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10夜探慈甯宮  
   
210夜探慈甯宮

見宸王再次睡去,星殤忙上前與星木一同把宸王安置好,再為其把了把脈,感覺到寒毒已停止了繼續擴散,這才微微松了口氣,只要宸王不再心緒波動太烈,相信有著白玉床和火蓮茶的功效壓制,寒毒暫時還不會對宸王的身體造成太大的傷害.

"老大,主子這般下去,我真的很擔心他的身子會挺不住,我們是不是該傳信給老主子,讓老主子勸勸主子才是?"一旁跪著的星火開口道.

星殤思量了片刻,點了點頭,道:"不錯,我這就去給老主子傳信."

"唉,老大,等等,主子剛才聽完慕容姐的況後,還沒有給我答複呢,你,這慕容姐那里,我明日去還是不去啊?還有,慕容姐如果再逼問我主子的消息,我又該怎麼辦?"星火想到這里便是一陣頭大,要督促慕容玥練武,又要承受慕容玥的逼問,更不能泄露出半絲宸王病發的消息,這讓平日里自喻機靈的星火,亦是有些吃不消,偏生這個時候宸王聽到一半,還沒有來得及給自己指示,便睡下了!這讓他如何是好!

"慕容姐若是再問,你就主子臨時有事,需要離開京城一些日子!"星殤微微沉吟了一番,道.

以主子的性子,定然是不肯讓慕容姐知道自己的病的,若是自己等人膽敢泄露了消息,再惹得主子生氣,這等後果,他們誰也承受不起.

"這……慕容姐她能相信嗎?"星火有些傻眼地道,慕容姐的聰敏,他們可是都領教過的,這等拙劣的理由,又豈能瞞得過她?

"相不相信,就是你的問題了,泄露王爺病的後果,你若承擔得起,我也沒有意見!"星殤頭也不抬地繼續寫完信,裝入竹筒之中,以臘封好,喚人送來一只傳信用的靈隼,將竹筒系在了靈隼的腳上,便放飛了靈隼.

"是!"聽了星殤的話,星火也只能無奈地應了聲,而後將目光轉向一旁的星木,目中帶上了幾分渴求之色.

"你別看我,我手上的設計圖還沒有完成呢,若是去了慕容府,不敢保證自己還能夠經得起you惑,若是一不心泄露了主子的況……"星木嘿嘿一聲,甕聲甕氣地道,若不是此次宸王病發.他只怕還窩在自己的房間內研究慕容玥給的設計圖呢!

"好吧!"星火徹底絕了脫身的念頭,在心中暗暗叮囑自己,明日無論如何,也咬緊牙關,不能泄露主子半分消息.

"……柳姨娘,我有八分把握,那北辰皇,絕對不是害我娘的凶手."慕容玥將自己今日與北辰皇交談的內容和自己的觀察所得盡數和柳姨娘明後,慕容玥開口道.

北辰皇那里已然將此事心照不宣地揭了過去,慕容玥問過水菲菲柳姨娘的況後,見柳姨娘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便讓水菲菲去將柳姨娘接回了慕容府.

柳姨娘沉默了許久,才道:"玥兒,你確定那北辰絕沒有在你的面前偽裝?當年我是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那兩個太醫的話,若不是北辰絕的命令,又有誰能夠向那兩個太醫首輔下令呢?"

慕容玥眸光一閃:"姨娘可知道那兩個太醫如今在何處?"

"他們回宮沒有多久之後,便接連發生意外死了!"柳姨娘開口道.13acV.

慕容玥聽到這里,目光一凝,能夠在皇宮內對兩個太醫下手的,想必定然不是簡單人,除了北辰皇之外,也就只有那幾個妃子了,難道,自己算漏了什麼?

"旨意?我沒有聽錯的,當初那個王太醫的口中,的確是出了這兩個字……"柳姨娘站起身來,看著窗外的牡丹,腦中靈光一閃,而後快速地轉身道:"玥兒,莫非我們一直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人?能夠下旨的人,除了皇上之外,還有兩人!"

慕容玥看到了柳姨娘的目光後,腦中亦是反應過來:"你是,當今太後?"不錯,除了皇帝之外,皇後和太後,亦是能夠下旨的.

只是皇後早在十七年前便身故,那麼剩下的,只有深居慈甯宮的太後了!

太後深居慈甯宮十幾年,難得一見,即便是有些重大的節日,也只是象征性地露了一面,便離開,以至許多人,都不曾聽過太後,若非有慈甯宮的存在,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北辰皇朝,還有著太後這一人.

"菲菲,你可曾聽過太後此人?"慕容玥揮手換來水菲菲,開口問道.

水菲菲略略思索過片刻後,才開口道:"太後的事,奴婢也知道的甚少,只知道太後並非是皇上的生母,而是皇上的嫡母,皇上自幼乃是太後撫養成人,對太後極為尊重.在皇上登基之後,便立下詔書,封其為仁孝太後.只是太後長年在慈甯宮內吃齋念佛,不常出門.而其下的懿旨,也僅僅只是幾道而已.奴婢所知的,淑妃娘娘,便是太後下旨晉封的.這還只是十七年前的事,最近的十幾年,就一直沒有聽過太後的動靜了!"

水菲菲自然明白慕容玥最為關心的是什麼,將自己所知的一切都了出來,她能夠知道這些,也都是以前在天機之中,聽星風的.

"即是如此,那我們今夜便去慈甯宮查探一番!"柳姨娘在聽完水菲菲的話後,立即站起身來道.只是方站起身,便臉色一白,再次跌坐回椅子上.

"姨娘莫要激動."慕容玥扶住柳姨娘,仔細查看了她肩頭的傷口,見只是稍稍裂開了些許,將其重新包紮後,才開口道:"今夜,就讓我和菲菲去慈甯宮查探一番吧!我有著皇上賜的金牌,即便是夜入皇宮,被發現了也沒有關系.你為娘親做的已經夠多了,剩下的,便由玥兒來為娘親盡孝吧!"

"姐,讓奴婢陪你一起去吧!"水菲菲開口道,夜探慈甯宮,可不是什麼事,若是被巡夜的侍衛發現了,即便是一箭射死,任慕容宰相再是位高權重也無法可.

慕容玥思索了一番,點了點頭道:"也好,你的輕功比我好,到時候也能照應一番."

經過這段時間的苦練,以及和星木星火等人的交手,慕容玥的對敵能力,已經絲毫不下于星火等人,所欠缺的,也只是內力與輕功的底蘊了.

"玥兒,慈甯宮警備森嚴,你……"柳姨娘聽得慕容玥的話,皺了皺眉道.慕容玥乃是老爺和夫人唯一的血脈,若是出了什麼事,自己又如何對得起他們.

此刻,柳姨娘已然有了幾分後悔,她不該在慕容玥沒有成年的時候就讓她來承受這一切,她還太了!

"姨娘放心,玥兒心中有數,再了,玥兒不是有皇上禦賜的金牌嗎?若是到時候被發現了,就自己是走錯了!"慕容玥安撫著柳姨娘道.

雖自己已然排除了北辰皇的嫌疑,但只要一日沒有查出害死自己娘親的真凶,她就不能完全釋然地和北辰星在一起生活,而如今,有了一絲線索,她又如何能夠放過.

"即使如此,你便心些,一旦力有不逮,就回來,知道嗎?你應該知道,你娘親她在天之靈,也不願見你有任何的傷害,即便是因為她!"柳姨娘關切地叮囑到.

"姨娘放心,玥兒明白!"慕容玥點了點,見天色已然不早,便離開了翠柳園.

再次黑巾蒙面地來到皇宮,習得了輕功的慕容玥,不再像剛到這個世界時,為了盜藥而需要攀牆那般吃力了,而是僅僅用腳尖一點,就躍過了那道三丈高的宮牆.

看著腳下那些來回巡邏的侍衛,慕容玥不由地想起初遇北辰星的形,那次若不是有北辰星的幫助,只怕自己無法那般輕易地離開皇宮吧!

"菲菲,你北辰星他,是一個熱心的人嗎?"此時的慕容玥對那次北辰星的恰好出現,已然有了幾分懷疑.

以那家伙的腹黑,想必是故意在那里等自己的吧!

只是,那時的自己,並沒有和他有過接觸啊!他又為何會出現幫助自己呢?自己盜的,可是他老子的國庫呢!

果真是個娶了媳婦忘了爹娘的家伙!

宸再上與床……呸,自己在想些什麼呢?她什麼時候成了那家伙的媳婦了!

想到這里,慕容玥黑巾之下的俏臉,驀然飛上了幾朵霞,美豔不可方物,若是宸王見了定然會再次迷失他那堪比巨石般堅定的意念.

"王爺他……"水菲菲被慕容玥問的一怔,想她跟了宸王十幾年,除了在體察民的時候,宸王有著一副悲天憫人的心腸外,其余時候的宸王,可謂是一個腹黑到了極點的天機閣主了,又怎麼可能是一個熱心的人了!

畢竟,任何一個人,在出了娘胎後,便生活在寒毒的侵蝕下,不論日夜,都痛苦地與寒毒抗爭著,從來沒有睡過一個完整的覺,不能痛快地哭,無法暢然地笑.

一旦天氣轉涼,就必須進入那不見天日,燥熱得讓人幾欲發狂的火蓮洞,否則就會自骨髓中散發出讓人痛不欲生的寒毒,冷得仿佛連血液都要凝固成冰,痛得猶如有千萬只食人蟻在骨肉中噬咬.

有生以來從不曾渡過一個完整的四季交替,無論是中秋月圓,還是人人歡慶的春節,都沒有一個親人陪伴在身邊.

一個人,人生中除了痛苦,便是冰寒,連普通人最為尋常的喜怒哀樂都不能輕易嘗試,連世人年年都要感受的四季輪轉都不能體會過,甚至連一個正常人能夠擁有的熱血都不沒有……

若一個人,連骨子里滲出來的血都是冷的,你又能怎樣期望他能夠有一副樂于助人的火熱心腸?

王爺生存至今,日夜承受無邊的折磨,甚至連是否能夠活過二十歲都不知道,沒有被這樣蝕骨的疼痛,無盡的絕望逼瘋,沒有在寒毒發作時自殘,甚至自盡,已然是一個奇跡了!

"王爺的性子一向清冷,姐為何會有此一問?"水菲菲黑巾之下,滿是悲痛之色,卻強忍著用最為清淡的嗓音道.

"想來也該是."慕容玥帶著幾分不清的感道.那樣一個謫仙般的人,本就該是站在云端供人敬仰的,若是走的太近了,反而讓人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想要讓心中的疑惑得到解答,只有另尋機會問北辰星了.

這邊著話,兩人便已經靠近了慈甯宮,夜色下,莊嚴大氣的慈甯宮內,幾盞掛在屋簷下供侍夜宮人照明的燈火搖曳,夜風吹來,樹影飄搖,隱約有木魚聲若有似無地自慈甯宮內傳出,竟有著幾分詭異之感.

畢竟,作為北辰皇朝唯一的太後宮殿,這慈甯宮內,也太過冷清了些.即便太後多年吃齋念佛,但一國太後,該有的榮華與規矩,也不能太過缺失.

"姐,我們是否進去……"水菲菲見這慈甯宮內除了幾個侍夜的太監宮女之外,竟難得有巡夜的侍衛,心下反而有幾分突突,輕聲在慕容玥的耳邊問道.

"你在這里看著,我先進去看看,若是有什麼況,以暗號通知我."慕容玥對水菲菲叮囑到,雖然水菲菲武功比自己好,但在探查消息和尋找蛛絲馬跡方面,卻遠不如自己,因此還是自己進入慈甯宮查探比較好.

"是,姐千萬心!"水菲菲點了點頭,對慕容玥的安排並無半分異議,確實,慕容玥擅長查探隱匿,而她則勝在內功深厚,但凡有人接近,她便能早早得知,負責探風最為適合不過.

慕容玥當下不再耽擱,就著一陣輕風,便如一只夜鶯般躲過了侍夜的宮女太監,飄入了慈甯宮內,隱匿行蹤,直奔慈甯宮深處的太後寢室而去……

PS:一萬字奉上!今日還有更新,大家都看看手中還有推薦票麼!那啥,投推薦票不會懷孕滴!O(∩.∩)o

上篇:209寒毒     下篇:211天機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