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11天機閣  
   
211天機閣

轉過道道回廊,慕容玥來到太後的寢室內,附耳在門上聽了聽,心知里面無人,這才推開門,進入房間內,凝眸四處看去.

才入屋,便嗅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與設想中的富麗堂皇不同,太後的寢室,竟是出乎意料的簡樸素雅,沒有任何多余的裝飾,牆上掛著一副楷書寫就的佛經,字里行間,一股禪意讓人心境平和,顯然是出自大家之手.

慕容玥凝眸四處望去,心翼翼地在房間內找著自己需要的答案,卻發現,這個太後,果真是一個非常信佛之人,房間內除了一些必要的用品之外,只余下了幾本佛經.

佛經的邊角已然有些磨損,顯然是由于長年累月的翻看所致.

慕容玥輕手拿起佛經,飛快地翻過,幾經細看後,發現在其中一本《金剛經》內夾著一張紙條,其上用最號的毛筆寫著一句話:若複有人,聞此經典,信心不逆,其福勝彼,何況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須菩提!以要之,是經有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功德.

慕容玥見此,明眸微微眯起,將紙條原處放好,複原了自己動過的地方,退出了房間,轉而朝木魚聲聲之處走去.

"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祗劫,于然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複有人,于後末世……"

才靠近那間佛堂,便聽見有人在誦讀著佛經,那一聲聲虔誠的誦讀,仿佛純淨得能夠洗滌人心.

慕容玥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譏諷的笑容,這樣虔誠的禮佛,不是最為虔誠的佛家信徒,便是曾經造下大惡的罪犯,只不知,這太後,究竟是哪類人?

"娘娘,夜已深了,先行休息吧……"一聲略顯蒼老的聲音自里面傳來,顯然是太後身邊的嬤嬤.

誦讀聲驀然停止,半晌,才有人在里頭道:"頌秋,你,哀家已經為那件事恕罪了十幾年了,若是上天有知,能否寬恕哀家的罪行?"

之前那道聲音再次響起:"太後!當年的事,你也是無奈為之,頌秋明白你的苦處,若非有你,只怕這北辰,早就沒了!你也是為了北辰的百姓,才會那樣做的,若你做錯了,可是真的就這般眼睜睜地看著那些人毀了北辰,讓北辰千千萬萬的百姓流離失所,再次陷入戰火之中,那便是對的選擇嗎?太後,你已經為這件事恕罪了十三年了,莫要再折磨自己了……"

十三年!

慕容玥的眼眸驀然一睜,仿佛要透過門窗看清里頭話的人.十三年,莫非里面的那位太後,真的就是害死自己娘親的凶手?

"誰?"頌秋的聲音猛地一頓,才開口,一道勁風已然迎面襲向了慕容玥.

慕容玥身子一偏,躲過了那道勁風,心知定是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綻,讓得對方察覺到了自己的存在.只是,又有幾人能夠想到,這太後身邊的一個老嬤嬤,居然也是武功高手.

雖然被對方發覺了,但是慕容玥卻沒有慌亂,而是趁著那道掌風帶起的動靜,迅速自己自己的中掏出一只准備好了的老鼠放在地上,而後身形一閃,便躲入了一旁的一個房間內,隱入了黑暗之中,屏息凝神,將自己融入了黑暗之中.

佛堂的門迅速被人自里面打開,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嬤嬤目光肅冷地自己里頭躥出,在見到地上慌張四躥的老鼠後,臉色才和緩下來.

"頌秋,是什麼人?"太後的聲音自里頭響起,顯然,頌秋突然的行為,讓她有些受到了驚嚇.

"太後,無事,是一只老鼠,看來這宮里的奴才真是越發散漫了,居然連有老鼠跑進來了也不知道,奴婢明日便要好好整頓一番,免得那些奴才見太後仁慈,一個個都偷懶."頌秋開口回答太後的問話.

"你啊,就喜歡咋咋呼呼的,都一把年紀了,也改不了這個脾氣!就算是哪個奴才不心走錯了地方,你也要問清楚才好出手,若是傷了人,該如何是好?"太後的話,帶著幾分責備,卻不失親近地道.

"奴婢知道了,下次定然不會再這般冒失!太後且稍等片刻!"頌秋笑著道,同時一掌將那老鼠擊死,而後才開口喚來侍夜的太監將老鼠清走,莫要驚嚇了太後,又命其傳令下去,讓眾人好生打理宮殿,這才退回了佛堂,侍候著太後離開.

慕容玥在黑暗中繼續隱匿了半個時辰後,確定自己已經完全清除了太後和那頌秋的疑心無異後,這才心地避開了眾人,出了慈甯宮.

"姐,怎麼樣?"水菲菲見得慕容玥終于自慈甯宮內出來後,才松了口氣,畢竟慕容玥這一去,時間著實是太長了些,若非沒有聽見慈甯宮中有異動,只怕她早就沖進去尋找慕容玥了.

"先回去再!"慕容玥心知此時並不是談話的好時機,和水菲菲交代了一句後,便動身離開皇宮,朝慕容府遁去.

"姐,你是,那太後,應該就是當年害死夫人的凶手?"水菲菲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慕容玥.此刻的她,不由再次提起了心,生怕慕容玥又會有什麼想法.

之前在聽到慕容玥和柳姨娘談話的時候,她才知道為何慕容玥昨日會有那樣的表現,幸而已然排除了北辰皇的嫌疑.

只是,沒有想到,北辰皇沒有嫌疑,卻是當今太後下旨害了月靈,這兜兜轉轉,豈不是又回到了原點.

害死慕容玥娘親的人,還是北辰星的親人.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只要不是皇上,其他人,並沒有多大的關系,更何況,我聽那頌秋所,其中似乎有些什麼苦衷,那太後也是逼不得已……"慕容玥頭痛地揉了揉太陽穴,無奈地道.

究竟自己的娘親是什麼人,牽扯到了什麼重要的事.才會有那能夠威脅到一國太後的人出現,要求對方對自己的娘親下手.

"姐,如今已經幾乎能夠確定害死夫人的,就是太後了,那你,准備怎麼做?"水菲菲心翼翼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慕容玥歎了口氣,道,那個太後,已然是滿頭白發的老人,即便自己不出手,想來她也活不過幾年了,對于這樣一個已然行將就木,且一心禮佛的老人,任是她,也無法下去殺手.

"姐,既然太後身邊有個武功如此高深的嬤嬤,那姐再探慈甯宮,也不會再有什麼收獲,反而會更加危險.依奴婢所看,還有十天時間,便是中秋節了,往年太後都會出現和大家共聚晚膳,姐若是心有疑問,可在那日尋個機會,與太後接觸."

水菲菲低頭想了一番後,才回答,方才聽到慕容玥自己差點就被頌秋的一掌擊傷時,她幾乎嚇得魂都飛了,幸而慕容玥早早便做好了被發現的准備,讓一只老鼠轉移了視線,否則,若是姐出了什麼事,她便是萬玩死也難辭其咎.

"也只能如此了!"慕容玥經過這一番折騰,亦是有些倦了,在肖嬤嬤的侍候下,洗漱了一番,便尚了床.

又是一夜無眠,慕容玥打著呵欠,頂著一雙國寶眼,坐在了窗前,直直地看著攬月園外.

星火才踏進了攬月園,便被慕容玥那雙斗大的黑眼圈嚇了一跳,在感受到慕容玥盯著自己的恐怖眼神時,當下兩腳一拐,便嚇得想要朝外逃去.

"站住!"慕容玥冷冷一喝.

"啊……准,准王妃……"星火被慕容玥一聲站住嚇得停住了腳,訕訕地回頭笑道.

"喲!怎麼又叫我准王妃了?不是慕容姐了?"慕容玥挑了挑眉,只是原本優雅的姿態,襯著她那雙黑眼圈和恐怖的笑容,著實讓人欣賞不起來.

"呃……"星火被慕容玥不咸不淡的話一噎,險些破功,只能無奈地站在原地,一句話也不敢.

"北辰星呢?"慕容玥打了個呵欠,也懶得和這個才十幾歲的臭子計較昨天的事,而是徑自開口問道.

"主子……主子他出遠門了……"星火此時心中暗暗叫苦,他不由地再次佩服起星殤的腹黑來,不愧是跟著主子最久的人,深得主子腹黑的精髓,不動聲色地就將最吃力不討好的活交給了自己.

若是沒有意外,這慕容姐可是實打實的主母了,得罪了她,未來的日子絕對不會好過,可是……可是違背了主子的命令,他現在的日子就會不好過!

他如今真是左右為難到了極點啊!

"出遠門了?"慕容玥冷冷一笑,看著星火道:"什麼時候的事?"

"就在前天夜里,從准王妃府里離開的時候……"既然已經謊了,星火也只有硬著頭皮繼續下去.

"為何出門?"慕容玥目光陰森地看著星火,有心看看這家伙能夠把謊圓到什麼境界.

"這,屬下不知,主子的事,從來不告訴屬下的!"饒是星火低著頭,也依舊能夠感覺到窗欞上慕容玥射過來那兩道比刀鋒還要凌厲的目光.

"既然如此,你便回去吧!"慕容玥懶懶地伸了個懶腰,朝星火揮了揮手道.

"啊?……"星火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慕容玥,"准……王妃,你不練功了?"

貌似這才是他來的主要目的吧!怎麼就問個幾句話就趕人了?雖然此刻他是恨不得立即拔腿就逃,離開這個讓他坐立不安的地方啦,可是……可是人就是這麼犯賤的動物,慕容玥這般痛快地讓星火走了,他偏生還就不敢走了!

"你看我現在的況適合練功嗎?"慕容玥一瞪臉上那對熊貓眼,目露殺氣地看著星火:"要是我一不心從吊橋上摔下來,剛好摔進了梅花樁內,摔死了,你是不是就開心了!"

"屬下不敢……不敢……"星火一縮脖子,心道果然那星電的沒有錯,沒有睡好的女人,就是一頭暴躁的母老虎,誰碰誰遭殃,那梅花樁離吊橋處足有一丈之遠,即便再怎麼摔,也不會從吊橋上摔到梅花樁內吧!

也罷,既然准王妃身體狀況不佳,自己即便沒有完成任務,到時候主子問起來,也應該不會受到懲罰的.想到這里,星火諂媚地點了點頭笑道:"既然准王妃身體不適,那屬下就不打擾了,准王妃好好休息吧!"

完,也不敢再耽擱,腳下一動,便閃身離開,直奔天機閣而去.過回太的麗.

"哼!樣,敢騙我,別讓我抓到機會,否則,定要好好懲治你一番!"慕容玥見星火離開,目光一亮,一改方才那副懶洋洋的模樣,立即自窗欞上跳了下來,尾隨著星火追蹤而去.

"這家伙,果然不是回宸王府!"見星火非但沒有朝宸王府的方向而去,反而是向京城內最為聞名的花街奔去,慕容玥冷冷一笑,不動聲色地繼續跟著.

至于星火奔向花街,是否是為了尋歡,卻不是慕容玥在意的問題,對于跟蹤人所需要的耐性,她比誰都足,只要星火不是打算長住花街某個名妓的房間,她就有耐心陪他耗下去.

只是,就在慕容玥跟著星火一路奔馳,離花街還有兩條街的時候,突然自一座樹上跳出了一個黑巾蒙面的男子,二話不,便朝慕容玥襲擊而來.

慕容玥倉促之下,急急自保,那黑衣人卻在和慕容玥草草交手了十幾招後,便抽身退去.待得慕容玥再尋星火的身影,又哪里還能找得到了?

回頭想要找那蒙面黑衣人的麻煩,偏生對方輕功絕頂,只是一瞬間,便消失無蹤!

"該死的!星殤,你這個卑鄙的家伙,別以為蒙著條黑巾我就認不出你了,下次讓我抓到了,有你好看的!"慕容玥狠狠一跺腳,不甘心地罵道.

眼看著就要找出星火此行的目的了,卻偏生被星殤這個程咬金給破壞了,不定,北辰星此刻就躲在這一帶的某一處,偏生自己就是找不到,這股憋屈,就別多難受了!

氣呼呼地回到攬月園,將自己往軟塌上一摔,慕容玥惱怒地一砸軟塌,軟塌被慕容玥全力一砸,發出砰的一聲,嚇得一旁本就被慕容玥臉色嚇得噤聲的水菲菲和肖嬤嬤齊齊一顫,而後皆是緊張地對視了一眼.

慕容玥一向難得生氣,無論什麼時候,總是淡然平靜的模樣,究竟是什麼事,才能將她氣成這般模樣?

"氣死我了!該死的!"慕容玥再次一砸軟塌,而後一把扯過一旁的毯子,將自己連頭蒙住.

"姐,你怎麼了?"水菲菲在肖嬤嬤眼神的示意下,上前一步心翼翼地開口問道.13acV.

"還不是星殤和星火那兩個臭子!"慕容玥猛地掀開毯子,氣呼呼地道.

"是他們?!"水菲菲和肖嬤嬤對視一眼,心中皆是帶上了幾分疑問,這兩人可都是宸王的手下,那宸王自己都把慕容玥當成了掌中寶,心頭肉,他們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居然敢把慕容玥氣成這般模樣.

"姐,他們做了什麼了?"水菲菲再次開口問道.饒是她想破了頭,也猜不到星殤和星火是為了什麼事敢惹慕容玥.

"他們……"慕容玥才想出緣由,卻在見了水菲菲一眼後止住.她自然明白水菲菲是關心自己的,但是看星殤和星火的模樣,分明是他們所在之處不能讓他人得知,不管是出于什麼原因,至少目前是不能讓自己知道的.

水菲菲以前是天機主要人員的一份子,天機閣所在,她當然是清楚的,一旦自己告訴了她自己的煩惱所在,豈不是讓她為難了!

不告訴自己,水菲菲過意不去,告訴自己,又等于出賣了以前的主子.兩頭皆不是.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為難于她!

"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慕容玥終究還是沒有過口,而是恨恨地一咬牙,在心中暗道:北辰星,千萬別讓我找到你,不管你是因為什麼,膽敢躲著我,就是你的不對!兩個人在一起,不是應該彼此信任才能長久相處嗎?只因為我一時的隱瞞,你就這般消失無蹤,算什麼?

"姐,到底是什麼事?若是星殤他們不對,我這就去找他們!"水菲菲見到慕容玥生氣的模樣,心頭也頓時來火,慕容玥待自己如姐妹,她又怎能冷眼看慕容玥受人欺負.

"也沒有什麼大事,你別擔心!"慕容玥搖了搖頭,卻驀然看見肚皮吃得圓滾滾的靈寶懶懶地自窗外爬了進來.

"靈寶!"慕容玥眼睛一亮,跳起身來,一把抓住靈寶的尾巴將它拎起,等著它道:"你跑去哪里了,吃得這麼肥了?"

靈寶雖然是北辰星送給自己的寵物,但慕容玥對這個充滿靈性的東西疼愛不已,從來不約束它的自幼,因此,靈寶時常消失個幾天再出現,是非常正常的事,甚至有幾次離開後回來,還給慕容玥帶上幾株難得一見的奇珍藥材,讓她欣喜不已.

靈寶被慕容玥倒拎在空中,急的身子扭動起來"吱吱"直叫,卻苦于無法表達自己的意思!

慕容玥看著靈寶焦急的模樣,卻不著急將她放下,而是想起了上次北辰星用靈寶追蹤納蘭夜一行人時,靈寶的表現.

對,既然靈寶能夠利用嗅覺去找納蘭夜的人,那豈不是明,靈寶也可以靠嗅覺來找到北辰星?

況且,靈寶是北辰星送給自己的,不定,它就在天機閣里面呆過呢,想來讓它帶路,並不是什麼難事!

想到這里,慕容玥頓時將靈寶掉了個身,將它捧在手上,對視著那雙圓溜溜的眼睛問道:"靈寶,你被北辰星那個壞蛋送給我之前,所呆的地方一定還記得吧!"

靈寶聽到慕容玥的問話,忙連連點頭,生怕被慕容玥再次倒著拎起,畢竟它的肚子里還有著一大堆貨呢,前些日子才找到一處靈藥充足的地方,好好地大吃了幾天,因心中想念慕容玥,所以回來看看她,卻沒有想到,一回來就遭受到這種可怕的待遇,差點讓它吐了個天翻地覆.

"哦!太好了,那你帶我去行不行?"慕容玥笑意怡然地道.

"吱吱吱!"靈寶再次點頭不已,有些好奇慕容玥該是怎樣熬夜,才能將一雙漂亮剔透的大眼睛,熬成了如今熊貓眼的模樣.

"姐,你……"水菲菲有些感動地看著慕容玥,此時此刻,她哪里還會不知道慕容玥方才欲又止的原因是什麼,有這樣一個體貼下屬的好主子,她何嘗榮幸?

"菲菲,我們是姐妹……"慕容玥云淡風輕地朝水菲菲揮了揮手,示意她不用再下去.

"靈寶,既然你知道,那現在就帶我去!"慕容玥一把將靈寶揣入懷中,朝水菲菲和肖嬤嬤道:"你們兩人在家里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完,慕容玥的身影便消失在窗外……

天機閣內,星殤一臉嚴肅地盯著星火喝道:"虧你還是經過最嚴密訓練的星辰之一,居然連被人跟蹤了都不知道,若是對方跟著你進了天機閣內,暴露了天機閣位置所在,這個罪名,你可擔當的起?"

星火被星殤訓斥,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畢竟,此次自己的確是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居然會被一個才習武沒有多久的人跟蹤了也不知道,若對方是敵人,這後果,的確是不堪設想……

"我知道,慕容姐是我們閣主的未婚妻,我們未來的主母,但只要主子沒有開口同意讓她進入天機,我們就不能泄露天機閣的位置.莫非你這些年的規矩都白學了嗎?居然會因為對方的身份,而亂了自己的思緒!"星殤嚴肅地到,他們這些被賜予星字為名字前一個字的天機人員,是天機閣內最優秀的下屬,出現了這種錯誤,簡直是不可原諒!

上篇:210夜探慈甯宮     下篇:212被阻,心殤