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06我見到娘親了  
   
206我見到娘親了

慕容玥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動作居然被淑妃給發現了,以淑妃那般深沉的心機,想要查出當時出現在那樹上的人是誰,自然不是問題.

容自作.看到慕容玥的到來,德妃顯然是非常開心,如今的她,被北辰蘭的事弄的不甚煩惱,有著這般一個溫柔可心的慕容玥來陪自己,她自然是顯得萬分欣喜,柔聲朝慕容玥叫到:"玥兒快快過來,本宮今日得了南疆進貢來的雪蛤,畫眉做了雪蛤粥,你快來嘗嘗!"

著,德妃便示意一旁侍候著的畫眉為慕容玥盛上一碗雪蛤粥,滿臉笑容地招呼著慕容玥在自己的身旁坐下.

"那玥兒真是來得巧了,這雪蛤粥可不是尋常能吃到的."慕容玥也不推遲,就著德妃的示意,在她的身旁坐下,接過畫眉遞來的粥,挖起一勺送入口中,償了一口,道:"這皇宮里的廚子,手藝就是好,一碗粥,也能熬出這千百滋味!玥兒當真是羨慕姨每日都享受著這般錦衣玉食的尊貴!"

毫無設防地喝下德妃的粥,並不是因為自己有多麼的相信她,而是因為,即使德妃有著千般算計,萬般手段,也絕對無法准確地算到自己此時此刻會出現在怡和宮內.

"聽聽玥兒的這叫什麼話?"德妃嬌媚地瞟了慕容玥一眼,對著身後的畫眉道:"好似我這做姨的,就怎地苛刻了她似得,往日里讓畫眉去請你進宮,你總是推三阻四的,如今倒好,竟朝我訴起苦頭來了!畫眉,回頭給玥兒包上一包雪蛤,讓她回去吃個夠,免得盡這些酸溜溜的話."

畫眉聽得德妃看似責備,實則疼愛的話,忍不住捂嘴笑道:"是,奴婢一定謹記在心,免得怠慢了姐,回頭來被娘娘責罰了!"

慕容玥見此,淘氣地吐了吐舌頭,目中精芒一閃而過,手中勺子輕輕撥弄著碗中的雪蛤粥,狀似無意地道:"方才聽姨這雪蛤,是南疆進宮來的?"

德妃點了點頭,道:"還有半個月便是中秋佳節,每年的這個時候,周圍的國家皇朝,便會有使者前來我們北辰朝賀,今年南疆的使者來的較早些,這雪蛤,便是他們進貢的貢品之一."

慕容玥了然地點了點頭,這北辰皇朝與她上一世的世界一樣,都會在中秋佳節那天大肆慶祝,在這新月大陸,乃是獨有的習俗,而北辰皇朝在新月大陸之上,乃是幾大強國之一,其他國家來賀,也是理中事.

只不過,提起這個話題,只是為了之後的話題做鋪墊罷了.

"若是玥兒沒有記錯的話,那南疆曾在十三年前舉兵進攻我們北辰,不過最後卻是被爹爹帶著三萬大軍給擊潰了,更是在擁有五萬強壯兵馬的局面下,被爹爹連敗十座城池,目標直指南疆京都,最後逼得南疆國主親自寫下降書,讓使者快馬加鞭交到爹爹的手中,並簽下合約,賠償北辰五座城池,更在今後每年進貢."慕容玥緩緩地將自己所得知的資料道出,臉上滿是孺慕之,敬佩之意.

"玥兒的沒有錯!"德妃聽完慕容玥的話後,連頭笑到,明媚的眼中,有著瀲灩的水色在蕩漾,"姐夫他,在十幾年前,乃是軍界的一個傳奇,不敗的戰神,想當初,他用兵如神,運籌帷幄,只要慕容家的戰鼓一響,所有不管在不在職的兵將,都會在半個時辰內,聚集于戰鼓響起之處,排出最整齊的隊形,時刻待命著.那時的姐夫,就是一個神,一個即使過了十三年,卻依舊沒有被超越的神!"

"那時的爹爹,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子!"慕容玥聽著德妃的描述,目光滿是毫不掩飾的向往.雖她只是一個特工,並沒有從軍過,但那些熱血的軍人傳,激昂的軍人歌曲,亦是聽過了不少.能夠讓那些最為桀驁不羈的兵將門如此倍加推崇,令行禁止,她的父親,該是怎樣的一個鐵血男兒?

"的確……姐夫他……"德妃仿佛有些夢囈地喃喃道.目光迷離,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往事之中.

"娘娘,奴婢再給你盛碗粥吧!"畫眉溫柔的話語響起,打斷了德妃的回憶.

"嗯……好的!"德妃驀然回過神來,有些驚疑地看了眼慕容玥,卻只見慕容玥正低頭喝著粥,看不到其半分神色.

"玥兒今日進宮,是專程來看本宮的嗎?"話題經過畫眉的打斷,自然不會再延續,德妃轉而笑盈盈地看著慕容玥問到,眸中有著一片深意.

"自然是的!"慕容玥仿佛沒有注意到德妃的神色,抬起頭來,卻是苦著一張俏臉道:"還有十多天時間就是玥兒的生辰了,可是爹爹他要入宮陪著皇上,無法陪著玥兒慶生,玥兒心里委屈,便來找姨了!"

"原來是這樣啊!玥兒的生辰,本宮又怎麼會忘記呢?玥兒可有什麼想要的,本宮好早些讓人准備."德妃眸中的深色淡去,繼而慈愛地摸了摸慕容玥的頭,柔聲笑道.

"玥兒想要娘親!"慕容玥抬頭直視著德妃的眼眸,話語中帶上了幾分渴望地道:"別人都有娘親,可是玥兒卻沒有,姨,玥兒聽人,玥兒的娘親在生玥兒的時候,難產而死,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呢?他們都娘親是天底下最好的人,為什麼老天不長眼,竟會讓好人死了,而那些壞人,卻都活的好好的."

"玥兒……你……你在什麼?"德妃的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地問道.慕容玥自便是德妃看著長大的,而德妃也從來不讓人在她的面前,提及她的娘親.因此,慕容玥雖從被人欺辱,那些人有罵她丑八怪的,有罵她傻子笨蛋白癡的,但卻從來不敢罵慕容玥是沒有娘親的孩子.

只因為,曾經有一個人這般罵過慕容玥,但就在第二天,被德妃下令杖責五十,還沒有打完,便一命嗚呼了!

那是德妃唯一一次下令傷了人性命,但卻並沒有人感覺到她殘暴無德,反而因此獲得了眾人的稱贊,皆是稱贊其重重義,姐妹深,對慕容玥這般的人還愛護有加.

可以,在德妃有意識的引導下,從來沒有人會在慕容玥的面前提及她的娘親,而真正的慕容玥的意識里,也的確沒有娘親這麼一個人的存在,仿佛,她生來便該是只有父親一個親人而已.

而如今,為何慕容玥會在這般敏感的況下,提起了她的娘親?

德妃心中忐忑地看著慕容玥,等著她的回答.

"玥兒昨日夜里看見娘親了!"慕容玥臉色帶著幾分惶恐地道,目中閃過了一絲驚懼,仿佛受到了什麼驚嚇又有些渴望一般.

"啪!"德妃手中的碗驀然摔在地上,碎成了碎片,饒是再珍貴的瓷器,也經不起摔在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

"你,你什麼?"

若方才德妃還能夠控制著自己完美的表,而此刻,她臉上的蒼白,卻是再精致的妝容,也無法掩蓋的.

"姨,你怎麼了?玥兒錯什麼了嗎?"慕容玥仿佛被德妃的表現嚇了一跳,伸手握上了德妃的手臂,感受著手下的一片冰涼,面上一片關切,心中卻是冷笑連連.13acV.

"玥兒,你,你昨夜,見到誰了?"德妃反手抓住了慕容玥的手臂,急急開口問到,而此刻她身後的畫眉,也是臉色蒼白地看著慕容玥,忘了再阻止德妃的失態.

不是她們的心志不夠強,實在是慕容玥的表現太過真實,完全地表現出一個女兒在見到已亡故的母親出現在自己面前當有的表現,即恐懼對方,卻又急切地想要靠近對方.

"我……我不敢……爹爹不讓我……"慕容玥在這個時候,卻是低下了頭,不再提及方才的話題,反而皺起眉頭道:"姨,你抓疼我了!"

"哦……"德妃忙松了手,開口追問到:"玥兒,你,你不是在騙姨吧!你,你真的見到你娘了?你沒有看錯?"

"玥兒沒有看錯!"慕容玥揉了揉被德妃抓疼了的手臂,低斂的眸中閃過一絲譏諷,當初害死人的時候怎麼不怕,如今反而來害怕一個已經被自己害死的人.在她看來,活著的人,永遠比死去的人可怕多了!

她當年她被丟在荒島上訓練求生時,甯願躺在死人堆里,也不想面對一個活人.這德妃,明顯是養尊處優的日子過久了,才會失去了當年的狠辣.又或則,她是在害怕自己當年的丑聞被揭穿?

"娘親那般絕色的女子,世界上可找不到幾個,更何況,她長得和姨這般相像,玥兒是怎麼都不會認錯的!"慕容玥目光一眨不眨地對上了德妃的眼,表篤定,一臉認真地道.

"嘶……"德妃得到了確定答案,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冷氣,瞳孔猛地收縮……

上篇:205可怕的偽裝     下篇:207德妃的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