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00德妃嫌疑  
   
200德妃嫌疑

"他們是北辰絕派來的人,更是太醫院的首輔,若非是北辰絕的指使,又怎會有膽量在當朝宰相夫人的藥中做手腳?玥兒,姨娘承認,那宸王北辰星,的確是一個天縱英才,集天地之靈秀于一身的天驕人物,但無論如何,都改變不了他是你殺母仇人之子的身份,你若是嫁給了他,只怕你娘在九泉之下都無法瞑目啊!"柳姨娘痛心地看著慕容玥到.

當初聽聞北辰皇將慕容玥指婚給宸王之時,她心中雖然不虞,但因知曉宸王是一個先天有損,體弱多病,注定早夭之人,只需想辦法將這樁婚事盡量拖延,屆時只要宸王一死,婚事便不了了之.

只是後來得知北辰皇已經讓禮部開始籌備宸王和慕容玥的婚禮,柳姨娘這才著急了起來,無論如何,她不能讓慕容玥真的就這樣嫁給宸王,嫁給仇人之子,還要為其付出了一生,守寡至死.

思來想去,柳姨娘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刺殺北辰皇,一是為了給恩人月靈報仇,二是為了拖延慕容玥的婚事,只要北辰皇一死,宸王就必須為其守孝三年,而他的大限就是二十歲之前,那是萬萬不可能再娶慕容玥了!

只是,她苦心籌備的刺殺,卻因為慕容玥而失敗,如今,慕容玥還口口聲聲要因為北辰皇而殺自己,怎能不讓柳姨娘痛心疾首,無奈之下,只得將事實道出.

柳姨娘怎會不知,刺殺皇帝這等大事,不管成與不成,只要一旦暴露了,她便是死路一條,若是她死了,慕容玥就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的殺母仇人是誰了!

慕容玥定定地看著柳姨娘,久久,才垂下眼簾,將自己全部的心思都掩藏在那長如羽翼般的眼睫之下:"即便是太醫首輔動的手腳,也不能確定,就是皇上的指使,姨娘就此定了皇上的罪,是否太過武斷了一些……"宮里的主子那麼多,而且,若真是有人指使太醫,那個人的嫌疑,豈非更大了些?

柳姨娘深吸一口氣,用右手撐起身子,靠在了床頭,虛弱地看著慕容玥,口中帶著些許試探地問道:"玥兒,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你,也在懷疑……德妃?"

此時此刻,柳姨娘已然換了一個目光看慕容玥,之前雖然知道慕容玥恢複了神智,但她依舊是以不懂事的孩子的目光看慕容玥的.

如今看著慕容玥的聰慧冷靜,殺伐果決,儼然比一些久居上位之人還要成熟老練,看來,這次讓她知道自己的殺母仇人是誰,並不會太過影響到她的生活,或許還能夠給自己一些建議和幫助.

聽到柳姨娘的最後二字,慕容玥身子輕輕一顫,雖為話,卻已經泄露了她的想法.13acV.

是的!雖然慕容玥此時的靈魂已然換了一個人,且並未與德妃有過太深的接觸,但這具身體與德妃十幾年來累積下來的感,已經深入了骨髓.可以,德妃就是原本的慕容玥心中最為親近的人,感甚至比對難得一見的慕容宰相還要深的多.

雖然如今的慕容玥經過了解調查,已經對德妃產生了一些懷疑,但那深入骨髓的親濡慕,卻讓她下意識地回避著心中的懷疑,不願意去思考這方面的問題.

也許……就這般一直"親密無間"地和德妃相處下去,也算是慰藉"慕容玥"靈魂的一種方式吧!

"你果然還是知道了一些!"柳姨娘幽幽一歎,心疼地看著慕容玥,道:"其實我第一個懷疑的,也是德妃,畢竟,她才是最有理由,也有著能力害死你娘的人.只是,我查了當日,她並沒有出現在你娘的靈月圓中,畢竟當時,她也身懷六甲,在宮中養胎,並沒有離開……"

"姨娘或許忘記了一點,當時,皇上不也是沒有離開皇宮嗎?"沉默著的慕容玥在聽到這里時,冷然開口道.

柳姨娘一愣,而後苦笑著點了點頭:"你的對,人沒有出現,並不代表就沒有嫌疑,或許,她當時也是想要下手的吧!只是不知道為何沒有……"

"不!"慕容玥眼眸一暗,冷冷吸了口氣,再次開口道:"她已經有了動作,只是比那下藥之人,更加高明,卻讓人挑不出破綻來而已!"

"已經有了動作?"柳姨娘有些不解地道,細細一回憶,而後眼眸驀然一張,驚聲道:"你是,那封信?是她?……難怪了,難怪那日,她會那般緊張地闖入乾清宮求北辰絕派太醫前來救你娘,原來,她只是在向大家證明自己的不在場,且為自己留下一片姐妹深的假象來贏得美名.果然不愧是月穎,果然是好心計!只是不知道那封信上到底寫了些什麼,居然會讓夫人那般大受刺激,以至動了胎氣.只恨我當時因為聽到了太醫的話而心神慌亂,才會讓得她有機會將那封信給毀去了,否則,我們就能夠知道真相了!"

柳姨娘道這里,頓了頓,繼續開口到:"玥兒,既然當日德妃已經有了動作,但並不代表那太醫就是她指使的,因為,當日我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那太醫的是'旨意’二字,這旨意,可是只有皇帝才能下的,而妃子的指使,只能擔得起'命令’二字,所以,北辰絕,也定然是參與其中的."

"旨意?"慕容玥輕咬二字,腦中再次想起了北辰皇在提及云惜皇後之時,那眸中刻骨的感,那種濃濃的哀傷氣息,並非想要偽裝,便可偽裝出來的,有著這種感的男人,會有可能因為愛之不得,就會想要毀去嗎?

若是這般,那他對云惜皇後的感,又算什麼?

雖帝王有著三宮六院,七十二妃,更有著不少的寵妃,但慕容玥明顯可以感覺得到,北辰皇即使是對著最受寵愛的德妃,眼中也只是流露出欣賞之色,無半絲愛意.

如何深愛著云惜皇後的他,又怎會再次瘋狂地愛上她人?

但柳姨娘的話,卻又不能讓慕容玥不信.她能夠感覺到,柳姨娘對自己的感,雖內斂于心,卻毫無偽裝,對母親的尊重,更是刻入骨髓.她都能夠為了給母親報仇而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又為何會來欺騙自己.

這件事,究竟是有著怎樣的內幕?

她該相信誰?

一股刺痛傳來,打斷了慕容玥的思緒,回神,才發覺自己的手掌,已被指甲刺破,嫣的血液,染在白希的掌心,竟是如此的刺目驚心.

煩躁地抬頭用力閉了閉眼,深吸一口氣,慕容玥有些沙啞地開口道:"這里是我才買下的院子,宮中的人一時半會兒是查不到這里來的,姨娘大可放心在這里養傷,若有需要,可盡管和童松提,若是他辦不到的,自會告訴我,我先回去了,明日再來看姨娘!"

"玥兒!"柳姨娘開口叫住轉身就要離開的慕容玥,擔憂地開口道:"姨娘知道喜歡一個人,卻不能在一起的滋味兒!你現在還,不要想太多,有些事,時間長了,就自然會淡了,你……"

"姨娘對我爹爹也是如此嗎?"慕容玥回頭嫣然一笑,笑容燦爛,卻似乎少了那種該有的暖意.

看著柳姨娘猝然僵硬的表,慕容玥緩緩收了笑容,淡然道:"姨娘放心吧!我對北辰星,只是朋友外加合作伙伴而已,不是你想的那樣!"

完,慕容玥不再停留,徑自打開房門離開.

看著慕容玥漸行漸遠的身影,柳姨娘頹然靠在床上,有些戚然地道:"我也是如此嗎?不,有些感,時間再長,也無法沖淡.只是玥兒,我是在欺騙自己,而你又如何不是?若真如你所的一般,和宸王只是朋友伙伴,那你掌心落下的,又是什麼?"

……

"姐!"童松有些吃驚地看著慕容玥有些蒼白的臉色,擔憂地叫到:"可是有什麼事?"

"沒事!"慕容玥輕輕地搖了搖頭,自懷中拿出一錠銀子放在童松的手中,吩咐道:"辛苦童叔去買些補血益氣的菜來,最好是一些雞蛋魚肉之類的,記著,千萬別買藥材."們北更醫靈.

慕容玥吩咐到,如此北辰皇遇刺,刺客受傷的事,只怕早已經傳開了,若是此時去買補血的藥材,只怕會被人盯上.還是心些為妙.

至于之前菲菲找的大夫,慕容玥卻不擔心.若是菲菲這點事都辦不好,當初也不可能被北辰星留在身邊.

想到北辰星,慕容玥呼吸再次一滯,想起柳姨娘所的一切,眼神變了幾變,最終化作了一片堅定.

"姐!"童松滿臉關心地看著慕容玥,"世上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只要有心,什麼事都能夠解決."

"童叔放心吧!玥兒明白!"慕容玥朝童松展顏一笑,道別一聲後,便快速離開.

"唉……"童松看著慕容玥離去的背影,輕歎一口氣,"若是真的明白,為何還是……"

上篇:199北辰皇,殺母仇人?     下篇:201愛對方的,不止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