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98信任  
   
198信任

宸王的動作快,慕容玥的動作亦是疾如閃電,且因她的位置是擋在宸王和北辰皇之間,行動起來,更是方便許多.

更不忘在竄出之際,輕聲丟下一句:"不許動!"成功地阻止了宸王的舉動.

宸王聽得慕容玥的話,目光一凝,便停下腳步,目光冷冷地盯著那名宮女,手中已然扣住了方才喝茶的茶杯,一旦慕容玥的速度有所不及,他即便是暴露了自己會武功的秘密,也要將那名宮女擊斃.

"啪!"慕容玥動作敏捷地一手抓住那宮女的手臂,另一手迅速打落了她手中的匕首,而後反手一拍,便拍在那宮女的胸口之上,緊接著長腿一踢,便將她踢離了北辰皇的身邊.

"皇上,你沒事吧!"慕容玥心頭狂跳,方才的一切,都發生的太過迅速,她無法得知,方才北辰皇是否受到了傷害.

"沒事!"北辰皇神色並無慌張,而是目光如電地看著那名被慕容玥擊倒在地的女子,沉聲問道:"你是什麼人?為何要行刺朕?"

那女子表僵硬,顯然是戴了人皮面具,見北辰皇問話,卻聽而不聞,甚至連直視北辰皇一眼都不曾,就地一個鯉魚打挺,身形一轉,便飛身朝打開的房門竄去.

"攔住她!"北辰皇隨手拾起桌子上的一支筷子,朝那女子追射而出,看其干脆利落的手法,以及筷子射出的力度,顯然是一個內功深厚之人.也是,能夠憑著平凡的出身,打大偌大一個北辰皇朝,這北辰皇帝北辰絕,又怎會是一個簡單之人.

"噗!"筷子刺入血肉之軀的聲音響起,那女子的身形一顫,腳步卻是一刻不停地朝外奔去.

"菲菲,別讓她跑了!"慕容玥見狀,眸光一閃,便沖聽到聲響出現的水菲菲叫到.

水菲菲聽得慕容玥的話,答應一聲,便追著女子的腳步朝外奔去.

"星殤!"

緊接著,慕容玥叫到.

"屬下在!"星殤才欲跟著水菲菲追去,聽得慕容玥的叫聲,便止住了步子,恭謹應聲.

"你且四處查看一番,是否還有那女子的同黨在此,莫要讓宮中其他人受到傷害!"慕容玥開口朝星殤吩咐道.

星殤聞,轉頭看向宸王,見宸王對自己點了點頭,這才沉聲應到:"是,屬下告退!"

"你們也下去吧!四處搜索一番,莫要讓那刺客逃走了!"北辰皇朝聞聲趕來的侍衛們揮了揮手,冷聲吩咐到.

王動是如目."皇上,這些宮女該如何處置?"李德全看了眼瑟縮著跪在地上的一眾宮女,謹慎地開口問到.

"都交給侍衛統領張云澈審查,若是有嫌疑的,直接杖斃,無嫌疑的,都降為低等宮女,打發去浣洗宮!另,查明刺客是從哪里混入的,所涉之人,嚴懲不貸!"北辰皇冷眼掃了那些宮女一眼,居然能夠讓一個刺客混入了她們之中,不做出懲罰,那將來只怕人人都會降低了警戒心,又如何能保障這宮中主子的安全.

"是!老奴這就去辦!"李德全忙揮手示意身後的太監們將一眾宮女帶下,自己亦是心地邁著步子朝外退去.

"慢!"北辰皇掃了桌上的菜肴一眼,道:"吩咐人換一桌菜肴上來!"

"是……是……老奴這就去!"李德全暗罵自己一聲糊塗,怎麼會把這個事給忘記了,看來,自己的養氣功夫還是不夠,看看皇上,不愧是真命天子,方才差一點就被匕首刺入胸膛了,居然面不改色,甚至還不忘關心宸王還在餓肚子.

新的飯菜很快就送了上來,北辰皇開口招呼著慕容玥與宸王用膳,神色平常,仿佛方才的事並沒有發生一般.

"星兒,再有半個月時間,便是中秋,你可曾准備好什麼時候回雪山了?"北辰皇為宸王夾了一塊鮮酥芙蓉雞後,開口問到.

宸王聽得北辰皇問話,星眸一閃,一抹異光快速自眼底閃過,臉上卻未露出任何異狀,而是輕笑道:"兒臣常聽聞皇兄宮中每年中秋都熱鬧非凡,心中早已向往不已,便決定留在京城,等中秋之後,再行前往雪山."

"這樣?"北辰皇目光訝異地看了宸王一眼,頓了頓,才問道:"推遲去雪山的日子,對你的身體,可會有影響?"

"父皇請放心,兒臣的身子已經恢複了許多,父皇不是也看到了嗎?如今兒臣的身子已經與常人無異,往年中秋前去雪山,只不過是遵從師命而已.前些日子賽閻王也為兒臣查看過身體,並無任何異狀,父皇且放心吧!"宸王心知北辰皇對自己身體的擔憂,含笑輕聲安慰到.

"即是如此,那你便在中秋次日回雪山吧!不可再耽擱!"北辰皇聽宸王如此,也不再堅持,畢竟,他的內心之中,也是十分想要和宸王過一個中秋佳節的.因為宸王的身體,他們從未在一起過過除夕春節,如今一同過個中秋佳節,也算是填補一番自己心中的遺憾.

"是!多謝父皇!"宸王聞,頓時欣喜一笑,轉頭看了一眼慕容玥,眼中的光彩帶著一股弄弄的喜意.

"既然你留下來過中秋,那麼今年的中秋佳節,宮中一定要辦的隆重,正巧朕也接到了納蘭皇朝和東籬國皇帝的親筆信,今年中秋,納蘭太子與東籬國郡主,都會來到我北辰,與我北辰共慶中秋."原本這些事,北辰皇是不會和宸王的,只因宸王的身體不好,從不曾參與過國事,即使是為北辰解決難題,也都是私下里與自己探討.如今宸王要出席中秋慶典,那北辰皇自然要將事告知,以免到時候出了什麼差錯.

"東籬國郡主?是天舞郡主嗎?"宸王微微一愣.按照各國慣例,出席他國宴會的皇室中人,大多都是適婚年齡的男女,白了,也都是為了有需要時,以聯姻的方式,來拉攏其他國家.

而如今東籬之中,適婚卻還沒有被定下婚事且被世人熟知的,就只有那天舞郡主了.傳聞天舞郡主美貌過人,舞姿曼妙,乃是厲王軒轅昊的女兒.

"不是,東籬送來的信上的是曼舞郡主,亦是厲王軒轅昊的女兒."北辰皇搖了搖頭道.

宸王聞雙眉微微蹙起:"這曼舞郡主是軒轅昊的哪個女兒?據我所知,那軒轅昊除了嫡女天舞郡主之外,其他側妃侍妾所出的女兒,都是一些才貌並不出眾之人.莫非,我們的資料有誤?"

若北辰皇在東籬國安排的暗衛會送來錯誤的資料,宸王並不是不能接受,但自己的天機報,可謂是從不失誤的,難道,是這軒轅昊不舍得將天舞郡主送出聯姻,因而只是敷衍了東籬皇,派出一個並不得寵的庶女來?

"罷了,此事並非什麼大事,你又何須費神,若有那時間,就好生想想怎麼養好身子才是!"北辰皇見宸王蹙眉,目光一暗,便打斷了宸王的思緒.雖宸王智慧過人,但他若非無奈,卻是不願讓宸王多費心神的.

"玥兒到時候也一起進宮吧!到時候慕容愛卿自然也是會留在宮中的,往年你身子不好,不曾進宮來玩,這次便一道來熱鬧一番."北辰皇見宸王老實地收了心神用膳,滿意一笑,轉而朝慕容玥道.

慕容玥得北辰皇邀請,自然是不會拒絕,便溫順地點了點頭,道:"玥兒多謝皇上!"

"即使這般,朕便與你們一到時候會有些什麼節目,免得你們到時候貪玩,誤了精彩的節目,到時候來怪朕!"兩人都是自己疼愛的輩,北辰皇自然不會端出平日里帝王的威嚴,而是如同一個最為尋常的長輩般,溫聲與慕容玥二人起半個月後的節目來.

……

慕容玥陪著北辰皇和宸王用過午膳後,便借由有事需要先行離開,便告別了北辰皇和宸王.

步出乾清宮,慕容玥緩步朝著宮門的方向走去,才轉過兩道彎,眼前一閃,便見水菲菲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兩人對視一眼,身形一閃,再次出現,便已經來到了一處僻靜之處.

"如何?"慕容玥開口問到,心中對水菲菲與自己的默契愈加滿意.

"屬下已經將她安置在宮外的上次購買的那批民房之中,並找來了大夫為她看傷,傷在肩處,並無大礙,只是失血過多,修養一些日子即可!"水菲菲輕聲到.

"嗯,不錯,注意些,莫要讓任何人發現,且別讓她逃走了!"雖然不知那人為何要行刺北辰皇,但不管如何,此事牽連到了慕容府,她自然要謹慎處理.

"是!"水菲菲答應了一聲後,有些猶豫地看了看慕容玥,咬了咬唇,才出聲問道:"姐,此事,你不打算和王爺一聲嗎?"

畢竟那人要行刺的人,可是宸王的生父,若是姐一個處置不當,惹得宸王心中生了疑竇,兩人產生了嫌隙,可就不妙了!

宸王與慕容玥,一個是自己的前主子,一個是自己現在的主子,若是他們兩人能夠結成連理,那自然是最為美好不過!

慕容玥斟酌了片刻後,道:"暫時不用和他,我先弄清楚這件事的原因,再做打算!"

慕容玥乃是接受了二十一世紀文明教育的人,自然沒有這個時代"以夫為天"的理念.13acV.

在她的觀念看來,兩個人若要在一起,最基本的要求,便是彼此信任.若是北辰星會因為這麼一件事,便對自己心生懷疑,那麼,以其等將來後悔,還不如早早認清事實,莫要誤人誤己才是.

"姐……"水菲菲有些不解地看著慕容玥,眼底首次染上了一抹不認同,以及一絲不虞,不忿……

"菲菲,你若對我的決定有任何不滿,可以就此離開,我絕不強求,但是你若未經過我同意,便將此事告知北辰星,我絕對不會原諒你!"慕容玥是何等人,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水菲菲深藏的緒,當下便斂了笑容,淡淡看向水菲菲.

水菲菲曾是宸王的手下,還是他一手送給自己的人,對宸王有著骨子內的忠誠,她不難理解,更可以接受.但,這並不代表,她就可以因為宸王而質疑自己的決定,違背自己的命令.

若是這般,即使水菲菲是自己再好的助手,她也定然要舍棄!

"菲菲不敢!"水菲菲見慕容玥發怒,忙跪下開口道.

"不許跪下,給我站起來,我過,視你如姐妹,就無需你下跪,我不需要一個會對我下跪的姐妹,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將後背交給對方的戰友,能夠將心事盡數傾訴的姐妹,你若做不到,可以離開,北辰星那里,我自會去與他!"

有些事,只一次,就夠了,若是這一次再不能將對宸王的衷心,凌駕于自己之上的念頭拔除,那麼,水菲菲,便是到了該離開的時候!

"姐!我錯了!"水菲菲依站起身來,雙目堅定地朝慕容玥道.這一次,她終于明白了慕容玥的意思.

是啊!姐和王爺之間的一切,她自始至終都看著眼里,為何還會有方才那般可笑的念頭.

也幸而,方才姐敲醒了自己!

姐視自己如親姐妹,自己怎還能抱著過去的執念不放!

有些事,是該隨風飄散了!

水菲菲閉了閉眼,將那個身著青衣,削瘦的身姿,自心底的某一處抹去.而如今占據了腦海的,唯有眼前這個還只有十三歲,比自己還要的少女——今後,她便是自己生命的唯一……

慕容玥直直地對視著水菲菲的眸子,在確定那雙眸子中清晰地映著自己的身影後,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開口道:"即是如此,那你應該知道接下來該如何?"

"是!"水菲菲點了點頭,"那刺客雖然受了傷,當皇上的那支筷子也只是傷了此刻的肩膀,刺客輕功過人,菲菲並非其對手,依舊讓她給逃了!"

"嗯!"慕容玥點了點頭,問明了水菲菲將那女子關押的具體地點,命她先行去乾清宮回報,再來尋自己,便疾步離開.

水菲菲自是按照慕容玥的吩咐,進入了乾清宮,向北辰皇彙報況加請罪.

涼風徐徐,樹影飄搖,四周再次恢複了甯靜,一顆大樹之上,青色的衣袂隨風飄蕩,在青黃交接的枝葉中若影若現.

"主子,要不要屬下跟上慕容姐,看看……"星殤的聲音響起,雖如往日一般冷然,卻多了幾分焦慮.

畢竟,聽到了之前慕容玥二人的那些談話,他的心中,亦是難以平靜.

若是慕容姐真做出了什麼讓主子傷心的事,那麼,他即使是殺了慕容姐,也難以平複主子心中的痛.

"不用!"淡淡的嗓音,飄忽在風中,仿佛下一刻就會支離破碎,消失……

"主子……"星殤的聲音愈加焦慮,"屬下定然會很心,不讓慕容姐發現的……"

"她若不想我知道,我便不知道就是!"飄忽的聲音再次響起,卻是沉重了幾分."她讓我相信什麼,我就相信什麼……"

"主子,你這是何苦?"星殤有些難以理解地看著那抹掩在枝葉中的背影,為何在枯寂的黃葉之中,那抹明明該是生機怡然的青色,看來是如此的黯然心傷……

"苦?為何會苦?星殤,你不懂這種感覺,真心相信一個人,是不會苦的!"宸王緩緩轉身,面容無喜無悲,卻美得讓人無法逼視,猶如一尊降臨凡塵的神祗,不染一絲凡塵."你為何就敢認定,玥兒會因為那人而欺騙我,背叛我,傷害我?"

"這……屬下……"星殤有些結舌,的確,方才,慕容姐是此事暫時要瞞著主子,但卻並沒有一絲要欺騙主子的意思.

甚至,慕容姐也不知那人為何要行刺皇上,否則,之前又為何要救皇上呢!

如今想來,定然是那人與慕容姐,或者慕容府有著一定的淵源,因此慕容姐才會將人救下,更在此時,急急趕去相見!

自己真是糊塗,竟還不如主子一個當局者看得清楚.

慕容姐何曾有幸,能夠得到主子這般的全心信賴.

慕容姐,不管此事真相究竟如何,只請你萬不可傷了主子的心,否則,即使是拼著被主子從天機中除名,我星殤也要殺了你後,在主子面前自盡贖罪!

"你且去父皇那里,就本王找菲菲有事!"宸王淡淡開口道,此事既然自己能夠看出端倪,想必父皇那里也瞞不住.

而菲菲是丫頭視為姐妹的人,自然不能讓她受到懲罰,否則以丫頭的心軟,該會心疼了……

PS:兩萬字更新完畢,今日安然五點就起床碼字了!直到現在才完成,並非是速度不行,著實是寶貝鬧人啊!一直要我抱著睡覺,一放床鋪就醒來大哭!有沒有經驗豐富的麻麻,支個招,怎樣哄得寶貝願意睡床鋪?

上篇:197宸王病,真?假?     下篇:199北辰皇,殺母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