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93冤家變親家  
   
193冤家變親家

耶律韜在聽了護國公對話後,不由冷聲譏諷道.用自己府中的下人來給自己當證人,這話,只怕也就護國公能夠的出來了.

護國公虎目一瞪,繼而又開口道:"那天香樓的二,也可以為老夫證明,當時女可是去天香樓用餐的,只是不知道為何會被你那混賬子給擄了去,毀了清白!"

耶律韜再次一哼:"天香樓的二,誰知道是不是被你給收買了的,他們的證詞,老夫依舊不相信!"

護國公聽耶律韜這般,冷笑幾聲,而後看著耶律韜那自信的模樣,緩緩道:"那依你只見,只怕只有你府中下人的證詞,才是正在公平無私的了?".

耶律韜一仰頭,自鼻孔中發出一聲冷哼:"那時自然,本將軍一向公正廉明,家教甚嚴,自然不像有些人,會教出那等不知廉恥的女兒!"

護國公聞,目中閃過意思得意之色,而後轉身朝坐在龍椅上的皇上躬身道:"皇上,即是耶律將軍只相信自己府中下人的話,那老臣便肯請皇上同意,讓老臣將耶律將軍觀園之中看門的厮傳來問話."

"哦,即使如此,朕便准了!"精明老練的皇上,見到護國公那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便知今日耶律韜要吃虧了,但只要護國公能夠讓耶律風吃下這個啞巴虧,他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罷了!反正耶律風這個准駙馬,他是不能夠再接受了,事已經鬧的人盡皆知,若是再將自己的公主嫁給耶律風,傳入別人的耳中,還以為自己的公主是嫁不出去的.

耶律韜見到護國公在到自己觀園中的厮時,目光帶著得意之色看著自己,再響起之前與自己的對話,當下心中疙瘩一聲,感覺到了不妙,只是自己的話已經了出去,再想收回來,已是不可能.只能僵著臉,無視護國公看來的得意目光等待著厮的前來.

不多時,便見一名厮在傳旨太監的帶領下,進了禦書房,朝皇上叩拜道:"奴才王松拜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你就是觀園負責看門的厮?"皇上出聲問道.

"回皇上,奴才就是觀園的看門厮!"厮王松回答到.

"那你便將昨夜里觀園發生的事從實道來,若是膽敢有半分欺瞞,朕便治你個欺君之罪!"對于一個厮,皇上自然沒有必要對其多麼懷柔,而是威嚴地下令道.

王松聽了皇上的話,自然是戰戰兢兢地回答到:"是!奴才定然不敢有半分虛.昨日傍晚時分,三公子便來到觀園,對奴才一干下人吩咐戌時將會有一個身份尊貴的姐到觀園中,讓奴才們都機靈點,在那姐來之後,都離得遠遠的,不得吩咐,不准靠近.奴才們對三公子的吩咐自是不敢有任何疏忽,因此,在得了吩咐後,都避到了奴才們所住的後院里.就連房門,都是三公子親自守著的,奴才也只是在三公子接了那未曾謀面的姐之後,掐了時間去關房門的,其他的,奴才就一概不知了!請皇上明察!"

耶律韜聽了王松的話後,當下怒道:"王松,我耶律府待你不薄,你居然敢胡亂語來汙蔑風兒!"耶律風是耶律韜的第三個兒子,卻是唯一的嫡子,加上自幼與慕容玥訂婚的原因,最是得到他的寵愛,如今出了此事,又見王松的證詞句句都指向耶律風,耶律韜自然是震怒非常.

護國公見耶律韜如此,當下便譏笑道:"耶律將軍此話就未免有失公平了吧!老夫府中的護衛作證,你是老夫的人,不可信,天香樓的二作證,你是老夫收買,如今這王松可是你府中的下人,莫非他的證詞,也不能作數?若是這般,老夫只能求皇上給安平做主了!"

那王松聽了耶律韜的話後,連連磕頭道:"老爺,奴才的句句屬實,不敢有半分虛,若是老爺不信,可以去問問觀園中所有的下人,他們昨日可都是有聽到三公子的吩咐的,求老爺明察!"

事到如今,若是耶律韜再不知道究竟是誰對自己撒了謊,那麼他也就白活了半輩子了,只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為何自己一向眼高于頂的兒子,為何會與安平郡主那樣的人厮混到了一起.

莫非這其中還有什麼是自己也疏忽的不曾?

不等耶律韜多想,便聽護國公朝著皇上道:"皇上,事到如今,已經可以很明確的確定了是耶律風看上了女,才會用這種見不得光的手段得到了女.老臣就這麼一個女兒,老臣求皇上為安平做主,莫要讓安平的清白就這般白白毀在了耶律風的手上.否則若是安平做出什麼傻事來,老臣也活不下去了啊!皇上!"

皇上不動聲色地看了耶律韜一眼,在見到他臉色灰白,雙目無神,卻不再開口反駁的模樣後,淡淡地歎了一口氣,道:"即是如此,那耶律愛卿,也只能讓耶律風將安平給娶了……"

"七公主,七公主,你不能進去啊!七公主!"就在這時,房門外傳來了看門侍衛的聲音.

"放肆!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阻攔本公主,仔細你的腦袋!"七公主北辰蘭蠻橫的聲音傳來,而後便見房門自外打開,而臉色蒼白的北辰蘭急急地沖了進來叫到:"父皇,耶律公子是兒臣的駙馬,你不能讓他娶別人!他一定是被那個安平給設計的,你可不能讓那安平的詭計得逞啊!"

"蘭兒,事父皇已經查清楚了,這件事,的確是耶律風主導的,你和耶律風的事,以後就不要再提了,父皇會另外給你指一個更好的駙馬!至于耶律風,他既然做下了這等事,自是要當起責任的,無論這件事的起因是什麼,但他與安平有了夫妻之實,是不可否認的,他必須要娶安平!"對于這個最受自己寵愛的女兒,皇上一向都極為寬容,此刻雖見她擅闖禦書房,但想到這件事自己女兒是最為無辜的受害者,他自是耐著性子對北辰蘭聞道.

只是,雖然皇上如此,但北辰蘭卻急急地搖了搖頭道:"不,不可能的,耶律公子怎麼可能會看上那個不知廉恥的安平郡主,這件事一定是安平郡主設計的,父皇,你沒有看到,今日早上耶律公子的那一身傷,那個安平郡主簡直就不是人,她居然把耶律公子打的渾身是傷,還不知廉恥地坐在耶律公子的身上……"

"住口!"皇上見此刻還有耶律韜和護國公在,北辰蘭卻是這樣毫無顧忌地出這些連市井潑婦都不出來的話,臉色一沉,便厲聲喝到.天國由公.

"父皇……"北辰蘭從來沒有見過皇上這樣呵斥過自己,當下身子一顫,兩行清淚便這般順著那張嬌豔的容顏滑了下來.

皇上見到自己女兒這般傷心的模樣,心中雖是不忍,卻也知道,經過昨夜一事,她與耶律風再無可能,早些讓她死心,也好.當下便轉頭對一旁的護國公和耶律韜道:"此事就此做定,至于耶律風和安平兩人的婚事,便由護國公和耶律愛卿你們二人自行做主便是."

"不!父皇!耶律哥哥是無辜的,你不能這樣做!耶律哥哥是女兒深愛的人啊,你不能這樣,他可是你親口指定的駙馬啊!父皇,你是一國之君,怎麼可以出爾反爾!"北辰蘭聽見皇上這般,當下便再也不顧方才被皇上的態度嚇倒,大聲哭喊到.更是指著護國公的鼻子罵道:"都是你,都是你那個無恥的丑八怪女兒,她有哪點配得上我的耶律哥哥,護國公,你莫要以為父皇尊你敬你,你便……"

見北辰蘭越越不成體統,皇上一拍桌案,怒聲喝到:"住口!來人,將七公主請回沁蘭宮,沒有朕的允許,不准她走出宮門一步!"

"遵旨!"皇上話音才落,便見兩名侍衛走進來,恭敬卻不容抗拒地扶起了北辰蘭,不顧她的哭鬧,強行將她帶出了禦書房,朝著沁蘭宮走去.

"若是沒有其他事,兩位愛卿便退下吧!"看著面前你瞪著我,我瞪著你,一對仇人般的護國公和耶律韜,想到這對冤家馬上就要成為親家,皇上亦是有些無奈地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退下去.

"是!臣告退!"耶律韜和護國公看到皇上的臉色陰沉,自然也不想再繼續呆下去.畢竟這耶律風可是當初皇上當著眾人面欽封的駙馬,如今這准駙馬出軌,皇上的心又怎能好?

如今事能夠如此解決,不管是對耶律府還是護國公府來,都是非常萬幸的了!若是再不識趣,惹惱了皇上,大家都別想好過!

PS:感謝親MOTHERSUN打賞的188幣,可能是這段時間來碼字數量比較多,腰開始隱隱作痛,腹也總是有針刺痛感.未來的幾天安然必須放慢速度碼字了,希望大家諒解,畢竟還有一個多月就要生了!

上篇:192禦前對峙     下篇:194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