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95德妃有請  
   
195德妃有請

"這耶律韜也太經不起刺激了!"慕容玥輕輕撥過垂到臉頰旁的碎發,云淡風輕地道,耶律韜被氣得吐血昏倒的消息,沒有多久便傳遍了京城,眾人在感歎著耶律韜的悲慘遭遇時,心中卻是慶幸著那安平郡主終于可以嫁出去了,自家的兒子總算安全了.

不得不,耶律風這一次竟算是做了一件利國利民的好事了!

宸王專注的目光在見到慕容玥方才那優雅萬分,帶著幾分女性嬌柔的動作時,微微一暗,星眸中幾絲愫飄過,而後素手一抬,便落在了慕容玥的發絲上,輕輕撫過,感受著那如水般順滑的絲質感覺,心中感歎著慕容玥發絲的柔軟,嗅著發絲飛舞帶來的清香,半眯著星眸道:"雖然這耶律風是一個勢利人,但不得不,耶律韜卻是一個真正的大丈夫,只可惜,他雖然善于帶兵打仗,但在教育子女管理家事上,著實失敗."

眾不容起.慕容玥目中光芒一閃,嘴角噙著一絲冷然笑痕,柔荑撚著茶杯蓋,輕輕地撥弄著杯中的浮沉的茶葉,聲音清冷地道:"教子不嚴,父之過!這種人,不值得同.只希望經此一事,他能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否則,吃虧的還在後頭呢!"

耶律韜是父親一手提拔起來的將士,真正大權在握,卻是在與慕容府結成親家之後,可以,這耶律韜之所以能夠成為大將軍,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攀了慕容府的大腿.那耶律韜手下多員大將,都是父親往日的手下,在父親退離戰場之後,聽從了父親的指示,一心輔佐耶律韜,才有了今日戰功赫赫的耶律大將軍.

只是誰能想到,如今耶律韜站穩了腳跟的第一件事,卻是與慕容府退了親.

雖這是耶律風一手造成的,但誰能保證,這其中沒有耶律韜的推動?即使耶律韜是一個念舊的人,沒有參與在內,但他畢竟卻也沒有阻止耶律風,不是嗎?

即便是在退婚之後,暴打了耶律風一頓,但其中真正的用意,又豈是自感愧對恩人如此簡單.只怕大多數還是做給自己那些依舊衷心于父親的將領看的吧!

如此對待自己的恩人,耶律韜,又豈能是一個真漢子?

"你就不好奇那婚書上究竟寫了什麼東西,能夠讓耶律韜這樣一個體魄健碩的大男人氣得吐血昏倒?"宸王自然心知慕容玥心中所想,的確,對于耶律韜,宸王也完全無法產生好感,不別的,單他教出了一個傷害自己最心疼的丫頭的兒子一事,就足以讓他以死謝罪.不過,找如今來看,丫頭已經把耶律府一家人當初了玩具了,那他就只需要坐著看戲便是,有時候,死,並不是最好的懲罰.真正的懲罰,可是讓人生不如死!

聽到宸王的問話,慕容玥輕然一笑,睇了宸王一眼,美目中霞光瀲灩,美不勝收:"那婚書上寫的,只怕不是耶律韜以為的娶媳婦,而是嫁兒子吧!這護國公還真夠損的,原本讓耶律風娶安平郡主,就已經夠讓他們父子倆憋屈了,沒有想到,他居然敢提出讓耶律風入贅護國公府,這對于耶律韜來,不疑是雪上加霜的殘酷了!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此刻耶律府里面已經鬧翻了天了吧!"

"不錯!"宸王亦是非常好心地點頭笑道,一張魅惑妖顏上,笑出了曼陀羅的絕豔風采,"護國公准備以數十萬兩白銀的聘禮迎娶耶律風入府,已經傳遍了京城,如今耶律府里的姨娘和幾位公子早已經聞風而動,紛紛勸耶律韜同意此親事,原因皆是站在了大是大非之上,畢竟護國公府權勢滔天,加上是耶律風壞了人家女子的清白,若是不拿出點誠意來,定然會讓耶律府名聲掃地.他們耶律府可是京城中有頭有臉的人家,又怎能因為耶律風一人,而成為千夫所指的罪人."

"這理由還真是冠冕堂皇啊!"慕容玥歎息一聲,輕輕抿下一口天機茶,香味四溢口感極佳的天機茶在舌尖一滾,便順著喉嚨滑下,美妙的滋味讓得慕容玥心花綻放.

每一個豪門之中都有著最為不堪丑陋的斗爭,特別那些一個比一個嫵媚妖嬈的姨娘,有幾人不是長了顆陰毒狠辣的心,後院的斗爭,就是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殺人的不是泛著冷光的兵刃,而是一張張塗著最鮮豔唇彩的誘人唇和那防不勝防的陰謀詭計.

耶律風是耶律韜唯一的嫡子,但卻不是唯一的兒子,那些做夢都盼著耶律風出事的姨娘庶子們,在見到有如此絕佳的機會後,又怎會不把握時機,用盡各種辦法讓耶律風"嫁"到護國公府去.

不別的,單是護國公開下的那份讓人無法拒絕的禮單,便能讓眾位姨娘心動不已,即使無法趁機將自己的兒子撫為耶律府繼承人,但只要能夠從那禮單上分一杯羹,便能獲利不,何樂而不為.

"看來,耶律風這次不嫁也得嫁了!就不知道到時候耶律風出嫁之日,耶律府會不會給我們慕容府也發張請帖!"慕容玥抬頭望了望天空,今日的天氣可真好,不冷不熱,曬著太陽,吹著秋風,喝著極品好茶,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宸王學著慕容玥的樣子,懶懶地倚在了躺椅上,一只手再次習慣性地摟過慕容玥,寵溺地一點慕容玥的瓊鼻,道:"想去看耶律風的好戲就直,本王自然會如你所願.再了,那耶律府哪里有好戲看,要看也是要護國公府去."

到這里,宸王如一直成精的狐狸般摸了摸光潔如玉,線條優美的下巴,轉著星眸道:"若是能夠去聽聽他們洞房的牆角,那便再好不過了!"

聽星火,昨夜里耶律風可真是淒慘無比,那痛苦的叫聲,都快要將屋頂給掀了.其中的悲哀,簡直要讓經過地獄式訓練的星火都快要聽不下去,真不知那安平郡主,究竟是怎樣折騰耶律風的,居然能夠讓一個男人哭喊成那般模樣.

"流氓!"聽到宸王最後那一句飽含深意的話,慕容玥不自覺便了雙頰,開口罵道.

宸王聽到慕容玥嬌柔的罵聲,非但不生氣,反而將慕容玥往自己懷中一帶,薄唇湊到慕容玥的耳邊帶著調侃問道:"莫非我家玥兒不想去看看耶律風那子,是怎樣被安平郡主折磨的?嗯?"

最後一個"嗯"字,被宸王you惑無比地拖出一條纏纏綿綿的尾音,那帶著青竹清香的熱氣,就這般呼在了慕容玥玲瓏的巧耳上,讓得慕容玥那原本潔白如玉的巧兒瞬間變作了剔透如霞的粉色,看得宸王呼吸頓時一滯,眼眸一暗,便低下頭去,就要將這塊堪比絕世美玉的巧兒含入口中,細細品嘗.

"姐!"就在這院子中的氣息驟然變得曖昧挑逗之際,水菲菲的叫聲突然傳來,讓得宸王的動作一僵,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被慕容玥一把推離開來.

"進來!"慕容玥面如霞地叫到,暗暗瞪了一旁滿面陰郁的宸王一眼,柔荑不自在地摸了摸發燙的巧耳,別開了雙目,強作鎮定地看向走進院中的水菲菲.

"姐,宮里來人,請你入宮一趟."水菲菲才入院中,便感覺到一雙殺氣騰騰的眸子在瞪著自己,不用猜,她也知道是自己的前任主子宸王的.

不知何時,每一回宸王來了,都會讓星火等人守在四周,不讓任何人靠近.不用猜也明白,這是因為他要和慕容玥膩歪的原因.而她和肖嬤嬤也很有眼力的避得遠遠的,不打擾兩位的親熱.

若不是這次宮里來的人催的急,她也不想冒著被宸王殺死的危險,過來打擾兩人.

"是什麼人?為什麼事?"不等慕容玥問話,宸王便開口道,話語中的寒氣,足以讓四周的溫度下降不止一個點,顯然,他還在為自己剛才沒有吻到慕容玥而氣恨.

"是德妃宮里的人,德妃娘娘見七公主心不好,一直在鬧脾氣,想讓姐進宮去陪陪她,勸勸她莫要再鬧了!"水菲菲在道這里時,心中亦是對德妃的要求感覺到好笑.

自家姐和北辰蘭自幼便不對眼,長大後更是因為耶律風而成了冤家,當表妹的搶了表姐的未婚夫,如今又被另外一個比她更強悍的女人給搶走了,居然反過來要讓表姐去安慰這個沒臉沒皮的表妹.這種事,只怕也只有德妃才開得了口吧!

"就去回了來人,你家姐沒空!"宸王一聽水菲菲的話,臉色更是陰沉的嚇人.那北辰蘭前幾日陷害慕容玥的事還沒有幾天呢,如今又想鬧什麼幺蛾子來害她家丫頭.若是再不識趣,別怪他連最後一點的兄妹之都不念!

PS:感謝親紫蝶衣藍打賞的188幣,親可是第一次打賞哦,安然不勝榮幸!麼麼!

上篇:194欺人太甚     下篇:196意外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