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85耶律風中計  
   
185耶律風中計

見到星風大方淡然的模樣,慕容玥的目中閃過一絲稱贊之色.雖水菲菲與星風相識的日子比自己要長許多.

但這段時間以來,自己已經將水菲菲當作自己的好姐妹,自然希望她的感能夠交付給一個有責任,有擔當,疼愛她的男子.

"既然已經談好了,那我們也就無需回避了!"慕容玥抿嘴輕笑,目光寵溺地看著水菲菲帶著一臉的暈地走到了自己的身旁,低首不語.

"那安平郡主,現在何處?"宸王開口朝星風問到,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

星風與水菲菲都是自幼跟在自己身旁的,對于他們之間的好事,宸王自然是樂見其成的.

"回王爺,那安平郡主,此刻……正在前往聚美堂的途中."星風的目光輕掃過水菲菲,不意外地看見了她的嬌容一冷,水眸中的神色卻是一松.星風見此心頭一暖,嘴角閃過一絲笑痕.

"聚美堂?"慕容玥一挑眉,單聽這個名字,就知道是從事什麼勾當的,這安平郡主也未免太過大膽了吧!就這麼明目張膽地,去"叫鴨子"!

星風的臉上閃過一絲暈,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這才回到:"聽聚美堂中,新到了一批……新人,其中有幾個……長相俊美,性格桀驁不遜,因此,安平郡主極為感興趣.便在護衛的陪同下,准備前去……"

聽了星風的話,慕容玥不由地抬起頭歎息了一聲:"看來,這老天都在幫我們啊!原本還要費一番腦子的,結果這安平郡主,還真是善解人意啊!"

看這況,這耶律風只能當一次倌了,希望這安平郡主,到時候能夠對耶律風溫柔點,畢竟耶律風那身板,跟安平郡主一比,還是有差距的啊!

看到慕容玥那故作感歎,眸中卻滿是調皮之色的模樣,宸王不由輕笑地摸了摸慕容玥如水順滑的發絲,星眸中滿是寵溺之色,而後朝星風道:"你先去安平郡主身旁等候消息.依計行事!"

"是!"星風低頭領命,迅速退了下去.

"我們也該去會會那耶律風了!"慕容玥揮了揮長,心大好地道,只要想到今天晚上之後,那耶律風將會滿頭包的清醒,她的心便晴朗得萬里無云.

就在此時,一道白影一閃,如一陣風般躥入了慕容玥的懷中,赫然是靈寶正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極為不悅地看著慕容玥,仿佛在控訴她又要失將自己丟下.

"東西,我又沒有不帶你去,這不才准備叫你嗎?"慕容玥有些心虛地看了靈寶一眼,不得不,方才被北辰星一陣"胡鬧",自己還真差點再次把這只東西給忘記了.

"吱吱吱!"靈寶揮舞著兩只短的前爪,反駁著慕容玥的話,通靈的它,哪里會輕易地被慕容玥這麼一句話給哄住了,若不是它機靈,等候在門口,此刻定然又被慕容玥給放鴿子了,它是靈寶,不是鴿子!

"呃……"慕容玥才要再些什麼來哄這個可愛的東西,卻見兩只白玉般的纖指,夾著一枚散發著清香的丹藥來到了靈寶的面前,頓時止住了它不滿的叫聲.

靈寶抬頭望了望宸王,再望了望面前香味誘人的丹藥,而後圓溜溜的眼珠子一轉,朝著宸王揮了揮左爪,五個藏于白色容貌中的粉嘟嘟指頭搖曳生姿.

"五個?家伙,莫要貪心,再給你添一個,要不要隨便,不願意的話,你就陪星火呆在這里等消息吧!"宸王自懷中再次掏出一顆丹藥,擺在靈寶的面前,而星火亦是配合地往前一步,准備將靈寶拎過來.

"吱吱吱!"靈寶見狀,不等眾人反應,閃電般抱過兩顆丹藥,便塞入了口中,幾下咀嚼,便吞如了懷中,而後滿足地眯了眯眼,一副憨態可掬的模樣.惹得慕容玥愛憐地摸了摸靈寶的腦袋.

"吃了東西,就要做事!"宸王看著慕容玥疼愛靈寶的模樣,微微放柔了嗓音,再從懷中掏出一顆白色的藥丸,遞到元寶的面前,道:"這個到時候你找機會給耶律風吃下,至于辦法嘛,相信你自己能夠找到!"

雖然這個事慕容玥也可以做,但是交給靈寶來做,更是保險,畢竟靈寶身體可變色,體形,速度快,讓它在耶律風的酒杯里下個藥,並非難事.

靈寶一把接過藥丸,雙目放光地看著面前的藥丸,鼻子一聳,便嗅出了其中的配方與藥效,當下笑眯了一雙眼睛,齜牙點了點頭.

見時間差不多了,宸王等人也就不再耽擱,一行人分為一明一暗兩批,來到了耶律風城郊所在的觀園面前.

水菲菲在慕容玥的示意下輕輕敲了敲房門,便見房門迅速被打開,露出了耶律風那張滿是喜意的笑臉.

耶律風在見到水菲菲時一愣,而後便雙目放光地看著一旁帶著面紗的慕容玥,聲音滿是激動地叫到:"玥兒,你總算來了!"

慕容玥輕輕點了點頭,淡然道:"此時才到戌時,玥兒自當遵守約定,不能給耶律公子添麻煩."

耶律風聞忙道:"哪里,玥兒可不知道,我早在一個時辰前便已經再此等候玥兒的到來了,快,快進來!"

著,耶律風便要去牽慕容玥的柔荑,慕容玥見此,目光一凝,面紗下的嘴角噙著一絲冷笑,身形巍然不動,只見水菲菲身形一閃,便擋在慕容玥的面前,冷聲道:"男女授受不親,還請耶律公子自重."

"你這個……"耶律風見狀臉色一沉,才想些什麼,便聽慕容玥清脆悅耳的嗓音輕柔道:"耶律公子不是邀請玥兒前來賞花嗎?怎的不為玥兒帶路?莫非是不歡迎玥兒,那玥兒便告退了!"

完,慕容玥便緩緩轉身,作勢要離開.

"別……"耶律風見狀忙想去扯住慕容玥的衣,卻再次被水菲菲所阻,只得急急叫到:"是我唐突了,我已經在前面院中備下了酒菜,只等玥兒前來了,玥兒可莫要辜負了我一番心意啊!"

著,耶律風為了安慕容玥的心,還特地朝後退了兩步,做出一副謙謙有禮的模樣,不敢再對慕容玥有半分逾越之舉,只是那低頭掩下的雙目中,卻閃過一絲陰沉的光芒,心中暗忖,只要計劃得逞,自己定然不會輕易放過這礙事的水菲菲.

慕容玥聞,停下了身形,見耶律風老實地不再靠近自己,雖未看到他的臉色目光,卻也能夠猜出幾分此刻他的心,卻也不再推遲以免惹急了對方,當下便柔聲道:"那便有勞耶律公子在前方帶路了."

"玥兒快請!"見得慕容玥終于進了觀園的門,便揮手示意暗中的下人,將門關上,自己則在前方為慕容玥二人帶路.

"玥兒你看,這園子中的花開的正是時節,在這月色的襯托之下,可謂是美不勝收啊!"耶律風有些得意地指著滿園爭相奪豔的桔花芍藥對著慕容玥道.

這滿園的鮮花可是他花了大價錢,請來最好的花匠,精心培育出來的,非但每一朵鮮花都開放得嬌豔欲滴,且品種繁多,最重要的是,每一種花的顏色與品種,都經過精心布置而種下,此刻正逢花季,自是美得讓人目不暇接.

"確實是美不勝收!"慕容玥美目掃過滿園鮮花,卻沒有忽視了耶律風在看著滿園鮮花時,那付自得之色,心中的鄙夷更盛."耶律公子確是愛花之人,這滿園的鮮花爭相奪豔,各有各的美,可謂是萬紫千.只不知,將來耶律公子的後院,是否也會如和花園一般,盡收各色名花,獨為耶律公子一人顯其光彩?"

耶律風在細細品味過慕容玥的話後,臉上的自得之色一斂,故作不知地道:"玥兒這話可是冤枉耶律哥哥我了,你可知道,我的心里一直就只有你一個,我們可是自幼訂婚,青梅竹馬.只是被七公主生生給拆散了,我寫休書,都是為她所迫,當日與七公主定親,也都是七公主向皇上求來的,我即使是心中不願,也莫可奈何啊!玥兒,你可莫要因為那七公主,就與我生分了才是?"

一臉冷意的水菲菲,在聽到耶律風這般無恥的話後,終是忍不住別過了頭去,不願再看向耶律風那張做作的臉孔.

若非是不想壞了姐的好事,只怕她此刻早便將耶律風一腳踹到,狠狠教訓一頓了!

慕容玥輕輕地吸了一口氣,感受到中靈寶的躁動,不著痕跡地撫過了靈寶的身子,讓它再忍受片刻,而後用著二十多年特工生涯鍛煉下來的忍耐力,強行用溫柔的嗓音道:"即是如此,卻是玥兒冤枉了耶律公子了!只不知耶律公子今後准備如何……安置七公主?"

耶律風見慕容玥似乎被自己的一番話打動了,便繼續誠懇地道:"你我兩相悅,卻是因為七公主與宸王兄妹倆而被強行拆散,奈何他們是皇族子弟,我們無法反抗,只能見機行事.玥兒,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的心中一直都只愛你一個,即便,即便是我們今後各自成親,我的初衷都不會改變的!只是,委屈你了!"當然玥的.

慕容玥聞微斂雙目,遮去目中譏諷,語帶哀愁地問道:"莫非,你是要娶七公主,並讓我,嫁給宸王殿下?"

耶律風一臉悲痛地點了點頭,而後走至一旁的石桌上,端起兩杯早已倒好的酒水,端至慕容玥的面前,萬分不舍地道:"這只是權宜之策,玥兒,那宸王是注定早夭之人,你只需委曲求全一段時日,待得他早夭之後,我們便可以長久地在一起了,至于那七公主,你放心,我只是迫于無奈娶她的,心中只會有你一個!"

著,耶律風便將手中的杯子舉起,道:"玥兒,今日花前月下,時光靜好,我們便不談這些不開心的事了,來,這是南疆進貢的美酒,酒色香醇,清香怡人,最適合女子引用,我父親收藏的好些年了,我也只是討要了一壇而已,你且品嘗一番,看看是否合你的心意."

慕容玥伸手接過耶律風手中的酒杯,抬頭望了望月色,突然開口道:"看這天上的云彩如此多,似乎很快就要下雨了,飲了這杯酒,我便要回去了,以免父親掛心."

耶律風聞亦是抬頭看向天空,在見到天生稀稀落落的云彩後,笑道:"玥兒多慮了,這只是普通的云彩,並非是積雨云,不會下雨的,你既然來了,便陪我多話,我們難得一聚,你忍心這麼快就離開嗎?"

雖然耶律風只是抬頭看了幾眼天空,但僅是這片刻的時間,便足夠動作飛快的靈寶將藥丸放入了耶律風的酒杯之中.

慕容玥見狀贊賞地拍了拍中的靈寶,作勢與耶律風碰了碰杯子,狀似嬌羞滿懷嗔意地道:"玥兒都已經來了,耶律公子還在懷疑玥兒的誠意嗎?若是如此,當真是傷了玥兒的心了!"

耶律風見慕容玥要與自己共飲,目中光芒一閃,急忙道:"對對,既然玥兒來了,便是對我最大的誼了,我怎能再懷疑玥兒的誠意呢!"

著,耶律風便趕緊將自己杯中的酒水飲盡,而後便雙目期待地看著慕容玥.

慕容玥見狀,也不惱,而是請撩面紗,以掩口,優雅從容地作勢喝下了杯中的酒.

即是耶律風一眨不眨地看著慕容玥,也發現不了,其實那杯中的酒,已然被慕容玥中的靈寶喝了個一干二淨.

隱在暗處的宸王,在見到耶律風喝下了杯中之酒時,便示星火發出信號,知會星風開始行動.

入夜後,便燈火輝煌,人影幢幢的西子湖旁,常年停靠著豪華的畫舫,每一座畫舫的門前都來往著面帶笑容的男子,偶有遇到相識之人時,彼此的臉上,都掛著心照不宣的笑容.當然,關系甚好的,甚至還會相邀做伴,飲酒作樂.

與其他畫舫不同的是,聚美堂的畫舫門口,進出的非但有男子,亦有一些或身著男裝,或遮頭蓋臉的——女子.

而此刻,安平郡主,便是其中的一人.

與其他低調前來的女子不同,安平郡主卻是由四個護衛前呼後擁,耀武揚威地來到了聚美堂前.

一些被安平郡主的護衛霸道推開的男人,在見到護衛身後之人時,皆是敢怒不敢地低頭避了開來.

"老鴇子,聽你這里新進了幾個好貨色,帶上來給本郡主看看,若是入了本郡主的眼,賞錢自是少不了你的!"安平郡主一身男裝,威武霸氣地自護衛抬著的軟塌上走了下來,大聲叫到.

那副囂張跋扈的模樣,引得在座的人們紛紛注目,卻在見到發話之人後,皆是一臉惶恐地低下了頭.

京城中人誰人不知道,這安平郡主,可謂是京城的一霸,非身份尊貴的有限幾人之外,鮮少有人敢招惹她.

概因安平郡主非但長的五大三粗,武功高強,那腰間纏繞的那根牛筋長鞭更是狠辣,若是抽上一鞭,傷痕幾個月都不見消退.

若是不心惹惱了她,被打一頓還是輕的,若是禍及了家族,可就麻煩了!

聚美堂的老鴇自然是認識安平郡主這位熟客的,見狀忙帶著一臉諂媚的笑容迎了上來,未語先笑:"哎喲,原來是安平郡主來了,快!快!樓上請,春,快,快帶安平郡主到咱們聚美堂最好的房間里!郡主您稍等片刻,媽媽我這就去給你把咱新進來的最俊俏的一個倌給您帶來!"

老鴇朝一旁的一個倌打了個眼色,那倌便恭敬地上前為安平郡主領路,直直朝聚美堂最豪華的房間走去.

"你們幾人自己去玩吧!"安平郡主走至房間後,自懷中掏出一把銀票,丟給身旁的一個護衛,對四人道.

四個護衛聞臉上一喜,他們已經是郡主身邊的"老人"了,自然心知郡主已經對他們失去了興趣,如今正惦記著這聚美堂中還未開,苞的新倌了,自己若是再不識趣,壞了郡主的興致,可是吃不了兜著走的.

當下也不再多話,連連感謝後,便退出了房間,朝樓下走去,這聚美堂中可不僅僅有倌,那漂亮的姑娘也不少,郡主打賞的銀票,可足夠自己在這里揮霍了!

"郡主,請喝茶!"那名為春的倌見四個護衛退下後便被幾個妖嬈美豔的女子給圍繞住了,目中精光一閃,便倒過一杯茶水恭敬地遞給了安平郡主.

"嗯!"安平郡主見到倌清秀的面孔後,目中閃過一絲浮,欲,借由接過茶杯的舉動,在倌的手上摸了一把,這才滿意地喝下了杯中的茶水.

當然,占便宜是一回事,這倌只算清秀的模樣,還激不起她心中的欲,望,她所喜歡的,可是那種俊朗中帶著些許個性的男人.最好是帶著幾分桀驁不遜的味道,因此,她才會在玩膩了府中護衛的況下,來聚美堂找那些還沒有被調,教好的新人,只有在便征服,便調,教的過程中,她才能享受到那種快樂的滿足感.

一杯茶下肚,安平郡主只感覺到眼前一暗,便失去了感覺.

卻見那原本一臉溫順的倌,冷冷地踢了安平郡主一腳後,才躬身朝內室走出來的星風恭敬地躬下了身子.

"做的不錯!"星風笑著誇獎了春一句,而後拍了拍春那瘦弱的肩膀."委屈你了!"

方才這春被安平郡主這只母老虎占便宜的形全然落入了星風的眼中,因此星風才會有此一句.

聽到星風的話,春有些受寵若驚地低下了頭道:"屬下為主子效命,並沒有任何委屈!"

"這是賞你的."星風自懷中掏出一個玉瓶,拋給春,而後一把拎起安平郡主朝外走去,安平郡主那至少有兩百斤的體重,在星風的手中輕若無物.

看得春眼熱不已,而後握緊了手中的玉瓶,星風殿主賞賜給自己的丹藥,自然不是俗物,只要自己夠努力,再憑著這瓶丹藥的助力,一定能夠將武功練好,皆時,便能夠為主子做更多的事了!

觀園內,耶律風見慕容玥已經喝下了酒,便開口道:"玥兒,我最近得了個有趣的寶物,准備送給你,就在房中,你陪我一同去取來吧!相信你一定會喜歡的!"

"不知耶律公子准備送給玥兒什麼寶物?"慕容玥輕輕一笑,帶著幾分醺然欲醉的嬌憨.

耶律風眼中更熱,有些急不可耐地搓了搓手道:"玥兒同我一起去看看便知."著,便准備去拉慕容玥的手,將她帶入早已經准備好的寢室中去.

"姐!我們還是在此等耶律公子將那寶物取來吧!"水菲菲故意再次開口道.

"你這奴婢,我與你家姐兩相悅,我愛她憐她還來不及,還會害你家姐不成?"耶律風見慕容玥已然喝下了自己下藥的酒,底氣更是足了幾分,當下臉色一變,惡狠狠地道.

"這……"水菲菲故作為難.

"菲菲,你先在此等候吧,我與耶律公子去去便來."慕容玥仿佛生怕水菲菲觸怒了耶律風一般,忙開口道.

而她的話,自然是正中耶律風的下懷,他不等水菲菲回答,便開口打斷了水菲菲未出口的話:"本該如此,玥兒,我們走吧!"

想到自己馬上就要將慕容玥那馥香嬌軀擁入懷中,耶律風便感覺到腹處的火熱越燒越旺,恨不得此刻就將慕容玥壓在身下,肆意蹂,躪.

當然,還未被欲,火沖昏了頭的耶律風自然不會忘記朝暗處打了個手勢,讓人回頭將這個礙事的水菲菲給弄昏,以免來打擾自己和慕容玥的好事.

一路竊喜,耶律風將慕容玥帶到了自己的寢室中,才將房門關上,便要轉身去抱慕容玥.

慕容玥輕輕一閃,便躲開了耶律風的狼爪,故作不解地道:"耶律公子不是有寶物要送給玥兒嗎?為何還不取出來給玥兒一觀呢?"

耶律風見慕容玥已經是囊中之物,也不再掩飾自己的目的,展顏一笑,用著自以為魅力的低沉嗓音道:"我要送給玥兒的,便是我自己啊!難道玥兒不想要耶律哥哥了嗎?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成為我的人嗎?今天我便成全了你,豈不是給你最好的禮物嗎?"

慕容玥聽得耶律風如此無恥的話,怒極反笑:"耶律公子可記得當初玥兒寫休書給你那天所的話?"

"什麼話?"耶律風此刻心中只想著怎麼占有慕容玥,又哪里有心思去回憶那天狼狽的自己.一邊問話,一邊又朝著慕容玥走近幾步.

慕容玥算計著藥效發揮的時間,不急不慢地踱著步子,眸光璀璨瀲灩地看著耶律風,不掩其譏諷:"那日玥兒便過,耶律公子其實不應該叫耶律風,而是應該稱之為耶律軟飯才對.只是耶律軟飯公子似乎並沒有把玥兒的話放在心上,因此,今日耶律公子的禮物,玥兒就敬謝不敏了!反之,玥兒卻有一個天大的驚喜要送給耶律公子呢!只要耶律公子接受了玥兒的禮物,今後,便可一生軟飯無憂了!"

想那護國公府富貴榮華,且只有安平郡主一個女兒,護國公百年之後,所有的財產皆是屬于安平郡主一人,想要養耶律風這麼一個閑人,自然是不在話下的.

因此只要耶律風成了安平郡主的人,這一輩子啥事也不用做,也不怕餓死了.這碗軟飯,可比在二十一世紀的那些軟飯男好吃多了!

"閉嘴!"耶律風聽到慕容玥再次提到耶律軟飯四個字,那股濃濃的恥辱感便升了起來,伴著欲,火直竄心頭."玥兒,你莫要再惹我生氣了,乖乖地過來本公子這里,讓本公子好生愛撫你,今後,你便是本公子的人,憑你的天姿國色,只要乖乖聽話,本公子定然不會虧待你的!"

"玥兒就在這里,你自己走過來啊!"慕容玥巧笑嫣然道.

"你……"耶律風心中一惱,就要上前抓過慕容玥,卻在此時,感覺到身上的力氣逐漸消失,但體內燃燒的欲,火卻是分毫不曾減少,反而又越少越猛的趨勢.

"你對我做了什麼?"耶律風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急忙開口問道.

此時,他便是再怎麼無知,也發現了事和自己的計劃完全不同.

本該嬌喘連連,春蕩漾地哀求著自己寵幸她的慕容玥,竟絲毫沒有被下了藥的狀態.此刻卻是一臉冷意地看著自己.

而反觀自己,況卻和中了春,藥一般無二.若只是欲,火焚,身,還可以將慕容玥拿下便是,只是似乎連武功都被封住了,怎能讓他不心驚.

PS:從早上寫到現在,終于寫出七千字了,累得手腳無力,腰酸背痛,我去休息了,群麼麼大家!

上篇:184娘親畫像     下篇:186鞭打耶律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