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04德妃往事  
   
204德妃往事

聽得慕容宰相的問話,慕容玥挑了挑眉,眸中閃過一絲暗芒,淡淡開口道:"女兒之前還只是懷疑,如今聽了爹爹的話,便能確定了!"

"確定?"慕容宰相站起身來,一雙虎目閃著攝人的光彩緊緊地盯著慕容玥,語帶殺氣地道:"你確定了什麼?"

"爹爹還不肯告訴女兒嗎?德妃進宮之前,在府中,都做過什麼,為何爹爹對德妃的態度,這般的冷漠?"慕容玥沒有回答慕容宰相的話,而是冷靜至極地反問著,顯然,在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前,她是不會回答慕容宰相的問題的.

"你這孩子!"慕容宰相無奈地搖了搖頭,重新坐回了椅子上,頓了頓,仿佛在斟酌著用詞,半晌才開口道:"德妃是在你娘嫁給我一個月後就出現了的,你娘只是告訴我,她是自己的妹妹,至于為什麼會獨自一人來到了京城,卻沒有多,我便也沒有多問,任由她在府里住了下來."

"直到後來,你娘懷了身孕,德妃便不離寸步地照顧著你娘,這樣一來,我們接觸的次數,便多了起來,每一次,她都會告訴我,你娘身體的狀況,胃口是否好,孕吐是否厲害,想吃些什麼,不吃些什麼,我也一一聽在心中,照著她的,變著花樣給你娘弄好吃的.只是不知何時,月穎,也就是德妃,她與我談話的時候,漸漸地避開了你娘,而是會出現在我常出現的地方,提及的,也不再是你娘,而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她是你娘的親妹妹,因此我一開始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知道有一天,她……"

慕容宰相在到這里的時候,臉色有些窘迫地道:"她對我,她也喜歡上了我,願意嫁給我做平妻,與你娘一同侍奉我.我當時一口便拒絕了,並告知她,我雖然有著侍妾,但都是在你娘之前娶進門來的,自娶了你娘之後,便不會再有其她的女人.在完這些之後,我便離開了,後來的日子里,我都盡量地避開了她,她也一直沒有出現在我的眼前,我以為,事這樣就會結束了!直到有一天……"

慕容玥閃了閃目光,看著慕容宰相不自在地咳了幾聲,卻不語地直視著對方,慕容宰相被女兒看得有些不自在,別過了頭,認命地繼續道:"有一天我在外頭應酬,有些喝多了,怕渾身的酒氣熏著了你娘,便在書房的床上休息著,睡夢中,隱隱約約看到你娘過來,我……幸好,我在觸及她的身體時,發覺了不對,清醒過來,卻見德妃穿著你娘的衣服,躺在我的懷中,而我,雖然衣物凌亂,但幸而還未鑄成大錯……我強行將她推開,怒斥了她一頓後,便不顧她的哀求,要求她在十天內離開慕容府,便轉身離開."

慕容玥緩緩點了點頭,她雖然猜到了一些,但畢竟只是猜測,甚至以為自己的父親曾與德妃有過一段,卻未想到,這一切,原來是德妃的單戀.

這德妃也真算得上是夠前衛了,居然上演了一幕姨娘倒追姐夫的戲碼,更大膽到想要投懷送抱,讓對方先上了自己這輛車,再來給自己補票,她也不擔心自己的父親吃干抹嘴不認賬嗎?

不過想來,德妃也定然是摸清楚了自己父親的性子,若是那次真的發生了什麼,自己便不是叫德妃為姨媽,而是二娘了!

看著自己父親那滿臉的絡腮胡子,慕容玥心中暗自揣測著那掩蓋在胡子之下的容貌,是否是貌比潘安,才會讓自己的娘親那般清塵脫俗人兒傾心,讓柳姨娘那般嫻雅靜怡的女子甯願背負著弑君的死罪,也要隱瞞著他,娘親的死因.更讓德妃這樣一個絕色卻毒辣的女子,不顧一切地以身相許.

得容挑眉帶."後來呢?她,為何會成了宮中的德妃?"慕容玥開口道,在心中暗暗計算著時間.

"後來,我因南疆舉兵進攻,匆匆上了戰場,等到三個月後再次回到京城的時候,她和你娘一同在慕容府門口迎接著我,只是,那時候,她的身份,已經成了皇上寵愛的貴人.即便我在見到她的時候心有不喜,卻也無法再對之語什麼,幸而,之前的一切,你娘都不曾得知,她不提及,我自然也不會再生事端.只是在每回她來府里的時候,尋借口避開而已.這些況,一直延續到了你娘她……之後,她再來府里,也是為了看你,你自性格內向,對她,卻是分外親近,爹爹即使心中不喜,但見你開心,便由著你了!"

慕容宰相到這里,抬頭看向慕容玥:"該的,爹爹都完了!玥兒,你你懷疑德妃,是懷疑什麼?"

慕容玥見慕容宰相顯然已經做好了心理准備聽自己出的事,伸手覆上了慕容宰相的手掌:"爹爹,其實,女兒自幼,並不是只中了一種毒,陳姨娘下的毒,只是毀了女兒的容顏,而另一種毒,才是讓女兒一直癡傻的根源!"

慕容玥感受到掌下慕容宰相顫抖的手,緊緊地握住,道:"若女兒沒有猜錯.那毒,便是一直疼愛著我的德妃所下."

慕容宰相雙目一凝,臉色一變,雙手緩緩地,帶著一股狂風暴雨前的死寂,久久,目中的不敢置信,化作了一股了然:"只是,為了親近你,接近我?"

若是這般,那個女人,該是有著怎樣的一副蛇蠍心腸,才能做出這等喪心病狂的事!

"這只是其一!"慕容玥輕輕地揉捏著慕容宰相握得緊繃繃的拳頭,用著一種冷靜得仿佛在討論他人的語調道:"其二,便是以心疼我,關懷我的姿態,來彰顯她慈悲的形象與德行兼備的四妃之首該有的品性.其三,就是以我為媒介,將她與慕容府牢牢地系在一塊,讓我們慕容府作為她在後宮之中爭寵奪權的後盾.畢竟,當初的她,只是一個沒有娘家勢力的貴人,即便後來生下了北辰蘭,卻也只是一個公主而已,若是沒有慕容府這些年在朝廷中地位帶給她的幫助,即便她有千般心機,萬般花招,也無法爬到今日四妃之首,掌管後宮的位置."

慕容玥分析道,心中亦是對德妃的深沉城府忌憚不已,若非自己穿越過來,掌控這具身體的,依舊是以前的那個靈魂的話,想必德妃還會一直在利用著慕容府,直至她成為後宮一不二的第一人.

"玥兒的極是!看來,爹爹雖然這些年一直在回避著那個毒婦,卻依舊躲不開她的算計,更是害得玥兒你受了這麼多年的苦."慕容宰相沉痛地開口道:"既然那毒婦敢如此傷害你,老夫自是不能這般容易的放過她!爹爹這便進宮覲見皇上,定要讓那毒婦為自己所做的一切償命!"

著,慕容宰相便站起身來,朝房門外走去.

"爹爹還請留步!"慕容玥身形一閃,便攔在慕容宰相面前:"這一切只是女兒的推測,並無實質的證據,就這般鬧到皇上那里,只怕不妥吧!"

"有何不妥?!"慕容宰相冷冷一笑:"爹爹既然能夠讓月穎那毒婦借勢成為了四妃之首,便能夠因勢而讓她失去一切.玥兒,你是爹爹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若是連你都保護不了,那爹爹即便是做著這個宰相,也無法得到一絲快樂."

"爹爹還請息怒.爹爹曾告知女兒,女兒在十三歲前,必須要渡過一次大劫,之後方能一帆風順,或許,那德妃便是女兒的應劫之人,既然如此,爹爹又為何看不開呢!況且,女兒覺得,就這般鬧到皇上面前,即便是懲罰了德妃,也無法讓事得到圓滿的解決.爹爹不如將此事交給女兒,讓女兒來解決可好?"

"玥兒,你還!不用背負這麼多,你所需要做的,就是開開心心地生活著,每天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有時間便繡繡花,逛逛街,做一些尋常女孩愛做的事……"慕容宰相有些自責地看著慕容玥,心痛著女兒被這些陰謀算計所圍繞.

"爹爹也這些是尋常女孩才愛做的事了,女兒又怎麼會是尋常的女孩呢?"慕容玥笑道,眼底卻湧著深深的寒氣.

她方才告訴慕容宰相的,只是德妃對自己做下的事,而父親不知道的是,德妃陷害的人,並不僅僅只是自己一個,若是她沒有猜錯的話,那個送信給娘親的人,定然是德妃,甚至,害死了自己那個未曾謀面的哥哥的人,也是她……

德妃啊德妃,你造下的罪孽如此之多,我又怎麼可能會讓你這般輕易的死去呢?13acV.

PS:那啥,發現你們都是天生的陰謀家啊!分明德妃表現的如此賢良淑德,為神馬你們就看出她心思歹毒了呢?如此美麗端莊的德妃啊!我和玥兒一樣,真心不舍得她屎啊!

上篇:203心殤,發病     下篇:205可怕的偽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