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01愛對方的,不止是他  
   
201愛對方的,不止是他

"唉……"童松看著慕容玥離去的背影,輕歎一口氣,"若是真的明白,為何還是……"

以童松大半輩子的經曆,又哪里看不出慕容玥此刻的心神已亂,顯然是一副為所困的模樣.

不知那受傷的女子是什麼人,為何慕容玥進去了之後,就變成了如此的模樣.

童松看了看柳姨娘所在的房間,無奈地搖了搖頭,喚來孫兒童睿,叮囑幾句,便出門去購買慕容玥交代的東西去了.

待得慕容玥回到慕容府的時候,天色已然黑暗下去,慕容玥沒有驚擾任何人,便回到了攬月園,水菲菲與肖嬤嬤在見到慕容玥出現的時候,明顯地松了一口氣.

尤其是水菲菲,更是一副終于放下心來的模樣.

"姐,你還沒有吃晚膳吧!老奴去給你弄些膳食來."肖嬤嬤看著慕容玥有些蒼白的臉色,有心上幾句,卻終是不舍得再給慕容玥填堵,只是關懷地道.13acV.

"不用了,我現在不餓,只是想休息一下.你們都下去吧!"慕容玥聲音帶著些許沙啞,搖了搖頭,步伐飄浮地走進了房間.

肖嬤嬤張了張嘴,還想些什麼,卻被水菲菲拉了下衣,只得咽回了到嘴的話,等到慕容玥進了房間之後,才疑惑地低聲問向水菲菲:"菲菲丫頭,你姐究竟是怎麼了?可是身子不舒服,要不要我去叫個大夫來診治一下?"

"我們先別急,姐應該是有什麼心事,我們先多注意些,若是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再見機行事!莫要驚動了老爺!"水菲菲示意肖嬤嬤先別急.

她心中明白,慕容玥會這般,定然與那個受傷的女子有關聯,畢竟那個女子可是去刺殺皇上的人,若是那人與慕容府或者與姐有關,姐定然會憂心,只是看況,姐還不想驚動了老爺,所以自己二人還是先莫要輕舉妄動,以免惹人懷疑才是.

"你們別擔心,我沒有事,只是累了,想睡一覺!"躺在床上的慕容玥聽到外面二人的動靜,心知自己若是再不安撫她們一番,她們定然會著急,便開口到.

聽得肖嬤嬤二人依退下,慕容玥這才收回心神,眼神茫然地望著上方的帷帳,一動不動,仿佛心神已然迷失在那層層疊疊的帷帳之中……

茫然間,那層層疊疊的帷帳,竟化作了一張魅惑天成的絕世姿容,正對著自己醉人心魄地笑著,明明該是如天仙般的笑容,卻溢出了狐狸的狡詐,妖孽的勾魂……

"北辰星……"恍惚間,慕容玥夢囈般呢喃出口……

"在,玥兒在思念我嗎?"

寂靜之中,一道魅惑的嗓音,如同溫熱了的老酒般彌漫開來,熏人心肺般傳入了慕容玥的耳中.

慕容玥嬌軀一震,近乎下意識地轉過頭,看向那道不知何時,已然坐到了自己身旁,不經同意,便霸占了自己半張床的男子.

"你,你是什麼時候來的?"慕容玥蹙了蹙眉頭,有些心虛地低斂下眼簾問道.

"就在你開始盯著帷帳看的時候."宸王輕俯下身,將自己的頭,湊近了慕容玥的,緊緊地捉住了慕容玥的眼神,不讓她閃躲,那迫人的星眸中有著晶晶亮的東西在游弋,讓人心神向往,"告訴本王,你方才是否是在思念本王!"

"沒有,我,我哪里有想你?"慕容玥看著宸王那雙比往日要明亮的許多的眼眸,心中莫明地有些發虛,竟沒有發現,此刻自己與宸王的姿勢,竟是如此曖昧的一上一下,而她,正處于弱勢的下方.連原先該是質問的話,出口後,也成了女子嬌柔的嘟囔.

屬于男子獨有的氣息,夾雜著青竹的清香,將慕容玥嬌的身軀包裹在內.

此刻的宸王,離自己是如此的近,近得仿佛已然要貼在了慕容玥的身上,秋日涼爽,彼此都才著了單層的秋衣,此刻的她,敏感地感覺到挨著自己的,宸王的長腿,是如此的修長有力,青衣包裹的看似削瘦的身體,正散發著驚人的熱量,讓她身子一軟,才恢複的神智,逐漸變得醺然欲醉.

"你剛才在想什麼?"宸王緩緩地將身子放低,懸于慕容玥的上方,本就魅惑的嗓音,加上刻意壓底的音量,讓室內的氣息,陡然變得曖昧十足.

那輕佻的眉眼,微勾的唇,無不充滿著挑,逗的意味,絕色的容顏,配著那身青衣,那披散的黑發,散發著驚人的魅力.

這一切的一切,都如同一壇才啟了封的百年老酒一般,將慕容玥的神智逐漸的腐蝕,只待時機成熟,便可水到渠成.

"沒,沒什麼?"慕容玥有些迷惘地眨了眨眼睛,原本心煩意亂的她,在毫無准備之下,受到這樣強烈的視覺沖擊,竟是腦子一片空白,什麼也無法思考了!

宸王臉上的笑容一凝,目光卻更是明亮起來了.

看來,他的美人計效果似乎超出預料了,雖成功地將某個毫無准備的女子給迷住了,但是卻沒有如意料中地將他想要的答案給套出來.

不過……這樣也好……

天知道,方才他在聽到慕容玥呢喃著自己名字的時候,是怎樣的欣喜若狂.對慕容玥的心,他總是無法把握,這段感,一直都是他在追,他在趕,而她卻是若離若即的淡然相對,就那般不躲,不閃,卻也不迎合.就仿佛一個置身事外的人一般,冷靜以對,讓他無法確定,她對自己,是否也有著同樣的感覺.

終于,就在剛才,慕容玥帶著幾分動喊出自己聲音的時候,他才確定了自己已然走入了她的心,既然如此,他所要做的,就是加深自己在慕容玥心中的烙印,讓她永遠都無法將自己忘切……

宸王璀璨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光芒,而後嘴角的弧度緩緩加深,就那般輕地下頭,緩緩地在慕容玥的耳旁吹了一口氣,滿意地感受到身下的嬌軀變得僵硬了些許,而後,自己的身子緩緩地覆上,用著最為真切的擁抱,摟住了身下的嬌軀.

童看的影什.而他的唇,也在同一時間落下,吻上了那期待已久的唇.

"呃……"慕容玥驚愕地睜大了眼眸,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宸王,他,他居然……

"乖玥兒,把眼睛閉上……"宸王微松開慕容玥的唇,沙啞地到.卻不等慕容玥反應過來,便將雙唇落在了慕容玥的眼睫之上.

深地,溫柔地,專注地吻著,仿佛懷中的人兒,是這世間唯一的瑰寶,傾注了他所有的生命去愛的唯一.

雙唇游弋,再次來到慕容玥的唇,靈舌掃過,輕而易舉地分開了那本就微啟的唇,鑽入了那散發著雪蓮清香的檀口.

"唔……"慕容玥嬌吟一聲,有些難耐地抬起了頭,忘地迎上了宸王的吻,舞動著丁香,熱地回應著他,與此同時,她抬起雙臂,攀上了宸王的肩膀,將他本就緊挨著的身子拉得更近,靠得更緊,感受著那青衣之下,堅硬卻不失彈性的胸膛,恨不得彼此相溶……

愛著對方的人,不止是他啊……

慕容玥輕聲歎息:"北辰星……北辰星……"

這個妖孽般的男子,是何時進入自己內心的?

是那次皇宮之夜的借轎之緣,還是那次的贈藥之……不!或許,或許是更早,在那惜云園湖畔,如仙如夢的青色背影,那樣狼狽的自己,遇上了謫仙般的他……

初次相見的伸手相救,就如同一顆生命怡然的種子,在她的心里紮了根,之後的一切,都只是讓這顆種子茁壯成長的養分罷了……

若沒有他,或許自己即使是有緣穿越,也只是淪為惜云園湖底的一縷幽魂罷了!

"玥兒……叫我星……"宸王感受著身下人兒的熱切回應,心底燃燒的火焰愈加洶湧,靈巧的素手徘徊在慕容玥那柔軟的腰際,感受著掌下隔著衣物的那份細膩光潔,以及美妙動人的曲線.

"玥兒,喚我星……"宸王的手緩緩游弋,來到了腰帶緊系之處,緊緊地握住,頭卻稍稍抬起,讓自己得以欣賞著慕容玥此時驚人的美豔.雙眸緊緊地盯著眼神迷離的慕容玥,期待著那張唇喚出自己名字時的甜蜜.

"星……"慕容玥輕喚出聲,失去了宸王雙唇的愛撫,她微微不滿地嘟起唇,丁香不自覺地掃過被吻得腫的雙唇.

"玥兒……"宸王見此一幕,低吼一聲,便將手中拽著的腰帶扯下.

"嗤啦!"一聲,腰帶應聲而斷,本就凌亂的衣襟散開.

一抹繡著白色玉蘭花的淡藍隨著慕容玥紊亂的呼吸起伏著,晶瑩剔透的肌膚,在淡藍的包裹下,勾勒出一道迷人的光暈,那起伏之間,完美的深淵,足以溺斃世間任何男子的心魂……

PS:那啥,從來沒有寫過這個,今天素被逼的……乃們這些壞銀,今天偶寫到一半的時候,寶貝醒了過來,吵著要我抱,莫非他也知道他娘我在做壞事?捂臉羞愧逃走……

上篇:200德妃嫌疑     下篇:202那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