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88公主來到  
   
188公主來到

聽到碧云微微抬高了的音量,蓮慌忙對著她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拉了拉她的衣,輕聲道:"聲點,萬一讓公主聽到了,你就是十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碧云被蓮這樣一拉,似乎也想到了自己此刻所在之地,正是公主的寢室門口,忙壓低了嗓音呐呐地道:"是,蓮姐姐,我知道了!"

頓了頓,碧云終是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繼續開口問道:"蓮姐姐,你,那耶律公子真的是在觀園內和朝中其他大臣的女兒勾搭胡為嗎?若是讓公主知道了,公主定然會很傷心的."

北辰蘭一聽碧云的話,心頭頓時一惱,心道這兩個賤婢,居然敢私下里誹,謗耶律風的名譽,看來,自己的宮里定然是要好好的管束一番了.

只是雖然心頭惱怒,北辰蘭卻耐著性子繼續聽下去,畢竟有句話叫做無風不起浪,北辰蘭雖然性格跋扈,但卻也不是完全沒有頭腦之人.

蓮聽了碧云的問話,歎息一聲道:"是啊,我們做奴婢的,當然不忍心讓公主傷心了,因此我雖然得了消息,卻也不敢去告知公主.只恨那耶律公子,身受榮寵,讓得皇上把公主指婚給他,更是祖上庇蔭,得了公主的垂青,卻不知感恩,竟趁著公主受太後教導之際,便與那些朝臣之女胡作非為.真是讓我們這些做奴婢的為公主不值當."

"的確如此,蓮姐姐,依我看,我們還是要把此事告訴公主才是,畢竟這事可是你那表哥親眼所見,而如今那不知羞恥的女人也還在耶律公子的觀園之中,若是連我們這些做奴婢的都不幫襯著公主,那公主也未免太可憐了!蓮姐姐,你要想想,咱們公主這次受罰,可都是因為耶律公子啊!"

碧云似乎很是忿忿不平地道,話中滿是對北辰蘭被背叛的憤怒,儼然與蓮一般,是一個對自己主子忠心不二的宮婢.

北辰蘭原本想要懲罰碧云與蓮的心思早已經沒有,剩下的只有對這兩個衷心婢女的賞識,只是,目前最重要的,是她們話中透露出來的信息.

耶律風居然背著自己,趁自己被父皇懲罰每日到慈甯宮抄寫佛經之際,與別的女子勾搭!

想到這里,北辰蘭便再也按捺不住,徑自來到蓮與碧云的面前,冷聲問道:"你們把剛才的話,給我清楚!"

"公主!?"蓮與碧云見到公主突然出現,登時嚇得跪倒在地,兩張俏臉變得蒼白.

"嗯!"北辰蘭水眸冷冷地掃過蓮與碧云,想到方才她們兩人對自己的維護,心頭的火氣雖然大,卻沒有朝二人宣泄,而是冷冷地問道:"你們耶律公子尋了朝中大臣的女兒,在他的私宅觀園內胡為苟且,可有此事?"

"回,回公主的話……"那蓮抬起頭來看了眼北辰蘭,見到她目中的隱隱的受傷與不敢置信時,便忍不住流下淚來,朝北辰蘭嗑了個頭道:"回公主,奴婢剛才的話,句句屬實,奴婢有一個遠方表哥,便在那觀園旁做事,昨夜里見著耶律公子帶了女子進那觀園,舉止親密有加,而夜里,有觀園的下人,房里傳來,傳來他們苟且的聲音,公主,奴婢是實在不忍心看你被騙,卻又不想惹你傷心,才會隱瞞不報,求公主恕罪!"

"起來吧!你的衷心,本宮已經知道了,只是你的事,究竟是否屬實,本宮必須得親自去看過才能相信.你們兩個,快服侍本宮洗漱更衣,本宮這就去那觀園翹翹,究竟是哪個踐人,敢勾引本宮的駙馬!"北辰蘭眸中閃過一絲狠戾,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意,讓得蓮與碧云皆是打了個冷顫.

心中對北辰蘭護著耶律風的行為有些不值,雖這北辰蘭刁鑽跋扈,但對耶律風的一片心意,卻是真摯的,只可惜,錯付了一片芳心了!

"公主,萬萬不可!"蓮勸道,"如今你正出于被皇上禁閉的期間,若是讓皇上發現你偷溜出宮,只怕……"

"無需多,如今時辰還早,本宮去去就回,不會有人發現的!"北辰蘭不由蓮繼續勸,徑自下令道.

匆匆一番洗簌,北辰蘭便在蓮的陪同下,繞過巡夜的侍衛,來到了皇宮的偏門,蓮輕聲對北辰蘭道:"公主,今日守門的人,正好是奴婢的同鄉,奴婢去和他,你可萬萬記得要早點回宮,莫讓人發現才是!"

"好!"北辰蘭很是大方地自懷中掏出一張大面額的銀票,遞給蓮:"把這個給他,讓他把嘴巴閉牢!"

"是!"蓮接過銀票,與那守門人商議了幾句後,便順利地帶著北辰蘭出了宮,直奔觀園而去.

"啪啪啪!"蓮在北辰蘭的示意下,敲響了觀園的房門.

"誰啊!"一個厮迷迷糊糊地開了房門,打著呵欠問道.

"本宮是誰,你還沒有資格問!"北辰蘭一腳踢開厮,便直直朝著觀園內耶律風的寢室沖去.

"本宮,你,你是公主?!"那厮想到昨夜里耶律風所做的事,頓時感覺到不好,叫出聲來.

"閉嘴!公主面前也敢大聲喧擾,不想要腦袋了?"蓮見北辰蘭跑遠,一腳踢在了厮的膝蓋上,見他老實地閉上了嘴,這才舉目看向已走遠了的北辰蘭.

"還不快去請耶律將軍過來,若是出了什麼事,你可擔當的起?"蓮美目一掃身旁被面前一幕驚呆了的厮,脆聲喝道.

"啊?是!是!"那厮聽了蓮的話,終于醒過神來,不敢多,撒開腿便朝著耶律將軍府奔去.

蓮看著厮跑遠了的身影,微微一笑,這才施施然朝北辰蘭所去的方向走去,只是那雙清甯的水眸中,卻是噙著一絲淡淡的笑意.早已經沒有了在北辰蘭面前時的悲憤和不平.

不得不,這宸王研究出來的藥效果就是非一般,一夜下來,耶律風與安平郡主已經大戰了三個回合.而在休息了一個多時辰後,精神頭十足的安平郡主又開始蠢蠢欲動地摸上了耶律風的胸膛.

耶律風既然敢窺覷慕容玥,自然是惹惱了腹黑的宸王殿下,因此他給靈寶的藥量可是安平郡主的兩倍,雖然已經三個回合站下來了,可體內的藥效卻還沒有發揮完一半.

不得不,耶律風的體力的確是非常的好,雖然運動了一個晚上,但在此刻男人精力最為旺盛的時刻,被安平郡主這般一挑動,那體內才息下去不久的火氣,又騰地燒了起來.

"浪……貨……"雖然心中明白身邊躺著的女人非但不是一個如花似玉的嬌娘,反而是一個五大三粗的偽爺們,但男人都是下半身支配上半身的動物,只要那火氣上來了,哪里還會在乎身旁女子的美與丑呢?否則,又哪里會有當兵三年,母豬賽貂蟬的話.

"咯吱……咯吱……"木雕花大床又開始晃動起來,那層層的帷帳,遮不住床上兩人起伏的身形,反而多了幾分曖昧的氣息.

而一臉著急的北辰蘭,在踢開了房門的時候,望見的正是這樣的一幕.

"踐人!"北辰蘭一張嬌媚可人的容顏頓時變得猙獰萬分,幾步沖上前,素手揪著帷帳一扯,便將那帷帳給扯落了下來.

"踐人,居然敢引誘耶律公子……你……你……"看著面前這具五大三粗,魁梧彪悍的身子,北辰蘭接下來的話,卻怎麼也不出口了.

她怎麼也不敢相信,與耶律風苟且的女人,竟會是這樣一個……比男人還要男人的……女人.

不可能,耶律哥哥怎麼會看上這樣的一個女人!似了慌的.

一定是這個女人逼耶律哥哥的,不會錯!

北辰蘭目光一轉,在看到安平郡主騎在耶律風身上的姿勢後,便更是相信了自己心中的揣測.

"你是什麼人?居然敢對耶律公子做下這等不知廉恥的事!你給我下來!給我下來!"北辰蘭見那安平郡主在看到自己出現後,非但沒有誠惶誠恐地起身行禮告罪,反而更是張狂地在耶律風的身上大力動作著,而耶律風亦是一臉沉迷之色,仿佛根本沒有發現自己的到來.

確實,此刻安平郡主和耶律風都被體內的藥力給支配著行動,腦中只有那荒唐之事,又哪里會對身旁的人事有反應.

"啊……你們……該死!"北辰蘭哪里承受過這等侮辱,眼前這個丑八怪,非但敢上了自己的未婚妻,居然還敢在自己的面前繼續做那等無恥之事,甚至連一向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耶律風,也敢對自己的到來不理不睬,任由著那個女人對她予取予求.

PS:感謝MOTHERSUN打賞的188幣,麼麼!安然見25號一萬五的更新,讓得親們看得很是滿足,而未來的三天是假期,寶寶爸會在家做飯,安然便決定,若是這幾天推薦票,留和月票多的話,安然便在1號再送給大家一個饕餮大餐,一萬五更新!

安然決定給力了,親們能否給力呢?決定權在你們手上哦!

上篇:187環環相扣     下篇:189護國公對峙耶律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