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90成全他們  
   
190成全他們

"這……"耶律韜本就不是善于口舌之爭的人,當下便被護國公這一問給問得愣在原地,久久不出話來.

"還有,老夫進來之時,這園子內的下人一直想方設法來阻止老夫進這寢室,若是女設計了令公子,他們看到老夫前來,應該是欣喜萬分地將老夫帶來阻止女的惡行才是,為何還要百般阻擾?"護國公再次開口道,臉色隨著問話漸漸陰沉下來,那長期身居高位的威壓,便無形地散發開來,讓得一旁想要為耶律風辯解的北辰蘭,亦是不敢多,畢竟,這護國公問的話,可是不無道理的.

的確,哪里有受害的耶律風宅中下人,苦苦阻擋能夠制止安平郡主惡行的護國公進來的道理.若是反過來一,反而更讓人相信,那安平郡主是受害者了!

"這,或許下人們並不了解況!"耶律韜無奈之下,只得尋了這麼一個理由.

"這下人可是一直都呆在園子里不曾出門的,耶律將軍總不會拿這麼一個糊弄兒的理由來糊弄老夫吧!"護國公冷哼一聲,目光譏誚地看著耶律韜.

"且不別的,老夫的安平可是女兒之身,這世上哪里有女兒家不愛惜自己,非要往男人身上湊的,耶律將軍的話,可未免太過天方夜譚了!"護國公不愧是混跡官場幾十年的滾刀肉,在見到耶律韜無話應對之際,居然還睜著眼睛出了這麼一番瞎話.

耶律韜聽到護國公這番不要臉不要皮的話,差點沒有一口氣背了過去.一只手指著護國公,半晌不出話來.阻是爭善.

這京城中人誰人不知這安平郡主乃是一個好色胡為的女中色狼,但凡是家中有著及冠貌美兒子的官員,對之都是能躲多遠躲多遠.如今這護國公,居然……

不對!雖然耶律韜有些氣昏了頭,但卻在看到護國公目中那閃著算計光芒的老狐狸目光時,心中閃過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果然!耶律韜才欲話,那護國公便悠悠然道:"唉,耶律老弟,我們也同朝為官幾十年了,一直都是兄弟深,老夫也不想為了此事而破壞了彼此的感.既然這件事都已經發生了,總是要解決的才是,我這女兒,雖然長相和性子並不是十分的出色,但勝在這腰粗屁股大,好生養.如今她的清白已經毀在了令公子的身上,那我們索性也就成全了他們,將他們兩的婚事給操辦了,以免把事鬧大了,大家臉上都不好看,你看如何?"

"我不同意!"耶律韜還沒有開口,一旁的北辰蘭便跳出身來,大聲吼道:"這明明就是你那不要臉的女兒迷,殲了耶律公子,憑什麼把事賴在耶律公子的身上,就憑你那丑八怪加上不知廉恥的女兒,也想要嫁給耶律公子,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德性.護國公,你莫要忘記了,耶律公子和本宮已經由父皇指婚的,想要把你那個破爛幣女兒嫁給耶律公子,門都沒有!"

饒是護國公的厚臉皮,在聽到北辰蘭這毫不留面的話後,也是微微一,尤其是在見到眼前耶律韜那絲毫不掩嘲諷之意的笑容時,目中更是一惱.

只是他畢竟是年過半百的男人了,也不好和北辰蘭這麼一個十幾歲的丫頭置氣,當下目光便淡淡地朝一旁坐著的安平郡主一掃.

安平郡主本就對北辰蘭置了一肚子的氣,只是礙于護國公在此,拿不准父親的意思,強忍著不敢做聲,聽得北辰蘭的一番惡毒的話,更是火冒三丈,此刻見得父親的目光,哪里會不明白他的意思.當下站起身來,一甩手中的長鞭,厲聲喝道:"北辰蘭,你又是個什麼東西,本郡主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北辰蘭方才本安平郡主那麼一推,心知面前這個女人可是和護國公一般的滾刀肉,當下身子一縮,色厲內荏地道:"你先想做什麼,告訴你,你若再敢碰本公主一下,父皇絕對不會放過你,就算你是郡主又如何,父皇能讓你當郡主,也就能夠讓你當賤民!".

安平郡主看著北辰蘭那副怯懦的模樣,鄙夷一笑,懶懶地將鞭子收回來,譏諷道:"你除了會拿你的身份來壓迫人之外,還有什麼本事?告訴你,你不讓本郡主嫁給耶律風,本郡主還偏偏就要嫁給他了!本郡主的清白之身已經毀在了他的身上,若是他不負責,不用你,本郡主也會去朝皇上要個交待."

耶律韜聽了這對極品父女無恥至極的話,身子一軟,便差點摔倒在地,顫抖著身子舉起手來,指著這兩人,半天沒有出一個字,就這般一口氣沒緩過來,昏了過去……

攬月園內,慕容玥懷抱著靈寶,躺在院子內大樹下繩子結成的秋千上,悠哉地任由水菲菲搖晃著秋千,手捧著一本新月大陸的奇聞趣事軼事看得津津有味.連身邊何時多了一個青色的身影也不曾發覺.

宸王朝水菲菲揮了揮手,示意她退下去,而自己則代替了水菲菲原本的位置,輕柔地為一臉認真神色的慕容玥服務著.

"菲菲,你,這新月大陸上這麼多國家,風俗習慣皆是不同,若是我們能夠到各個國家去游曆一番,該有多好!特別是這個迷族,更是讓我感興趣,這樣一個神秘的民族,不為外人所知,卻讓諸個國家都忌憚,真是讓人費解."輕輕地翻過一個書頁,慕容玥輕輕眨了眨眼,目中帶上了幾分向往之色.

在二十一世紀的特工生涯,她便到過不少國家,雖然是帶著任務去的,但卻總能在執行任務之余,盡興地游玩享受著不同國家的風光.

如今穿越到了這新月大陸,卻礙于身份以及各方面的因素,只能一直在這京城一帶活動,心中卻是有幾分遺憾.

"迷族乃是一個自成統治的國家,他們從來不問世事,不與外界接觸,只是在有需要的時候,才讓使者出來與外界接觸.因為,從來沒有人知道迷族的具體位置,只知道迷族位于大海以北的某個島上."宸王在聽了慕容玥的話後,淡笑著開口道.

"你怎麼來了?"慕容玥抬頭看向頭頂處那個面帶微笑,如一朵青色妖蓮靜立于世的男子,陽光灑落在男子的青衣上,仿佛碎開了點點金光,為這株絕世的妖蓮添上了繼續蠱惑世人的聖潔光暈.

這家伙,明明長著一張惑世妖顏,為何人人都把他當作了聖潔的仙呢!那一肚子的壞水,腹黑狡詐,怎就深藏在了這樣一副還皮囊之中了!

"來看看我家的狐狸窩在家中做什麼?"宸王輕輕捏了下慕容玥嬌俏的瓊鼻,帶著無限寵溺地道.

自從經過那兩次意外的吻後,慕容玥似乎對于他們之間偶爾的肢體接觸,已經沒有那麼的抗拒了,是個好現象!

或許,以後無事的事,該多帶著丫頭坐馬車出去兜兜風,然後再多來幾次意外之吻才是,或許,還能再多一些其他的……

"宸王殿下的是它嗎?靈寶整日吃了睡,睡了吃,我都懷疑它快要變成豬了!"慕容玥抓起體重比之前段時間,明顯變重了許多的靈寶,在宸王的面前晃了晃.

靈寶的美夢被打斷,又聽到慕容玥自己快變成豬了,當下吱吱兩聲,抗議地揮起了前爪在慕容玥的面前控訴著.

"這里沒有你的事!"宸王接過抗議中的靈寶,毫不留地將這個電燈泡朝身後一丟,也不管它將會以何種形勢落地,便悠悠然在慕容玥的身旁坐下,懷抱一張,便將慕容玥那由于秋千重心偏移而翻過來的馥香身子摟入了懷中.

再次"被投懷送抱"的慕容玥對某人的卑鄙無恥厚臉皮黑心肝已經麻木了,只是微微動了動身子,將宸王的胳膊稍微往上移了移,讓自己的姿勢更加舒服些,只要某人不得寸進尺,便也就默認了某人的行為就是,反正頭頂出那只勁瘦的胳膊枕著的確舒服,她又何必將送上門的免費枕頭推開.

宸王好笑地看著某人理所當然的模樣,嘴角勾起一抹曼珠沙華般華麗的笑容,身子一傾,便挨著慕容玥躺了下來,當然,過程之中,被征用了當枕頭的手臂卻絲毫不曾移動過,畢竟面前這個丫頭可是吃不得虧的,若是讓她不舒服了,那麼,自己也休想"舒服".

"你就不怕摔掉下去?"原本閉目享受著秋風豔陽的慕容玥,在宸王躺下來後,睜開美目瞪了一眼面前這個亦是不肯吃虧的家伙,冷然問道.

"不怕!"宸王輕輕地晃動著身體,帶動著秋千,享受著美人再懷的溫馨時刻,"掉下去的話,我會給你當肉墊,定然摔不著你!"

PS:感謝親MOTHERSUN打賞的188幣,感謝親一直以來的大力支持,熊抱一個,啵……

上篇:189護國公對峙耶律韜     下篇:191皇上召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