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07德妃的瘋狂  
   
207德妃的瘋狂

"娘娘……"畫眉亦是吸了一口冷氣,一向總是掛著最為完美謙卑的笑容的俏臉,亦是變得蒼白無血色,看上去,竟有幾分詭異.

不是她們沒有膽色,能夠在吃人的皇宮生存下來的人,哪個手上沒有幾條人命,若是還想保存著一顆天真善良的赤子之心,只怕有十條賣都不夠丟的.

會這般模樣,全然是因為慕容玥的表演太過逼真,真實得讓她們找不出一絲破綻.

的確,就憑著慕容玥前世乃是享譽全球的絕頂特工的表演功底,又豈會讓她們看得出自己在謊呢?

"姨,你怎麼了?"慕容玥仿佛這時才發現德妃臉色的不對,驚訝地開口問道.

若之前慕容玥還抱著那麼一絲絲的幻想,希望德妃是一個真正關愛自己,端莊賢德的姨母,那麼此刻,她就連存于骨血之中親所系的那麼一絲可憐幻想,也已經破滅了!

"慕容姐,娘娘她這幾日為七公主的事所擾,身子還沒有好,如今又陪你了這麼久的話,想來定然是乏了!"畫眉聽到慕容玥的問話,一個激靈醒了過來,忙上前一步,將德妃扶過,急急開口對慕容玥道.

"本宮頭好痛!"德妃無力地倚在畫眉的身上,嬌柔地撫著額頭道.

"娘娘,你身體不好,就別再強撐著陪慕容姐話了,還是早些去休息吧!慕容姐的生辰,你交給奴婢來操辦吧!"畫眉忙關切地道,將話題再次轉回了慕容玥生辰的事上來.

"姨,既然你的身子不好,還是別為玥兒的事操心了,玥兒的生辰,就自己在府中慶祝吧!不定,到時候還可以見到娘親呢!畢竟,玥兒的生辰和娘親的忌日是同一天,玥兒相信,只要娘親的靈魂還在,就一定會回來看玥兒的,玥兒到時候一定要問問娘親,為什麼那麼狠心,就丟下玥兒走了,玥兒一定要弄清楚,娘親到底是遇到了怎樣的痛苦,才能舍得丟下才出生的玥兒,就這樣撒手而去……"慕容玥表憤然,神色激動地道,完全地演繹了一個渴望著母愛,卻已然永遠失去母愛的少女.

"嚶嚀……"德妃身子一顫,卻強忍著不然自己失態,無力地道:"玥兒,你娘……她也是……不願意的,只因生你的時候難產……才會丟下你……你,你莫要怪你娘……"

慕容玥哪里不知道德妃內心想要的是什麼,只是今日過來,為的只是給自己斷了最後的念想,今後能夠全心對付德妃,不再留,如今答案已經有了,再糾纏下去,也沒有意思,不如離開便是,只是,在離開前,不如再丟一個炸彈給她嘗嘗滋味:"姨對娘親的姐妹深,玥兒自然是明白,可是玥兒心中也難受啊!誰願意生下來便沒有了娘親呢?若是府里還有其他的姨娘能夠心疼玥兒,給玥兒一份母愛,玥兒也不會自幼就被人欺凌.可是爹爹今日卻了,今生只愛娘親一人,視其他女人如糞土,玥兒即使想要重新找一個母親來疼愛玥兒也不能……"

"你爹他,真這麼?"德妃的臉色,已經不能單純地用難看二字來形容了,此刻的她,早已沒有了平日里端莊賢淑,大方高雅,一顆心內,只回蕩著方才慕容玥的那句"可是爹爹今日卻了,今生只愛娘親一人,視其他女人如糞土,玥兒即使想要重新找一個母親來疼愛玥兒也不能……"

視其他女人如糞土,這其中,也包括了自己嗎?

"是啊!爹爹了,若不是因為玥兒,他早就隨著娘親一起去了,他了,世間無月靈,便再無顏色……"慕容玥認真地點頭道,心中卻是快意著念到:打擊死你,就要打擊死你,你以為殺死了自己的姐姐,姐夫就能夠接受你嗎?姐夫和姨子,那都是狗血故事里的狗血節,你居然還真恬不知恥地肖想自己的姐夫!

"慕容姐,娘娘她身體不適,奴婢斗膽請姐今日先回去,改日再來看娘娘吧!奴婢這便先侍候娘娘去休息了!"畫眉的手臂被德妃拽的生疼,心中亦是被慕容玥的話驚的不輕,但她畢竟不是局中之人,還能保持幾分清醒地提點著.

"既然姨的身體不好,那玥兒便先告退了,改日再來給姨請安."慕容玥也不再多,以免過猶不及,想來,自己的這番話,將會讓德妃未來的一段日子里,內心都倍受煎熬吧!

一方面恐懼著親姐姐的鬼魂是否會纏身,另一方面,卻是對自己心愛男人的愛之不得,即便害死了對方的妻子,到頭來,也只落得"視如糞土"的下場罷了!

施施然和德妃告辭之後,慕容玥便面色如水地走出了怡和宮,抬頭看向蔚藍如洗的天空,輕輕地籲了一口氣,暗暗在心中道:"慕容玥,你放心吧!既然我替你活一場,就絕對不會讓那些害死你和你娘親的人繼續逍遙下去!即便,那人有著這個世界上,最為尊貴的身份!"

到這里,慕容玥目光緩緩下移,直至落到了那處皇宮內最高的建築上,嘴角,柔柔地勾起了一抹絕豔的笑痕……

"他居然如此……居然還在想著那個踐人!"怡和宮深處最富麗堂皇的房間內傳來一聲淒厲的尖叫聲.仿佛貓頭鷹在夜啼,讓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與此同時,"啪!"的一聲脆響,一個珍貴的彩瓷琉璃瓶被人摔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主子,主子,你冷靜一些,莫要這般,心傷了自己!"畫眉緊張地護著暴怒中的德妃,生怕那濺起的碎片傷了她,不斷地出安撫著德妃.

"冷靜,你要我如何冷靜?視其他女人如糞土,莫非我這十幾年來對他的一片心意,不辭勞苦地幫他照顧一個白癡的女兒,人前人後為他所做的一切努力,落在他的眼中,卻只得到他一句'糞土’嗎?慕容震天,你居然如此來羞辱我!"德妃幾欲瘋狂地叫到.

為了慕容震天,她拋下一個女人應有的矜持尊嚴,自解衣帶,想要以身侍寢,只為能夠留在他的身邊,成為他的女人……

為了慕容震天,她不惜被魔鬼附身,害死了那個只有五歲的孩子,只為嫁禍給自己的親身姐姐,讓他對自己的夫人死心,轉而看到自己的美好……

為了慕容震天,她化身為魔鬼,任由著妒忌之心腐蝕自己的神智,親手害死了自己的姐姐,只為不願意看到自己最愛的他,夜夜摟著其他女人入睡……

即使做了這一切,還是得不到慕容震天,她還是癡心不悔地等著,等著他忘記了自己的姐姐,看到了自己的美,甚至不惜對姐姐唯一的血脈慕容玥下毒,讓慕容玥自幼癡傻,好讓自己控制,只對自己親近,借由這點來親近慕容震天.

憑著對慕容震天的一片癡心,她就連慕容玥那一張人見人厭的長滿惡瘡的臉,都忍了下來……

為什麼!為什麼慕容震天就不能正眼看一看自己,無論自己如何心逢迎,如何曲意奉承,如何溫柔相待,他至始至終,就不肯給自己一個好臉色?

"世間無月靈,便再無顏色?"德妃驀然抓住畫眉的手,瘋狂地叫到:"他居然如此,那我算什麼,我的容顏,我的才,哪點不如月靈了?為什麼每一個人眼里看到的,只有月靈?"

"娘娘,娘娘,你莫要再叫了!心讓人聽見了!"畫眉心地安撫著德妃道,雖然這里是怡和宮深處,更是德妃的寢室,安全性極高,但此刻德妃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為防萬一,還是聲些好.

畢竟,身為皇上的妃子,德妃居然心心念念的都是朝中重臣,這可是殺頭的大罪啊!若是一旦有風聲傳出去,只怕德妃非但妃不保,性命也會丟了!

畫亦氣總來."畫眉!"德妃被畫眉安撫了半晌,終于平緩了激動的緒,定眸看著畫眉,話語雖不再瘋狂,卻依舊淒涼哀怨,"畫眉,你,你告訴我,為什麼他們都喜歡月靈,卻不喜歡我!我和月靈一樣漂亮,我比月靈聰明,我比月靈能干,為什麼?為什麼偏偏他們只喜歡月靈?每次有什麼事,受罰的都是我.每次月靈受傷了,被責備的也還是我!就連慕容震天這麼一個凡夫俗子,居然也只愛月靈!憑什麼?憑什麼?難道就憑月靈她是……"

到這里,德妃的話赫然止住,原本明媚動人的黑眸也驀然染上了一抹驚懼,有些忌憚地看了眼畫眉,回憶了自己所的話後,這才緩緩地送了一口氣,雖然剛才自己了許多,卻並無泄露一絲不能觸及的秘密.13acV.

否則,即使畫眉是自己最為寵信的心腹,也只能狠心將她處死了!

PS:今天寶寶爸在家,幫忙帶寶寶,安然就可以騰出手來碼字了!今日就這一更,安然繼續碼字,如不意外,周一會給大家加餐,有推薦票的都投出來吧!票票越多,周一更新的就越多哦!

上篇:206我見到娘親了     下篇:208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