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94欺人太甚  
   
194欺人太甚

"耶律老弟,既然皇上讓你我自行敲定安平和風兒的婚禮事宜,那不如由老夫做東,咱們到天香樓痛飲一番?"發上敲讓.

事按照自己期望的方向發展,護國公此刻的心甚是愉快,也不介意此刻耶律韜如同死了老娘一般的表,語氣親熱地道.

"不用麻煩護國公了.婚禮的下聘和日期,你決定好之後知會我一聲便是,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耶律韜此刻哪里還有心和護國公去天香樓喝酒議事,此刻的他,滿心都是回家後把耶律風叫來問清楚昨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為何耶律風要欺騙自己,若不是他對自己隱瞞了事的真相,自己又何至于在皇上面前被護國公那粗淺的計謀弄了個措手不及,以至如今要娶那麼一個讓祖宗都蒙羞的兒媳婦!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耽擱耶律老弟的事了,回頭老夫與家里婆娘商量過後,再讓人將禮單送到耶律府上!"護國公心知耶律韜的事是什麼,卻也不破,而是笑米米地扶著自己的長須,一臉誠懇地道.

"告辭!"對這個沒皮沒臉的滾刀肉,耶律韜自是沒有辦法,淡淡地丟下二字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護國公看著耶律韜一臉漆黑神色地離開,目中精光閃閃,深沉似海,卻沒有一絲不悅之色.

不得不,這個親家,這個女婿,還是比較讓自己滿意的.

不別的,就是這耶律韜的家世,和耶律風嫡子的身份,就足以配得上自己的安平.至于自己的女兒嫁過去會不會受到委屈,那卻完全不是護國公需要考慮的事.自己的女兒,自己最清楚,只希望,到時候耶律風識相點,讓著自己女兒點就好了,否則,到時候來自己面前哭訴的人,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安平!

"嘶!該死的,你到底會不會上藥,痛死本公子了!"耶律風赤著上身躺在軟塌之上,府中的大夫正心翼翼地為他上著藥.

只是,盡管大夫的動作再心,但耶律風身上的傷痕實在太多,加上耶律風自幼便是從未受過稍微重點的傷,因此在上藥的時候,總是避免不了弄疼了他.

聽著耶律風的低吼怒罵,大夫無奈地道:"三公子,的已經非常輕了,只是這傷雖不傷及筋骨,卻最是疼痛難耐,三公子還是忍耐一番,讓的把藥上好,以免以後落下疤痕,就大為不妙了!"

聽了大夫的話,耶律風冷哼一聲,示意大夫繼續上藥,卻依舊氣憤難忍地罵道:"該死的安平,你最好別落在本公子的手上,否則本公子定然讓你生不如死!啊!"

藥水通過流血的鞭痕滲入肌膚的疼痛再次讓耶律風叫出聲來,那唯獨完好無損的俊臉上,布滿了因疼痛而冒出的汗水,這一切的一切,只是讓耶律風對安平郡主更加痛恨.當然,此事的始作俑者慕容玥,自然也沒有少被耶律風在心中咒罵,只不過一個是在嘴上,一個是在心里罷了!

"哼!若是這樣,老夫倒要恭喜你的願望成真了!"耶律風才進屋,便聽到了耶律風的咒罵,只是此刻他的心里雖然有不舍,但卻被羞恥的怒火給蓋過了,冷冷地走道了耶律風的目前道:"皇上已經下旨解除了你和七公主的婚約,而你將要娶的人,將會是安平郡主.你若真有能耐,就等安平郡主進門後,將她好好管束著,莫要再做出什麼讓我耶律府蒙羞的事來!"

事到如今,耶律韜也不指望還能夠不娶安平郡主進門了,只希望這安平郡主在嫁入耶律府後,能夠收斂性子,好好的相夫教子,莫要再如之前那般行為放浪,給耶律風帶上一定光芒萬丈的綠帽子才是.

"什麼!"耶律風一聽耶律韜的話,頓時一個激靈站起身來,也顧不上身上的傷痕還沒有上完藥了,急急朝耶律韜問道:"皇上怎麼可能會把我和蘭兒的婚事給解除的,又怎麼會讓我娶那個安平郡主,爹,這事是不是你弄錯了?"

耶律韜看著一臉驚怒的耶律風,心頭的火氣亦是壓也壓不住,額頭的青筋暴突,有心想要給這個一向不省心的兒子一個巴掌,卻再見到他身上那些慘不忍睹的鞭痕時強行忍住了這個念頭,爆聲喝道:"你還有連提,昨夜的事你究竟還瞞著我多少,那安平郡主究竟是怎麼到你的觀園內的,只有你自己知道.你不想也罷,老夫聽與不聽,事已經這樣定下了,等護國公府的禮單下來了,你就老老實實地做你的新郎官吧!若是再給老夫鬧出什麼丑聞,老夫就當沒有生過你這個兒子!".

耶律風從到大都是耶律韜捧在手心的寶,何嘗被如此責罵過,有心辯護兩句,卻想到昨夜的事可是見不得光的,若是再惹惱了耶律韜,讓他下手查昨夜的事,知道了自己居然敢設計慕容玥,只怕還真的會做出不認自己這種事來.

直到此時,耶律風才認識到自己已經進入了一個舉步維艱的地步,如今的他,莫還想做駙馬了,只怕以後想要入朝為官,都是一個問題.

如今的自己,在皇上的眼中,就是一個抹黑了皇室臉面的人,皇上又豈能容忍自己以後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晃悠,如今不懲罰自己,一方面是為了堵天下百姓的口,一方面,則是看著自己父親的赫赫戰功的份上,最重要一方面,則是因為護國公嫁女心切,看在護國公的面子上,才低調處理了此事吧!

讓自己娶安平郡主,已經是非常寬容的了!

此妻,只怕是非娶不可了!否則,惹惱了護國公,自己就真的沒有好下場了!

想到這里,耶律風的腦中再次響起了昨夜慕容玥那冷冰冰的話:玥兒卻有一個天大的驚喜要送給耶律公子呢!只要耶律公子接受了玥兒的禮物,今後,便可一生軟飯無憂了!

慕容玥!這就是你的"禮物"?這就是你的一生軟飯無憂嗎?你的手段果真卑鄙!心腸竟是如此狠毒,我真是太看你了!此仇不報非君子,慕容玥,你等著,本公子定然會將你加注在本公子身上的恥辱十倍百倍奉還.

"孩兒知錯了,爹放心,孩兒以後一定不會再讓爹失望!"心中再恨,耶律風此刻也不敢表露出半絲痕跡,只能老老實實地朝耶律韜保證道.

耶律韜可不是只有自己一個兒子,老大耶律云雖是姨娘生的,但卻是耶律府的長子,且已經在工部任職,如今已經是工部侍郎.可謂是前途無量,若是自己再做出什麼有損耶律府名譽的事,讓得耶律韜對自己寒了心,只怕到時候嫡子之位都不保.

他已經無法入朝為官,若到時候連嫡子之位都保不住,那這一生真的就只能依賴那個安平郡主為生,吃一輩子軟飯了!

"哼!"耶律韜又豈會不知道自己兒子此刻心里想的是什麼,才想要些什麼,卻見管家臉色難看地走了進來,躬身道:"老爺,護國公府來人了!是,給老爺送禮單和婚書的!這是他們送過來的禮單和婚書."

自家主子要和護國公府結親的事,管家也是才知道,作為一個忠心耿耿的管家,他也不願意看到這樣丟臉的事.只是這都是三公子惹出來的事,既然老爺都認了,他身為管家,也只能盡心盡力管好自己份內的事.

只是,饒是管家老李心性再好,在見到禮單上的物品和數量要求時,也差點忍不住要罵娘.

強忍著一口氣,將那耀武揚威的護國公府下人送走後,李管家便一刻也不敢耽擱地將禮單和婚書送過來給耶律韜.

"那老貨真是急著嫁女兒嫁了瘋了,動作這麼快!"耶律韜心本就不好,冷冷接過禮單一看,臉色一黑,差點沒一口血噴出來.

只見禮單上林林總總差不多有千樣貴重物品,用的是最號的毛筆寫就.若非是禮單大有規格,耶律韜絕對相信,護國公那貨只怕還會往上加.

只是,盡管如此,這禮單上的東西,沒有數十萬兩白銀,絕對是拿不下的.

別的不,但是那白玉汗馬,深海珊瑚,翡翠如意柄,南海夜明珠,極品玉觀音……便不是誰都能夠拿得出來的,這護國公也未免太過看得起自己了吧!他雖當了十幾年的將軍了,就憑他這些年存下來的這些俸祿,只怕連這禮單上一半的東西都付不起.那護國公究竟是在嫁女兒還是在存心羞辱人?

耶律韜"呼呼呼"地喘著粗氣,再抽過婚書一看,這婚書倒是簡潔的很,一目了然,只是在看到最後那幾個字時,耶律韜終于一口心血噴出,大叫一聲:"護國公,你欺人太甚!"便昏死了過去……

PS:感謝親MOTHERSUN打賞的188幣,安然親親!

上篇:193冤家變親家     下篇:195德妃有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