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96意外之人  
   
196意外之人

"就去回了來人,你家姐沒空!"宸王一聽水菲菲的話,臉色更是陰沉的嚇人.

"是!"水菲菲躬身應到,她也是無奈于畫眉的笑語央求,以及德妃一向疼愛慕容玥,是慕容玥在這世上僅有的至親之一,才不得不前來通報.

如今得了宸王的指示,自然不再猶豫,當下便回頭准備去回了畫眉,不再留下礙了宸王的美事.

"慢著!"慕容玥眉眼一抬,目中閃過一絲光芒,快得讓人無法探究其意,冷泠開口道:"去告訴來人,讓她先行回去,我梳洗一番便進宮去見德妃和七公主."

"是!"水菲菲聽慕容玥如此,臉上表不變,應聲之後,便退了下去.

"何須去理會那些無聊的人,回了便是!"宸王星眸熠熠看著慕容玥,有些不虞慕容玥的委屈自己.有那時間去和北辰蘭周,旋,還不如多陪陪自己,方才還差一點就吻上那馥香的唇了,若是再繼續呆下去,定然能夠"再接再厲",直達目標!

慕容玥心知宸王的無聊的人,並不僅僅是北辰蘭這個妹妹,而是另有所指,心下微澀,笑容卻清涼沁心,潤人肺腑:"即便是回了這一次,還會有下一次,與其累人累己,還不如就順了她們的心便是."

有些事,總是要面對,不是嗎?

"既是如此,那本王便陪你走這一趟!"宸王優雅地伸了個懶腰,魅惑得如同一朵妖嬈的睡蓮,緩緩地綻開了妖顏,勾唇睇向慕容玥.

"你若去了,我還有什麼戲可看?"慕容玥媚眼一瞟宸王,笑容燦如春花,豔若晚霞.

宸王有些哀怨地歎了口氣道:"玥兒可真是調皮,有好戲看,居然忍心丟下本王獨自欣賞,本王真是深感受傷……"

望著宸王故作哀怨的模樣,慕容玥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險些維持不住冷靜的表,忙拍開對方伸過來的玉掌道:"想進宮沒有人攔著你,只是別跟著我就行!"

完,不等宸王回答,便徑自走入屋中,在肖嬤嬤的服侍下梳洗換裝.

宸王含笑的星眸在慕容玥的背影消失在門後,驀然冷凝,周身清泠的氣息縈繞著一股肅然,不再繼續停留,轉身便離開了攬月園,上了馬車,朝趕車的星殤吩咐了一聲,便閉目不語,任由馬車放開了速度,朝皇宮奔去.

他家玥兒不然他跟著她去,那他便在玥兒之前進宮就是,以免惹得玥兒不開心,那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畫眉在喝完第二盅茶後,終于看到慕容玥自廳外走開,忙揚起了可喜的笑容朝慕容玥俯身行禮道:"畫眉見過慕容姐."

雖然慕容玥被皇上封為星月郡主,但畫眉卻一直不曾改過稱呼,依舊是稱呼她為"慕容姐"以示親近,畢竟慕容玥是德妃的外甥女,真要計較起來,也沒有失分寸,反而更顯得慕容玥與德妃宮中的親密.

看著雖等待了許久,臉上卻不曾顯露一絲不耐的畫眉,慕容玥亦是笑容可可,話語輕柔:"有勞畫眉姑娘久等了!"

畫眉忙恭聲應到:"姐重了,奴婢可不敢當,奴婢出門之時,娘娘便吩咐了奴婢,姐身子才恢複,讓奴婢定要心侍候著,一切以姐的身體為重,切不可累著姐了."

慕容玥淡然點點頭,目光清澈如幽谷清泉,卻深邃如千年幽潭:"姨娘體諒玥兒,玥兒自然知道,只是七公主的事為大,玥兒萬萬不敢怠慢了,這就隨畫眉姑娘進宮."

畫眉聞含笑點頭,卻不敢對慕容玥這一番話多加探究,心下卻暗忖這慕容玥雖自幼癡傻,但這一朝恢複神智,卻比一個飽經滄桑的老婦還要聰慧三分,讓她這麼一個自幼便在吃人的深宮中長大的人都無法琢磨透.

能夠年紀輕輕便成為德妃身邊的女官,畫眉的精明能干自然不是一般人所比,心中雖然捉摸不定,臉上卻不透半分痕跡,依舊謹慎而有禮地將慕容玥與水菲菲請上了宮中來的馬車,而後才在馬車的外頭坐了下來,吩咐趕車太監從皇宮中疾馳而去.

才踏入怡和宮內,便見一臉憂慮的德妃迎了過來,以往總是和風細雨的話語,此刻也帶上了幾分焦急與慌亂:"玥兒,你可來了,你不知道,蘭兒那孩子,她……唉!都是那該死的耶律風,誰能想到,他,他居然做出這等不知廉恥之事.從昨日開始,蘭兒那丫頭便將自己關在屋子里不吃不喝,哭鬧不已,無論怎麼勸慰都無濟于事.今日本宮想盡了辦法勸慰,她依舊聽不進去,卻突然提出來要見你……本宮想,你之前也與那耶律風……或許蘭兒是覺得和你有著相同之處,才會想要見你……玥兒,你,你可願意幫姨娘勸勸蘭兒……"

到最後,德妃有些猶豫地看著慕容玥,畢竟此事來,終是北辰蘭做得有些不地道,再加上之前流華宮一事,更是處處指向北辰蘭,若是因此讓得慕容玥與自己母女生了嫌隙,那可如何是好.

想到這里,德妃一雙美眸染上了幾分水色,面容切切望向慕容玥,難自已地握住了慕容玥的柔荑,那絲絲緊張與關愛流露無遺,美豔動人的嬌容讓人不忍側目:"玥兒,此事,若是讓你為難,你便……直即可,姨娘也明白,這事,是蘭兒她唐突了,我,我這也是一時心急,亂了分寸,你……"

見得德妃如此模樣,慕容玥忙柔聲打斷了德妃的話,美眸帶著真摯的笑容輕語道:"姨娘此話重了,玥兒和七公主乃是嫡親的表姐,哪里有什麼為難的,和耶律公子的婚事本就是長輩所定,玥兒只是遵從父母之命.事後解除婚約,更是皇上下旨,天命安排.如今,玥兒更是有了宸王這般人中龍鳳,身份尊崇的未婚夫……"

慕容玥到這里,俏臉一,不再繼續提及,便繼續道:"姨娘若是再這般些見外的話,便是將玥兒視作了外人了!"

德妃聞滿臉欣慰地連連點頭應到:"玥兒的對,是姨娘急糊塗了,唉,若是蘭兒那孩子能有你一半懂事,姨娘又何嘗會如此擔憂,唉,這孩子,真是讓本宮給寵壞了,本宮怎麼勸她,她都聽不進去.你這次一定要幫本宮好好勸勸她,你們年齡相近,更是姐妹,或許你的話,她更能夠聽得進去也不准!"

聽得德妃的話,慕容玥輕輕拍了拍德妃握著自己的冰涼的手,柔聲安慰道:"姨娘放心,玥兒一定盡力而為."

著,便體貼地將德妃扶到一旁的貴妃榻上坐下,自一旁的桌上倒來一杯溫水,侍候著德妃飲下,轉而吩咐一旁侍候著的畫眉好生侍候著,這才在怡和宮宮女的帶領下,朝著怡和宮內室走去.

由于德妃求,北辰蘭並未被關在自己的沁蘭宮,而是被罰在德妃的怡和宮內禁足,這樣便于德妃的照看與管教.

慕容玥才走近北辰蘭所在的房間,便聽到北辰蘭那拔高了的嗓音在怒斥著一旁的下人:"滾,你們給本宮滾出去,本宮要見父皇,本宮要出去,你們這些狗奴才,居然敢攔著本宮,本宮定要將你們通通都亂棍打死!"

一旁引路的宮女在聽得房間內北辰蘭的話後,身子瑟縮了一下,卻不敢耽擱,強忍著害怕,上前幾步,隔著門喊道:"公主殿下,慕容姐來了!"

房間內的響動頓時消失,安靜了片刻後,才傳來北辰蘭的聲音:"請她進來!"

著,房門被人自里面打開,幾個衣裳不整,發鬢凌亂的宮女自里頭狼狽走出,紛紛朝慕容玥行了一禮後,這才帶著幾分慶幸之色退了下去.

慕容玥目光有些戲謔地看著房內,何時,這北辰蘭居然也會對自己出"請"這麼一個字了,看來,這耶律風在北辰蘭心中的地位,還真是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重要啊!

自己是該可惜失了這麼一個魅力不凡的未婚夫,還是該暗喜成功地報複了北辰蘭這麼一個自幼的對頭呢?

示意水菲菲在外頭等著,慕容玥緩緩抬步走入房間,迎上了面帶喜色的北辰蘭,不卑不亢地點頭道:"慕容玥見過七公主!"

"表姐這是做什麼,你我乃是姐妹,哪里需要這般客氣!"北辰蘭笑著就要上前拉過慕容玥的手.

慕容玥卻是不著痕跡地避開了北辰蘭,話語清泠道:"尊卑不可混淆,不知七公主喚臣女來所為何事."

見慕容玥避開了自己示好的舉動,北辰蘭目中閃過一絲不虞,卻強行按捺下心頭,依舊是一副親密無間地模樣道:"你我乃是姐妹,即使無事,也該多走動才是,表姐先別站著話,先坐下喝杯茶."

去了姐空僅.慕容玥美目掃過雖經過了一番整理,卻依舊可以看出之前被北辰蘭怒火之下,砸得亂七八糟的房間,清冷的目光徐徐自北辰蘭的臉上游弋而過,心中暗笑對方那拙劣的演技,卻不急于揭穿對方,而是順著北辰蘭的話語,穩穩落座于一旁的椅子上,面色淡然地接過北辰蘭手中的茶水,對其暗恨的目光視而不見,好整以暇地等著對方接下來的話.

北辰蘭雖然氣恨慕容玥的不識好歹,居然真敢托大任由自己端茶倒水,卻無奈于自己還有求于慕容玥,只得暗記于心,只待他日再尋報複.

再次讓自己的笑容更加親切可人,北辰蘭在慕容玥不遠處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這才開口問道:"不知表姐這兩日可曾聽到什麼風聲?"

"什麼風聲?"慕容玥目露訝異地道:"這兩日天氣很好啊,並無刮風下雨!何來風聲?"

這兩日天氣當然好得狠,否則某些人怎麼可能連帶"賞花,采花"加上"納采,問名,納征,請期"一系列旁人最起碼要曆經半年之久的事都在短短兩日內完成了.當然,就連最後一步的親迎,也將在五日之後的吉日完成.

否則,這北辰蘭又怎會在束手無策之下,對自己這般禮下于人,一口一個親密的表姐,就連端茶倒水這般的"粗重"活,都做了!

看著慕容玥臉上那完美無懈的不解純良之色,北辰蘭差點咬碎了一口銀牙貝齒,臉上偽裝的笑容赫然破碎出幾道痕跡,帶著幾分慍怒之色道:"我的意思是問你,這兩天,可曾聽耶律……耶律府中發生了什麼事?"

"哦!原來公主殿下問的是這個事啊!"慕容玥做出一副恍然之色,忙點頭道:"這個是聽了的,現在滿京城的人都在議論著呢!"

"快!"北辰蘭看著慕容玥那有些怪異的好笑神色,心中的氣更是不打一處來,若不是自己身在德妃的宮中,身邊的宮女都被德妃下了禁口令,得不到一絲消息,加上某些目的,又怎會委屈自己來遷就這個被自己壓了十幾年的傻子.13acV.

慕容玥看著北辰蘭幾乎就要按捺不住的模樣,也不再挑釁對方的底線,否則戲就看不下去了,當下便將護國公昨日的一番作為都不做修飾地告知了北辰蘭.

雖然慕容玥的話中沒有一絲添油加醋,但奈何護國公的作為著實極品加無恥,亦是將北辰蘭氣得渾身發抖,面容扭曲.

"護國公!護國公!安平郡主!我北辰蘭與你們不共戴天,定要讓你們後悔今日所為!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北辰蘭森冷的話語回蕩在房間內,仿似恨不得那護國公與安平郡主此刻便在此,讓她就這般生生撕碎嚼爛了一般.

居然敢這般羞辱自己那英敏神武的耶律哥哥,讓耶律哥哥堂堂男兒之身,嫁入護國公府.成為當朝人人不恥的入贅女婿!那般天生傲骨的耶律哥哥,受此羞辱,該是如何的不堪啊!

"公主殿下,你,你可不能亂來啊!"慕容玥仿佛被北辰蘭的表現嚇了一跳,華容之上帶著幾分驚嚇道.

只是,在那秋眸深沉,卻閃過了一絲鄙夷之色.

"不報此仇,誓不為人"?這北辰蘭果真是被驕縱的忘乎所以了!

若是那護國公是一個易與之人,皇上又怎會在安平郡主與耶律風做下那等事之後,這般輕輕揭過這樁可謂是褻瀆皇室尊嚴之事.

只是,北辰蘭這般表現,正中慕容玥下懷,她自是不會去做什麼勸解北辰蘭這般吃力不討好的事.畢竟,對方那一直想要害自己的心思,可是不曾消停過的.

果然!

在聽到慕容玥的話之後,北辰蘭激動的緒有了幾分清醒,一雙本美若秋水的眸子有著幾分駭人地瞪著慕容玥,久久,才恢複了平靜,換上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開口道:"表姐,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啊,否則,否則,我可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慕容玥臉色一變,仿佛受到了驚嚇一般挑起身,連連擺手道:"公主可莫要嚇臣女啊!臣女,臣女只是一個弱質女子,又有何德何能,能夠幫得上公主的?"

北辰蘭目光定定地看著慕容玥,冷聲道:"本宮既然開口要你幫忙,自然就是你能夠幫忙的.你這麼急著推脫,是不是不願意幫本宮,若是這般,本宮死了,就是你害死的,母妃疼愛了你這麼多年,你就是這樣回報母妃的?"

果真是無恥至極!為了一己之私,居然將德妃對自己的疼愛當作了交換籌碼,只不知,如磐石德妃知道了,該是如何想念?

慕容玥目光一冷,緩緩低下頭帶著幾分譏誚之色道:"不知公主有何時需要臣女效勞的?"

看到慕容玥果真被自己的一番話語威脅不再拒絕,北辰蘭目中閃過一絲得意之色,這才將自己今日將慕容玥招來的目的出:"本宮知道,你一直都為耶律哥哥棄你而選擇了本宮而心傷不已,只是,此事乃是父皇下旨指婚,本宮即便是心中不忍,但畢竟是父皇見本宮與耶律哥哥兩相悅而成全我們,我又怎有不欣喜接受之意.而你,父皇不也是將二皇兄指婚給你,以示恩寵了嗎?以二皇兄的天人之姿,能夠成為他的王妃,可是你三世修來的福氣……"

到這里,北辰蘭看了眼如幽谷玉蘭般端坐于椅子之上的慕容玥,心中雖滿腹嫉妒,卻也不得不承認,以慕容玥的絕世風采,與宸王北辰星相攜,可謂是天作之合,神仙眷侶,不謂如此.

了這麼多,北辰蘭伸手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見慕容玥沒有回話,以為她已經聽入了自己一番"真意切"的話,便故作感歎地幽幽歎了一口氣,繼續道:"只可惜,我那二皇兄雖有著天人之姿,驚世之才,但只恨卻天妒英才,讓他自幼身染絕症,注定英年早逝,即便有著父皇龍恩浩蕩,終究無法與天奪命,你若嫁予他做了宸王妃,也不過是一個傷心未亡人罷了!"

聽著北辰蘭狀似同感歎的話,慕容玥低垂的嬌顏上揚起一抹譏誚,她可不相信以北辰蘭對自己的嫉恨,會關心自己的未來處境,北辰蘭這自以為膚淺的把戲,慕容玥又怎會不知她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

"宸王殿下絕世姿容,英明睿智,譽滿北辰,可謂是整個北辰百姓心中的神祗!臣女蒲柳之姿,能夠高攀宸王殿下,已是萬幸之極.況且,這樁婚事乃是皇上所賜,臣女自是斷不敢不從,即便以後……生活如何,臣女也唯有遵從聖意!一切,都是老天注定,都是臣女的命……"

慕容玥這些話的時候,自然不知道,某個"英明睿智,譽滿北辰"的北辰神祗,此刻再次做了那梁上君子,正好整以暇地躺在了房梁之上,聽著自己與北辰蘭的談話.

宸王北辰星在聽到慕容玥前面那一段誇獎自己的話之時,可謂是笑容滿面,心花怒放,看著慕容玥的雙眸星辰璀璨,耀眼至極.只是,在聽到後面那段妄自菲薄加上無奈歎息的話後,笑容頓時散去,轉而怒瞪著北辰蘭,目光冰冷如霜.

若不是因為這個貌若春花,心如蛇蠍的北辰蘭,他家的丫頭又怎麼會出這般一番話,他家的丫頭可是世間最美好的女子,哪里會有配不上自己的道理.反倒是他,還需要整天惦記著如何把丫頭給勾到宸王府,擁入懷中,日夜相對,不讓他人窺覷.

不過……

宸王優雅地撫了撫完美線條的下巴,一雙星眸笑成了狐狸眼,聽到他家丫頭誇自己的時候,感覺真好!以後一定要再接再厲,表現良好,讓他家丫頭更滿意,滿意到願意冠上自己的姓,成為自己的人為止!

慕容玥又哪里知道,某只狐狸此刻正躲在不遠處,為自己的一番話,心思轉了不止百回,每一回,都是思量著如何將自己拐到手.

"一切都是老天注定?"北辰蘭輕笑出聲,眼神篤定地看著慕容玥,仿佛慕容玥已經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任由自己擺弄.的確,換成了任何一個女子,在受到這般權勢威壓,命運多戕的打擊後,都會喪失了分寸.而此刻若有人對其伸出了援救之手,就會如同一個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不肯放手.

只可惜,她碰上的人,是慕容玥,一個自二十一世紀穿越而來的特功,莫慕容玥繼續了這具身體前主人的記憶,更在之後,被北辰蘭多加迫,害,單是北辰蘭這拙劣的演技,就足以讓慕容玥看清了那美豔皮囊下深藏著的蛇蠍心腸.

"不!本宮告訴你,老天即便是要擺布,也只是擺布那些賤民的命運而已,可本宮卻是皇室中人,深受老天眷顧,只要本宮願意,就定能助你脫離苦海,不受那寡居的淒苦."北辰蘭嘴角噙著盛氣凌人的傲然笑意,目光如神祗一般俯視著慕容玥,仿佛神明在俯視一只等待著自己伸手拯救的螻蟻.

"這……"慕容玥有些驚愕地抬起頭看向北辰蘭,似乎被北辰蘭的話給驚住了,帶著幾分震愕道:"莫非公主殿下有了醫治宸王殿下的辦法?那真是太好了,皇上知道定然會欣喜萬分的!"

"你什麼,本宮哪里有這個本事!"北辰蘭差點被慕容玥的話驚得從椅子上摔下來,若是她有那本事醫治得了二皇兄,又哪里會等到現在.這可是天大的功勞啊!

慕容玥一怔,目光再次恢複到黯然:"即是如此,公主殿下又何須來戲弄臣女.公主無需試探臣女,臣女既然已經接下了皇上旨意,自然不會再起其他心思."才怪!話音才落,慕容玥與梁上的宸王同時抿了抿嘴.心中不約而同地想起了兩人之前的約定.

北辰蘭被慕容玥的話一噎,惱怒地瞪了慕容玥一眼,想那前一代的賽閻王都無法醫治二皇兄,想來除了神仙下凡,只怕是誰也無法改變這個既定的事實了!只有這個慕容玥才會異想天開地以為宸王還會有複原的希望,好歡天喜地地做她那尊容無限的宸王妃.

"二皇兄是不可能被治好的,你就別報著這個不可能實現的願望了!"北辰蘭毫不留地揭露這個事實道:"只是,你畢竟是我的表姐,我不可能眼看著你下半生都活在痛苦之中.你不是很喜歡耶律哥哥嗎?只要你能夠讓你父親出面,打消了父皇將耶律哥哥和安平郡主的婚事取消,我就准許以後你留在耶律哥哥身邊當一個侍妾!如何?"

北辰蘭帶著幾分施舍地對慕容玥道,卻驀然感覺到後背一陣發涼,轉眼望去,卻不曾見到什麼,只當是自己的錯覺,便再次回頭看向慕容玥,高傲地等著慕容玥的謝恩.

慕容玥聽了北辰蘭的話,面帶微笑地抬起頭,目光譏誚地看著北辰蘭,滿意地看著對方臉上的高傲,在見到自己的笑容後,破碎地化作了虛無.

"你那時什麼表?莫非你還想當耶律哥哥的正妻不成?告訴你,能夠在耶律哥哥身邊給你留一個侍妾的位置,已經是本宮天大的恩賜了,你莫要不知足!"北辰蘭被慕容玥那仿佛能夠看透人心的目光看得心中一陣發緊,心虛惱怒地叫到.

"公主殿下多慮了!臣女自從與耶律風退婚之後,就下過誓,此生即便是孑然一身,也絕不嫁入耶律家,公主的美意,慕容玥消受不起,還是另尋他人吧!"慕容玥冷然完這一番話,便站起身來,要朝外走去.

"站住!"北辰蘭鬧了兩天才想到慕容玥這唯一的一條出路,又怎會這般輕易讓慕容玥離開.

北辰蘭故意吵鬧,讓慕容玥來見自己可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如今朝堂之上,地位超然的,能夠讓父皇改變決定的,只有護國公與慕容宰相二人.而能夠與護國公抗衡的,便只有慕容宰相一人.

而慕容宰相最為疼愛的,只有慕容玥一人,只要自己能夠服慕容玥,讓她去央求慕容宰相,請慕容宰相出面,就一定能夠讓父皇改變決定,至少,也能夠讓得父皇保持沉默,任其與護國公抗衡,破壞耶律風與安平郡主的婚事.而那個時候,自己再走出來打破這個平衡,和慕容宰相聯手抗衡護國公,就一定能夠心想事成.

至于今後兌現對慕容玥的承諾,更是不用自己操心,二皇兄好歹還能夠堅持幾年,就算一旦他死了,慕容玥想要攀附耶律哥哥,到時候自己想辦法拖延時間,等到慕容宰相年老退位,就只是一個普通百姓,還如何能夠威脅到自己.

不管怎麼樣,耶律風是她北辰蘭一個人的,誰也別想搶走!

對于北辰蘭心里頭那見不得光的算盤,慕容玥即使無法看透,也能夠猜測到幾分.今日她願意過來,一是為了看戲,二來,卻也有著自己的打算,否則,又怎會這般耐心地與其糾纏.

聽得北辰蘭氣急的喊聲,她停下腳步冷冷地問道:"公主殿下還有何吩咐?"

"慕容玥,你莫要不識好歹,別以為現在被指婚給二皇兄,就攀上枝頭當鳳凰了,你要知道,二皇兄身份再是尊榮,也活不過二十歲,到時候,你便是一個寡婦,沒有了二皇兄的庇護,任誰都能夠欺你三分,你若是夠聰明,就應該知道,只有和我聯手,你才能夠繼續享受榮華富貴!做一個地位尊榮的人上人!"北辰蘭被慕容玥的態度徹底激怒,當下便口不擇地道.

這麼快就破功了,定力還真是夠差啊!慕容玥眼波流轉,轉出一片瀲灩水色,盈盈望向臉色難看的北辰蘭,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容,話語清然卻透著無盡的傲然道:"公主殿下多慮了,慕容玥既即便再是卑微如草芥,也不願與人共侍一夫,更不會為了貪慕虛榮便與人通,殲,背上一個浮,娃蕩,婦的千古罵名.若是公主真的這般愛慕耶律風,為何不敢學那安平郡主一般,豁出一切,不計得失,不較名分,成為他的人,從今以後,就再也不需要擔心有人將你們分開了!這般一來,不定護國公還會有感于你的深,在耶律風的身邊,給你留一個侍妾的位置,讓你們相守一世也不定!"

看著北辰蘭的臉色隨著自己的話語一變再變,最終換做了一副若有所得,慕容玥心知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便不再多,冷冷地丟下一句:"臣女話已至此,告退!"

完,不等北辰蘭回過神來,便徑自打開房門,朝外走去.

水菲菲就著打開的房門朝屋內看了一眼,目光落到北辰蘭的身上時,眼底閃過一絲隱晦的殺氣.

她雖是站在門外,隔著一扇門,但習武之人本就耳聰目明,屋內的動靜自然逃不過她的耳朵.

這北辰蘭自恃身為皇室公主,便對慕容玥多加折辱,就連自己的皇兄宸王,也敢藐視.怎能不讓水菲菲心生殺意,若非此刻身處德妃的怡和宮,只怕就在方才北辰蘭大放厥詞之時,水菲菲便讓北辰蘭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了.

即便是這般,水菲菲依舊沒有消除對北辰蘭的殺意,只是冷冷地看了北辰蘭一眼,便一不發地跟在慕容玥身後朝外走去.

"該死的!"北辰蘭見到慕容玥與水菲菲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之處後,伸手抓起茶杯,便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低咒一聲.卻忍不住想起方才慕容玥的話.

雖然方才在震怒之中,但她卻依舊將慕容玥的話聽入了耳中.

也許,真如慕容玥所的,與耶律哥哥生米煮成熟飯,成為了他的人,就能夠與耶律哥哥一世相守了.

那安平郡主不也是憑著這一點才能夠和耶律風成親的嗎?若是自己也這般,憑著自己尊貴的公主身份,定然會成為耶律風的平妻,屆時再略施手段,還怕除不去安平郡主那個只會用蠻力的丑女嗎?

橫梁上,宸王目光冰冷地看了北辰蘭一眼,而後身形一閃,便悄無聲息地消失在房內,再次出現,卻已經是落在了怡和宮外的一棵大樹之上.

"主子,是否要屬下去將那北辰蘭給處置了?"星殤不帶一絲感的聲音響起,方才他雖未在房間內,卻也僅是只有一牆之隔,北辰蘭的話,亦是落入了他的耳中.

在星殤的心中,只有宸王北辰星一個人是主子,對慕容玥,也是最近才接受了其主子的身份,就連當今的皇上,亦只是宸王的父親這個身份而稍有尊重而已.至于其他的皇子公主,在他的眼中,與其他人並無差異,甚至有些連平民百姓都不如.

這北辰蘭居然敢如此褻瀆宸王與慕容玥,在星殤看來,不死不足以贖其罪孽.至于其是宸王同父異母的妹妹這一點,星殤則是自動忽略了!

"不用!"宸王冰冷的聲音亦是毫無感地響起,面對星殤的不解,他只是淡淡地轉頭看向慕容玥此刻所在的怡和宮,道:"留著她,玥兒還有用!待到無用之時——極刑!"

"是!"星殤連忙應到,目中閃過一絲嗜血的光彩,此刻,北辰蘭在星殤的眼中,已經是一個死人……

慕容玥來到怡和宮前廳時,卻見只有畫眉候在廳里,不見了德妃的身影.

不待慕容玥詢問,畫眉便主動開口道:"慕容姐,娘娘由于照顧七公主而太過疲倦,方才困乏之極,才由奴婢侍候著歇下了,吩咐奴婢再此等候慕容姐,看姐有什麼需要奴婢侍候的."

慕容玥聞笑道:"既然姨娘累了,那玥兒就不多加叨嘮了,下次再來給姨娘請安."

畫眉微微一怔,這才點了點頭道:"即是這般,那奴婢這就送姐出宮."

"不必了,我正好想走走,有菲菲陪著我,就不勞煩畫眉姑娘了!"慕容玥揮手阻止了畫眉,淡聲道.

畫眉還想堅持,卻在見到慕容玥那雙剪剪秋眸中的堅定神色後,不再多,而是恭敬地俯身行禮道:"那奴婢便恭送慕容姐了!"

步出怡和宮,慕容玥抬頭看了眼天色,這才邊緩緩地朝著宮門方向步去,邊對菲菲道:"北辰蘭那邊,你且莫要輕舉妄動,照她的性子,無需你動手,她自己便會出亂子.更何況,留著她,我還有用處."

"姐!"水菲菲一驚,在見到慕容玥面上並無一絲責怪之意時,這才低頭道:"是,請姐責罰,是奴婢自作主張了!"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慕容玥冷然一笑,目中亦是帶上了幾分許久未曾有過的殺意,話語凜然道:"北辰蘭是該死,但是不能死在你我的手上!"

不管怎麼,那北辰蘭畢竟是自己的表妹,德妃這個姨娘的女兒,只要一天沒有將那些真相查明,她就不願意自己出哪怕一絲差錯,將來悔恨莫及.

即使有一絲絲的可能,她都要付出全部的努力去證實.德妃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僅有的親人之一,她承擔不起萬一的失誤.

"是!"水菲菲點頭應到,心下自然明白慕容玥的顧慮,卻不再多.

她只是一個奴婢,一個侍衛,更是主子的一把刀,主子讓她殺誰,她便殺誰,既然慕容玥已經有了自己的決定,她便遵守就是.

"咦?"慕容玥游弋的目光在見到前方不遠處的一群端著托盤朝乾清宮方向走去的宮女時,微微一凝,停下了腳步,在身旁綠植的遮掩下,凝目看向其中一個姿態嫻雅的宮女.

"姐,有事嗎?"水菲菲見慕容玥神色有異,快走兩步,來到慕容玥的身邊,低聲問道.

"你看那個宮女……"慕容玥輕聲應到,以目光示意水菲菲自己看向的那個宮女.

水菲菲凝目看去,在見到那個姿態嫻雅的宮女時,亦是眉頭一皺,開口道:"那個宮女,好眼熟."

水菲菲雖然記憶過人,但由于此刻那個宮女是背對著這方,加上記憶中這般氣質嫻雅的人並不是很深刻,一時卻也無法憶起自己在哪里見過這樣一個女子.

"別想了,這個人,你也認識,但卻不熟悉!"慕容玥開口道,目光亦是有著幾分疑惑.

若是自己沒有認錯的話,以那個人的身份,是無論如何也不該出現在這里的!而此刻她混在宮女之中,目標明顯是乾清宮中的那一位,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走,我們去乾清宮!"慕容玥開口道.

不管是為了什麼,這件事她都不能坐視不管,若是任由那個人繼續,一旦出了什麼事,首先逃脫不了嫌疑的,便是他們慕容府.

"是!"水菲菲雖然不明白為何慕容玥突然神色大變,但也立即警戒起來.

PS:謝謝大家長時間的耐心等待,安然不勝感激,安然建了個群,群號會在評論區置頂,歡迎大家進來.敲門磚是鹽巴帳號,屆時會曬寶寶萌照哦!

上篇:195德妃有請     下篇:197宸王病,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