被王爺懲罰入靈窟五層曆練,那可是要脫一層皮的啊!

雖然每一次進入靈窟,實力都會大增,但那種痛苦,可不是誰都能夠挺過來的.

因此入靈窟曆練,對于天機中人來,這究竟是懲罰還是獎勵,則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只是,如今正是他們家王爺"奉旨追妻"的關鍵時刻,誰也不想錯過這等看戲的好時機,因此,即使有人有心入靈窟鍛煉,也不想在這個時候進去,萬一進去了,某關闖不過耽擱了時間,豈不是遺憾終身!

"既然大家都不願意,那我們便按照老規矩,以投票方式來解決,少數服從多數吧!"星風眼一眨,便微笑著提議到.

"我同意!"星電首先開口附和.

"我也同意!"星火自然不會拒絕這個明顯對自己有利的提議.

"我不同意!"拒絕的自然是星木了,根據十幾年來的經驗,他不用想也知道,每一次投票,吃虧的那個人,總是自己!

"少數服從多數!反對無效!"星風,星電以及星火異口同聲地道.

"那,是誰去提醒王爺該出門了比較好呢?"星風再次微笑著開口,眼中的算計,竟與宸王有著幾分相似.

"我覺得這個人由木頭來擔任,最是恰當!"星電首先開口道.

"不錯!木頭去叫王爺,最能提現他的忠心,還能夠給准王妃留下一個盡忠職守的好印象,我非常贊同!"星火連忙舉手贊同.

星風點了點頭,而後用一副"我很看好你"的模樣看著星木道:"木頭,既然大家都如此推舉你,那這個人選由非你莫屬了!快去敲門彙報時辰吧!以免誤了准王妃的大事,皆是,王爺的怒火,可不是你我能夠承擔的!"

"你們,你們幾個太無恥了!"星木一對三,自然是吃虧的一方,但也不甘心就這般被三人給推出去當出頭鳥.

聽了星木的話,星風三人皆是默契地朝星木笑得燦爛,露出一口銀光閃閃的整齊牙齒,顯然,方才宸王與慕容玥的對話,皆是一字不差地落入了這堆偷聽牆角的家伙耳中.

"噗哧!"見得這四人耍寶的模樣,水菲菲不由地輕笑出聲,惹得星木滿臉通地瞪向水菲菲.

"看什麼看,還不快點去叫王爺王妃出門!"星風見星木竟敢瞪著水菲菲笑的明媚如花的嬌容,抬起長腿便朝星木的屁股來了一腳,大聲叫到.

"噓!"星電和星火見到星風這幅明顯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模樣,皆是朝星風鄙視了一番,而後便擁著星木朝慕容玥的房間走去.

水菲菲被星電幾人的舉動惹得雙頰一,冷睇了星風一眼,便轉過頭去與肖嬤嬤起話來.

星風見得水菲菲那愛嬌的模樣,不由地淡淡一笑,笑容寵溺而灑脫,也不話,就這般靜靜地看著水菲菲那張如花的容顏.

肖嬤嬤乃是世故精明的老人了,又哪里會看不出來這對年輕人之間暗湧的愫,慈愛一笑,便借口走了出去,將這片空間留給了水菲菲與星風二人.

見眾人皆是有意避開,徒留自己與星風二人,水菲菲臉上的霞更盛,惱羞地瞟了星風一眼,惡聲問道:"王爺吩咐你們注意安平郡主的行蹤,你可安排好人手了?"

星風被水菲菲一瞪,笑容愈加變深,好聲回到:"安排好天機的人去盯著了,等王妃在觀園內計劃成功後,我便去將那安平郡主請到觀園內."

聽得星風要親自去護國公府,水菲菲不由地叮囑了一句:"護國公府內高手眾多,你可別大意了,若是出了什麼事,可別連累了王爺."

聽得水菲菲暗含關心,卻故作嘲諷的話,星風點了點頭:"到時候星電會和我一起去,你別擔心!"

水菲菲聞身子一顫,有些不自在地別過了頭,冷哼一聲:"誰擔心你了,我只是擔心你壞了姐的事!"

"即是如此,那我便一人去吧!到時候若是失手被擒,我自是不會松口,大不了咬舌自……"星風看著水菲菲一副嘴硬的模樣,歎息了一聲道.

"別胡!你……"水菲菲聽到星風這喪氣的話,不由地眉頭一皺,便挑起身來,

只是才跳起身,卻見星風身形一動,如風般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她這一跳,正好跳入了他張開的臂膀內……

"王爺!"星木在星電和星火虎視眈眈之下,硬著頭皮敲了敲慕容玥的房門,開口叫到.

"何事!"宸王的聲音透過房門傳來,並沒有幾人所猜測的氣急敗壞,反而帶著幾分毫不掩飾的愉悅之.

沒有聽到宸王發怒,星木輕籲了一口氣,開口道:"王爺,快要到准王妃與那耶律風約定的時辰了,是否該准備出門了?"

幸好,幸好,王爺現在的心不錯,自己躲過了一劫.星木在星電和星火嫉妒的目光下,輕輕地拍了拍胸口.

老實人,就是有好報啊!

"吱呀!"門從里面被打開,宸王挽著慕容玥自里面走出來,兩人的臉上皆是帶著淡淡的微笑,顯然交談得十分愉快.

"菲菲呢?"慕容玥目光一掃,卻是沒有見到水菲菲的身影,便開口問道.

"回准王妃的話,水和風在外廳呢!"星火輕笑著開口道.

點了點頭,慕容玥不再多,與宸王相攜朝外走去.卻在走至外廳的時候,見到那對相擁的人影時,會心一笑,清了清嗓子,戲謔開口道:"怎麼了,菲菲,你可是身子不適,怎地被星風抱在懷中呢?"

"啊!"驟然聽到慕容玥的話,水菲菲如觸電般跳離了星風的懷抱,騰地了一張俏臉,有些結結巴巴地開口道:",姐,你,你怎麼出來了?"

慕容玥狡黠一笑,眨了眨秋眸,故作不解地道:"怎麼,莫非菲菲你和星風有什麼私密話要談,我們不應該出來打擾你們不曾?若是這般,我們再進屋里回避一下,待你和星風的事談完,我們再出來便是!"

著慕容玥故意拉著宸王的手就要朝屋內走去.

"姐!"水菲菲被慕容玥逗得臉色一,有些不依地叫到.

"回准王妃的話,屬下和菲菲之間的事已經談好了,不敢有勞准王妃回避,如今時辰不早了,我們是否該早些出門做好准備呢?"相對于水菲菲的羞赧,星風卻是大大方方地開口道.渾然沒有將立于慕容玥和宸王身後的星火幾人看好戲的目光放在心上.

在他想來,反正自己與菲菲的事,遲早要公開的,早些被他們知道,反而早些有利于自己與菲菲相處,又何須故作隱瞞,惹得大家拿自己兩人取樂呢!

PS:感謝親MOTHERSUN的每日打賞,感謝櫻桃和青漢妍的188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今日先更八千,這八千字是這段時間存稿所得,剩下的七千字會在之後發出,安然會盡快寫出來.

首次大圖推,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留,投票,推薦!你們的支持是安然碼字的動力!謝謝大家!

上篇:184今日……不方便     下篇:185耶律風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