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91皇上召見  
   
191皇上召見

一聽宸王出的肉墊二字,慕容玥便想起了前日在馬車上兩人擁吻的那一幕,絕美的容顏上頓時染上了幾許霞,看起來更是美豔不可方物.

宸王在無心完這句話後,見到慕容玥嫣的臉,登時也反應了過來,想起了前日將這具嬌柔身子壓在身下的美好感覺,頓時感覺身子一熱,那種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又升了起來,

只是此刻雖然身旁無他人,各個方向也已經被天機隱衛給把守住了,但畢竟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即使心中的想念再盛,也不敢做出什麼逾越之事.只好干咳一聲,稍稍挪動了下身子,讓得自己的火熱之處稍稍避開了與慕容玥接觸.

感受到宸王稍稍有些別扭地躬起了身子,思緒還受著前日里馬車一幕影響的慕容玥又哪里不明白宸王此刻身體的變化,當下一張臉更是得發燙,身子緊繃在原本,動也不敢多動彈一分,生怕自己一不心,便碰上了那男性獨有的身體部分.

宸王目光火熱地看著離自己只有寸許的慕容玥,那張布滿了霞的容顏,少了平日里的清冷,多了幾分女子獨有的嫵媚,此刻的含羞帶怯,更是分外撩人,讓人恨不得將其拆吃入腹溶入血肉之中.

難自禁地,宸王再次覆上了那絕美的唇,輾轉反側,由輕至重地緩緩吮,吸著那甘美的滋味.

感受到身下可人兒不如之前兩次那般的抗拒,而是柔順地閉上了美眸,無地承受著自己的給予,宸王的目中閃過一絲狂喜之色,長舌一抵,輕輕地分開了那微閉的唇,探入了那美妙的芳香檀口,細細地品嘗著每一處的馥郁滋味.

"唔……"慕容玥感受著宸王比之前兩次要技巧了許多的吻,不自覺地歎息出聲,巧的舌頭怯怯地碰觸了一下宸王的,感受到宸王的身子一震,下一刻,原本如清風細雨的吻,變得狂亂起來,如同狂風驟雨般,席卷了慕容玥,讓她心中一顫,就要退回.

感受到慕容玥的退縮,才享受到美妙滋味的宸王又怎會允許,長舌一卷,便帶動著慕容玥的丁香舌伴隨著自己一道起舞,那種細膩香滑的觸感,讓得宸王的靈魂都為之沉醉.

"嗯……"丁香舌被宸王就這般吮入他的口中,輕含細啄,那種沉醉的感覺讓得慕容玥的身子不自禁地在宸王的身上蹭了蹭,只是這麼一動,卻不心碰觸到了宸王那火熱的僵硬之處,讓得慕容玥的身子一僵,神智立即為之清醒.

"嗯……"宸王感覺到慕容玥的柔軟之處正好貼著自己的火熱所在,那種無以表的you惑讓得他差點就此化身為狼,將慕容玥……

只是,還不是時候……

動之下,宸王突然狠狠地將慕容玥擁入懷中,深深地喘息了幾口,有些懊惱地用手爬了爬頭發,恨聲道:"你怎麼還不快快長大!"

用鋼鐵般的意志強行命令自己的雙手放開了慕容玥,宸王目中的火苗依舊燃燒遍野,聲音變得幽怨萬分:"怎麼就還有一年多呢!該死的!"

慕容玥有些意外地看著此刻懊惱幽怨的宸王,哪里還有往日飄渺魅惑,不染一絲凡塵的姿態,生生就是一為所困,因為吃不到肉而抓狂的餓狼.

"噗哧!"原本旖旎的氣息隨著慕容玥這一失笑出聲,消散無蹤,不知為何,在發覺了宸王已經不再如之前那般瘋狂後,慕容玥此刻反而想要逗弄宸王一番,故意抬起一條長腿,搭在了宸王的腿上,而後道:"這個問題倒是為難我了,不知宸王殿下有何辦法讓玥兒快些長大呢?唉,還要等到明年的中秋節,玥兒才能及笄呢,宸王殿下若是等不及,京中還有其他待字閨中求嫁心切的姐,只要宸王開口,想必很多人願意當宸王妃的!"

宸王見到慕容玥難得如此調皮,有心想要寵溺,卻耐不住她這般挑,逗自己,只得一手捉住了那條調皮的長腿,感受著手中握著的那份彈性十足,線條優美的觸感,只感覺才壓下的火氣又有了蠢蠢欲動的跡象,深吸一口氣,輕輕拍了一下慕容玥的翹臀,輕喝道:"別調皮!不是你,便是九天仙女下凡了本王都不要!"

"唔……"翹臀被宸王這麼一拍,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讓得慕容玥不由輕呼出聲,一雙秋眸微帶惱怒地瞪了宸王一眼,那被吻得腫的雙唇微微撅起,看得宸王又是心神一蕩,生怕自己再次陷入了難以自拔的欲海中,宸王強行轉移了注意力,聲音帶著少許嘶啞道:"你若想要周游列國,等成親之後,我便向父皇請旨,以求醫之名,帶你出去游曆一番!"

慕容玥聞眼睛一亮,早忘記了追究宸王拍自己翹臀的事,脆聲問道:"真的?"

宸王嘴角噙著溫柔笑意,目光寵溺地看著慕容玥,道:"自然是真的!"

某個丫頭似乎全心都被游曆周國給吸引住了,竟沒有發覺自己方才話中的意思,想要與自己一同去,可是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前提,那便是與自己成婚之後!

看來,丫頭內心深處也是想要嫁給自己的吧!

某只狐狸目中閃著璀璨流光看著一臉興奮的慕容玥,面上卻是一臉的誠懇,與如深沉如海的寵溺.心肉玥墊.

慕容玥此刻滿心都被書上描寫的那些精彩繽紛的各國風景習俗給吸引了,又哪里會注意到宸王口中的陷阱,聽得宸王如此,當下便連連點頭道:"嗯,算你識相,不過在這之前,我可要把武功給練好了才是!還有一年多的時間,應該夠了!"

"你習武很有天分,但卻莫要累倒自己了!別忘了,還有我在你身邊可以保護你!"宸王緩緩地撫著慕容玥如絲的長發,有些心疼她練起武來,便忘切了勞累疼痛,一心只挑戰極限的那股狠勁.

慕容玥聞卻是搖了搖頭,道:"雖然你可以保護我,但你總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在我身邊,只有自己足夠強大了,才能真正的保護自己."而且她的性子,也不是一個願意依賴男人的女子.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意外與背叛,她不願意成為那個萬一.

"你總是這麼要強!總之莫要累傷了自己的身子便是."宸王心知面前這個女子向來便是個性獨立,有著自己的想法,也不再多,只是心中暗定,讓星火等人以後遲半個時辰再來給慕容玥訓練.

"對了,你手下可有善于制造兵器之人?"慕容玥想到自己前世用的武器,目光一亮,開口問道.

宸王一愣,問道:"那支長鞭,你不喜歡嗎?"

那可是他專程為慕容玥打造的,無論輕重長短和用料,都精心計算過.

"不是不喜歡,而是不合適!"慕容玥輕聲到,目中閃過一絲冷芒,長鞭雖然好用,但卻只能制敵,而不能殺敵,若是用于生死搏命,無疑是落了下風.

即使長鞭用得再凌厲,將人打至奄奄一息,也不代表,就萬無一失.

當初教官就曾經過一句話:"即使是刺穿了敵人的胸口心髒之處,也不能保證就讓敵人失去了殺傷力,要知道,心髒長得偏移的人並非沒有,最保險的做法,就是割斷敵人的咽喉,砍掉敵人的頭,這才是真正萬無一失的做法!"

因此,只有擁有一件殺傷力足夠的武器,才能在這個高手橫行的時代,做到基本的自保.

"不合適?"宸王有些疑惑地看了眼慕容玥,在看到對方清冷無波的秋眸時,似乎明白了些什麼,而後溫潤一笑,問道:"那玥兒想要個什麼樣的武器?"

見到宸王依舊寵溺的笑容,慕容玥的心中滑過一絲暖暖的感覺,這種被對方全心信賴,真心包容,默契理解的感覺,真的很美好,很感人.

心中某處仿佛被那思暖意溶解了般陌生的感覺,讓得慕容玥連忙避開了那雙流溢著霞光的雙眸,自懷中掏出一張畫著複雜線條的白紙,遞給宸王,輕聲道:"這樣的!你看看能不能做!"

宸王接過慕容玥手中的圖紙,目光在見到圖上所繪制的武器後,眼眸一凝,而後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慕容玥,一向清然的嗓音多了幾分波動:"這圖紙可是你設計的?"

"是的!有問題嗎?"慕容玥有些忐忑地看了看圖紙.應該沒有問題啊,每一個機關和尺寸,她都精心計算過的,以新月大陸的鍛造水平,應該能成功制作出來才對.

"沒有問題,只是,太讓我驚奇了,這個武器不僅可以用在你將要做的武器上,更可以使用在劍,棍,槍,以及匕首等武器上,讓人防不勝防,玥兒,你究竟是怎麼想的,居然能夠設計出這樣精妙的武器.你果然是上天賜給我的珍寶!"

宸王滿心歡喜地看著慕容玥一臉的驚愣,激動地再次將她擁入懷中.

不愧是他看上的女子,總是處處給人意外驚喜,即是他也無法得知,慕容玥的身上,還有多少驚喜在等著自己.

慕容玥被宸王這般一誇一抱,好不容易恢複了的臉色再次發熱起來,羞赧之下,伸腿一踹,便將宸王自秋千上踹了下去,沒好氣地道:"誰是上天賜給你的了,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究竟能不能做出來,你倒是痛快地告訴我啊!"

宸王措不及防之下,被慕容玥一腳踹翻了下來,幸而他的反應夠快,在將要落地之際,身子靈活優雅地一轉,便穩穩落地,有些好笑地看著被誇了幾句,便害羞的慕容玥,而後輕聲叫到:"星木!"

"屬下在!"星木應聲出現在宸王的面前.一臉嚴肅,但卻難掩其眼眸內的笑意.方才宸王被慕容玥一腳踹下秋千的一幕可是完全落入了他的眼中,貌似他家無往不利的王爺,在准王妃的面前,已經不止一次吃癟了!

星木目中的笑意,又哪里會瞞得過目光如炬的宸王,只是他的臉上卻無半絲惱怒火尷尬.

身為男人,讓著自己的女人點,又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女人本就是娶來疼的.像他家丫頭這般驚采絕豔的女子,更是應該被男人呵護在手心上,不受一絲委屈才是.

"看看這圖紙上的武器,需要多久能做出來?"宸王徑自將手中的圖紙遞給星木,一雙星眸冷然睇著他那要笑不笑的模樣,心中冷哼一聲,現在笑,到時候有你哭的!

"這……"星木接過圖紙看了一眼後,目中爆射出激動的光采,他欣喜若狂地看向慕容玥,問道:"這圖紙可是王妃親自設計的?"

王妃?這家伙現在連那"准"字都去掉了!

宸王低頭一笑,不錯,星木這稱呼深得他心.

冷瞟了宸王那得意的模樣,慕容玥暗暗白了他一眼,轉而對星木那激動萬分的神,慕容玥淡淡挑了挑黛眉,應到:"不錯!問題嗎?"

"沒……沒……"星木訕訕一笑,而後終是按捺不住心中那強烈的求知欲,問道:"不知王妃手中可還有其他武器的圖紙?"

擅長制造機關武器的星木自然深刻的明白,手中的這張圖紙對于自己來,是有多麼的珍貴.而這樣的絕世武器,竟是王妃親自設計的,那便明了王妃對武器制作的天分,若是再能夠得到一些王妃的圖紙,了解透徹後,相信定會對自己的機關之術有著明顯的提升.

對于星木的心思,心靈剔透的慕容玥又怎會不了解,當下便搖了搖頭道:"沒有了,我就畫了這一張!大概需要多久才能做好?"

星木一聽慕容玥的話,眼中的光采登時暗了幾分,果然,這樣的神兵利器,的確不是簡簡單單便能夠設計出來的,以王妃才十三歲不到的年齡,能夠設計出一種,已經是非常驚采絕豔的曠世奇才了!

心下雖然帶了幾分遺憾,但星木卻依舊激動地道:"這武器雖然難制造了一些,但給我三個月的時間,相信我定能夠一絲不差地做出來."

宸王一聽星木的話,頓時帶著幾分同地看著星木,按照正常時間來算,這武器怎麼也得四個多月才能制造出來,而這星木因為懷揣一股熱,亦是著急看看這武器出來後的殺傷效果,硬生生將時間縮短制一個月.

而按照他的估計,他的丫頭定然還有下招來催動星木的動力,讓他更加賣力制造這件武器,看來,未來的一段日子里,這星木別想要睡好覺了.

"三個月啊!"慕容玥低頭思量了一番,而後抬起頭來沖著星木狡黠地道:"若是你能夠加快一個月進度的話,那我便再給你設計出一張完全不同的圖紙出來?如何?"

"王妃的可是真的?"原本心中遺憾的星木一聽,頓時雙目發光激動得滿臉通地看向慕容玥.

"雖然我不是君子,但絕對不會在這方面騙你,你若不信,到時候一手交圖,一手交貨!"對于熱衷于研究的人,慕容玥心中想來都是非常尊重的,她從來沒有想到,面前這個不苟笑,被星火等人稱之為木頭的星木,竟是一個難得的機關武器鍛造高手.

看來,北辰星的手下,哥哥都是不容覷的人物,就不知,其他的人,都有些什麼驚人的能力.

"好,請王妃放心,星木定然會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將這武器給制造出來,還請王妃費心設計新圖紙了!"星木一挺胸膛,大聲道,大不了就是每天睡兩個時辰罷了,只要能夠得到王妃手中的新圖紙,制造出更多更好的機關武器,這點辛苦又算得了什麼.

"好,你放心,到時候的新圖紙,定然會讓你滿意的."慕容玥對星木道.

"屬下告退!"得了慕容玥的保證,星木便一刻也不多加逗留地飛身離去,對于他來,現在開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十分寶貴的,絕不能有絲毫的浪費.

"想必這家伙未來的兩個月內,都別想睡好覺了!"宸王有些歎息地道,星木這家伙,所以的天分都表現在制造機關武器上了,一點心機都不會掩藏.

"執著的人,最值得人敬佩!若不是這種專一的精神,他在機關武器制造這方面的能力,也不會如此的驚才絕豔."慕容玥語帶敬佩地道.

在上一世有多少科研家,為了研究某個項目而不眠不休,直至昏倒在科研室內,若是沒有這種執著的精神,想必很多的科研,都會放緩了腳步,甚至不會出現在世界上.

"的確.你這麼急著讓他研究出來,是有什麼原因嗎?"宸王心知慕容玥不是那種故意壓榨別人勞動力的人,從她對水菲菲和肖嬤嬤的態度看來,便可以看出慕容玥是一個對自己人絕對關心護短之人,這次這般催促星木將武器制出,定然是有其原因.

慕容玥目光一閃,冷聲道:"耶律風經由昨日一事,定然會懷恨在心,雖然安平郡主和七公主會讓他頭痛一段時間,但只要等他將事解決之後,定然會將目標轉移到我的身上.即使明面上他不敢對我怎麼樣,但暗地里,他定然會使一些手段."

"就因為這個?"宸王優雅地伸了個懶腰,不理會慕容玥的抗拒,再次躺回了慕容玥的身邊,輕輕將她擁入懷中.

這丫頭分明沒有真話,就耶律風那點能耐,有怎會威脅到慕容玥,莫非,是最近那般蠢蠢欲動的家伙,已經讓慕容玥給發現了?

"你都猜到了,還要問我做什麼?"慕容玥冷哼一聲,懶懶地眯起了雙眼,而後將手中的書本蓋在臉上,整個人開始昏昏欲睡起來.

這秋日上午的陽光,就是讓人好眠,若是身邊沒有這個家伙打擾,想必會更加愜意……

"丫頭,一切有我在呢!你就照顧點我的男性虛榮心好不好!"宸王有些心疼地看著慕容玥,這般要強,一切只相信自己的性格,究竟是怎麼長成的.就算她自幼被陳姨娘虐待,但就憑這慕容府的環境和格局,也應該養不出來這樣靈動睿智的可人兒,真真是讓人迷惘.

見慕容玥一副好眠的模樣,宸王也不由地放松了心緒,輕輕將慕容玥的頭攬過,將自己的手臂給她枕著,而後身子一側,就這般擁著慕容玥進入了秋日好眠.

秋風拂過,那院中秋千之上的一對璧人發絲輕舞,纏纏綿綿地糾纏在了一起,不分彼此,一青一白的身影相擁,竟是如此的契合.

沒有**,沒有紛擾,僅僅這般看著,就仿佛遠離了塵世的喧嘩,美得仿佛灑墨揮就的一副秋景圖.

慕容玥這方好眠美夢,耶律風這邊卻是痛苦萬分.

在他清醒過來之後,聽聞自居然被那聲名狼藉的安平郡主給……強了之後,他臉上的表,足可以用多彩繽紛來形容.

"爹,你一定要為我報仇,那安平郡主,居然敢,敢這般凌,虐我,我不殺她,誓不為人!"耶律風躺在床上,連連吸氣地道.

這吸氣倒不是氣得,而是因為身上那條條觸目驚心的鞭痕,咬痕以及抓痕.原本光潔如玉的身體,此刻竟是找不到一塊好肉.足以看出,他昨夜是享受了怎樣的一餐"盛宴".

該死的安平郡主,居然把自己當初了那窯子里的倌,對自己進行性,虐待!莫非她真以為自己有了護國公這個後盾,便可目中無人了嗎?

"報仇?怎麼報仇?你讓我怎麼給你報?臭子,你還不快點跟我解釋清楚,為何那安平郡主會出現在觀園之內?那觀園可是你的宅子,你若是不願意,她如何能夠……能夠那般對待你,你府中的下人都眼瞎耳聾了嗎?"

耶律韜只要一想到自己早上時候,被護國公一句一問給逼得無話可,直至昏倒的形,便是火冒三丈.

如今這耶律風醒了,他正好可以問個清楚.那護國公可是極為護短之人,若非如此,那安平郡主也不至于被寵溺成如今這般模樣.

如今看那護國公的意思,似乎還不打算就這般了斷此事,若是現在自己還不弄清楚況的話,只怕到時候還要吃大虧.

"這,風兒也不知道那安平郡主為何會出現在觀園啊!定然是那安平郡主窺覷風兒,才趁風兒心不好,將下人遣開,獨自喝悶酒之際,在我的酒中下了藥,讓我神志不清,對我做下那等事!爹,你可以一定要為我做主,我可不要娶安平郡主那個丑八怪,就憑她那等聲名,若是娶了他,只怕祖宗都蒙羞啊!"

耶律風只要想到自己此刻一身的傷疤,心中便是後怕不已,這樣一個又丑又刁蠻又風,騷更在床上有著非人的BT嗜好的女人,誰人敢娶.

這娶來可不僅僅是殘,害雙目,頭頂綠帽的問題了,只怕性命都堪憂啊!

耶律韜一聽耶律風如此,當下怒火沖天,站起身來,狠狠一拍面前的案桌,上等梨花木雕就的茶案,在耶律韜的一掌之下,裂出道道裂縫,耶律韜那暴怒的聲音簡直要將屋頂都掀翻:"豈有此理,那安平郡主簡直是欺人太甚!風兒,你放心,爹定然不會讓那安平郡主嫁進我們耶律家的.非但如此,爹更要那護國公給就你之事,給爹一個交待!他護國公雖是開國功臣,但我耶律韜也是守護邊疆多年的大將軍,豈容他如此欺辱!"

耶律韜的話音才落,便見管家自外頭走了進來,見到滿臉怒火的耶律韜,身子一縮,低聲道:"老爺,宮里來了人,皇上傳您進宮覲見."

由于早上耶律韜被護國公氣得昏了過去,因此今日的早朝並沒有去.只是為何皇上在知道耶律韜昏倒後,還差人傳話讓他進宮?

"可有是何事?"耶律韜此時憤怒歸憤怒卻心知皇上的召見不容有失,只有先問清楚了原因,才能穩妥應對.

"傳話的公公只是傳達了皇上的召見後,便回宮了,所以奴才來不及問,還請老爺恕罪!"管家躬身道.

身為一個管家,平日里宮里來人,他都會機靈地給點銀子,打聽下皇上的心與召見的原因,以便主子做好准備.

只是此次,宮里來的傳旨太監,只是匆匆傳達了皇上召見之後,便一刻不停留地離開了,讓得管家問話的時間都沒有.

只是一心郁悶的管家,又哪里知道,此次那傳旨太監來時,已經被護國公"關照"過,收了大面額銀票,加上護國公那跋扈性子的威脅,傳旨太監又哪里敢透露一點風聲給耶律府里的人呢!

PS:感謝haoranguaiguai打賞的188幣,感謝duyijian打賞的5000幣,親們的大力支持讓安然深感榮幸,無以為報,只能盡心盡力地寫好文來回報大家,群麼麼個!

上篇:190成全他們     下篇:192禦前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