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09寒毒  
   
209寒毒

"皇上,云惜皇後,是你唯一愛過的女人嗎?"慕容玥突然開口問到,看著北辰皇臉上足以讓蒼天動容的深,她怎麼也無法相信,這樣的一個男人,會做出因愛生恨的事.

從前那個慕容玥和北辰皇的接觸並不多,只是遠遠地看過他幾次.而從自己與北辰星定親之後,和北辰皇的接觸便多了起來.

而北辰皇也儼然把自己當成了他的兒媳婦來看待,在自己的面前,像一個慈愛的長輩比像一個威嚴的帝王更多,從來不在自己的面前遮掩他對自己已故皇後的深.

慕容玥再笨,也不會認為,自己有什麼地方值得北辰皇在自己面前偽裝成一副好丈夫好男人的模樣,作為一個帝王,他自然有著自己的驕傲,會如此,赫然是因為把自己當成了家人,而非子民.

"玥兒,你為何會如此問?"北辰皇的目中閃過一絲不悅之色,卻隱忍著沒有動怒.

"皇上,玥兒雖然沒有見過云惜皇後,但卻是聽著她的故事長大的,自然對她仰慕萬分,見皇上如此愛云惜皇後,當然會好奇皇上在擁有了她這樣的傳奇女子之後,為何還會有其他的妃子了!"慕容玥眨了眨明媚的大眼睛,無辜地到.

"玥兒,你還,有些事,了你也未必會明白!"北辰皇見到慕容玥這般模樣,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他確實是真心喜歡慕容玥這個丫頭的,和她聊天,總能觸及一些心底最深處的感觸.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在慕容玥問出方才那麼一句在自己看來,絕對是不可饒恕的褻瀆云惜的話時,才難得地抑制住了自己的怒氣.

慕容玥看著北辰皇有些無奈和歉疚的模樣,心中對他的懷疑不由地再次降低了許多,緩緩地開口道:"玥兒如何會不知道,帝王寵幸一個女人,往往不是因為愛對方,而是為了平衡朝中的局面,皇上,你玥兒的對嗎?"

後宮的女人何其不幸,爭寵奪愛一世,到頭來,卻只是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想進辦法將皇上留在自己的身邊,進入自己的身體,卻怎麼也看不透,皇上想要得到的,不僅僅是自己的身體,更是自己所能夠帶給他的幫助.

就如曆史上雍正最為寵愛的妃子,年羹堯的妹妹年妃,年羹堯風光無限的時候,她在宮中亦是風光無人能及,而一旦年羹堯落沒,她亦是得不到好……

宮中的女人,往往都只是政治棋子罷了!真正能得到帝王真愛的,又有幾人?

北辰皇執著棋子的手一頓,眸中精光乍現,看著慕容玥,臉上神變幻多端,隱有一絲殺意閃過,最終,卻消散在眼底,話語帶著幾分警告地道:"玥兒,下次這種話,不許再了!"

北辰皇怎麼也沒有想到,才十三歲的慕容玥,竟能看到這樣深沉的一面,聰敏得可怕.

的確,他一生愛的女人只有云惜一人,宮中的妃嬪不少,但妃子卻只有四人,慧妃是文相的女兒,麗妃則是吏部尚書顧清云的女兒,這兩個妃子,都是用來平衡朝中局勢的.而淑妃,則是云惜以前的婢女.至于德妃……亦是有著某些重要的原因,才封的妃.

"玥兒當然明白啦!所以才會在沒有人的時候和皇上嘛!"慕容玥俏皮地做了個鬼臉,而後將手上的白棋落在某處,得意地眯了眯眼,道:"皇上,你可沒有用心哦,又被我吃了一片棋子了!"

著,慕容玥麻利地收拾著北辰皇那一片被自己秒殺了的黑棋,一面故作心翼翼地問道:"那玥兒想知道,皇上對姨,又是什麼樣的態度呢?"

看著慕容玥那副故作心翼翼的模樣,北辰皇有些忍俊不禁地道:"別裝了!看你那德性."

"皇上就告訴玥兒一聲啊!玥兒絕對不去和姨告狀!"慕容玥舉起左手,點在自己唇上,做出噓聲的模樣.

"德妃她,是一個好妃子,替朕將後宮打理的很好!朕很欣賞她!"北辰皇心知自己若是不回答慕容玥這個問題,她定然是不肯輕易放過自己的,當下便斟酌了一番用詞後,開口道.

"這樣啊!那玥兒這邊先謝過皇上了,不過,玥兒斗膽一句,皇上要一個能夠打理好後宮的妃子,定然是非常容易的,皇上不妨多留意一下,莫要讓玥兒的姨累倒了,那就不妙了!"慕容玥將手中最後一顆棋子落下,懶懶地伸了伸腰,道:"皇上,你又輸了哦,看來你這段時間棋藝都沒有進步嘛!下次再要玥兒陪你下棋,可是要壓些籌碼才是!"

皇上將手中最後一顆棋子隨意一丟,優雅地朝椅背上一靠,好笑地看著慕容玥瞬間變得懶洋洋的模樣,開口道:"分明是你一直與朕話,擾亂了朕的思緒,贏得不夠光彩,居然還敢來埋汰朕,想要籌碼,莫非朕給你的金牌還不夠好嗎?若是這般,便還給朕,朕另外賞你幾萬兩銀子用用?"

慕容玥的那一番話,讓北辰皇心中有些許訝異,莫非德妃有什麼問題嗎?為何玥兒會出這樣一番對德妃不利的話?若是其他的妃嬪也就罷了,只是德妃,若是玥兒與她有了嫌隙,只怕

"玥兒才沒有那麼笨呢!拿禦賜金牌換銀子使!拿著塊禦賜金牌到處走,多威風啊!真到山窮水盡了,再拿去當銀子也不遲!"慕容玥故作一副算計模樣地道.

"拿朕的禦賜金牌去當銀子用,你這丫頭分明是不想要腦袋了也別害人家當鋪老板啊!"北辰皇見慕容玥那狐狸般的模樣,開口笑罵.

"這個玥兒可不管,若是餓急了,誰管那金牌是誰給的,不過皇上,你若是再不管飯,玥兒可就要餓扁了哦!"慕容玥揉了揉肚子,可憐兮兮地道,和皇上這一盤棋走完,眼看都過了午時了,早膳只是隨便吃吃的慕容玥,自然是餓得饑腸轆轆了.

北辰皇見狀,招來李德全,讓他吩咐廚房開始傳膳,而後對靠在椅子上坐沒坐相的慕容玥道:"看你這模樣,難道堂堂宰相府居然養不飽你嗎?居然讓你餓成這樣?若是這樣,回頭朕和慕容愛卿一聲,讓他早點把你嫁到宸王府,讓星兒來養你!玥兒放心,當朕的兒媳婦,絕對餓不著!"

北辰皇何等敏感之人,自然感覺到此時的慕容玥和方才進來時候的不同,對自己的那份幾不可察覺的防衛已然消失,心知昨日因刺客而產生的問題,已經解決,至于那個女刺客,有沒有抓到已經不再重要,相信以玥兒的聰慧,定然能夠處理好,他又何須再計較?當下便好心地打趣起慕容玥來.

慕容玥有些張口結舌地看著北辰皇,她自然明白北辰皇此刻如此輕松愜意地打趣自己是為何了!

只是……只是這話題……怎麼又轉到北辰星那個家伙的身上了!

想要今早星火對自己那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慕容玥心中便有了幾分醞釀,這幫兔崽子,真是蹬鼻子上臉了!就連他們的主子北辰星都還沒有什麼,他星火又有什麼資格來給自己臉色看?

只是……看那星火往日也並不是這般不明是非的人,莫非這其中有什麼隱?

慕容玥心中隱隱有了幾分不好的感覺,昨夜北辰星在自己房間內蒼白的臉色和搖搖欲墜的身體,再次浮現在她的腦海中,讓她的心,隱隱地揪了起來.

"怎麼了?玥兒莫非真是待嫁心切了?"北辰皇見慕容玥走神,心中好笑,面上卻繼續打趣道.

"才沒有,皇上可不准去我爹爹那里亂哦!心玥兒以後都不來陪你下棋了!"慕容玥唇微撅,臉色微熏地威脅著北辰皇道.

"哦!這威脅可嚴重了,朕還真被你這丫頭給威脅住了!好吧!只要你以後經常來陪朕下棋,朕就不去和慕容愛卿提讓你和星兒提前完婚的事!"北辰皇眸中精芒一閃,老謀深算地道.

"皇上,似乎是你在威脅我吧!"慕容玥有些挫敗地道.不愧是北辰星那狐狸的父親,都一樣是屬狐狸的!看來,自己以後還真要多跑跑皇宮陪北辰皇下棋了,否則這老狐狸興致一來,真下旨讓自己和北辰星完婚,那事可就鬧大了!

"這就要看你的決定了,你也可以威脅我的!"北辰皇好心地看著慕容玥挫敗的模樣,為自己能夠抓住這狐狸的痛腳而開心不已.

不錯!抓不到兒子來陪自己,把他未婚妻抓來也不錯!

有了玥兒,還怕星兒不來嗎?

"誰敢威脅皇上啊!玥兒只是臣女,哪里敢違背皇上的旨意,即便心有不願,也只能謹遵皇上的禦旨了!"慕容玥故作一副委屈的模樣道.當下惹得北辰皇哈哈大笑.

此時,李德全領著一干禦膳房的宮女送來午膳,慕容玥滿懷心思地陪著北辰皇吃完午膳後,便急急出了宮,朝北辰星所在的宸王府奔去.

"你們王爺在嗎?"慕容玥來到宸王府後,徑自朝迎出來的宸王府管家云和問道.

云和搖了搖頭,朝慕容玥行了一禮道:"慕容姐,我們王爺自昨日一早出門後,就一直沒有回來了!"

云和亦是奇怪地看著慕容玥,王爺昨日出府明明就是去慕容府的啊,為何今日慕容姐卻來王府尋王爺,難道王爺昨日離開慕容府,又去了別處?

"那你可知道你們王爺平日里出門,都是去了哪里?"慕容玥皺了皺眉頭,朝云和問道.

云和搖了搖頭,回答慕容玥:"平日里王爺就很少回王府,奴才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云和的是實話,雖然這宸王府是宸王的府邸,但宸王卻終年難得呆在自己的王府內,平日里十天半個月不在王府都是常事,宸王府內的下人,已然是見怪不怪了!

"該死的!"心里的不安愈加擴大,慕容玥有些煩躁地看向云和,開口問道:"那你們平日里要找你們王爺都是怎麼聯系他的."

云和再次無奈地搖頭道:"我們從來都不需要找王爺,只要有事,王爺都會自動出現在王府內."

實話,對于宸王的未卜先知神出鬼沒,云和亦是佩服萬分,如今慕容玥管他要人,他卻是有心無力.

"慕容姐,王爺若是知道你在找他,一定會在最快的時間內出現的,你且回府等候,相信王爺得到消息後,就會去找你的!"云和的可是心里話,如今這京城中誰人不知道,這慕容姐可就是宸王殿下的掌中寶,心頭肉,他知道慕容姐找他,一定會歡天喜地地出現在慕容姐面前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吧!"慕容玥點了點頭,她自然感覺得到云和沒有在騙自己.

只是,昨夜自己和北辰星鬧了個不歡而散,她可不敢肯定,那家伙在知道自己找他後,是尋上門來,還是刻意躲避了!若是刻意躲避,憑自己在京城內的底子,還真沒法子找到他.

看來,只能等明天星火前來給自己訓練的時候,再問他了!

慕容玥有些無奈地離開了宸王府,沮喪地朝慕容府走去.

天機閣內,星殤一臉沉重地看著躺在白玉床上的宸王,再次開口勸道:"主子,你還是盡早回雪山吧!天氣越來越涼了,你的身子可承受不了啊!"

往年的這個時候,主子早就在雪山內的火蓮洞里避寒了,可是今年,卻怎麼也不肯回雪山,無論怎麼勸,都執意要等中秋過後才肯動身離開.

星殤眼看著宸王昨夜發病,到如今還躺在溫玉制成的白玉床上,又怎能不心急如焚.

"不……用……咳咳……我沒事!"白玉床上,宸王的臉色蒼白如紙,才開口,便又是一陣咳嗽,一旁的星木見狀,忙端過一杯火蓮葉泡就的茶水喂他喝下,感受到宸王那絲毫沒有溫度的身體,心中亦是萬分擔憂.

"主子,屬下覺得老大的對,你體內的寒毒,這番發作,已經不是火蓮茶能夠壓制得住的了!"

天底下人都以為,宸王身旁從不立身的星火與星木,手中端著的,是聞名天下的天機茶,但又有幾人能知,他們手中的紫砂壺,卻是星土費盡心機所致的陰陽保溫壺,一半裝的是泡天機茶所用的露水,另一半,卻是萬金難求的火蓮茶.

這火蓮,乃是天地奇物,世人難得一見,宸王的師傅鬼谷子,也是在曆經三年奔波之後,才在雪山之巔的一處峽谷中的洞穴內尋到五株火蓮,從此便長住雪山,只為精心守護那五株火蓮,每年采集火蓮葉,為宸王制成火蓮茶,給其壓制體內的寒毒,才讓其得以續命至今.

經過近十年的火蓮茶調養,宸王的寒毒已然被徹底壓制,只需再等兩年時間,讓鬼谷子配全火蓮丹的藥材,為其煉制成火蓮丹服下,便可將他體內的寒毒除盡,從此再不受那寒毒侵蝕之苦.

只是,已然和普通人無異的宸王,卻在昨夜與慕容玥一番交談之後,回來便成了這番模樣,甚至那寒毒還隱有愈加活躍的苗頭,這怎能不讓他們這些下屬心急如焚,偏生宸王此時,還不肯回雪山的火蓮洞內調養,以便壓制住體內寒毒的擴散.

宸王這般,可是在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在開玩笑啊!

"不用,我的身體,咳咳……我自己知道,暫無大礙!"喝下一杯火蓮茶的宸王,氣色稍稍恢複了些許,開口到.

而後,宸王抬起頭望了望天色,又看了看四周,問道:"現在是什麼時辰了?咳咳……星火呢?"

他自昨夜回到天機閣內,只來得及匆匆交代了星火今早去給慕容玥訓練時,不准泄露自己的病後,就昏迷了過去,直到此刻才清醒過來,自然還不知道星火是否已經按照自己的要求辦妥了.

"星火在外頭,屬下這便喚他進來."星木自然知道宸王心里的牽掛,忙轉身去將星火叫了進來.

"玥兒可還好?咳咳……是否還在生我的氣?咳咳咳……"宸王心里一急,再次猛烈咳嗽起來,一張魅惑絕倫的容顏白得幾近透明,如同蒙上了一層冰霜,渾身更是冰冷得如同一塊冰塊一般.

"主子,你都這樣了,還在惦記著那慕容玥,若不是她,你又怎會……"星火有些不甘地看著宸王那副病弱痛苦的模樣,微微氣恨地到.

"閉嘴!"宸王聞,猛地抬頭看向星火,原本因咳嗽而泛的絕世姿容上滿是憤怒之色:"誰准你這般稱呼玥兒?咳咳!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此次病發,怨不得玥兒,咳咳,若是我再從你的口中……聽到半句詆毀玥兒的話,咳咳,你便再也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一口氣完這些,宸王氣喘地靠在了枕頭上,虛弱的模樣,卻不減他半絲風采,那泛著不正常潮的容顏,仿佛是由絕世無雙的琉璃雕就而成.

"是!"星火聽到宸王發怒的話,"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低著頭,不敢有半分不敬.不准出現在宸王的面前,那其中的意思,他自然懂,那便是將自己自天機之中除名.13acV.

若是如此,他甯願在宸王做出處罰之前,自刎于天機閣內,這樣,雖然做不成天機的人,但至少死了還是天機的鬼.

一旁的星殤與星木見到宸王這般發怒的模樣,亦是不敢出求.宸王對待他們,一向親和如兄弟,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就可以忤逆宸王,相反,他們內心對宸王的尊重與忠誠,比任何人都要來的真與深,只要宸王一句話,他們即便是去送命,也深感榮幸.

星殤在見到宸王此刻的模樣後,想起了昨夜里宸王對自己的警告,若非那時是在攬月園外,宸王怕驚動了慕容姐,只怕以自己那時身上散發的殺意,想必宸王不會那般輕易地放過自己吧!

想到這里,星殤背上不由地冒出冷汗,濕透了後背,有些緊張地看了眼宸王,再次確定了慕容玥在宸王心中無以倫比的地位,心下再也不敢對慕容玥有著半分的不敬.

"回答我的問題!"宸王微眯著眼,不再看向星火,只是淡淡地道.

上惜過女前."慕容姐今早的臉色有些蒼白,似乎是一夜未眠,但是,在訓練的時候,卻是格外的賣力,只是……"星火到這里,抬頭看了眼宸王,見他微微顰起眉頭,忙繼續道:"只是慕容姐雖然格外發狠地訓練著自己,但卻似乎是有什麼心事,屢屢出錯,屬下再三提醒,也不管用."

"有心事?!"宸王的眉頭皺起,想到昨夜慕容玥始終不肯回答自己的問題,反而因此而和自己生了別扭,鬧得不開心,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心知以慕容玥的性子,她若不肯,即便是自己再怎麼逼問,也是無所濟事.

"咳咳,她還有些什麼?"宸王再次開口問道,才醒來,便了這麼久的話,以至他的神智都有些迷糊了,他心知,這是火蓮茶在自己的體內產生了作用,但是產生作用的代價便是,他要再次陷入昏睡之中,直至火蓮的藥效,完全壓制了寒毒.

"慕容姐還問了屬下主子的身體,問主子是不是身子有什麼不適,看其神色,很是為主子擔憂,主子,屬下是不是……"星火自然不敢再有所隱瞞,將今早慕容玥的話都對宸王出.

只是,宸王在聽到慕容玥為自己擔憂的時候,蒼白無一絲血色的雙唇微微勾起,在心里松了口氣:她沒有因為生氣而不理會自己,她還在關心著自己……

想到這里,宸王神智一輕,便因藥力而陷入了沉睡之中……

PS:美人星病發了,嗚嗚嗚……人家好心疼啊!今日還有更新哦,大家把手中的推薦票交出來吧!推薦票多多,更新就多多!

上篇:208心照不宣     下篇:210夜探慈甯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