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99北辰皇,殺母仇人?  
   
199北辰皇,殺母仇人?

菲菲是丫頭視為姐妹的人,自然不能讓她受到懲罰,否則以丫頭的心軟,該會心疼了.

好容易才讓她真心接受了菲菲,今後菲菲能夠更好地守護她,若是菲菲被父皇給處置了,再想找一個合適且能夠讓丫頭真心接受的人,可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是!"星殤領命後,便不再停留,立即朝乾清宮的方向奔去.

水菲菲自幼與他們一同長大,彼此的感自然親密尤勝親人,若是她因此而被北辰皇給處置了,可不是他們能夠接受的.

"丫頭……我信你……你,可信我……我能夠接受你有事不,只希望,你莫要欺騙我!"宸王的星眸中隱有脆弱在浮動,他什麼都可以忍受,唯獨不能忍受欺騙,被欺騙的感覺太過痛苦,尤其是被自己最親近的人欺騙……

那種痛,一次已足夠……

慕容玥輕車熟路地來到一間城郊處的民房前,抬手輕敲了房門幾下,房門應聲而開,那開門的老者在見到慕容玥時,欣喜地叫到:"姐,你來了!"

慕容玥點了點頭,問道:"那人呢?"

"方才大夫來給上了藥,如今正躺著呢!"那老者恭敬地回答到.

對于慕容玥,老者童松是發自內心的尊重,若非是慕容玥,只怕他和自己的孫孫童睿都已經不在人世了!就在前些日子,他的兒子和兒媳出門時遇上劫匪,雙雙送了性命.他痛心之下,欲賣掉這間院子,去遠方投奔親戚,卻被這方的土豪撞見,欲要出低廉價格強買,他一時氣憤,與之爭執了幾句,卻險些喪了性命.

若非是慕容玥恰巧經過,只怕他到了地府,也會無顏見自己的祖先.

童松為報救命之恩,執意認慕容玥為主,慕容玥推脫不過,便讓童松爺孫倆依舊住在這里,自己若有用得著他們之時,自會前來.

如今那人是刺客的身份,又受了傷,需要人照看,水菲菲思來想去,便將那人送到了此處,托童松照看著.

慕容玥問清了那人所在的位置,朝童松吩咐了聲,便朝那人所在的房間走去.

才推開房門,便見躺在床上的人溫聲轉過頭來,在見到自己的出現時,那雙漆黑如墨的眸子中閃過一絲慍怒,卻不發一語,而是沉默著閉上了眼眸.

慕容玥見狀也不怒,而是淡然一笑,脆聲出問道:"怎麼,柳姨娘沒有什麼需要向玥兒解釋的嗎?"

那人眼眸驀然張開,毫無表的臉上,卻是眼眸圓瞪,閃過一絲震驚,卻飛速地掩了下去,再次恢複了平靜.

是頭自不可."或許柳姨娘覺得玥兒只是一個晚輩,無需對玥兒解釋,即是如此,那玥兒便去將爹爹請來吧!"

慕容玥見到柳姨娘強作鎮靜的模樣,冷冷一挑眉,便作勢要退出房間.

"慢著!"那人再次睜開眼,伸手揭掉臉上的面具,看著慕容玥,目光有些驚愕地叫到,"你是怎麼認出我的?"

"這很重要嗎?"慕容玥淡淡地道,看著柳姨娘的目光冰冷如霜:"玥兒覺得,應該是柳姨娘要對我解釋的東西更多吧!比如,你為何會出現在乾清宮?為何有著一身的武功?又為何要去刺殺皇上?"

慕容玥一句一句,緩緩地到,話語隨著一個又一個問題,愈加冰冷,看著柳姨娘的眸中,殺意絲毫不弱于深海狂浪!

"這些事,你無需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今天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玥兒,你不該救那個夠皇帝!"柳姨娘冷聲到,而後,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再次閉上雙眸,聲音平靜了些許:"罷了,你也是無意的,我又何必責怪你.機會總還是有……"

"你若是不能休了刺殺皇上的念頭,那麼,就別想走出這間屋子!"慕容玥清泠的話語中,殺氣頓現.

會這樣.不僅僅是因為北辰皇是宸王的父親,因為北辰皇是一個難得的明君,更因為,柳姨娘是他們慕容府的姨娘,若是任柳姨娘去刺殺北辰皇,無論成敗與否,都會牽連到慕容府,慕容府眾人,都會因為柳姨娘而家破人亡,流離失所.

柳姨娘聽得慕容玥的話,身形一顫,原本就因為失血過多而蒼白的臉色,更是變得毫無血色,用著一種似是痛心的眼神看著慕容玥,不敢置信地道:"慕容玥,你居然因為要維護他而要殺我?你居然為了北辰絕要殺我?"

柳姨娘連續兩句同樣的問話,皆是用一種仿佛世界被顛覆了的語氣問出,仿佛慕容玥方才出的話,是多麼的不可饒恕一般.

"我不僅是為了北辰皇帝……"慕容玥有些疑惑柳姨娘的表現,但還是為此做出了簡單的解釋.

"不是為了北辰絕?"柳姨娘一怔,而後有些蒼涼地笑道:"那便是為了北辰星了?慕容玥,你莫要告訴我,你真的是對北辰星動心了!我告訴你,你即便是嫁給耶律風,也絕對不能嫁給北辰星,你可知道,他……"13acV.

"他活不過二十歲,是嗎?"慕容玥開口道,"我知道,這些都不關你的事.我心中自有定數!現在,我只是要你回答我,為什麼要殺皇上?你有著這樣的一身武功,又為何要呆在慕容府這麼多年?你究竟有什麼圖謀?"

"玥兒,你不需要知道這些,你只需聽我一句,你絕對不能嫁給北辰星!"柳姨娘沒有回答慕容玥的問題,而是再次提及這句話.

慕容玥冷酷地揚起唇,上前幾步,素手一伸,快如閃電地擒住了柳姨娘的咽喉,冰冷地道:"既然你不肯回答我的問題,那就休要怪我無了!"著,纖指便慢慢收攏,只待再一用力,就會掐斷柳姨娘的喉嚨.

"別!"柳姨娘臉色一變,似乎沒有想到慕容玥真的會殺自己,忙吃力地開口叫到.

"若是不想死,就實話實!"慕容玥身為特工,對各種逼供的手段自是信手拈來,只是微微將手指松開了些許,讓柳姨娘得以保持續命的空氣,卻無法順暢的呼吸.

"我不是怕死,我只是怕死了後,無人給你娘報仇!"柳姨娘一雙秋眸就那般平靜地看著慕容玥,眼中有著一股淒涼的痛楚,出的話,如同利刃般刺痛了慕容玥的心:"北辰絕,便是害死你娘的凶手!"

"什麼?"慕容玥手指一松,轉為抓住了柳姨娘的胸前的衣襟,"你什麼?"

"你沒有聽錯!"柳姨娘任憑慕容玥抓住自己的衣襟,再次清晰地道:"北辰絕,就是害死你娘月靈的凶手!"

"不可能!"慕容玥下意識地駁回了柳姨娘的話,北辰皇那樣一個擁有著博大胸襟之人,又怎麼會是殺死自己娘親的凶手.

更何況,自己這些日子以來,與他相處,他對自己的疼愛,雖有愛屋及烏的意味在內,但卻沒有半絲的偽裝在內.

若他是殺死自己娘親的凶手,又怎麼那般心無愧疚地面對自己!

還有自己的父親,若北辰皇是他的殺妻仇人,父親又怎麼可能那樣全心全意地輔佐著他!

"是真的!"柳姨娘輕輕地拉開慕容玥的手,經過慕容玥這麼一折騰,她左肩處的傷口再次裂開,嫣的鮮血染了她的衣服,襯得她的面容,愈加的蒼白.

她看著慕容玥的眸子中充滿了憐惜與不舍,開口道:"原本我不想將這些告訴你的,只是奈何你這孩子,實在是太過偏執.非要護著那個澀域熏心的畜生,要為了他殺我,我才不得不告訴你!"

"澀域熏心?"慕容玥敏銳地抓住了柳姨娘話中的重點,開口問道.

"不錯!"柳姨娘點了點頭,看著慕容玥盯著自己的雙眸道:"北辰絕那個畜生,當初就是因為想要得到你娘,卻因被你娘拒絕了,而懷恨在心,為了不讓自己窺覷朝臣妻子的秘密被泄露出去,便在你娘生你之時,害死你了你娘."

"你是,我娘生我之前,看到的那封信,是北辰絕派人送的?"慕容玥開口問道.此刻的她,面色平靜,眼眸深邃,認誰都無法自她的眼中,看出她此刻的想法.

柳姨娘搖了搖頭,道:"不,那封信是誰送的,我心里有了大概的猜測,卻無法完全證實,因此,你娘之所以會早產,並非是因為北辰絕.我之所以會你娘的死,與他有關,是因為,我在你娘生產之時,服下的藥中,發現了花的成份!當時你娘因為難產,宮里得知,便派了兩個太醫前來接生,雖然平安地將你接生下來了,你娘卻因為血崩而死,你娘一向身體強健,懷著你時,更是非常注意調養身子,又怎會發生血崩這種事.當時我得了消息去的時候,正巧聽到了宮里兩個太醫的話,這才知道,他們受人指使,在你娘藥中下了花的事."

PS:終于趕出這章了,時間遲了些,大家見諒……

上篇:198信任     下篇:200德妃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