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02那又如何  
   
202那又如何

宸王的雙唇再次落下,緊緊地吻住了那張唇,而後緩緩地自唇游弋到精致的下巴,優美的脖頸,再往下,往下……在那片晶瑩剔透的肌膚上,留下朵朵嫣然的梅.梅印雪,綻放出驚世璀璨之美.

"嗯……"那種沁涼中帶著灼熱的感覺,使得慕容玥不自覺地抬起頭哦吟,素白的手掌自宸王的肩膀滑至他埋入自己胸口的頭,修長的十指插入了宸王那濃密順滑的發絲,想要將他推離,卻又忍不住將他拉得更近.

此時的她,身子仿佛搖曳在水上,思緒起伏之間,眼前腦海,只有宸王的那一張魅惑容顏.

衣袂緩緩地下滑,那抹淡藍完全呈現在宸王的眼中.

玉蘭雪白,卻白不過那賽雪肌膚,淡藍無暇,卻無法與眼前這具聖潔的嬌軀媲美.

宸王近乎膜拜地親吻著身下的人兒,兩指挑著那淡藍的肚兜,緩緩下移,讓那抹完美的弧,一點一點展現在自己的眼前.

宸王的雙唇,仿佛有一種魔魅的灼熱,所過之處,盡數點燃了慕容玥體內的火熱感,讓她深藏于體內最底處的熱,一點一點地被發掘出來.

慕容玥輕哦一聲,抱著宸王一個轉身,將其壓在身下,媚眼如絲地掃視著他,帶著幾分女王般的霸道與柔.

纖指順著宸王如云發鬢,勾勒著對方那完美無瑕的臉龐線條,而後順著那高山般挺拔的鼻梁,滑下,輕點起因激,而染上了幾分緋色的雙唇.

宸王被慕容玥轉而壓在身下,並不惱火,那璀璨的星眸流光溢轉,轉出點點風,魅惑如妖孽般,勾勒出絕世的妖嬈.

感受到慕容玥那溫潤的纖指淘氣地在自己的雙唇間挑弄,宸王本就迸發的意更是酥癢難耐,懲罰般地輕咬了唇邊的纖指一下.

那一咬,似痛非痛,卻仿佛有一股電流,隨著宸王那一咬,鑽入了慕容玥的骨髓,,酥酥麻麻,又似一種奇異的癢,讓她忍不住吸了一口氣,媚意橫生地別了宸王一眼.

而後輕咬唇,柔荑順著宸王優美的脖頸向下,在那看似瘦弱的胸膛上肆意地撫摸著,手下起伏的肌肉,告訴著慕容玥,這個男人擁有著怎樣完美的絕對身材.那一塊塊線條完美的肌肉,不似健美先生刻意煉出來的誇張,而是不顯山不露水地暗藏于青衣之下,雖看不見,但在觸及之時,你便能夠感覺到手下那一道道隱藏著的力量.

學著宸王之前那般俯下身,慕容玥俯視著宸王,眼神嬌媚得仿佛能滴出水來,唇微張,粉丁香帶著雪蓮馥郁,自宸王那動而上下滾動的喉結,緩緩向下吻落.一雙柔荑也隨之動作輕柔緩按著來到他的腰際,帶著索求,幾分給予,將其的腰帶一拉,任其青色的衣袂伴隨著自己的動作輕解滑開.

衣袂散開,呈現在慕容玥眼前的,並非如同那身恰到好處該有的麥色肌膚,而是一份帶著別樣風的白希膚色.

那有如奶昔般嫩滑的溫熱觸感,順滑黑發下精致到極處的鎖骨,襯著滑落的青衣,在這般動之下,閃著淡淡的粉色光暈,美不勝收.

唇落下,印上了那抹粉,丁香滑過,帶起一絲顫栗……

"玥兒……你這個妖女……"

宸王自喉嚨深處爆出一聲低吼,長臂一伸,將慕容玥攔腰抱過,身子一翻,再次將慕容玥壓在身下,帶著幾分咬牙切齒地叫到.

分明占據主動權的人應該是他,怎麼能夠讓玥兒成了主導之人?

誰能想到,這丫頭清冷淡然的外表下,居然有著這般火熱的靈魂?

他的玥兒竟也能這般的妖,這般的媚,這樣的勾魂,這樣的蝕骨,全然不似一個才十三歲的少女……

十三歲……

想到這里,宸王目光一凝,迷醉的神智頓然清醒,身子一僵,而後迅速拉過慕容玥散開的衣物,將其赤呈身下的嬌軀遮掩,而後長臂一撐,就要起身.

"不……"慕容玥伸手抱住宸王,雙眸似醒非醒地看著宸王,有些不滿他此時的抽身而退.

"玥兒……"宸王有些苦笑地撐著身子,盡量讓自己遠離慕容玥那散發著致命吸引力的嬌軀,直視著慕容玥那風萬種的眼眸,開口問道:"玥兒,你確定要我繼續?"

天知道,他多想讓自己不顧一切地繼續下去,將這具嬌軀的每一寸,每一處,都烙印上自己的痕跡,直至……將她變作了自己的人……

只是,該死的!

為什麼玥兒才十三歲?

為什麼這般妖嬈可人的玥兒才十三歲?

雖然她已經出落得玲瓏有致,散發著致命的誘人氣息,但依舊改變不了她才只有十三歲的事實!

他,如何能夠……

"討厭……"慕容玥嘟囔一聲,赤無一物的嬌軀接觸到冰涼的空氣,讓她的神智也漸漸恢複了,只是,那難耐的空虛感,卻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驅逐的,更何況,眼前的男子還衣裳半解地俯在自己的身上,用那雙桃花眼勾魂地看著自己.

"你走!"

丟人!

太丟人了!

慕容玥一把拉過身旁的錦被,緊緊地蒙在自己的身上,低聲吼道.

"玥兒!"宸王有些好笑地看著慕容玥把自己包成了粽子般的孩子氣動作,內心充滿了一種難以喻的幸福感,方才慕容玥對自己親密的依戀模樣,讓他欣喜得仿佛得到了全世界.

雖然這一次沒有讓她真正的成為自己的人,但是能夠走出這一步,已經讓他非常滿足的,反之,若是自己這次不顧及她稚嫩的身子,就這般帶著一絲趁人之危的性質,在慕容玥毫無准備之下,要了她,才會造成了無法彌補的遺憾.

他和玥兒的第一次,不應該在這樣的況下發生.

況且,今日乾清宮內發生的事,亦是由不得他當作沒有發生,父皇沒有當場拆穿玥兒,皆是因為相信慕容宰相,相信自己,但若是自己無法給父皇一個滿意的交代,想必父皇還是會讓玥兒進宮問清楚的.

"別叫我!"慕容玥悶悶的聲音自錦被下傳出,顯然,此刻她還在為方才的事氣悶著.

"玥兒,里面悶,別悶壞了自己!是我不好,我不會再欺負你了!"宸王溫柔地拍了拍裹著錦被的慕容玥,寵溺地道.

天知道這一番"親熱"下來,受到折磨的人究竟是誰,若是論受到折磨的痛苦程度,他才是受到"欺負"的那一個好不好?

算起來,他這可是第二次被他的玥兒"壓"了,雖然兩次被"壓"都很甜蜜,但卻都是有始無終,一次勝于一次的痛苦.

"玥兒似乎還是在氣惱沒有將本王給吃了啊!"宸王懶懶地道,有意將"吃"字拉得老長,任誰都能夠聽出期間的調侃意味.

"對啊!我方才就是想吃了你,怎麼著,有本事,你這輩子都別想給我吃!本姐還就不信了!"慕容玥驀然將錦被拉開,一鼓作氣地沖宸王叫到,而後再次飛快地將自己裹入其中.不去看宸王的臉色!

笑!有本事繼續笑本姐!北辰星,本姐就不信以後沒有治得了你的時候!

慕容玥在錦被之中恨恨地暗道.

"乖,出來吧!我有事和你談談!"著,宸王一把摟過慕容玥,將她的螓首自錦被中"解放"出來,目光含笑地看著她.

"有什麼事就吧!"慕容玥沒好氣地著一張俏臉,也不知是方才的羞意未褪,還是被裹在錦被的熱度太盛.那雙剪剪秋眸,在黑暗中明亮如辰星.

"玥兒!我有事想要問你."宸王在慕容玥的身旁躺下,摟過慕容玥,一手給她當做枕頭,如抱著一個世界般抱著她,一手輕輕地為其梳理著披散開的長發,那絲絲順滑自五指間穿過,美好的觸感讓得宸王輕歎出聲.

"我拒絕回答!"出乎宸王的意料,慕容玥卻是眼也未睜,一刻都不曾猶豫便拒絕道到.

宸王一怔,將慕容玥臉頰邊的發絲勾至耳後,直視著那張已然恢複了清甯的容顏,沉默半晌,再次開口道:"你知道我要問什麼?"

話才出口,宸王便心知自己問了一句很幼稚的話,的確,以玥兒的聰明,哪里會想不到自己要問的話是什麼,只是,此事關乎父皇,關乎玥兒,兩人都是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唯有將事徹底的解決了,他和玥兒才能真正的得到幸福.

"我知道,所以你不需要再了,我不想回答."慕容玥睜開眼,近乎殘酷般冷靜的到.

是的,經過一個下午的思考,她已經確認了自己的感,她亦是愛著北辰星的,所以,之前才會有那樣彷徨無助的表現.正是因為在乎了,才會患得患失.

娘親究竟是不是北辰皇所害,她需要有足夠的時間去查明,無論結果如何,此刻都不應該讓宸王得知此事.

她不想讓自己所愛的人陷入上一代的恩怨之中,亦不能讓自己的娘親平白被害而不盡一個兒女應盡的責任.

就算她多心,就算她輸不起!

總之,她不能讓北辰星知道這一切,有些時候,感是經不起考驗的,她不能用這樣殘忍的事去考驗北辰星對自己愛有多深,是否深過父子親.

這就好像是二十一世紀里那些無聊的女人問著自己的丈夫:"我和你媽一起掉進河里,只能救一個人,你會救誰?"一般的可笑.

分明是不同的感,怎能衡量?何必在傷害了自己的同時,又折磨了對方呢?

即便是睿智如宸王,只怕也無法解開這樣的死結,只有真正查明娘親的死因和北辰皇對自己娘親做過什麼之後,才能決定兩人之間是否該繼續下去!

因此,現在最好的選擇,便是不向北辰星告知!

不,便是不欺騙!

感的世界里,善意的隱瞞也許可以存在.但卻容不下彼此的欺騙!

只希望北辰星能夠理解自己!

"玥兒,你是不相信我嗎?"宸王有些無奈地撫了撫額頭,莫非他做的還不夠嗎?這般讓他的丫頭沒有安全感.

雖然不知道那個刺客為什麼要行刺父皇,而玥兒又與那人有什麼關聯,但他相信,自己父皇乃是一代明君,雖在征伐天下之際,雙手沾滿了鮮血,但自古以來,成王敗寇,哪個開國之君不是踩著累累白骨上位的.

只要對方與父皇不是有著什麼不共戴天的仇恨,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夠給父皇和對方一個滿意的答複.

"這件事,並不是相信你與否便能夠解釋清楚的!"慕容玥淡淡別過頭,將視線再次對上了頭頂的帷帳上,才歡愛過,便來談這個問題,真的是很掃興的.

是她太過天真了嗎?前世只是孤兒的她,對血濃于水的理解,還不夠深刻,才會以為,只要自己拒絕了回答,北辰星就會尊重自己,相信自己能夠處理好這個問題.

"玥兒!看著我!"宸王伸手托著慕容玥的下巴,讓她轉回頭對上自己的雙眸,"究竟是什麼事,才會讓你這般的為難,玥兒,你可知道,我不願見你這般,我……"會心疼.

"你是在擔心你的父皇嗎?那你大可放心,那個刺客此時受了傷,短時間內,是不會對你父皇造成性命之憂的!"慕容玥口氣有些冷淡下來,原本殘留著激,余溫的身子也迅速地冷切下來,目光淡淡地看著宸王,感不再.

"玥兒,那是我父皇……"宸王有些心痛地回視著慕容玥,她可知道,那雙不帶感的眸子,刺得他的心有多麼的痛.

"那又如何?"慕容玥冷然反問道,眼底有著一抹哀傷閃過.

即便是你的父皇,也不會影響我對你的感!

但,即便是你的父皇,他若真的殺了娘親,她亦會讓他以命相償!

"那又如何?!"宸王受傷地重複著慕容玥的話,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的問題,竟會換來慕容玥這樣四個字!當下慘然一笑,自嘲地搖了搖頭,道:"是我太過自以為是了!玥兒,你……"

張了張口,宸王還想要些什麼,到了嘴邊,卻只化作一句:"你先休息吧!"

慕容玥低斂眉眼,不再語,方才的那四個字,已然道出了她的心聲,既然北辰星無法理解,她亦是無意多.

此時的她,只感覺到這具身體骨髓深處正蔓延著一股深深的悲哀,那是屬于真正的慕容玥的悲哀.

柳姨娘今日的話,聽入了慕容玥的耳中,聽進了"慕容玥"的身體.

娘親為了生自己而吃了那麼多苦頭,流盡全身血液而死.而凶手,或許就是自己愛人的父親,這樣的答案,或許換做世間任何一個女子,都會因為無法接受而奔潰.

王雙地住種.幸而慕容玥乃是經過了殘酷訓練的特工,心理承受能力強悍,分析能力更是可怕到了極點,才能夠在短短時間內,便將事的處理方式決定.

更是在這樣的況下,真正地認清楚了北辰星在自己心中究竟占據了怎樣的位置,否則,她方才又怎會任由自己在北辰星的親吻下淪陷自己,放任自己與之纏綿.

只是,為何北辰星就不肯相信自己會為了他而做出所有能夠做的讓步,而是想要讓自己因為與他相愛,就放棄一切……13acV.

那是他的父皇,月靈亦是自己的娘親啊!

殺母之仇,不共戴天,她會為了他盡一切努力去查明,只要有哪怕一絲可能性不是北辰皇做的,她都會用盡千萬的努力去證實,這還不夠嗎?

但若是娘親真的是北辰皇所害,依自己這段對娘親的了解,若是北辰皇真能夠因愛生恨,對那般善良的娘親下毒手,那她取了北辰皇的性命報仇,又有何錯?

宸王默然起身,望著沉默的慕容玥,歎息一聲,低語道:"玥兒,明日的訓練,我會繼續讓星火來,咳咳,你切莫累著自己!"這段時間來,慕容玥在星火的訓練下,進展飛快,已經有了和五抗衡的能力,只要持之以,就能夠擁有一流高手的身手,自保足以.

"不用了,我自己一人就行!"慕容玥淡淡的道,經過這些日子的訓練,她已經有了自己的方案和目標,即便無人帶領,她也能夠用最為正確的方式來訓練自己.

或許此時再讓北辰星的人來訓練自己,對她對他都是一種折磨.只因那可能發生的事:她用他訓練出來的身手,去殺了他的父親……

"玥兒,你就一定要與我生分了嗎?究竟是什麼事,會讓你突然做這般的轉變?"

PS:親們放心哈,虐一下,有助身心愉快.安然一直堅信,若是沒有經過時間沉澱和世間考驗的感,都不算是真正的愛,只有經過了不斷的摩擦與考驗,兩人的感才會猶如鑽石般琱[……

那啥,看到昨天到今天眾人的留,偶不淡定了……莫非偶真的將你們餓到了?肉神馬的,真的那麼喜歡嗎?告訴偶一下,偶好決定以後的走向……

上篇:201愛對方的,不止是他     下篇:203心殤,發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