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08心照不宣  
   
208心照不宣

畫眉對上了德妃看向自己的目光,內心一個寒顫,便一骨碌跪倒在地,急急叫到:"娘娘,娘娘饒命啊,奴婢什麼都沒有聽到,娘娘請相信奴婢,奴婢對娘娘可是一片忠心啊!"

身為德妃最為寵信的奴婢,畫眉又哪里不知道德妃這些年手里沾了多少見不得人的事,以及折了多少人命.

只是,想要得到主子的寵信,光會侍候人可不夠,更要有能力去處理一些主子不方便親自出手的事,而這些事,往往都是見不得人的,甚至,一不心暴露了,就會被推出去當了替死鬼的.

畫眉能夠熬到今日德妃宮內首席女官的位置,自然是替她辦了不少見不得光的事了.若是此時因為無意間聽到德妃那甚至還沒有出口的秘密,就被德妃處死,那就真是死的太冤了!

德妃收回了自己幽深的目光,輕輕地將畫眉自地上扶起來,柔聲道:"你這是做什麼?本宮何時過要你的命了?你可是本宮最貼心最信任的人兒了,若是沒有了畫眉,本宮今後的心事向誰訴,本宮的事,又有誰來給本宮拿主意?以後別再這等傻話了!"

"是,是奴婢犯傻了!奴婢以後一定盡心盡力侍候娘娘!"畫眉忙不迭地道,作為一個對德妃可謂是了解最為透徹的奴婢,她自然知道,德妃此時的話,只能聽信一半,如今德妃正是用人之際,自然是對自己寵信有加.但若是自己一不心觸及了她的**,只怕不等見到第二天的太陽,便會在夜里熟睡之機,成了宮中某個枯井中一縷幽魂罷了!

"這便是了!"德妃斂起笑意,緩緩地靠回椅背,再次變回了那個端莊高雅的四妃之首,凝眸看向畫眉,黑眸緩緩沉下一抹暗色,沉吟片刻,而後才冷冷開口道:"依你所看,今日那踐人的,可是真的?"

畫眉聞臉色一變,有些驚疑不定地開口到:"看慕容姐所的,似乎有幾分可信,只是,鬼魂一事,著實是有些匪夷所思,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慕容姐所的,究竟該不該相信了!"

此時的畫眉,且確實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慕容玥所的話,畢竟,慕容玥的表演完美逼真,讓人不得不相信,但她所的,卻是人們從未接觸過的鬼神一事,才會讓得德妃和畫面二人,都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她的話.

"你的對!那踐人的,應該是真的!"德妃沉默了許久,才緩緩地道:"雖然我們都沒有見過鬼魂,但鬼神一事,本就是有緣者才能得以一見.若是那踐人真的還有靈,去看她的女兒,也未必就不可信."

到這里,德妃的臉色再次難看起來,畢竟,那月靈可是自己施計給害死的,那豈不是明,她也有可能會來找自己?

眉上己目知.不!

應該不會!

德妃暗忖道,否則,這十幾年都過去了,自己還依舊好端端地坐在這里,越發春風得意,雖沒有戴上鳳冠成了皇後,卻與皇後一般無二,只差那麼一個鳳冠罷了!

"找一些信得過的人,隨時注意慕容府的動靜,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的,趕緊過來回報本宮!"德妃斟酌片刻後,對畫眉吩咐到.13acV.

既然無法確定到底是怎麼回事,那還不如派人去查個清楚.否則,就這麼擱在心里,也不是個事兒!

"是!"畫眉自然不敢耽擱,立即退下,著手去安排人手,

房間內,再次安靜下來,德妃眼神沉重地坐在椅子上,臉色變幻不定,再次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之中……

慕容玥緩步走到乾清宮的時候,北辰皇正好批完了一疊厚厚的奏章.

看到慕容玥的到來,北辰皇眼眸微微一斂,繼而溫煦地笑道:"玥兒來了?正好,朕剛批完奏章,有些乏了,陪朕下幾盤棋如何?"

"好啊!玥兒也好些天沒有和皇上下棋聊天了!"慕容玥輕笑道,話語清脆而嬌憨,帶著一股弄弄的撒嬌意味.

不知為何,她總能在北辰皇的身上感覺到一股安定心神的氣息,讓她不知不覺放松了心神,在他的面前隨意而安然.

可以,在經曆了特工訓練之後,長年生活在一個他人與自己都帶著面具生存的世界中,加上上輩子的死因.形成了慕容玥對任何人都保存著一定的戒心的性格,讓她無法對一個人給予百分百的信任.

可是莫明地,即使北辰皇還是害死自己娘親的嫌疑人之一,她依舊無法對其產生惡感,每每與其相處,總是如沐春風.

"玥兒近來總是匆匆來了便走,急著陪星兒,哪里還有心思陪朕這個老頭子呢?"北辰皇寵溺地笑笑,揮手示意一旁布好棋盤的李德全退下,自己則隨意地坐到了黑棋的那一面,示意慕容玥可以開始下棋了!

慕容玥也不矯,徑自執起一枚白棋,落到了棋盤的中心處,美目戲謔地看著北辰皇,開口帶著幾分打趣意味地道:"皇上也會老嗎?玥兒怎麼覺得皇上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不會老的男人呢?"

"哦?"北辰皇聽了慕容玥的話後,帶著幾分興致地挑了挑眉,隨手布下一枚黑棋,這才反問道:"此話怎講?"

"因為世界上的女子大多都是愛慕權勢的,而皇帝,則是能夠讓她們一步登天的男人,這樣的男人,不論其本身如何,對于她們來,都是最有魅力的男人,又怎麼會老呢?"慕容玥開口道.

男人的魅力並不只是體現在美好的外表,外在的條件反而更加重要,為了富貴榮華,權勢尊顯,有些女人甚至可以嫁給足以當自己爺爺的男人.更何況,皇帝,可是世間最有權利的男人呢!

這一點,從曆朝曆代的後宮中那些費盡心機爭寵奪愛的嬪妃便能夠看出,其實其中又有幾人是真心愛慕皇上的,所爭的,不過是受到寵愛後,隨之帶來的那些權勢罷了!

"哈哈哈哈!玥兒,你真不愧是星兒所看中的女子!敢人所不敢.的確,這個世界上的女子大多都是愛慕權勢的,不僅是女子,男子有何嘗不是,甚至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玥兒,你,又如何能夠確定,你不是她們之中的一人呢?"

到最後一句,北辰皇的身上隱隱地散發出了帝王獨有的威嚴,目光也隨之帶上了幾分肅冷之色.

帝王心,總是這般深不可測……慕容玥在心中淺淺地歎了一口氣,她又如何不知道,昨日自己所做的一切,目的太過明顯,就連星殤都能夠猜到自己是故意放走那名刺客.這深不可測的北辰皇又如何看不出來,若是那樣,這北辰皇也不可能憑著一己之力,創下了偌大的北辰皇朝,更在十幾年之久,便發展成新月大陸幾大強國之一.

如今北辰皇對自己這般不動聲色,想必是心照不宣地將這個問題交給了北辰星處理吧!所以北辰星昨天才會一反常態,那般急切地想從自己這里得到一個答案.

"權勢並不是玥兒的心之所在,玥兒真正想要的,不過是自*二字罷了!"慕容玥緩緩地搖了搖螓首,目光帶著幾分向往之色:"權勢雖好,但責任卻太重,玥兒不過是一個平凡的女子,所追求的,不過是無拘無束的自*生活.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人生如此,便已無憾!"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北辰皇聽了慕容玥的話後,目光有了片刻的迷離,仿佛響起了什麼一般,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勾起了一道帶著柔笑意.

"玥兒,你才年紀,就有這般的見識,實為難得.只是你已經和星兒定了親,注定了是皇家中人,這樣的生活,或許對你來,已然是一種奢望了!"北辰皇帶著幾分抱歉之意道.

"玥兒明白!所以玥兒了,這只是心之所在!"慕容玥明白北辰皇的意思,自己既然已經指婚給了北辰星,那麼即便三年後北辰星死了,自己也只能老老實實地在宸王府守寡,以北辰星的未亡人身份,守護著宸王府的榮耀.

"嗯!"北辰皇得到了慕容玥的回答後,神色緩和了幾分:"幸而你和星兒兩相悅,即便以後有什麼事,心里也有個寄托,總比那些終日看著丈夫流連春色,卻對自己敬而遠之的婦人要來的幸福……"

對于北辰皇這番名為安慰,實則護犢的話,慕容玥只是笑笑,轉而開口問道:"看來皇上也是一個性中人,可惜皇後去的太早,否則玥兒相信,皇後定然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

"是啊!朕曾過,江山穩定之後,一旦太子長大,朕便傳位太子,陪云惜去游山玩水,看遍天下風景,做一對最平常卻最幸福的夫妻……"北辰皇憶起了云惜皇後,目光瞬間變得柔似水.

"皇上,云惜皇後,是你唯一愛過的女人嗎?"

上篇:207德妃的瘋狂     下篇:209寒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