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03心殤,發病  
   
203心殤,發病

宸王自然明白,慕容玥突然的轉變,是因為下午那個女刺客的原因,聰睿如他,自然看得出下午乾清宮發生的一切,慕容玥是不知的,否則,她又怎會那般急切地去救自己的父皇.

王然的變竟.只是究竟後來那女刺客和慕容玥了什麼,才會讓她之前會那般的彷徨茫然,以及如今突然的冷漠與周身的肅殺之氣.

"玥兒,你告訴我,究竟是什麼原因,你會這般難受……若是我父皇做了什麼讓你無法諒解的事,你至少讓我知道,有什麼事,我們都可以一起面對……這樣突然的冷淡,你讓我置于何地?"

首次,宸王的聲音中帶上了幾分脆弱,幾分請求.

宸王靜靜地倚在窗前,等著慕容玥的回答.夜風自窗外灌入,卷起他一襲青衣,如墨長發,蒼白如霜的臉上,薄唇輕抿,黑發自那與臉色一般蒼白無二的唇邊蕩過,蕩出一抹淒美的弧,平添了幾分絕世風采,只是,此時的慕容玥卻再無欣賞的美好心,只是靜默地對上了那雙痛苦的眼,無奈地咬唇道:"終有一日,我會告訴你答案,如今……你莫要逼我!"

太早知道了,只會讓他更加痛苦罷了,或許,還會不利于自己的調查,若有那一日,只怕即便北辰皇不是害死自己娘親的凶手,他們之間也走到了盡頭……

"終有一日……"宸王慘然一笑,身子驀然轉向窗外,低頭猛咳一聲,連吸幾口氣,才低聲道:"好,我不逼你,玥兒,我等你……的回答……"

"答"字音方落,青色的身影已然伴著夜風,消失在窗前……13acV.

一抹淡淡的青竹清香隨著夜風來到慕容玥的身旁,縈繞著她,仿佛方才那絕世風采的男子,尤在身旁,與之纏綿……

"北辰皇,最好不是你,最好不要是你!否則……"慕容玥眼眸內一抹曆芒閃過,眼眸深處,卻是深藏著堅毅的深……

"主子!"

宸王才出攬月園,便見星殤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咳咳!"宸王再次低頭咳嗽兩聲,不動聲色地伸手擦過自己蒼白的雙唇,咽下了口中那股鐵腥味.

"主子,你,你病發了!"星殤身形一閃,便來到宸王的身旁,伸手扶住了宸王的身子,目光在見到宸王青色衣處那抹深色後,眸光一凝,驚聲低叫到.

宸王身子一軟,任由自己靠著星殤,轉頭看了眼攬月園,確定那抹纖細的身影並沒有出現在窗前,心中松了口氣,這才低聲道:"帶我離開!"

星殤感受到宸王身體的冰涼後,心中更是發緊,焦急地問道:"主子,你的病,為何會……"明明主子的身子已經好了許多,已經長時間不曾發病了,云逸也曾過,主子這次可以推遲上雪山而無礙的,為何今日卻會……

莫非,是因為慕容姐!

星殤心中一頓,抬頭看向攬月園,目光帶著幾許冰冷,即便是慕容姐,也不能仗著主子的寵愛,便肆意傷害主子!主子對她的感,天機中任何的人都看在眼里,若是她……

"星殤!"宸王感受到星殤身上散發出來的肅殺,強撐著一口氣抬起頭來,看向星殤,開口,用著比他身體更為冰冷的聲音道:"不准有任何傷害她的念頭,否則……天機內,不需要有帶著傷害主母念頭的人!"

"屬下不敢!"星殤抱起宸王冰冷無力的身體,飛速離開,向著天機所在的方向奔去.

主母,慕容姐還不是,即便她真成了天機的主母,但凡有一絲威脅到主子生命的可能,他都願接受天機最為殘酷的除名去命懲罰,將慕容姐自這個世上除去……

不等天色亮起,一夜無眠的慕容玥便起身開始每一日的訓練,她離這個世界的超強高手水平還差了非常遠,只能以勤加練習,來縮短這段距離.

一次又一次的挑戰著自己的極限,突破極限,在又一次自吊橋之上掉下之後,一雙穿著黑色布靴的腳出現在慕容玥的面前.

慕容玥抬起頭,抹去額頭上的汗水,對著面無表看著自己的星火問道:"不是和他過了嗎?以後你們都不需要再來了!"

星火目光複雜地看了眼慕容玥,抿了抿嘴,卻不回答慕容玥的話,而是直接開始示范起今日的課程來.

"我了,不需要你們再教了,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慕容玥再次重複到.

星火淡淡地睇了慕容玥一眼,指出她方才訓練的失誤:"你方才的動作,起步太慢,手臂過高,若是正對著敵人,對方若是施展輕松,大可在你的鞭子落下之前,就躲閃開."

慕容玥眉頭一皺,咬了咬唇,再次躍上吊橋,拿起長鞭,邊施展輕功,邊修正星火提出的失誤.她練武的時間畢竟太短,加上慕容玥的身體素質基礎太差,饒是有著成熟的靈魂操縱,總有力不從心之時.

"腿再抬高一些!"星火繼續冷漠地指點道.

"手臂力度不夠,繼續!"星火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累了!明天再練!"慕容玥哪里不知道自己今日的狀態根本不行,心里腦中,都是宸王昨日離去前蒼白的臉色,以及離去前的幾次咳嗽.

他在自己的面前,從來不咳嗽的,為何昨夜里……

"慕容姐請繼續,今日的訓練時辰還沒有到!"星火皺了皺眉,開口回絕道.

慕容玥聞冷冷瞥了星火一眼,這家伙往日可是最為圓滑的一個,看見自己,哪次不是"准王妃,准王妃"地叫著的.

這才一日不見,就改口生疏地喊著自己"慕容姐"了!看來,他們亦是知道了自己昨日與北辰星之間出了問題,變相為自己的主子抱不平來了!

只是,北辰星可不是那種連感上事都會和下屬的人,他們又如何得知的?莫非,北辰星的身體真出了問題?

想到這里,慕容玥忙開口問道:"北辰星呢?他現在在哪里?"

聽得慕容玥問及宸王,星火目光一閃,而後垂下眼眸,開口道:"閣主的行蹤,屬下不知,還請慕容姐繼續訓練!"

慕容玥心中一氣,有心發火,卻無處可發,再次問道:"我過不需要你們教導了!北辰星人現在哪里,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了?"

星火臉色一僵,但長期接受的訓練,讓他繼續保持著低頭的姿勢,不讓慕容玥發現自己的異狀,繼續用著最為機械化的聲音道:"天機的人,只聽從閣主的指令,若是慕容姐有意見,煩請去與閣主!"

慕容玥頓時怒火上頭,將手中的長鞭一丟,跳下吊橋,開口道:"本姐還就不練了,你愛呆著就呆著,有意見,讓北辰星來找我!"

這算什麼道理,明明自己是一心為北辰星那家伙著想,怎麼還就產生心虛的感覺了!該死的!北辰星,你最好是給本姐老老實實的注意身體,該怎麼樣就怎麼樣,若是出了什麼事,就算到時候你那最最在意的父皇沒有事,我都要好好的懲罰你一番!

這次,星火沒有反駁慕容玥了,而是在見到慕容玥進入屋子後,站立了片刻,便離開了攬月園.直奔天機閣而去.

房內的慕容玥在見到星火離開後,開口喚來肖嬤嬤為自己梳洗.准備再次進宮,既然是要調查北辰皇,那入宮,自是避免不了的.

"姐,老奴准備了些清淡的早膳,你先用一些再出門吧!"肖嬤嬤麻利地為慕容玥綰好發絲,開口道.

"也好,你端上來吧!"昨天的晚膳沒吃,方才又強力運動了一番,慕容玥也感覺到了饑餓,點了點頭.

"是!"聽得慕容玥的話,肖嬤嬤老臉一喜,迅速為慕容玥端來早膳.畢竟,昨夜慕容玥回來時候的模樣,可是讓她擔心了一夜.

"菲菲呢?"慕容玥喝了一口百合蓮子粥,那暖暖的感覺,頓時讓她恢複了些力氣,開口問道.

"菲菲一早便出門了,是去城北一趟,幫姐照看下宅子!"肖嬤嬤回答道,雖不知何時姐在城北有了宅子,但是自從姐恢複神智後,就變得神秘了起來,她也不多問,作為在大家族里生存了幾十年的老人,她自然知道如何做好一個奴婢該做的事.

"這樣!"慕容玥點了點頭,心知水菲菲定然是去童松那里照看柳姨娘了,一方面是為了照顧她的傷勢,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監督她,以免她再次冒失行動.看來今日要一個人進宮了.

"忘記告訴嬤嬤了,我前幾日在城北買了個宅子,那里有祖孫二人為我照看著,菲菲是去那里為我辦事了!"將詳細地址告訴了肖嬤嬤後,匆匆咬下幾個水晶蝦餃,慕容玥擦了擦嘴,便起身朝外走去.

"老奴記下了!"肖嬤嬤有些激動地看著慕容玥的背影,作為一個奴才,最為幸運的,不就是被主子無保留地信任著嗎?雖她已然看開了一切,但能夠被慕容玥這般信任尊重,依舊讓她欣喜地滑下了幾滴淚水,心中暗定今後要更加用心地服侍慕容玥.

才走到大門處,正好碰到了上朝歸來的慕容宰相,見慕容玥似乎要出門,慕容宰相挑了挑眉,問道:"玥兒這是准備去哪里?"

自從慕容玥與宸王定親後,出門的次數可是多了許多,顯然,這慕容宰相以為自己的女兒又要跑去會郎了!

"爹爹,女兒正准備入宮去看看姨娘!"慕容玥看著慕容宰相一臉的吃醋模樣,上前幾步,晃著慕容宰相的手臂道.

"去看德妃?"若慕容宰相之前的吃醋是有些調侃女兒的話,此刻臉上的沉重便是認真的了.

"玥兒,爹爹記得你前段時間並不喜歡往怡和宮跑的啊?為何?"女兒這般聰明,自然心知自己不喜她與德妃接觸的,上次的賞花宴,他亦是明明白白地在女兒的面前表現了出來.

昨日德妃才讓人過來請了玥兒入宮,為何女兒今日又要入宮去見德妃呢?她們之間,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親密了?

慕容玥見到父親凝重的模樣,心知不給父親一個解釋,定然會讓父親不開心,當下便在心中歎了口氣,放棄了早早進宮的打算,轉而摟著慕容宰相的手臂,朝府內的書房方向走去.

"女兒進宮看姨娘是其一,真正的目的,卻是另有打算."慕容玥邊走便輕聲道.

"!"慕容宰相眸中閃過一絲異色,卻不動聲色地示意慕容玥繼續下去.

"昨日姨娘讓人到府里來請女兒入宮的事,爹爹也知道了吧!"慕容玥抬頭問慕容宰相.

"自然是知道的!"慕容宰相點了點頭,若不是昨日慕容玥歸來的太晚,他還打算問問德妃那般慎重地召慕容玥入宮所為何事了.

"昨日,是七公主要見女兒!"這件事,自己不,想必慕容宰相只要有心也能夠查到,而她提起這點,也只是為了之後的話做個鋪墊.

"七公主想要讓玥兒求爹爹,讓爹爹去和護國公抗衡,阻止他和安平郡主的婚事!"慕容玥不等慕容宰相發問,繼續道,"而為表感謝,她將會在和耶律風成婚後,給女兒留一個侍妾的位置!"

"該死的!"

果然不出慕容玥所料,在聽到自己的話後,慕容宰相勃然大怒:"那北辰蘭居然敢如此羞辱老夫的女兒,老夫定然要去向皇上要一個交代,就算她貴為天之嬌女,也無權這般羞辱老夫的女兒!"

"爹爹先別急著發怒!"慕容玥輕輕拍著慕容宰相的背,安撫著他道:"女兒自然是拒絕了她,她雖然是一國公主,但也只是公主之一罷了,爹爹是何等身份修養,何須與她生氣,再,女兒也不是那等任由人羞辱的.爹爹且拭目以待,不用我們父女出手,她便會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的."

慕容宰相聞,低頭看向慕容玥,在見到其睿智無雙的眼眸,以及堅定的表後,緩緩點了點頭,問道:"既然那北辰蘭的事,玥兒已經自有主張,那玥兒今日入宮,又是為了何事?莫非,你覺得北辰蘭之事,還有其他的內幕?不對……"

慕容宰相到這里,一怔,而後開口道:"你是,昨ri你是在怡和宮內見到北辰蘭的,這些話,那北辰蘭也是在怡和宮內與你的.那個時候,德妃可在怡和宮內?"

"是的!"慕容玥對上了慕容宰相的目光,不意外地見到了對方眼中閃過的暗芒.

此時,父女二人已經到了書房之內,慕容玥輕輕帶上房門,來到慕容宰相對面坐下,開口問道:"女兒想問問爹爹,姨娘過去的事!聽,姨娘進宮之前,一直都是住在我們府里的."

"德妃她……"慕容宰相提起德妃,眼中閃過了一絲厭意,而後道:"有什麼可的,該知道的,你都知道了!她是你娘的妹妹,你娘嫁給我沒有多久之後,她便尋來了京城.你娘那時候身懷六甲,正好需要人照顧,她便主動留了下來.只是,在沒有多久後,在花園內偶遇當今皇上,被皇上看中,就進了宮,成為了現在的德妃."

慕容宰相顯然不願意多談及德妃,只是匆匆幾句,便將事完.

"那為何爹爹對姨娘似乎是一副避之不及,甚至是厭惡的呢?"見慕容宰相將最為重要的部分給略過了,慕容玥也就不再兜圈子,而是直接開口問道.

慕容宰相似乎沒有想到女兒會問得如此直接,目中閃過了一絲狼狽,輕咳了咳,而後別過頭道:"這些事你就不要再問了,總之你以後盡量不要與她走的太近,若無要事,別再進宮了!"

"爹爹,女兒之所以會這般問,是因為查到了一些事,希望爹爹可以將以前姨娘在府里的事,告訴給女兒聽."慕容玥以前一直有著疑惑,為何德妃以前那般的疼愛自己,處處為自己出頭撐腰,可是慕容宰相卻對她那般冷清,直至如今,才有了隱隱的答案.

自從上次賞花宴後,德妃已然便頻繁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每一次的出現,都會給自己帶來或大或的麻煩,慕容玥心中的那份懷疑,也越來越深,如今事關宸王,她已經無法再忽視下去了!

"查到了一些事?"慕容宰相皺起眉頭,看向慕容玥:"玥兒,你究竟發現了什麼?是不是德妃對你做了什麼?"

PS:發現大家都在抱怨肉太清水了哦!那啥,咱們家玥兒畢竟才十三歲嘛!不急,不急哈!面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肉,更是會有的!咱們宸王的吃相總要好點嘛!嗯嗯,若是有等不及看肉的人,可以進群啊!肉文,安然大大的有!雖然安然不看,但是不代表沒有哈!記住,安然是純潔滴!群號評論區置頂處有,限VIP會員進入哈!入群前先評論區留哦!

上篇:202那又如何     下篇:204德妃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