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97宸王病,真?假?  
   
197宸王病,真?假?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水菲菲知道,慕容玥乃是一個沉著穩重之人,表向來淡然甯靜,卻不知道那個宮女究竟是何人,竟然會讓慕容玥這般.

慕容玥驚變的神色也只是片刻便恢複了以往的淡然,見那群宮女走遠之後,不再耽擱,帶著水菲菲便順著另一條近路朝乾清宮直去.

"老奴參見郡主!"

此刻已經是過了早朝時間,北辰皇雖然還在乾清宮內,卻也只是處理一些奏章,並無官員在,因此,有著特殊待遇的慕容玥,暢通無阻地來到了北辰皇的禦書房外.而得了消息的李德全,早已候在了門外.

"李公公無須多禮,皇上可在忙?"慕容玥微微側身,示李德全起身,開口問道.

李德全臉上掛著恰到好處,不卑不亢的笑容,朝慕容玥道:"皇上得了郡主來的消息,吩咐奴才再此等候,郡主到了,直接進去便可,無需再做通報!"

皇上對慕容玥的特別,李德全早已經看在眼里,在宮里活了幾十年,人世故方面,李德全可謂是修了千年的狐狸,都不一定能夠比得上他,自然心知這進入禦書房,無需通報,對于一個並非寵妃皇室中人來,是多麼大的恩寵.

只是……似乎這位才晉封的星月郡主,卻……

李德全在見到慕容玥臉上的淡然無波之時,眸底流露過一絲異色,卻不再語,微微一躬身後,便退開了幾步,便不再多.

慕容玥示意水菲菲候在門外,自己則推開了房門,緩步走入禦書房.

慕容玥之前幾次與北辰皇下棋聊天,都是在帝寢殿中,這乾清宮內的禦書房,卻是第一次來.

禦書房足有上百個平方大,與帝寢殿內的豪華舒適相比較,禦書房內看似雜亂無章,卻擺放得當的精致珍貴陶瓷,上等木書架,以及熏陶著龍涎香的各類典著,文房筆墨,都充斥著一股皇家獨有的森嚴壓迫之感.

而最為顯眼的,則是掛于書桌後的整面牆上,足足占據了一整面牆的一副恢弘大氣的鳥瞰地圖,河流山川,森林城鎮,甚至是穿林而過的一條溪,盤延山間的一條羊腸道,無一不是精細到了極處.

在這個這地圖顯然是有些年頭了,雖是由上等的皮質繪制而成,更得到最精致的養護,卻不難看出,有些地方,依舊留下了些許手指摩擦而產生的痕跡.想來,是北辰皇日常觀望揣摩而致.

"怎麼,我們無所不通的玥兒對地圖研究也有興趣嗎?"北辰皇含笑的聲音傳來,卻是自一旁的書架中走了出來,手上還捧著一卷竹制的書卷,顯然,方才是到一旁的書架後去找尋自己所要的書了.

"玥兒參見皇上."慕容玥見北辰皇調侃自己,只是微微一條眉,便躬身行禮.

"得了,這沒有外人,你就無需那麼多禮了!"北辰皇只是隨意地擺了擺手,便踱步走到書桌旁茶幾旁的椅子上坐下,而後伸手指了指自己身旁的空位,示意慕容玥自己坐.

慕容玥與北辰皇也有過幾次接觸了,早已了解,這位北辰皇帝,雖在眾人面前是威嚴尊貴,但在北辰星的面前,卻也只是一個亦師亦友的慈父罷了,對自己,亦是愛屋及烏,疼愛有加.

隨意卻不失恭敬地在北辰皇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慕容玥便自覺地拿起面前的茶壺,將其中還有余溫的茶渣倒出,沖洗過後,換上了新的茶葉,注入開水,沖泡起新茶來.

北辰皇邊打開手中的書卷看著,卻不忘再次問道:"看你方才盯著地圖直看,且明顯是看得懂的模樣,可是星兒教過你這方面的知識?"

慕容玥便沖著面前的茶杯,邊回到:"學過一些."前世作為一個特功,看軍事地圖,自然是必修之課.

過些菲道以."嗯,多學一些東西,不是壞事."北辰皇應了一聲,自是把慕容玥的學過一些,當作了是宸王的教導.修長的手指在竹簡上滑過,而後在某處點了幾下,眉目微微凝起,似乎在思索著什麼,片刻後,眉頭便松開,眼底有著頓然之色,顯然是一心二用,在與慕容玥聊天之際,思考著東西,且已經找到了答案.

"這幅地圖繪制了新月大陸的每一個國家地貌,乃是皇後曆經數年,精心制成,上面的每一筆,都是皇後親手所繪,那些日子里,朕每回自夢中醒來,都會看見皇後在燈光下,精心計算著每一國,每一處的距離與地貌……"皇上目光深地看著牆面上的地圖,似乎陷入了回憶之中."當初朕能夠在而立之年便打下北辰基業,多虧有了皇後的協助……"

"云惜皇後,不愧是當世傳奇女子!"身在北辰皇朝,云惜皇後的傳奇,慕容玥自然沒有少聽聞,此刻在見到北辰皇臉上那毫不掩飾的深時,亦是有些動容,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女子,才會讓得眼前這個一國之尊如此,若是自己穿越到二十年前,或許便能夠見到這個滿身傳奇的女子吧!

"不知是怎樣的父母,才能教導出這樣一個出色的女子?"慕容玥喃喃道.云惜皇後的故事,仿佛從未提及她的出身和家人,仿佛云惜皇後,是憑空冒出一般,沒有過去,沒有家人.

"云惜,是迷族中人."北辰皇下意識地道.

"迷族?!"再次聽到這兩個字,慕容玥一怔,便將視線轉到地圖之上,細細搜尋,卻沒有發現迷族的所在,"為何這地圖之上,沒有繪制迷族的位置?"

"迷族從不為外人所知,且迷族走出來的人,都不允許泄露迷族的任何事,云惜是迷族的族人,自然要遵守族規,不得將迷族的所在泄露."北辰皇開口道,此刻,他已經完美的收斂了臉上的感,將那帝王的深盡數掩入了心底深處.

"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地方,居然這般的神秘!"慕容玥喃喃著道,問候有些不解地問道:"那皇後娘娘的家人,都不曾來看過皇後嗎?太子出生後,也不曾見過自己外祖母家的親戚?"

皇上目光有些憐愛地看著慕容玥,似乎在追憶著什麼,久久,才道:"迷族之人,不得與外界通婚,否則,便是犯了族規死罪.玥兒,這些事,不是你該知道的."

慕容玥目光瀲灩地望著皇上,對方的目光,讓她心中有些不安,她極力想要自皇上的表中看出一些端倪,奈何對方身為帝王,早已經練就了高深莫測的養氣功夫,任憑她怎麼探究,也得不到一絲有用的信息,只得恨恨地放棄了追問,端起早已經冷切了的茶水一股腦灌下.

北辰皇有些好笑地看著慕容玥孩子氣的賭氣模樣,開口問道:"玥兒今日為何獨自一人過來找朕,星兒呢?他不是一向粘著你嗎?怎麼舍得放心讓你一個人出來了?"

慕容玥聞臉色微微一,有些無奈北辰皇轉移話題的本事,心中暗恨北辰星這個黏人的家伙,讓得自己成了被北辰皇打趣的對象.

"皇上,注意形象,你可是一國之君,怎麼也能學得那些三姑六婆,道人長短嘛!欺負弱質女流,可不是一個紳士該有的風度!"慕容玥毫不客氣地白了北辰皇一眼,玉指撚起茶案上的一塊糕點送入口中.

"哈哈哈,朕怎麼就欺負你了,若是讓星兒聽到,豈不是要找朕的麻煩了?"北辰皇被慕容玥這般毫不客氣地"指責",卻也不惱,反而放聲笑道.

"父皇,你是不是又背著我欺負玥兒了?若是這般,那兒臣下次便不再帶你的兒媳婦來陪你了!"

就在北辰皇的話音方落,宸王那獨有的魅人嗓音便在禦書房外響起,隨之,房門便被人自外頭打開,一道青色的身影,伴隨著青竹的清香,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看看,看看,玥兒,這便是朕的好兒子,果真是有了王妃,便忘了父皇了.什麼叫朕又在欺負他的玥兒了!朕怎麼感覺,至始至終,朕都是被你們二人欺負的對象,看來,朕給星兒找的這個媳婦,當真是給自己找了個苦頭吃了!朕得尋思尋思,是否該給星兒換一個乖巧的媳婦,或者,給玥兒找一個遵循孝道的夫君,好生教導一番才是!"

北辰皇故作惱怒地道,一雙深邃難測的眸子深處,卻是蘊著一抹慈愛的笑痕,嘴角微微勾起,那時一抹屬于父愛獨有的弧度.

"父皇!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宸王卻是不依,身形一閃,便來到了慕容玥的面前,長臂一伸,便將慕容玥馨香的嬌軀摟入了懷中,霸道地道:"玥兒的夫君只能是我,她注定就是我的王妃,不准你再出給玥兒換夫君的話!除了玥兒,我也不會要任何人當我的王妃!若是再有下次,我便帶著玥兒走的遠遠的,以後再也不來陪你!"13acV.

"你這子!"北辰皇被宸王這般一威脅,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看來,自己這個皇帝,這個父親,在這個臭子的面前,還真是一點份量都沒有啊!否則,他又怎會出"以後再也不來陪你"這種威脅的話!偏生自己還真是吃他這一套!來也是,自從自己給宸王和慕容玥指婚後,宸王進宮來陪自己的日子還真的是多起來了,雖然每一次都是美其名曰陪著慕容玥來的,但也是帶給了自己不少的歡樂,不是嗎?"罷了!朕以後不再拿玥兒的婚事開玩笑便是,你這子,都不曾見你這般心疼過朕!"

"既然父皇覺得兒臣不夠心疼父皇,那兒臣這便帶著玥兒回府,不礙父皇的眼了!"得了北辰皇的允諾,宸王這才罷休,嬉笑著開始玩笑起來.

"臭子,要走你走,別把玥兒拐走!"北辰皇笑罵一聲.

"既然玥兒不走,那我也不走了!玥兒,這是你泡的茶嗎?果然比父皇泡的要香的多,嗯,再來一杯!"宸王慵懶地挨著慕容玥坐下,就著慕容玥喝了一半的杯子,將杯中的茶水飲盡,而後沖著了臉的慕容玥魅然一笑,湊到慕容玥耳邊道.

"自己倒!"被這對父子打趣的有些羞赧的慕容玥見到宸王用自己喝過的杯子,再對上北辰皇含笑的眸子,臉上一熱,將宸王推離自己一些,沒有好氣地道,

宸王心知慕容玥臉皮子薄,該適可而止了,也不再糾纏,自己倒上一杯後,又取出一只乾淨的茶杯,為慕容玥倒上一杯,而後摸了摸肚子,叫到:"父皇,兒臣早膳還沒有吃呢,來你這里,是不是該管飯了!"

"怎麼,宸王府的下人都懶憊了嗎?連你的早膳都沒有做?"北辰皇聞斂了笑容,沉聲問道.

宸王自幼體弱,最是需要人精心照顧著,未搬離宮中之時,每一頓飯,北辰皇都會精心關照,別的皇子在十三歲之後便會在宮外另建府邸居住.而宸王,卻是被北辰皇留至十四歲生辰後,才被准許出宮另建府邸獨住.雖宸王幼年時,曾遠赴雪山養病,直至十歲才回宮,但四年無微不至的關懷,卻讓得宸王與北辰皇之間,建立起了深厚的父子感.

如今北辰皇聽聞宸王居然連早膳都未吃,自然是大動肝火,宸王的身體究竟是多麼的荏弱,他比誰都清楚,當年宸王發病時候的可怕景,想來還猶如昨日般清晰.

好容易在天山調養了近十年,才讓他能夠勉強如常人般行動,怎能經受得起不食早膳這般不規律的飲食.

想到這里,北辰皇臉色一冷,便要招手讓人將宸王府的人帶來問話.見狀,宸王忙開口道:"父皇別氣,是兒臣錯了,兒臣今早有些貪睡,便錯過了飯點,與下人無關,下次兒臣再也不敢了!"

到這里,宸王瞟了眼依舊怒火不消的北辰皇,絕色的容顏上忙掛起一絲心討好的笑容:"父皇,兒臣真的餓了,咳咳,你不會想要懲罰兒臣,不讓兒臣用膳吧!"

北辰皇一聽宸王已然餓急,臉色微緩,不滿地瞪了一眼宸王:"自己的身子,也不知要注意著些,若是還有下次,你便給朕老老實實的住進宮里來,別想再落得自*."

話完,北辰皇便迅速朝候在門外的李德全吩咐了一句讓人傳膳,還不忘冷眼盯著宸王.宸王見狀,只得老實地保證自己下次再也不敢出現這種狀況.心中暗罵自己這般不心漏了嘴.自己受些責備還不要緊,若是讓父皇知道了真相,得知自己是因為心系玥兒,急著去見玥兒而忘記了用早膳,因此而遷怒玥兒,便是得不償失了!

慕容玥有些疑惑地看著懊惱賠罪的宸王,與怒火難消的北辰皇,心中卻是萬分不解,分明她所了解的宸王,是一個身體好得不能再好的人了,不但狡詐如狐,更是武功高強.偶有的咳嗽,也不過是為了迷惑外人罷了!

只是,為何北辰皇卻宸王身體荏弱,甚至有一種經不起任何風吹雨打的感覺.而宸王在北辰皇的面前,也時不時地會咳上幾句.

自從自己揭穿了宸王的真面目後,宸王在與自己獨處之際,可是從來不曾咳嗽過的!

這里面,到底是有著什麼自己不曾了解到的況?

宸王的身體,究竟是好是壞?他的病,到底是真是假?

就在慕容玥低頭思考之際,李德全在門外出聲問道:"皇上,午膳已經好了,是否這就傳膳!"

"快傳!"李德全的話音才落,北辰皇便沉聲到.

"是!"

李德全忙打開房門,示意一眾傳膳宮女將才做好的膳食呈上.

隨著一道道膳食被端到一旁的餐桌上,各種誘人的菜香撲鼻而來,勾人食欲,讓人食指大動.

由于慕容玥所坐的位置正背對著餐桌,因此每一個宮女在上菜之際,都會經過她的身旁.

在最後一名宮女經過慕容玥的身旁時,一股好聞的牡丹花香淡淡地縈繞開,在這滿是菜香的書房之中,似有若無……

"看,父皇多疼你,做的都是你喜歡吃的菜!"宸王見慕容玥低頭不語,自是心知她在想些什麼,只是此刻許多話並不能,只得故意轉移話題,不讓慕容玥胡思亂想.

慕容玥聞抬頭朝餐桌看去,卻在見到走在最後的那一位宮女時,臉色一變.

就在此時,只見那名宮女自中掏出一柄薄如蟬翼的匕首,直直朝坐于一旁的北辰皇刺去.

"父皇!"宸王是如何聰睿絕頂之人,早在見到慕容玥臉色不對之際,便已經警覺起來.身形移動,就要朝那名宮女撲去……

PS:第二更送到,偶去碼第三更了哈!話,偶是凌晨五點起床碼字的,奈何寶貝一直要偶抱,一下都不肯睡床鋪,悲哀的偶,只得趁寶貝睡熟之際,偷偷將他放到床上,然後迅速滾回電腦面前,爭分奪秒地碼字……求安慰……

上篇:196意外之人     下篇:198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