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86鞭打耶律風  
   
186鞭打耶律風

看著耶律風滿臉通卻手腳無力的模樣,慕容玥嘴角的笑容愈加嘲諷萬分,話語中的譏諷絲毫不加掩飾:"耶律公子又何須惱怒,玥兒也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希望明日耶律公子還能這般意氣風發!"

莫要以為抱上了公主的大腿,便能夠仕途一帆風順,有時候,一顆不起眼的石子,便會阻了通天之路.

"你……你究竟想做什麼?"耶律風心中此時的自己,就算面對一個稍微有力些的粗使婆子都毫無反抗之力,若是慕容玥真對自己下了什麼圈套,自己可是毫無反抗之力.以通力.

"耶律公子很快就知道了!"

房門被輕輕敲響,慕容玥心知這是星風等人將安平郡主帶來了,便不再與耶律風多費口舌,而是徑自打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一身黑衣蒙面的星風便提著安平郡主走了進來,看著一旁狼狽的掩飾雙褪之間蓬起的耶律風,冷冷一笑,將安平郡主放在椅子上,而後自懷中掏出一顆色的藥丸丟了安平郡主的口中,便如來時一般快捷地退了下去,自然,"細心體貼"的星風,不會忘記為這對即刻要將洞房花燭夜提前的男女帶上了房門.

"嗯……"趴在桌子上的安平郡主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搖了搖頭,心中訝異怎麼自己迷迷噔噔地睡了過去.只是不由她細細思量,便感覺到一股難耐的欲,火自身體深處燃燒了起來.

"這該死的老鴇子,居然敢在茶水中下藥!"安平郡主心中暗暗憤恨,青樓之中在茶水中下微量春,藥之事給客人添加樂趣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之事了,只是安平郡主一向以禦男有術自得,如今被下了藥,自然是認為自己的"能力"受到了挑釁,心中哪里會不生惱怒.

氣憤之下,安平郡主一沖而起,狠狠一拍木圓桌,才要大聲呵斥,喚來老鴇,卻見一旁的耶律風正一臉不忿地瞪著自己.

雖然這耶律風人品不怎麼樣,但卻不得不否認,他能夠吸引到七公主這般眼高于頂的天之嬌女,長相自然是俊俏非凡,再加上那股出身于大將豪門的傲骨風姿,一下子便將這悅男無數的安平郡主給吸引住了!

不得不提,雖然這安平郡主倍受寵愛,但因其"特殊"的長相,跋扈的個性,及那難以表的"愛好",這護國公自然是不敢帶她出席各個上流貴族的圈子.

因此,雖然這耶律風是耶律大將軍的兒子,七公主的准駙馬,但如今在這安平郡主的眼中,卻只不過是一個聚美堂中新進的倌罷了!

"看來這老鴇子還真有眼光,這次幫本郡主挑的美人還真是對了本郡主的胃口,罷了,這下藥之事,本郡主便饒了她一回吧!"安平郡主滿意之下,心中暗道.

"美人,過來,給我仔細看看!"安平郡主難得見到一個對胃口的美男,好心地開口叫到,在外面找倌的時候,安平郡主一向不喜歡以權壓人,否則就太沒有意思了,畢竟府里那些唯唯諾諾的護衛,她已經玩厭了,才喜歡來外面找樂子.

"放肆,居然敢對本公子無禮!"耶律風傲然呵斥一聲,便要去開門出去,雖然他不知道慕容玥為何要將一個魁梧的男子放在自己房中,但心中隱隱不好的預感,以及體內急需宣泄的欲,火,讓他片刻也不想呆在這里.

"放肆?我倒要讓你好好看看,我是怎麼更放肆的!"見獵心喜的安平郡主又怎會這般放耶律風離開.

當下將纏在腰間的皮鞭一拉,便對著耶律風抽去.

"啊!"才要拉門的耶律風冷不防被抽了個正著,當下痛呼一聲,轉頭怒瞪向安平郡主,破口罵道:"該死的,你居然敢打我?"

耶律風可是耶律韜自捧在手心長大的,可曾這樣被人用皮鞭抽過,當下雙目一,便舉起腳下的椅子朝安平郡主丟去.

只是以耶律風失去功力的攻擊,看著安平郡主的眼里,只當作了閨房中的樂趣一般,厚厚的方唇一樣,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身形一避,便避開了椅子的來勢.

幾大步一躥,便來到了耶律風的面前,高大的身形對著比自己還矮了一個頭的耶律風,氣勢凶猛地一抓,如老鷹抓雞一般,將耶律風整個人就這般提起,朝屋內那張木雕花大床一丟.長腿一跨,便將耶律風跨在自己的胯下,居高臨下地看著耶律風,仰頭一笑:"怎麼,美人,想要怎麼伺候我了嗎?若是伺候的好,本大爺可是重重有賞!"

常年混跡青樓場所,安平郡主對這類調戲倌姑娘的話自然是信手拈來,不得不否認,這些話對房中之樂,可是大有助興的效果.

"呸!你最好趕緊給我離開,否則,本公子定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被人生生地壓在胯下,這種恥辱饒是一般人都不能忍受的,更何況是滿身傲氣的耶律風,若不是此刻武功盡失,只留下普通人的氣力,他只怕早就憤起一劍宰了安平郡主了!

"後悔,哈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讓我後悔的!即使你再是身份高貴,到如今,也該認清勢,乖乖地把本大爺給伺候好了才是!"安平郡主完,便直接伸出大抓,將耶律風的衣袍一撕.

"嗤啦!"耶律風的衣袍,在安平郡主那粗魯的撕扯下偏偏碎開,白希卻線條起伏優美的身體便這般盡數展露在安平郡主的面前.

"果然是上等的貨色!"看到耶律風那常年習武,柔韌有力的身體,安平郡主一雙虎目中露出了滿意之色,體內的欲,火愈加燃燒的洶湧萬分.

"混賬!"雖然男子暴露身體並非是什麼稀罕之事,但發生在這種況之下,無疑是滔天的侮辱.耶律風當下只感覺到周身的血液盡數往腦子湧去,雙目一,抬腳就朝安平郡主的胯下踢去.

"哎喲!"安平郡主正滿目贊歎地欣賞著耶律風的身體,哪里會想到這個倌居然敢踢自己,措手不及下被踢了個結結實實,當下身子一弓,痛得叫出聲來.

"你……你是女人?"耶律風的鞋子早已經在掙紮中踢開,此刻腳下與安平郡主胯下親密接觸,自然感受到了那處與男子的不同,加上安平郡主雖然嗓音粗獷,但這一聲痛呼還是帶上了幾分女性的音調.

發現到一直在凌,辱自己的人,居然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五大三粗,高大魁梧,比一般男子還要粗獷,還要威猛的女人,耶律風只感覺到心中一陣驚秫,饒是他再笨,也明白了慕容玥方才所的,要送給自己的禮物,是什麼意思了!

"本郡主自然是女人了,不是女人,要你來有何用!"雖然喜歡身穿輕便男裝行事,但又有哪個女人是真心喜歡被人當作男人的.

安平郡主本就吃痛惱怒,此刻聽到耶律風這句話,心頭更是騰騰升了幾丈.一揮手中長鞭,便毫不留地朝耶律風抽去.

"啪!"不等耶律風聽清安平郡主的話,身上便是一痛,那白希的身體上,便多了一條烏青泛紫的鞭痕,觸目驚心.

"啪!啪!啪!"私密之處被踢的痛苦讓得安平郡主再也沒有了憐惜美人的心思,將滿腔的怒火都盡數傾泄在手中的鞭子上,一鞭又一鞭,毫不留地抽打在耶律風的身上.

"啊!住手!啊!啊!"耶律風那從未受過任何苦頭的高貴身體何嘗被人這般鞭打過,當下便痛呼出聲,想要掙紮起身,卻被安平郡主一只大腳踩了個嚴嚴實實,即使是這般痛苦難耐之下,卻連想要翻個身子,避開鞭子都做不到.

"叫啊,你慢慢叫,本大爺就喜歡聽你們這些人的叫聲!"對于耶律風的反應和反抗,酷愛調,教新人倌的安平郡主早便習以為常,滿是浮,色的目光中反而帶上了興奮之色.

尤其是在看到耶律風那白希無暇的身體,在被自己鞭打後,添上了一條條泛著血絲的鞭痕後,竟有一種別樣的風.安平郡主心頭的怒火點點散去,換上的,是絲絲滿足之色.

有什麼事,會比讓一個高傲不遜的男人,在自己的身下被一絲絲剝離了傲骨,換上了屈服更讓一個女人有成就感呢!

她安平郡主可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天之嬌女,才不要和其他的女人一般在家相夫教子,別人三從四德,她偏要反過來,讓自己身邊的男人學會如何三從四德.

想到這里,安平郡主哈哈一笑,再次狠狠地抽了身下的耶律風一鞭,大聲問道:"你不是很狂嗎?再狂個給本大爺看看,本大爺就不信調,教不了你,讓你乖乖的侍候本大爺!,你服是不服!"

PS:感謝2504311590兩次188幣的打賞,感謝清媛和很愛520打賞的188幣,感謝櫻桃打賞的588幣.安然群麼麼個!

上篇:185耶律風中計     下篇:187環環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